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战、孙小涵:“拿破仑争议”折射法国改革困境

原标题:王战、孙小涵:“拿破仑争议”折射法国改革困境,法国刚刚“在争议声中”高调纪念了拿破仑逝世200周年。较之此前许多法国总统不愿向这位法国最具争议的历史人物致敬,现任总统马克龙在演讲时呼吁法国民众正视历史,客观看待拿破仑及其留下的遗产,言语间透露着对拿破仑的敬意。媒体报道说,马克龙是继蓬皮杜之后,第二位敢于公开评价拿破仑的法国总统,并且猜测他是否要借此传达某些政治信号。,围绕拿破仑的争议从未停止,法国人对这位生前叱咤风云的科西嘉人可谓“爱恨交加”。一方面,拿破仑复辟帝制、恢复“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奴隶制,对于以“民主自由”为傲的法国而言,这被认为是“落后和反革命的”;另一方面,正如马克龙所言,拿破仑又帮助塑造了现代法国。他缔造了近代法国治理模式,强化资产阶级中央集权,并以启蒙思想为指导制定了《民法典》。正是在他统治期间,法兰西雄霸欧洲、跨入强国之列。在积极看待拿破仑成就的人们看来,拿破仑所处的时代正是欧洲和世界历史的重大变革期,这位科西嘉人有着雄伟抱负,他除旧布新,实行中央集权和精英治理,带领当时处于十字路口的法国一跃成为世界强国。,法国国民议会议长费朗在拿破仑史料展上的讲话耐人寻味:“以史为鉴,不要因小事而贬低历史的巨人”。现在,法国官方如此大张旗鼓纪念拿破仑,被认为多少有着“乱局中呼唤强大政治领导者”的意味。,事实上,马克龙的改革逻辑,被不少人认为与拿破仑当时的路线有着相似之处——对内加强中央集权、对外推行“大法兰西主义”外交。内政方面,马克龙上台以来主张逐步削减社会福利、简化地方区划和行政机构体系,确立“重才能而轻门第”的人才选拔机制,倡导“国家利益高于个人自由”并力主发展经济、减缓失业率。,在外交上,他着力在国际舞台上为法国营造“国际和地区争端的斡旋者、民主和多元的倡导者”形象,注重输出国家软实力,尤其注意以多元文化、“法国思想”等软实力手段切入国际议题,试图以此弥补法国经济军事实力的不足,竭力对国际形势施加影响。,但马克龙又与拿破仑有着明显不同:当年的拿破仑个人主义突出,在区域和国际上也不讨好;现在的马克龙则深谙国际关系规则,自诩是坚定的“多边主义者”,背靠欧盟不断在国际舞台上发出“法国声音”。,不过,马克龙毕竟在政坛摸爬滚打时间不长,正是因为改革之心迫切,推进改革措施的力度和节奏有时不免激进突兀。上台以来从养老保险、燃油税等民生领域改革,到国家安全和政教关系,再到近期的精英教育体制和公职人员培养模式,涉及法国社会内部“政治正确”和底线的诸多“敏感议题”被他碰了个遍,但目前改革成果寥寥,民调结果也波动起伏。,这让踌躇满志的马克龙政府面临改革上的困境。一方面,马克龙政府力推的诸多改革牵涉重大,攸关国家未来发展,被认为是“法国国力提升的必由之路”。另一方面,西式民主选票本位的政治逻辑又捆绑着决策者的改革意志,“违反民意即为不可为”。而在当前这个节点马克龙高调纪念拿破仑,被认为是试图弥合法国两极分化的政治,着眼于明年的总统大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法国今年经济增长率为5.8%,这对后疫情时代的法国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但也要看到,当下法国国内经济复苏进程并不十分理想,受疫情影响,社会矛盾也有进一步激化的趋势。世界经济前景仍存在巨大不确定性,未来疫情防控形势、各国疫苗接种进度以及融资环境变化等因素,都将对全球经济产生影响。法国想要实现逆势增长、实现“大法兰西”抱负,亟需国际合作和国内改革双管齐下,而执政者既要有决策魄力又要有洞察国际大势的战略智慧。(作者分别是武汉大学法国研究中心主任和外语学院硕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