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原标题: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少不更事,好胜心还强,打牌夹牌,下棋换子,以为不被发觉,其实人家只是懒得揭露罢了,无非是玩儿,何必当真。倒是自己把自己弄得十分没意思,渐渐地就被疏远了。,偷奸耍滑似乎也是人性的一种,所以人与人的交往,就有了越来越多的规矩。但有了规矩,并不等于万事大吉。对待规矩,有两种完全对立的态度。,一种是严格的甚至刻板的遵守。历史上最突出的例子是差不多被说滥了的宋襄公。当年最大的规矩是讲究“仁义”。父亲病重,立他为太子,他说庶兄比他仁义,非要让贤,以至于庶兄只好出国躲避。去有敌意的外国开会,因为要守信用,不带军队,结果被人家捉起坐牢。最大的笑话自然就是泓水之战了:对方人多己方人少,本来趁着他们渡河,正好进攻。他说仁义之师“不推人于险,不迫人于阨”;对方全部过了河,没有站稳阵脚,他又说应该等他们列好阵势再开打。结果就是大家知道的,宋军大败,他自己则留下了千古笑柄。,宋襄公是不是可笑,姑且不论。但从他自己的辩解,我们可以看到,曾经有过一个时期,打仗也讲“仁爱”,恪守礼仪,不凭借地势险要去进攻没有摆好阵势的敌军,不杀害负伤者,也不俘虏白头发的军人。如果宋襄公的说法不假,那么泓水之战就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标志着一个时代——庄重、有礼、按规矩打仗的时代,结束了。,一种是灵活的极聪明的变通:规矩还是讲的,只是具体的规则变了。这方面最突出的例子是几乎同样被说滥了的田忌赛马。赛马本来的规则是:上马对上马、中马对中马、下马对下马,三比二胜为赢。田忌用下马对上马、上马对中马、中马对下马,同样是三比二胜,赢了比赛。这够巧妙了。这样的巧妙被看成是智慧的表现,并且形成了一整套完全背离了规矩本质却极有用的规则,以至成为一种谋略文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越是不循规蹈矩,就越容易在竞争中胜出。千百年淘汰下来,大家很自然选择了把律法规矩束之高阁,仅供装潢门面。,读遍史书,发现几千年来的王朝更替,成王败寇,玩的都是这类智慧比赛——视正义、规则、信用如玩物,目的就是一切,其它都不在话下。即便是父子兄弟姐妹之间,也是钩心斗角,尔虞我诈。根本就没有道德可言,遑论道德底线。一个社会,如果讲规矩的精神真的缺失,必然是流氓精神的泛滥:偷奸耍滑,造假售假,坑蒙拐骗,相互投毒。最终吃苦头的还是整个族群。,当然,宋襄公是不是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高大上”,也是存疑的。后人除了嘲笑,未必没有严肃的批评。苏轼就说他“非有仁者之素,而欲一旦窃取其名以欺后世”。不过这说法多少有点牵强。如果真是那样,他为虚伪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泓水之战,他当场负伤,次年就挂掉了。我觉得还是唐朝宰相李宗闵的说法比较公道:“昔者宋襄公尝为仁义矣……为天下笑。此不知时之祸也。”宋襄公未必做错了什么,只是一味守旧,死心眼儿,喜欢按老理儿做事,没有意识到天下已经礼崩乐坏,固守着已经过时的观念罢了。这是不识时务惹的祸。,宋襄公作为历史人物,真相其实难以确证。但不讲规矩发展到极致会很可怕,却是确定无疑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学会遵守规矩,信奉一诺千金,重拾失落的文明,恐怕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不说别的,就是我小时候那种打牌下棋的游戏,没有规矩,也是玩不成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