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剧场的前世今生

原标题:民主剧场的前世今生,天津建国道上有座剧场,近年河北区政府主持修葺了这座历史名园,使其演艺功能更臻完善。在历史上,它曾经有过天仙茶园、东方大戏院、天宝戏院、民主剧场等多个名称,追根寻源,它是天津市区内继“四大名园”之后最早建成的戏曲演出场所。而初始的天仙茶园,已不为后人所知。,初始的天仙茶园,早在清同治年间,海河东岸有一座简陋的演戏场所,取名天仙,人称天仙茶园。按照封建时代朝廷的典章,每遇帝、后去世为国丧期,禁止梨园行演戏六十天,自同治年开始,又延期到百日。,光绪元年(1875),天津城里有二品武员翟某和巡检赵某,于国丧期内偷偷召集伶人在不显眼的天仙茶园演戏,一时间利市三倍。没几天,就被茶园同业告到官衙。天津知县派人随同营务处差役到茶园里拿人。时值中午时分,满园看客兴致正浓,突然涌进一伙人来,台上乐师听到锁链声响,赶紧止住锣鼓,中断了演出。差役站到台前,声称奉上司所差,凭票传拿茶园主人。看戏的人怕受牵连,纷纷夺门逃散。翟、赵二人当时也在台下看戏,翟某系武弁出身,性情质直,见这情景,挺身而出,说一人做事一人当,任凭差役拘拿。赵某却乘人群混乱,随众溜出茶园,过东浮桥,潜入一家澡堂的热水池中避祸。结果,茶园遭查封,翟某被拿去革职问罪。赵某虽然幸免,却多日不敢出头露面。,天仙茶园经过找人疏通,不久后虽然获得解禁,但经此虚惊伤了元气。又由于晚清时期运河淤塞严重,粮船取消,沿岸的演戏茶园无不日渐萧条。规模本就不大的天仙茶园,自然冷落下来。,条件简陋人气旺,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有人出资重新翻修东浮桥畔的天仙茶园。落成后变为砖木结构,舞台坐南朝北。楼上楼下共两层,楼上设两级包厢,一级25厢、二级30厢,每个包厢可容纳8名至10名观众。楼下是条凳散座,三面廊子,东西两面为男座,正面中间为女座,不准男女混坐。,天仙茶园首任后台总管张春荣,原系京剧老生演员,既熟悉梨园行规,也了解观众的娱乐需求,经营、管理无不得心应手。他要求无论主角或配角,都须按照戏报贴出的内容去演,即使赶上风雨天气,也绝不退票停演。因此,尽管茶园条件简陋,人气却很旺。庚子年(1900)天津城里遭八国联军焚烧后,许多原在城里撂地的艺人、摆摊的商贩,蜂拥聚集在天仙茶园周边,为天仙茶园的演戏活动带来很旺的人气。,光绪三十四年(1908),慈禧、光绪先后离世,“断国孝”期间,无论官民一律不准动响器。天津戏园子里的艺人因为生活所迫,在意租界相继开设了四义、德仙、庆乐、五福、聚胜、永义、德来等七家小型戏园。除四义、聚胜是砖木建筑外,其余都是尖顶席棚,尽管条件极其简陋,却聚集了不少名角。当时红极一时的梆子女角金玉兰、小喜翠和青衣金刚钻,以及北京二三路演员,都曾在这几家戏园演过戏。在这几家小型戏园演戏不售票,按场收费,每场戏收铜圆3枚至5枚。在这里演戏的名角有的还收徒授艺,后来成名的京剧武生白玉昆,就是在此处入行学的戏。,与此同时,在奥租界鸽子集还有一座同乐茶园,规模逊于天仙,但较之附近其他小园子历史略早,条件也好一些。著名戏剧改革家王钟声1908年北上天津,最先是在同乐茶园演出,剧目有时装戏《党人碑》《走尸还魂》等,并创造转台布景,以此推动戏剧改良运动。,以上所说的几家临时性的戏园子,在民国以后有的坍塌拆除,有的改建成民房,几年之后这一带只剩下天仙一座茶园。需要说明的是,彼时在日租界闸口西还有一家以天仙为名的茶园。为便于区分重名的两家天仙茶园,在戏单上依据地理方位,分别在东浮桥边的“天仙”前边加一个“东”字,在闸口西的“天仙”前边加个“下”字,但均非正式命名,纯粹是老百姓约定俗成的称谓,各自的正式名称依然保持“天仙”二字,有彼时印制的戏单为证。,名角纷纷来献艺,1902年,奥匈帝国在租界建立领事馆,并修筑了一条金汤大马路(今建国道)。天仙茶园即坐落在金汤大马路的西头,归奥租界管辖。诸如吕月樵、林树森、刘鸿升、杨小楼、荣蝶仙、王凤卿、高庆奎、姜妙香、高福安、薛凤池、小达子、小香水、金刚钻、冯黑灯等京剧、梆子名角,都曾先后在该茶园演出。