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星新闻|红色足迹桂北行:湘江的见证

原标题:卫星新闻|红色足迹桂北行:湘江的见证,湘江虽以湘得名,却发源于广西境内,流经桂北兴安县和全州县,1934年冬,关乎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湘江战役,主要在湘江上游桂北三个县打响,全州、兴安、灌阳三县的相对位置,恰好形成了一个“品”字形,国民党就将核心防线设在,这三角形中的灌江、湘江、漓江河网地域,形如一个张开口的“铁三角”,等待红军钻进去,湘江上游水流湍急,两岸峰险山峻、谷深林密,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溶洞众多,虽便于躲藏,但不利于大部队快速行军,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红军将士浴血奋战,突破敌人重兵构筑的第四道封锁线,无数的红军烈士,长眠于这片土地,桂北卫星图,国民党军第四道封锁线的核心设在湘江沿岸的全州、兴安、灌阳之间,组成“品”字形“铁三角”地带,中间红色为凤凰嘴渡口。,为了永久的纪念和告慰,桂北大地矗立起,一座座碑园和纪念馆,馆里的一件件红色文物,和湘江一起见证了历史,讲述着1934年的渡江故事,迫击炮,在全州的湘江战役脚山铺阻击战遗址上,建成的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馆里,展出了很多湘江战役中,红军使用过的真实武器,大刀、梭镖、手榴弹……,当年中央红军出发时携带的枪支,只有3万多支,而作为重武器的迫击炮,只有38门,纪念馆就收藏有一门,为国家一级文物,斑斑锈迹的它,见证了当年红军,凭借着这些落后的武器,与强大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情景,迫击炮,国家一级文物,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收藏。,迫击炮的发现地湘江凤凰嘴,是红军牺牲最多的渡口,1934年12月初,屏山、大坪、界首等渡口相继失守,凤凰嘴成为湘江以东红军各部抢渡的,最后一个生死渡口,中央红军的第五、八、九军团,星夜兼程赶来这里抢渡湘江,后面追兵甚急,正在抢渡的红军将士,受到敌机轰炸、扫射,还有后面敌人的追击,红军将士纷纷倒下,其中或许就有扛着迫击炮过江的红军战士,江面漂浮着,红军战士的遗体,硝烟过后,周边村民含泪掩埋了烈士,更多的则沉入江底,至今全州的老百姓还流传着民谣:,“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凤凰嘴渡口卫星图,距离位于全州的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约17公里,形如凤凰之喙,是牺牲红军最多的渡口。,红军被,在灌阳县新圩镇,湘江战役新圩阻击战酒海井红军纪念园里的,史实陈列馆里,有一床红军被,静静地放置在橱窗里,过往观众无不驻足端详,感慨万千,那白里泛黄浸染岁月的颜色,见证着87年的历史和深情,红军被,湘江战役新圩阻击战酒海井红军纪念园史实陈列馆收藏,1934年11月下旬,灌阳县水车镇水车村农民翟顺修家,刚满两岁的孩子发着高烧,病情越来越严重,一名年轻的红军战士来到他家,看到孩子生病,就带了个军医给孩子看病,并留下3包药,叮嘱他给孩子喂药的方法,第二天早上军医又来复诊,见孩子好一些了,又开了一个药方,让他到红军管药的战士那里去拿药,翟顺修说自己没有钱,买不起药,医生说红军为老百姓看病不要钱,吃了药后,孩子的病逐渐好起来了,翟顺修夫妻俩拿出6个鸡蛋、8个柑子和40个铜板,用篮子装好,上面还特意盖上一张红纸,要送给红军医生,医生说红军帮穷人治病,不要老百姓的东西,你们快拿回去,夫妻俩特别感动,却无以为报,翟顺修看到很多红军,扛着木头往江边走,准备架桥过江,立刻回家拆掉了门板,拿到江边帮红军搭浮桥,灌江水又急又深,中心的架子难以固定,翟顺修就脱掉衣服,走到江心和红军们,站在寒冷的江水中一起打桩,红军为了感谢翟顺修,送了他一床红军被,作为纪念,红色为纪念园,距灌阳县城18公里,黄色为灌阳县城与灌江,灌江为湘江支流,流经灌阳县、全州县,汇入湘江。,手摇发电机,在位于兴安县城双拥路56号的,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纪念馆里,陈列着一件件红色文物,有一台手摇发电机,在湘江之战中,起到了特别重要的作用,这台发电机重达68公斤,不好扛也不好抬,背运这台发电机的任务,交给了一名叫谢宝金的红军机要员,手摇发电机,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纪念馆收藏。,手摇发电机是红军的“耳朵”和“眼睛”,长征中,红军通过电台截获情报,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为确保这个,比生命还重要的“宝贝”绝对安全,中革军委特地调了一个,128人组成的加强连负责协助和护卫,“人在,发电机就在!”,这是连里每个红军战士的信念,在界首渡口,湘江战役到了最重要的关头,过江前,为防止发电机浸水,谢宝金又加包了几层防水油布,加强连的红军战士也迅速编成甬道式人墙,掩护谢宝金他们背着发电机通过浮桥,界首渡江面宽100余米,敌机疯狂轰炸,红军的鲜血染红了湘江水,发电机终于被安全背过湘江,但队伍中的许多身影,却永远消失了,湘江战役中,中革军委给各军团发出了,20余封电文,其中标注了“万万火急”的就有10封,而分量最重的就是,在12月1日凌晨3点半发出的,“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这一封电令,落款是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红军总政治部,正是有了谢宝金和加强连用热血和生命的护卫,才能让红色电波使命必达,“就是剩下我一个人,也要背它走到底!”,就是凭着这个决心,这台68公斤重的发电机,硬是被推出了茫茫大草地,完好地背到延安,最终迎来新中国的建立,界首渡位于兴安县界首镇,距离兴安县城15公里,在凤凰嘴渡口的上游,河面宽100米左右。,青山巍巍,湘水潇潇,87年时光荏苒,硝烟散去,红色足迹,初心理想,永远不会磨灭,来源:新华社,[责任编辑: 张璋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