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激战

原标题:一场激战,张作相在官场最得意的时期是单独主政吉林七年之久,成为独当一面的“封疆大吏”。他出任吉林督军也是事出有因。,1924年4月,原吉林督军孙烈臣在奉天病故,这个位置一直被人视作一块肥肉紧盯不放,许多老派人物梦想着能得到这个肥缺。有的人跃跃欲试,暗中活动,但呼声最高的却是张作相。张作霖左思右想,交给别人不放心,推举张作相又怕他再谦让,于是特派儿子张学良去面见张作相,好言相劝,晓以利害,告诉他这一次必须当仁不让,否则别人若乘机染指,后果不堪。在这种情况下,张作相为了顾全大局才答应就任,前往吉林省任督军兼省长,同时兼任东北边防军驻吉副司令一职。,放着高官不做,主动让给别人,张作相这一品质相当难能可贵。他不过分看重职位的高低,顾大体,识大局,不计得失,对自己始终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张作相的所作所为,不仅得到了张氏父子的敬重,也得到了周围同僚们的好评,虽然他在张作霖的盟兄弟中排行最小,却后来居上,逐渐积累起很高的人望。,1925年11月,奉军年轻将领、一向被张学良敬重信赖的郭松龄在滦州率十万奉军倒戈,通电驱逐奉军参谋长杨宇霆,请张作霖下野,拥护张学良主政东北。部队沿京奉路向奉天推进,当时奉天空虚,仅有张作相的第十五师驻守在锦、绥一带,双方展开激战。郭松龄部队是奉军的精锐,张作相的部队难以抵挡,节节后退,形势非常严峻。张作相整顿部队,死守锦州。在巨流河决战前夕,他召集师、旅、团长听取汇报情况时,对于前些日子在连山的败退,引咎自责,没有责罚任何一个失职的军官。谈到天冷衣薄,士兵出现冻伤时,他流下眼泪,使在场的官兵深受感动。,张作相的部下曾这样评价说:“从连山败退下来的军队,能再获全胜,官兵对张作相感戴心情是起着一定作用的。”经过这场激战,张作相部先占领新民车站,后又占领新民县城,郭松龄的总司令部由刘占武营接收。郭军除郭松龄夫妇外,参谋长以下人员及一、二、三军军长都当了俘虏。张作相马上命人前去妥为安抚,稳定人心,并亲自来到郭军总司令部对郭松龄手下的军官讲话:“在战斗中死去的袍泽已无法挽救,活着的官兵由我负责,保护大家的安全。明天张军团长(张学良)即可到来,你们要听他的话。我去奉天向老将(张作霖)请求宽恕。有我一息尚存,就不致再有什么不幸的事发生,请大家相信我,听我的佳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