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修与唐宝锷

原标题:严修与唐宝锷,唐宝锷(1878—1953),清政府1896年第一批官派赴日留学生,后任驻日使领馆随员,1905年回国后在清政府和民国政府任职,1921年以后在天津做执业律师并颇为著名。其在日本期间与津门大儒严修先生有过一段交往。,1902年8月10日,严修携长子智崇、次子智怡,由塘沽登力神丸号轮船赴日本考察教育。8月15日船过长崎,遇唐宝锷。严修在日记中写道:“香山唐秀丰宝锷,即与戢元成同撰《东语正规》者也,充长崎领事馆翻译。今因公使电招赴东京,由此登舟,余遇之于二等室,谈良久”。说明严修先生知道《东语正规》这本书以及它的作者,因为严修先生也是一个语言音韵学家。由于结识了唐宝锷,日语翻译有所依靠,加上严修先生本就是平易近人之人,他不仅在国内,在日本都有很多日本朋友,同时他还善于结交新朋友,于是在旅途的船上即开始结交新朋友,为考察教育先做功课。其结识了两个日本人,一个是井本庆四郎,一个是松永佑,然后松永佑就开始为他介绍日本学校的学制、学时、课程设置等大概情形。,16日上午到达神户港,经检疫、提运行李、过关,唐宝锷均在严修身边给予协助,并送严氏父子到下榻旅馆。严修留唐宝锷在旅店一起吃饭。其间,《大阪每日新闻》记者、时任神户支局长的竹中清前来采访,唐宝锷向记者介绍了严氏父子此行的目的和行程。然后唐宝锷陪同严修去中国领事馆拜访翻译官王绍贤(王应珍),见面谈话很久,之后,严修并与唐、王三人一同上街理发,其间攀谈,唐宝锷向严修介绍了日本对于外国人的全面开放,外国人可“内地杂居”“随处游览”。,9月4日早乘火车赴东京,三桥旅馆主人前来接站。9月7日,已经在东京的唐宝锷电话打到严修下榻旅馆,告知晚上前来拜访,稍后又来电话取消约会。第二天严修即到唐宝锷寓所拜访,发现唐宝锷生病了,于是小坐片刻即离去。,10月3日严修再次造访唐宝锷,并一同来到弘文书院参观考察。在书院,严修听了一节法律课,唐宝锷作为翻译。严修听了一个小时,并且作了笔记。然后又听了一节课,讲小学教育,依然是唐宝锷做翻译。考察之后,唐宝锷在凤乐园请严修等吃饭。,10月6日严修到弘文书院拜访唐宝锷,等唐宝锷下课,与其一同到早稻田大学参观考察,并拜访大隈重信先生。,大隈重信先生是早稻田大学的创办人,严修、唐宝锷与大隈先生的会谈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严修向大隈先生请教小学教育之法则。拜访完大隈重信,唐宝锷在凤乐园餐馆请客吃饭,下午陪同严修参观考察早稻田大学。早稻田大学学生三千,附属中学一千人,严修不禁发出感慨:“呜呼盛矣。”,10月13日,严修携严智怡(长子严智崇留在日本留学)到弘文书院与唐宝锷作辞行拜访。15日乘火车离开东京,送行者有以唐宝锷为首的华人十五六人,日本友人十余人。严修一行于10月27日结束在日本的考察乘船回国,于11月2日抵达上海,11月27日回到天津。,在唐宝锷的协助下,严修先生圆满完成了此次赴日考察,回国之后,严修先生致力于改良旧教育,创办新学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