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正:两千多年前的法家思想,竟如此“现代”

原标题:傅正:两千多年前的法家思想,竟如此“现代”,回顾上篇,点击这里。,【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傅正】,可以确定,传世之《商君书》二十四篇(另有两篇仅存篇名)大多不是商鞅本人的手笔。清人编纂《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就怀疑此书的真实性:,今考《史记》,称秦孝公卒,太子立,公子虔之徒告鞅欲反,惠王乃车裂鞅以徇。则孝公卒后,鞅即逃死不暇,安得著书?如为平日所著,则必在孝公之世,又安得开卷第一篇即称孝公之谥?殆法家者流掇鞅余论,以成是编。(永瑢等,第848页),《商君书》第一篇“更法”头一句就是“孝公平画,公孙鞅、甘龙、杜挚三大夫御于君”。“孝公”是诸侯死后才有的谥号,商鞅又怎么会称其主上为“孝公”呢?,郭沫若甚至说:,伪此书者,我怀疑就是韩非的门人,乃韩非死后留仕于秦者,揣摩商君之意而为之,文多槁瘠,意杂申、韩,故如《靳令》这篇文字,既被编为《商君书》,亦可收入《韩非》书了。(郭沫若,第325页),郭氏把法家分为前后两期,前期法家以李悝、吴起、商鞅为代表,主要吸收了儒家的思想,后期法家以慎到、申不害、韩非、李斯为代表,主要吸收了黄老的思想。前者法家为人正派,致力于推动制度变革,后期法家为人狡诈,以取悦人主为能事。在他看来,致力于制度变革,不惜得罪未来秦国之主的商鞅,怎么可能会有这些残民弱民的论调呢?用郭氏本人的话说:,纯粹法家以富国强兵为目标,他们所采取的是国家本位,而不必是王家本位。他们抑制私门是想把分散的力量集中为一体以谋全国的富强,人民虽然受着严刑的压迫以为国家服役,但不必一定为一人一姓服役,因而人民的利益也并未全被抹杀,人民的大部分确实是从旧时代的奴隶地位解放了。商君正是这种法家的成功的代表。……鬼祟的权谋数术,专为一人一姓谋利益的办法,是还没有把他污染的。(郭沫若,第329页),其实我们大可不必在道德上如此拔高商鞅。对于商鞅而言,这样的道德评价无论如何都是不恰当的。这倒不是说商鞅本人道德水平如何如何低下,而是说对于法家而言,德性之高低与政治之优劣,完全是两码事。这大概就是“刻薄少恩”的真正内涵吧。,中西古代哲学家,无论是孔、孟、荀子,还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都会相信,政治的根本是教育,好的政治首先需要把人教好。法家却一改其是,其政治思想的核心是如何控制和利用人,而不是如何教化人。或者说,法家把人变成了技术操作的对象。,某些老牌公知也许会说,这种以控制对象为核心的政治思想是一种专制的前现代思想,与现代民主思想水火不容。这恰恰证明了他们根本不知现代民主的实质。比如美国有位民主政治学家拉斯韦尔就这样描述其《政治学》的主旨:谁得到什么?何时和如何得到?,/wp-content/uploads/2021/05/6291770119050715654.jpeg插图,哈罗德·拉斯韦尔,一,有学者根据司马迁的叙述,推测《开塞》《农战》《垦令》《算地》《战法》《兵守》《境内》《画策》等有关商鞅耕战学说的篇目,均属于写作《商君列传》的基本史料。(见杨胜宽,第23页)另有学者仔细比对《垦令》与睡虎地秦简,发现两者基本一致,可知商鞅耕战之说对于秦国法律体系的巨大影响。(见曹勤、秦涛,第93-100页)准此而论,《商君书》是不是商鞅亲手所撰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它集中体现了法家的思想,该思想经由商鞅变法而融于秦政之中。,《商君书》明确指出:,民之性,饥而求食,劳而求佚,苦则索乐,辱则求荣,此民之情也。民之求利,失礼之法;求名,失性之常。