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让永陵“二十四伎乐”中的乐器活了过来

原标题:他们让永陵“二十四伎乐”中的乐器活了过来,“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这是杜甫描绘唐代成都音乐盛况的千古名诗《赠花卿》。,在晚唐大将、前蜀皇帝王建棺床南、东、西三面呈现的石刻艺术作品“二十四伎乐”,则是晚唐五代留给成都的音乐舞蹈活化石。,如今,只可观看的这些石刻伎乐,在音乐工匠们的手中,经过反复研究琢磨,终于变成了一批可实际演奏的精美仿古乐器。,2016年11月,乐海乐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海乐器)收到了来自成都永陵博物馆的邀请,关于永陵王建墓石刻乐器及同时期相关乐器的仿制项目。随后,由资深乐器人、乐海乐器技术顾问沈正国,运营副总宋营彬,技术部经理宋少康三人为主的乐器仿制项目小组成立。,他们要仿制的古乐器分为两类:一类是与唐代原乐器神似,适用于展示、展览;另一类要适用当代演奏家的使用习惯,既有当代演奏性能,又能体现唐代乐器特征的复古制作。,石刻上的乐器如何一步步变为能奏乐的实物?有些已经失传千年的乐器应该如何复原?怎样让乐器重现晚唐宫廷乐舞的原声?为此,红星新闻记者专访到宋少康,首次揭开永陵石刻“二十四伎乐”复原为实奏乐器的幕后细节。,A,难!好多乐器已失传,材料、造型怎样复古?,今年34岁的宋少康是河北人,从进入乐海乐器算起,他已经在传统乐器制作、民族乐器复原行业工作了18年。2019年,宋少康受聘为全国乐器标准化技术委员,还曾获得市级“质量标兵”、县级“十大工匠”。,2016年,以永陵石刻“二十四伎乐”为蓝本创编的国乐观念剧《伎乐·24》,在筹备过程中,为了仿制石刻中20种23件唐代古乐器,博物馆联系上乐海乐器,希望能将其中22件古乐器复原两套,一套用于展览,一套用于演奏。,成都永陵石刻“二十四伎乐”,其中舞伎2人,乐伎22人,融合了胡乐(主要是龟兹乐)和清乐(汉族传统音乐),包含源自印度、伊朗、阿富汗以及中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多种乐器。,复原乐器这件事,单就外观造型而言,就让宋少康等人犯了难。石刻在王建墓中的“二十四伎乐”,经过千年岁月洗礼,有些地方早已模糊不清,况且要复原的乐器大部分早已失传。,除了一位吹叶人无需复原乐器外(吹的是树叶叶片),其余弹拨、吹奏、打击等乐器好多都已失传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如正鼓、和鼓、齐鼓、鸡娄鼓等鼓类,数百年来从来没人见过实物。,而在国内博物馆能看到的唐代木质乐器,除了古琴外,几乎没有任何遗存。尽管如此,复原乐器团队中没有一人打退堂鼓,而是将这件事当作工作生涯中不可多得的一次学习和研究机会来看待。,B,专程前往日本考察,只为目睹唐代乐器真容,主持复原二十四伎乐乐器工作的沈正国了解到羯鼓等乐器流传到日本后,如今仍有遗存,就在东京国立博物馆。,了解这一情况后,他们立即动身前往日本。宋少康记得,和沈正国等人在东京国立博物馆看到的羯鼓残件时,内心非常激动。,“鼓皮是纤维和蛋白质组成,经岁月风化,破损比较多。但就这一件羯鼓,我们几人就足足看了两个多小时。”宋少康说,他们隔着玻璃,一边研究羯鼓的外观、形制,一边对羯鼓进行全方位拍照,不时讨论着羯鼓内部的构造以及发声原理。,他们在日本一共待了十天。在那十天里,除了研究羯鼓,宋绍康一行也走访了多位民间匠人,并参观了很多做鼓的厂家,试图寻找至今还在做羯鼓的工匠,但可惜,他们发现日本做中国唐朝形制的鼓比较少,没有合适的人选。,回国后,根据日本之行的走访和对羯鼓的研究,再参考相关文献,项目小组最终独立复制出了能用于演奏和展示的羯鼓。,C,复原唐笛:砍百根竹子筛选,制作筚篥:专门去韩国取经,除了类似羯鼓这样仍能找到实物的古乐器外,有些古乐器的复原,则全凭历史资料记载。