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河无敌兰

原标题:海河无敌兰,即日起连载的津味小说《海河无敌兰》,将镜头对准一个世纪前的津沽码头。甘肃独立团焦团长和三河码头大掌柜李大秤因买洋楼结仇,于是焦团长设下圈套,武林即将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鏖战。——编者,一、三河码头来了一名壮汉,20世纪20年代初,津城贸易繁荣,码头遍布,船舶如织,仓库纵横,脚行林立。要说人气旺,当数南市、大胡同、劝业场,可要说金银流动量最大的地界,当数海河两岸。那时,河边大小脚行相当多,凭苦力吃饭的达十多万人。这些人凭身板说话,凭一把力气拿钱。在这地界,最让人敬慕的,不是腰包鼓鼓的船老大,也不是住洋房的大掌柜,而是能扛能背身体健硕的主儿,是能打会摔有武功的高人。这也应了那句老话:京城,爱议他人官衔大小,津门,总评说谁武艺高强。,这年夏天,三河码头来了一名壮汉,戴个土黄旧毡帽,走到码头凉棚下。凉棚下有俩人,一个仰身躺在破藤椅里,一个坐在木板上。见有人往里走,坐木板的那位冲他喊:“出去,出去,没活儿啦!”,每天都有几十人到码头找饭辙。这些人都是初到津城,没人投靠,更没手艺,好在身子硬实,搬铁锭,扛木杆,干一天给一天钱。可这位,大夏天戴毡帽的乡下人,似乎没听懂,脚步还往里挪,惹得人开骂:“耳聋眼瞎的,说你呢,滚!”,黄毡帽被骂不恼,摘帽作揖:“大爷,我跟他们不一样!”,“不一样?你脑袋大?”,“是,我脑袋大。”他说着还抚弄了一把大脑袋。,坐木板这位是小工头,他被气笑了,真见鬼啦,脑袋倭瓜大,前后梆子。他逗闷子,拉长声道:“二梆子,你说,你能干嘛?”,他一指正从船上扛大米麻袋的人:“我能干这个。”,扛麻袋要走跳板,从船舱到仓库八十多米,没干过的根本扛不了。小工头要戏耍他,一摆手:“二梆子,你要干,去扛吧,能跟上,留下,扛不动,哪儿来的滚哪儿去!”,躺在藤椅里的大工头睁开一只眼,嘴角冷笑。,二梆子留下来了。他不但能跟上扛麻袋的队伍,扛起二百多斤的麻袋,一溜小跑,脚步轻盈,身上有股使不完的劲儿。大小工头无话可说,只是在发工钱时来一句:“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旺!”,二梆子干活傻实在,肯出力气,来两天就和苦力伙计们关系混得不错,看谁上肩吃力了,他马上过去搭把手,别人麻袋码放不齐,大多是麻袋离身,再没力气挪动,他不多说,悄悄过去帮人码好。一来二去,伙计们觉得这人不偷懒,不耍滑,虽是新来的,也没人刁难他,都愿意和他搭伙干活。,二梆子除了头大,身子也比一般人壮实。人们看他闷头干活的样儿,想是一定缺钱。他抢着扛最大的包,卸最难下船的铁器原木,无疑是个肯下力气、不惜流血流汗的主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