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了张姨

原标题:想起了张姨,上世纪70年代末,我因工作关系,采访过一位叫张淑云的老大娘,她是“民主建政”时的“老街道”,也是街道托儿所的“元老”,大家都称她“张姨”。1952年,她看到一些居民参加工作后孩子无人照管,心中萌生了“看小孩”的念头。和几个姐妹一商量,各自拿出自家的锅盆碗灶,在河北区第一个办起了托儿站。,1954年的一天,区人委民政科干部张玲和区妇联的芦文萍、郑君三位同志来到托儿站,带来一个不满四岁的小男孩,郑重地托付给张姨。这孩子叫长玲。父亲在派出所工作,曾揭发了一个贪污盗窃分子的罪行,那人怀恨在心,深夜闯入派出所将他杀害了。他被政府定为烈士。长玲的妈妈由此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病,无法照看年幼的儿子。面对这种情况,政府妥善安置了患病的妈妈,把长玲接过来,委托张淑云抚养。,张姨对我说:“长玲是烈士的遗孤,我一定要把他抚养好。”她对待小长玲赛过了自己的亲生骨肉。白天,小长玲在托儿站受到张姨的精心照料。夜里,小长玲睡在张姨身边。天热了,她怕小长玲中暑,经常守在他身边,为他扇扇子。张姨每天给他洗澡,先哄他睡着,自己再忙活别的事。天冷了,张姨怕他冻着,提前把棉衣做好,让他暖暖和和地度过一冬。逢年过节,人们都把孩子从托儿站接回家了,张姨就把小长玲接到自己家,做最可口的饭给他吃。,在张姨的悉心呵护下,长玲一天天长大。几年后,他离开了托儿站上小学,仍和张姨住在一起。此时,张姨不仅从生活上关心他,还主动配合学校对他进行思想教育。每次学校开家长会,她都参加,和老师交换意见。一次,长玲不小心在学校打碎了一块玻璃。他想这本不是故意打的,不打算赔了。回到家里,他把自己的想法和张姨一说,张姨不同意。第二天,长玲就把张姨给他的玻璃钱交给了学校。还有一次,学校要发给长玲五元助学金,长玲和张姨商量要不要。张姨说:“有的同学比咱们困难,把助学金让给他们,不是更好吗?”长玲左思右想,愈加感到张姨的话有道理,便将助学金让给别的同学。,长玲上中学时,正赶上“文革”。张姨对我说:“当时的局面复杂混乱,我时时关注长玲的一举一动,生怕孩子胡来、变坏。”一天,几个自称“造反派”的人溜到张姨家,把长玲从屋里叫了出来说:“我们要拿老师开刀。”长玲就和这帮人走了。心地善良的张姨得知后,心急如焚,立即赶往学校,找到长玲,痛心地说:“老师天天辛辛苦苦地教育学生,为培养革命接班人日夜操劳,咱们能向老师开刀吗?”一席话说得长玲低下了头。,1971年,长玲入伍,1977年,从部队复员。这时张姨已经是65岁的老人。不久,她又托人给长玲介绍对象,并把自己省吃俭用存下的钱购置了被子、床单和枕头,又用长玲的复员费购置了自行车、床和一对箱子,帮长玲高高兴兴地成了家。,长玲为人朴实,我和他多有接触,他结婚后我曾去过他的新家。提起张姨,长玲感慨万千,他说:“对张姨的恩德,我们一家永远不能忘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