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门相声的繁荣

原标题:津门相声的繁荣,1949年1月天津解放后,文艺界呈现全面繁荣。仅拿相声来说,当年4月便诞生了解放后的第一段新相声《新八大吉祥》,继而,诞生了第一段新太平歌词《刘胡兰》、第一段新山东快书《小二黑结婚》……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一批新相声在天津诞生,相比于有的省市相声陷入困境、演员改行,天津被业内誉为“给予相声新的生命活力”,提高了“曲艺之乡”的地位。当时是什么状况呢?,1949年4月,位于南市的相声剧场连兴茶社,冯宝华、刘奎珍、尹寿山满怀激情,创作了《新八大吉祥》,全篇都是新词儿,段子一问世,立即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从《新八大吉祥》的成功到1950年7月,连兴茶社上演的新相声已占全部上演节目的一半以上了。其他艺人也是如此,小蘑菇和赵佩茹创作了《新酒令》《新灯谜》,马三立创作了《新西江月》,杨少奎创作了《新百家姓》,阎笑儒、尹寿山创作了《新切糕架子》,还有其他艺人创作的《打日本》《思想改造》《百年恨》等,都颇受观众欢迎。,北京是什么状况呢?相声艺人面临改行,起因是两位老艺人到工厂去演出《反正话》,台词中说“我狗尾巴花儿”“我花尾巴狗”“我楚霸王”“我王八楚”,被轰下了台。北京的相声演员没有剧场演出,前门箭楼新成立的曲艺剧场也拒绝接纳相声艺人。主管文化的干部在会议上说,“相声里面除了低级、庸俗、拿父母抓哏,就是讽刺、挖苦劳动人民”,提出“相声艺人考虑改行”。东北、山东等地区的相声艺人,面临着同样的状况。当他们得知天津的相声红红火火,新节目会演、比赛,传统剧目的改编翻新,占据了演出的主流,不但很受观众欢迎,演员的收入全部归自己,比天津解放前翻了好几倍,于是山东济南相声园子晨光茶社的“穴头”高桂清率领着山东的相声艺人到天津学习,北京、东北等地的相声艺人也都到天津取经。他们说:“天津救了相声。”“天津是真正的令人敬佩的曲艺之乡。”北京的艺人回去后,很快成立了以孙玉奎、侯宝林、侯一尘等十一人组成的“相声改进小组”,创作新节目,改编传统节目。,当时在天津还出现了一个特殊现象,就是各地文化部门都来天津挖掘人才,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咱下篇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