奚以论其然也?今夫盗贼上犯君上之所禁,而下失臣民之礼,故名辱而身危,犹不止者,利也。其上世之士,衣不暖肤,食不满肠,苦其志意,劳其四肢,伤其五脏,而益裕广耳,非生之常也,而为之者,名也。故曰:名利之所凑,则民道之。(《商君书•算地》),凡民之所疾战不避死者,以求爵禄也。(《商君书•君臣》),趋名好利是一切人类的基本追求,即便如上古贤达之士,“不暖肤,食不满肠,苦其志意,劳其四肢,伤其五脏”,也不过是为了求名而已。这种对人性的彻底实证化处理,构成了法家政治学的伦理基础。,因之人性趋乐避苦,赏罚二柄才事所必然。换言之,一切法律制度的都不外乎合理运用赏罚二柄,将所有人导向国家或社会的整体目标。,民弱国强,国强民弱。故有道之国,务在弱民。,政作民之所恶,民弱;政作民之所乐,民强。民弱,国强;民强,国弱。(《商君书•弱民》),所谓“民强则国弱,民弱则国强”并不是简单地把民与国对立起来,倒毋宁这样解释为好:任何人都不过是整个国家机器上的零部件,个人的运作必须服从国家机器的整体运作。一切背离此目标的活动都在禁止之列:,民不贵学,则愚,愚,则无外交,无外交,则国安不殆。民不贱弄,则勉农而不偷国安不殆,勉农而不偷,则草必垦矣。(《商君书•垦令》),此处所说的“民不贵学”,当然不是妨害秦民学习法令和专业技术知识,而是那些与本业无关的文化活动:,是故豪杰皆可变业,务学 《诗》《书》,随从外权,上可以得显,下可以求官爵;要靡事商贾,为技艺,皆以避农战,……故其境内之民,皆化而好辩乐学,事商贾,为技艺,避农战。(《商君书•农战》),不特《诗》《书》要禁、商贾要禁,技艺要禁,一切妨害国家整体目标的因素都要加以限制。,商鞅一方面承认土地私有,允许自由买卖,这打破传统农村公社共同体,把人从土地依附关系中动员出来,另一方面却禁绝一切投机倒把,打压一切与农业生产无关的民事商业活动。这相当于只给秦人提供了两条道路:要么安安心心务农纳粮,要么流向军队或相关军工部门。,主操名利之柄,而能致功名者,数也……故圣人之为国也,入令民以属农,出令民以计战。(《商君书•算地》),民之外事,莫难于战。(《商君书•外内》),民之内事,莫苦于农……故农之用力最苦,而赢利少,不如商贾、技巧之人。(《商君书•外内》),内务耕稼,外劝战死之赏罚。(《史记•秦本纪》),“耕”是为了养活更多的人补充军队兵源,生产更多的粮食供应军事后勤;“战”则是为了掠夺更多的土地以保证粮食生产。耕与战,二者循环促进,至此,一台庞大的利维坦战争机器开动起来了。,根据太史公的说法,商鞅第一轮变法的主要内容如下:,令民为什伍,而相牧司连坐。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匿奸者与降敌同罚。民有二男以上不分异者,倍其赋。有军功者,各以率受上爵;为私斗者,各以轻重被刑大小。僇力本业,耕织致粟帛多者复其身。事末利及怠而贫者,举以为收孥。宗室非有军功论,不得为属籍。明尊卑爵秩等级,各以差次名田宅,臣妾衣服以家次。有功者显荣,无功者虽富无所芬华。(《史记•商君列传》),撮其要者,大概六条:(1)建立什伍连坐制度;(2)鼓励告奸;(3)推动民众分家从事生产;(4)奖励军功,严惩私斗;(5)重农抑商,导民于本业;(6)奖励军功,爵位等第完全以军功为标准。,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两条措施概括得简单些。用两种政治手段(赏与罚)实现两个政治目标(耕与战):通过严厉的惩罚手段迫使人民不脱离农业生产,通过丰厚的奖赏措施引导人民走上战场。关于这次变法的效果,史书记载得很明确:,行之十年,秦民大说,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於公战,怯於私斗,乡邑大治。(《史记•商君列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