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考古札记⑦|“如约而至”的三号坑地下秘宝

原标题:三星堆考古札记⑦|“如约而至”的三号坑地下秘宝,作者介绍:李明斌,上海大学特聘教授、上海大学博物馆馆长,/wp-content/uploads/2021/05/3260108511807204178.jpeg插图,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远眺(拍摄:李明斌),(一),三星堆祭祀区2021年春季发掘,始于农历辛丑年正月初十,阳历2月21日,此时,金黄色的油菜花迎来了最繁盛的花期,花的掩映下,北大、川大、上大三家大学参与人员先后成建制抵达现场。春天的昂扬到来,一场以出土文物清理和应急保护为重点的三星堆祭祀区考古工作也迎来了一群生力军。,本发掘季工作以一场高端的文保专家会诊会迅速推向高点。元宵节后的3月上旬,随着春节较大规模人员流动可能引发新冠疫情的成功防控,差旅外出逐渐正常化。,针对祭祀区现场清理出越来越多象牙情况,文物现场保护的重要参加单位荆州文保中心研究馆员吴顺清先生(本次祭祀区发掘文保首席专家)和四川文物保护领域的资深专家马家郁先生(本次祭祀区发掘文保首席顾问)等,重点就三、四号坑的发掘方法和文物提取等关键问题,与发掘舱负责人在会诊室专题讨论。,/wp-content/uploads/2021/05/5652976296953148927.jpeg插图(1),考古发掘大棚 (拍摄:李明斌),面对远程大屏幕显示的可放大若干倍的、对准坑内文物的8K高清画质,基本上说可以是“明察秋毫”,充分彰显了现代科技手段在考古现场判断所发挥的强大作用。同时,有效地避免了舱内人员聚集,对舱内环境可能带来的干扰和影响。会诊明确,三号坑水平发掘完本层10厘米层后,调整发掘方式,随着器物外形直接清理周边填土,充分显露器物轮廓和细节。四号坑持续对象牙层核对细节和绘制线图。,根据安排,3月下旬,国家文物局将在四川举行“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据悉,这是该会议首次在北京以外召开,足见重视程度和重要意义。参会单位集结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上海大学文学院、四川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四川博物院、中国丝绸博物馆、荆州文保中心、三星堆博物馆、金沙遗址博物馆和德阳市、广汉市党委政府以及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阵容豪华,气场强大。可以想象得到的是,会议期间,各路大拿对现场的研判或答问将极具挑战性和启发性。会期逼近,一种大战前的宁静裹挟着所有参与者的情绪。,在随后的新闻稿里,详细披露了公众关心的重要问题。,/wp-content/uploads/2021/05/8293708304704726209.jpeg插图(2),仔细核对K4象牙信息 (拍摄:李明斌),(二),此时露头器物最多、类别最丰富的三号坑,明显加快了最讲究细节的清理进度。光是舱内各工种人员一度超20人,坑里坑外,连体防护服忙成一片。而与此同时,由于器物的不断出现和逐渐连成一片,坑内可站人的地方越来越少、面积越来越小,有的小区域往往是不得不跪在一小块泡沫垫子上,清理,找边,最大化清出器物的轮廓和细部,同时一袋一袋往外装土,递土,十分消耗体力,因此,不得不采用“车轮战术”,由两到三个人轮流对一处器物清理,还得务必保证清理工作的规范和安全,真可谓“螺蛳壳里做道场”、器物坑里“跳芭蕾”。,差不多就在这个迷人的初春,上大成功新增考古学本科专业的消息传来,上大考古文博学科的师生一片欢腾。这实在是一件十分应景的喜事。,/wp-content/uploads/2021/05/6804801884480833570.jpeg插图(3),极有可能是新的器型(拍摄:李明斌),一通紧张而有序的忙碌,三号坑坑口下大约1.7米的层面,出现了颇有当年二号坑器物的“盛况”:青铜和象牙两类器物,密集而有叠压,又似乎有分组地分布着。由北向南,最北端有圆口青铜尊、罍和方口尊,能辨出至少5件;东南紧临则是一根象牙半压着一青铜头像;再南,坑的中部约6平方米狭小空间,20余根象牙和青铜大面具(正面朝下,两耳横向间距超1米宽)、罍、带花蕾的神树树干以及极有可能是新器型的手型(爪型,上卷)坛形器交错叠压,而张力感十足的象牙弧线和“象牙交错”堆积,有效地扩张、延展了“画面”效果,整个场面极具视觉冲击力;最让人惊喜的是,在坑的西南部,一件“新组装”的青铜尊东西横陈,器物被击破,肩部有一牛角、虎首衔环、龙身、卷尾组合动物造型,头部朝器物下方。而罕见的平板器底东侧大约3厘米之隔,一双左手(在外)压右手(在内),东向作行礼状的“拱手”,手指纤细窄长,指甲刻画十分逼真,在亮绿的青铜氧化色下,格外招人眼球。整体造型和1986年出土的青铜大立人手型迥异,或为三星堆手崇拜的另一形制。“拱手”和“新组装”青铜尊间是否是一体的?有待下一步清理的证实或证误。,以上段落文字,更像是考古探访日记的写法,但不如此,好像也无法相对准确地记录下当时的发现和认知。权当一种记法。,随着象牙清理出土越来越多,密集交错叠压在三号坑的中部和南部,同时和“横七竖八”的青铜器有叠压和被叠压的层位关系,如何更好地保护好清理出的、不同材质的器物,真的是让人欢喜让人忧。,为了避免三、四号坑出土象牙因快速失水而开裂甚至粉化,现场用大号保鲜膜和温毛巾覆盖象牙。,到3月直播前夕,三号坑第一层器物上填土全部清理完毕,器物计:象牙127根、青铜器109件、玉石8件。极具科幻感的高精度扫描随即展开。,截止3月上旬,不完全统计,首先发掘的四号坑共计400余件出土文物,还不包涵大量的象牙和象牙器,真正“不负众望”。,坑内填土还是全部装袋、编号后,租用“货拉拉”小型货车运至考古整理基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