日本正仓院遗存的乐器曾经出版过图册,沈正国曾花了许多年时间研究图册的复印件。后来他在网上发现了图册旧版,如获至宝买了下来。,在这本图册中,不仅有近30件唐代乐器的照片,有的还详细记录了乐器的的尺寸、规格。宋少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比如唐笛这件乐器,在国内的古画、壁画中均很难见到,最后他们是通过翻阅正仓院60年代记录下的唐笛图纸,才清晰地看到唐笛的音孔排列和细节构造。,但唐笛所使用的竹子也有些特殊,需要竹管内径相当、竹质密度高的竹子作为原材料。他们前往杭州余杭区的制笛作坊寻觅,经过多日打探、找寻,最终成功挑选到一节经过5年干燥的竹管,用于制作笛身。,此外,因唐代独特的审美,唐笛在顶部有一个竹杈作为装饰,而这种竹杈早已没人制作。于是,宋少康一行又走遍余杭竹区,砍了100多根竹子后,最终得到十几个合格的竹杈原材料。竹杈还需经过一年多的干燥处理,才能嵌入竹节前端的皮下,再用竹销将其固定稳当。“你看,竹杈向上翘起,就像从竹节中开出的花朵一样。”宋少康展示着手中的竹笛。,在复原的古乐器中,还有很多在正仓院出版的图册中也没有完整的尺寸记录。为此,宋少康则通过翻阅史料记录进行复原,如名画《韩熙载蜀宫夜宴图》、宋代陈旸编纂的《乐书》等图文记载,对乐器进行了大致仿制。,“比如筚篥(又称觱篥)这件乐器,虽然在唐诗和古画中经常出现,但真正要仿制古时候的筚篥,却很难。”宋少康说,在古时,筚篥是以竹子作为原材料,如今则使用木头,现在还能找到的最贴近古代形态的筚篥,就在韩国。为此,宋少康一行人又再次奔赴韩国,通过专业的历史学家介绍、讲解后,再查找史料记载,进行复原。,D,注入传统工艺 保持古典风韵,保障音质、音准 适合实际演奏,宋少康等人对复原“二十四伎乐”古乐器的要求,是不仅要力求真实,同时还要在乐器中注入很多中国传统工艺,最大限度保持乐器的古典风韵。,在复原古乐器的材料选用上,很多原材料使用的都是五年以上的老木料或与该乐器的发音特性相适应的材料,以保障乐器框架和音质的稳定性。,部分乐器的涂饰,则选用中国独有的传统生漆制作工艺,最后再用特殊的做旧处理方法,结合该乐器的使用方式,把易“磨损”部位做出“历经传世,岁月沧桑”的视觉效果。,由于古制乐器的律制、演奏方式、方法与现代大有不同,宋少康等人在复原古乐器中,也要保障乐器可以正常演奏使用。他们在复原古乐器的音律上,参考、查证了诸多文献,如《通典/筝赋》《宋书/乐志》《中国音乐文物大系》《唐代/筝诗》《正仓院乐器》《隋唐/音乐志》等近百项史料图文作为参考依据。,此外,复原团队还请教了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等全国各专业院校的资深教授、专业团体及个人的建议加以论证。宋少康说:“我们要在保障每样乐器的发音特性、发音原理、演奏方式、方法的前提下进行图纸设计,最后由知名乐器制作师进行制作、调试,以保障音质、音准、音色,适用于演奏。”,E,通过仿制这批古代乐器,与传统器乐文化跨越千年对话,历时两年的研究加工,奔赴海内外一次次探寻,翻阅大量古籍记载……经过不懈努力,乐海乐器不仅复原了二十四伎乐中的22种乐器,还复原了唐乐器中的三种绝版乐器:尺八、五弦琵琶和四弦直项阮咸。,“当看到我们复制的这批乐器在天姿国乐团众多演奏家的手中响起时,那一瞬间的感觉是让千年前的声音重新回到了我们当下的生活里。对此我们由衷感到激动和自豪。”宋少康说,“可以说,我们通过此次仿制乐器的探索,与先辈们的传统器乐文化,进行了一次跨越千年的‘对话’。”,他认为,这批乐器在永陵博物馆展出、在全国各大博物馆巡展,让中外游客看到了由石雕乐器演化而出的真实乐器,对传统音乐文化的传播也起到了很好的促动作用,让参观者体验到千年前传统乐器的魅力。,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邱峻峰 曾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