,1910年,14岁的女武生于紫云(名丑于豹之女,非男旦余紫云),常在东天仙扮演《恶虎村》里的黄天霸、《状元印》里的常遇春、《白水滩》里的莫遇奇等角色。当时,剧坛上童伶十分讨俏,但观众对14岁演员的要求却与成年人一样。于紫云表演刚健勇猛,刀劈手提、拳打脚踏、跌扑翻蹿,无所不能。她出场时,常有老年观众往台上送大洋,让她买好吃的补养身体。后来于紫云被北京三庆园挖走,成为该园台柱。可惜她29岁就去世了。后来又有坤旦碧云霞(多年后成为四小名旦之一张君秋的岳母)、鲜牡丹和武生张铭武、老生黄楚宝在东天仙茶园献艺。,1915年,盖叫天在东天仙茶园演《翠屏山》里的石秀,“杀山”一折,耍武术里标准的“六合刀”,唱梆子腔,体现了天津武戏的风格。后来南北演员演这出戏,都宗法他的戏路。,1915年,梅兰芳首次到天津献艺,就是在东天仙茶园。翌年9月3日,梅兰芳再次来到天津,仍然是在东天仙茶园,演了《一缕麻》《宦海潮》《邓霞姑》等时装新戏。天津观众对他极度热情,给青年梅兰芳留下深刻印象,此事日后在他的《舞台生活四十年》里有详细追记。,民国年间,在东天仙茶园里作艺的河北梆子演员魏书林,穷生戏、小生戏都演得非常好,尤其是扮演穷生,技艺绝伦,一时无两。他还因此得了个艺名“盖七省”。,盖七省演穷生戏《狄青借衣》,在戏里边有一个特技表演,其他艺人谁也演不了。这出戏的故事是:狄青年轻时家境贫穷,与母亲居住在残破的窑洞里。严冬腊月,他奉母命到胞姐金花家借衣服为母亲御寒,不仅衣服没有借到,反遭姐姐羞辱。盖七省扮演的狄青,浑身战栗,慢吞吞地出场后,先是两手互搓,捂耳作出难敌天寒之状,继而双手交叉抱肩,来回跺着双脚,给人一种天寒地冻的感觉。与此同时,他边演边唱“天寒冷”的“小慢板”唱段。唱毕,再做浑身战栗动作时,只见他两个鼻孔一吸一吸,竟然从鼻孔里淌下鼻涕来,直垂在下巴前,把狄青在典型环境中的惨状,十分形象地呈现出来。,台下观众看到这里,竟然身临其境般感到寒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犹如坐在冰冷的戏园子里看戏一般。其实此时是酷暑夏日,而且戏园子里既没有空调也没有电扇。盖七省的表演让观众忘了暑热。有人在报上著文,称他演《狄青借衣》是“冰天冷地穷人相”,令看戏的人们“毛骨悚然六月寒”。,六十多年前,天津河北梆子剧团成立少年训练队,已经七十多岁的盖七省被请去做教师。后来成名的小百花剧团主要演员阎建国所演《狄青借衣》,就得益于这位老师亲传。由于当时戏曲界提倡净化舞台,那个流鼻涕的表演不卫生、不雅观,被删除了,这个特技表演随之失传。,艺人们的公益善举,1919年,东浮桥畔的天仙茶园由李庆发、李庆永兄弟接手,对茶园投资重修,正式更名为东天仙戏院,组建固定班底,为轮演的主角配戏,以节省开销。同年,又创建京剧、梆子兼学的科班,招少年艺徒若干。,早年的东天仙戏院,经常组织公益善举,在那里作艺的演员也都乐善好施。宣统元年(1909)七月,甘肃旱灾严重,著名梆子女演员金月梅自觉为灾民募捐义演。演到一半时,她从剧情中跳出,在台上哭诉甘肃灾民正处在水深火热中,请求同胞捐款支援。演完戏到后台,金月梅请人在台柱上贴出报条,上写“蒙诸位老爷共偿银洋20元,移作甘省赈捐,金月梅谨白”。她本拟次日再演一场,不料腿疾复犯,为此,她自掏腰包40元,一并捐助灾民。,1925年上海发生五卅惨案,金月梅同女儿金少梅再一次在东天仙戏院举办义演专场,分文不取,而且个人另捐200块大洋,通过报馆给了上海的罢工组织。,1925年春,孟小冬随白玉昆来到天津,在东天仙戏院首演,一炮走红。同年6月《大公报》刊文,称赞孟小冬在《四郎探母》里所演杨延辉“扮相端庄,好在处处有神,唱则咬字正确,字字有劲,‘坐宫’一场最见精彩,不唯在坤角中独步,与现时名伶相比亦毫不逊色”。,孟小冬在东天仙戏院演出期间,投奔刘髯公,寓居意租界大马路新天津报社刘髯公的居所,并经刘髯公的介绍,结识天津名票王君直等人。以后三年间,孟小冬往返于京津之间,遍访名师苦心钻研。1927年,经“梅党”成员撮合,孟小冬与梅兰芳于农历正月二十四日在北京秘密结婚,婚后一段时间告别舞台。