张籍 一次成都行 一生爱成都

原标题:张籍 一次成都行 一生爱成都,贾登荣/文,张籍(约766年—约830年),字文昌,唐中期著名诗人,因在家排行十八,俗称“张十八”;因为担任过水部员外郎、国子司业等官职,因之又有“张水部”“张司业”的别称。张籍作为韩愈的大弟子,其乐府诗与王建齐名,故并称为“张王乐府”。,一首《成都曲》,载入文学史,青年时的张籍,一直蛰居苏州家中闭门读书,直到唐德宗贞元九年(793年),26岁的他才走出家门,来到京城长安求仕。不过,踌躇满志的他,却是四处碰壁,一无所获。在京城待了大半年后,于唐德宗贞元十年(794年),张籍开始了人生的一次远行,前往湖南、湖北、广东、四川等地游览。沿途,他先后写下了《岭表逢故人》《湖南曲》《湘江曲》《夜宿临江驿》等大量诗歌作品,来纪念这次旅行。不过,在他这次南游期间创作的诗歌中,影响最大、知名度最高的,就是这首《成都曲》:,锦江近西烟水绿,新雨山头荔枝熟。,万里桥边多酒家,游人爱向谁家宿。,短短的四句诗,二十八个字,将成都的“锦江、万里桥、荔枝、酒家”等风物人情、市井繁华一网打尽,并用口语化的方式加以呈现。清代著名学者沈德潜的《说诗晬语》评价李白说:“七言绝句,以语近情遥、含吐不露为主;只眼前景,口头语,而有弦外音,味外味,使人神远。”这样的称赞,《成都曲》同样配得上。在众多吟诵成都的诗歌中,《成都曲》以短小精悍、通俗易懂、朗朗上口,而千古流传,从此作为一首经典诗歌,载入了中国文学史。,当然,张籍也许根本没有想到,他的《成都曲》能够拥有如此辉煌的地位。对于当时的他来说,成都之行,只不过是他整个行程里印象最深刻的地方罢了。四川的旖旎风光,天府的丰饶物产,成都的繁华景况,相较于其他城市,更让他难以忘怀。所以,尽管从此他再也没有踏足一步成都,但却不断写出与成都、与四川相关的诗歌。,一次成都行,一生“义务宣传员”,从成都等地行游之后,张籍将家从苏州搬到了洛阳,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居住在洛阳,以教书维持生计。唐德宗贞元二十年(804年),37岁的张籍再次踏上去长安的路途; 两年后的唐宪宗元和元年(806年),年近不惑的他终于谋得了平生第一个官职:担任秘书省校书郞,不久,又改任太常寺太祝。从此,他的人生轨迹就与长安厮守为一体了。也就是在这里,他不仅结识了韩愈、刘禹锡、白居易、孟郊等著名诗人,还认识了更多从天南地北汇聚到这儿来求学、谋官的人,扩大了自己的朋友圈。一次,有人也决定效仿张籍当年的“壮游”,前往成都,顿时勾起了他对天府之国的回忆,很快写下了这首《送客游蜀》:,行尽青山到益州,锦城楼下二江流。,杜家曾向此中住,为到浣花溪水头。,在这首诗中,他写到了流经成都市区的“二江”,即郫江(府河)、流江(南河),还提及了诗人杜甫客居成都时居住的地方——浣花溪。不久,在另一首《送蜀客》的诗中他又写道:,蜀客南行祭碧鸡,木棉花发锦江西。,山桥日晚行人少, 时见猩猩树上啼。,在这首诗中,他又提及成都的碧鸡坊、木棉花、锦江、猩猩等名胜风物。而在这首《送徐先生归蜀》诗中,同样对成都的传说故事如数家珍:,日暮远归处,云间仙观钟。,唯持青玉牒,独立碧鸡峰。,阴涧长收乳,寒泉旧养龙。,几时因卖药,得向海边逢。,从这几首送别诗不难看出,年轻时的一次成都行,给张籍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成都的人文历史、花草树木、神话传说、地理风情等信息,都让他感到新奇,从而烂熟于心,只要一有机会,他都要拿出来“炫耀”一番,以表达自己对成都的热爱与眷恋。,张籍还写过一首《弟萧远雪夜同宿》:,数卷新游蜀客诗,长安僻巷得相随。,草堂雪夜携琴宿,说是青城馆里时。,从这首诗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曾经写下了“数卷”游览成都的诗歌,并且随时携带在身边,伴随他行走于长安城的大街小巷。同时,在诗中还把自己称之为“蜀客”。更难得的是,即使身居长安城中的“草堂”,也总是以为自己是在青城山中的驿馆歇息。对成都的热爱,由此可见一斑。遗憾的是,张籍写的那些有关成都的诗、蜀地的诗,传下来的只有不多的几首,让人无法窥见张籍心中的成都、心中的四川全貌。,唐文宗长庆三年(823年),这一年的科举考试中,来自成都的李余放了一颗“卫星”,成为新科状元。此时身体多病的张籍,已经年过半百。这时,距离他前往成都游览,也已经过去快30年了。但成都人李余中状元这件事情,不禁又勾起了他对成都这片土地的思念之情。56岁的他抱病提笔,欣然写下了一首《送李余及第后归蜀》:,十年人咏好诗章,今日成名出举场。,归去唯将新诰牒,后来争取旧衣裳。,山桥晓上芭蕉暗,水店晴看芋草黄。,乡里亲情相见日,一时携酒贺高堂。,在这首诗中,他首先表达了对李余“今日成名出举场”的衷心祝贺,同时,更希望李余“后来争取旧衣裳”,也就是在官场有所建树。这首诗里,他把对成都的爱,全部寄予到李余身上。可惜的是,李余生活的晚唐,藩镇割据,军阀混战,战火不断,这位状元郎似乎在官场没有多大作为,在历史上也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全唐诗》中也只收录了他的《寒食》《临邛怨》两首诗而已。张籍如果地下有知,是不是会感到些许惆怅呢?,一次成都行,一生爱成都。张籍,用他的一首首诗歌,践行了内心的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