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则徐欲来天津做郡守

原标题:林则徐欲来天津做郡守,九河下梢七十二沽,兴海河水利,种稻于天津,曾是一个美丽的憧憬。为实现这憧憬而留名青史,明有汪应蛟、左光斗、徐光启,清有蓝理、陈仪、周盛传。此外,看好这一片大地,放眼直隶,希望前来理水垦田,大面积推广稻作的,还有林则徐。林则徐是中国近代史发轫时期的风云人物。其时代,在雍正朝水利营田天津局陈仪之后,在屯垦新农镇而扬名了小站的周氏盛字军之前。,谈论天津种稻,林则徐“有欲弃苏抚而就天津郡守之言”。这见于张岳崧《运河北行记》:“前年有津门人馈余稻米,洁白如玉,炊之其香满室,所谓香粳也。询之,称此地所产。因与讲求欲募南之民来耕,然欲求有利而无害,殊无善策。顷过吴门,林少穆中丞谈次慷慨,至有欲弃苏抚而就天津郡守之言。叩之,则曰:将行水利于畿辅,可以减东南之漕。持论甚,所难得实心实力,设法兴行,为诸郡创耳。”林则徐,字少穆,道光十二年(1832)任江苏巡抚。,这篇北行记,写于道光十三年(1833)。其中记,在苏州,曾与林则徐谈及天津香粳。,张岳崧,海南人,嘉庆年间的探花。曾任翰林院编修、陕甘学政、文渊阁校理,道光八年(1828)擢升翰林院侍讲、充日讲起居注官。道光十一年(1831),张岳崧被任命为江苏常镇道通海兵备道。六月到任,正赶上防汛护堤。九月,朝廷“饬令江宁布政使林则徐、常镇通海道张岳崧总司江北赈务”,二人共一事。转年八月,由两浙盐运使升任浙江按察使。道光十三年秋,奉召赴京。此时张岳崧已被任命为大理寺少卿。这次北上,船走京杭大运河,写下《运河北行记》。,船泊天津所记,水利水害和水田,张岳崧写道:“天津有七十二沽,水东归海,向闻可兴水田之利,惜未周历细观。大约此间为水归宿,下流沮洳卑湿,兼恐潮汐斥卤之害。欲兴水利,必去水害,非筑堤防水、疏沟杀水不能。经费已难,而大水溃防,沟洫不能消纳,终难免害。此在小民,手足勤动,与水争咫寸地,旱则收,潦则废。如欲图长久,非加大筹画、得人经理,殊未易言。”接在这番议论之后,回忆津人赠送香粳、忆及与林则徐的对话,即本文前引那段文字。,香粳,这一记载值得注意。稻分籼、粳,籼米细长,粳米短粗。天津所产,清末小站稻应属粳米。早于小站,葛沽稻相传为长粒,乾隆时沈峻《怀津门物产》言及长腰米。,谈论沽水香粳,触动了林则徐的兴奋点,“有欲弃苏抚而就天津郡守之言”,并且“行水利于畿辅,可以减东南之漕”,全局观、大筹划,通盘在胸。这可不是一时兴起,说说而已。此际,历时二十年,林则徐编著《畿辅水利议》初稿已成。这部水利专著的酝酿,大约始于中进士入翰林院庶常馆三年学习期间。书中集纳前人治水经验,发表他本人得于实践的见解。卷首自序,开篇即讲“建都在北,转漕自南,京仓一石之储,常靡数石之费”,南粮北运,社会成本巨大,弊端不少。畿辅水利之议,着眼于开田种稻,就近解决京师粮食供应,“上以裕国,下以便民”。林则徐写道,“直隶天津、河间、永平、遵化四府州可做水田之地,闻颇有余,或居洼下而沦为沮洳,或纳海河而延为苇荡,若行沟洫之法,似皆可作上腴。”沃野水田稻浪,漕运可歇息,民力得休养,这是林则徐期望中的图景。,林则徐是著名政治家,也是水利大家。就工程而言,他参与的成功治理,涉及长江、黄河、汉水、淮河。他没有在海河流域做过工程,一部《畿辅水利议》有抱负有思路,还有忧国忧民的担当。道光十九年(1839)十一月,钦差使粤任内,禁烟诸事繁忙之中,林则徐上《复奏遵旨体察漕务情形通盘筹划折》,提出“切要之事”四条,就有一条兴畿辅水利以种稻,称为“本原中之本原”。,销烟、抗英,经历了举世瞩目的轰轰烈烈之后,林则徐遭贬谪,却又令他先到河南治河;之后谪戍新疆,在那里,他热心于修渠、推广坎儿井。,这就是一代英杰的际遇。《清史稿·林则徐传》载,“道光之季,东南困于漕运,宣宗密询利弊,疏陈补救、本原诸策,上《畿辅水利议》”,咸丰即位,“欲命筹办而未果”。历史不曾给他机会,偏偏是那“就天津郡守”、到直隶治水种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