,观众对演员要求很苛刻,红牌电车通过的奥租界金汤大马路,一度很繁华,但是由于意租界不准界内主要街道开设商店,繁华地段至奥、意租界交界处便戛然而止了。20世纪20年代后期,租界地的春和、北洋、天华景等几家戏院相继崛起,华界的老戏园子的票房受到影响。,1931年8月,家住意租界的评报社社长刘霁岚出面集资,资助东天仙戏院在原来的基础上拆改翻新,扩大规模,易名为东方大戏院,生意日渐兴旺。同年,在上海红极一时的小达子(即李桂春)率子北上,在与民主剧场隔路相望的学堂街建了一座著名的“达子楼”,在这里,他精心培养出后来驰名中外的京剧大家李少春。,1937年,东北影剧界巨商赵兰亭来津,将东方大戏院接手,更名为天宝戏院。,当年的天宝戏院,依然延续邀约名角的经营之道,观众对演员的要求也很苛刻。1939年冬,天津《庸报》就曾刊登一则《奚啸伯挨茶碗》:事情发生在此前一天,京剧名角奚啸伯在天宝戏院演《杨家将》,因时间太晚,未带“夜审潘洪”,台下立刻“通”声四起(旧社会戏院中最粗暴的一种喝倒彩的方式),“退票”之声不绝于耳,紧跟着,果皮、茶壶、茶碗飞上了舞台,整个戏院乌烟瘴气。,奚啸伯青年时代以票友身份立志下海从艺,迎来的是梨园行和评论界一些保守势力的兜头一棍。当他竭力开拓戏路,学言(菊朋)派而又不死守一户,更兼采余(叔岩)、马(连良)之长,技艺日益精进时,又被一些人斥为“非言非马”“生意眼”“赶时髦”。待奚啸伯小有名气了,他自己挑大梁,组班演出。在台上日夜两工,而且常演双出:《审头刺汤》加《战北原》、《击鼓骂曹》加《二进宫》、《举鼎观画》加《朱痕记》、《失空斩》加《御碑亭》。这也给他招来了非议:“奚啸伯不要命了!早晚累死拉倒。”面对打击、干扰,奚啸伯不动摇,不颓丧,努力探索表演艺术的真谛,逐步形成了委婉细腻、清新雅致的独特风格。对这样一位刻苦进取的剧坛优秀人才,在天宝戏院演出,竟然遭遇“挨茶碗”这样的打击和挫折,于此可见那个时代戏曲艺人舞台生涯的艰辛,同时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旧时代津沽戏园子里的陋习与俗情。,天宝戏院演评剧,1943年,时年56岁的周玉田接任河东兰记天宝戏院(特二区大马路)经理,彼时评剧在天津特别红火,周玉田在天宝戏院安排评剧班子演出。,时年16岁的新凤霞在天宝戏院演《杨三姐告状》,饰杨三姐,扮演高占英的演员孔广山是凤霞的师哥,凤霞在演这出戏时闹过一次笑话,惹得孔广山跟她吵过一次架。这场戏是高占英来报信,要续房娶亲,跟杨三姐发生冲突,有一个杨三姐抓高占英头发的动作,凤霞认真扑上去一抓,由于用力过猛,把孔广山的头发真的抓下来一大把。下了场孔广山说:“真是外行!台上的动作是做戏,哪有这么真抓的呀!”他手里拿着被凤霞抓下来的头发,叹息道:“这得什么时候能长齐呀?”原来,孔广山正准备娶媳妇呢。大家一边笑一边劝,说要是离婚就找凤霞算账。经理周玉田帮着凤霞向师哥赔礼道歉,这才算完事儿。,凤霞经此教训体会到,台上演戏,要有虚有实,虚实结合,做出来是虚的,看上去是实的,那才叫艺术,抓头发应是上去很猛,用手抓住头发梢,要虚抓,按着头皮,架势做得很凶,实际上一点不痛,更不能抓掉头发。真打真抓那不叫好演员,那叫拼命演员,也叫危险演员。,当年天宝戏院演评剧,尽管艺人们都很努力,但由于处在敌伪统治时期,社会治安很乱,评剧艺人队伍竞争也很激烈等原因,该戏院的票房不佳,于是递交申请,要求批准在演出评剧的同时,加演京剧、杂耍,定名“娱乐大会”,并更换茶童,改用女售票员。申请获准后,天宝戏院的业务经营果然有所改观。,1945年抗战胜利后,天宝戏院登记地址为七区大马路(今建国道)121号,赵兰亭重新担任戏院经理。,1953年5月,天宝戏院收归国有,随后更名为民主剧场,隶属演出公司领导,几年后划归河北区政府主管。,图①20世纪50年代的民主剧场。,图②1916年梅兰芳在东天仙公演《一缕麻》的戏单。,图③梅兰芳在《一缕麻》里饰林纫芬。,图④早年在东天仙演出过的京剧第一代女老生恩晓峰。,图⑤东天仙初建时在此演过戏的小兰英。,图⑥1908年,东天仙茶园吉升班的李吉瑞演《恶虎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