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而不同的君子之交

原标题:和而不同的君子之交,公元1045年初,山东一带有兵变,这些人啸聚山林,聚众为匪。,朝廷派范仲淹、富弼等人前去严查此事。富弼是范仲淹的学生,早年得到范仲淹的大力举荐,有师生之谊,年龄相差15岁,以父辈尊之。,富弼对范仲淹说:“我看这些州县长官拿着朝廷俸禄,竟然姑息养奸,形同通匪,都应定死罪,不然今后就没人再去剿匪了。”范仲淹则说:“你不知道,土匪势强,远在山林,难以围剿,地方政府兵力不足,贸然围剿,只能是劳师伤财,让老百姓白白受苦罢了。他们按兵不动,以图缓剿,这大概是保护百姓的权宜之计啊。”,富弼不同意范仲淹的看法,脸红脖子粗地与恩师争执起来。有人劝富弼:“你也太过分了,难道忘了范先生对你的大恩大德了吗?”可富弼却回答:“我和范先生的交往,是君子之交。先生举荐我,并不是因为我的观点始终和他一致,而是因为我遇到事情敢于发表自己的看法。我怎能因为要报答他而放弃自己的主张呢?”,以天下为己任的范仲淹自然不会计较个人恩怨,更不会因为富弼顶嘴而生气。他说:“富弼遇事有主见,不盲从,不随便附和别人,我欣赏他,就是因为这个呀。”,范仲淹与富弼“相勖以忠,相劝以义”,在报效国家、追求自我完善的过程中,始终保持着亦师亦友亦同僚的忘年之交。《论语》中说:“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大意是:君子可以与他周围保持和谐融洽的氛围,但他对待任何事情都持有自己的独立见解,而不是人云亦云,盲目附和;小人则没有自己独立的见解,虽然常和他人保持一致,但实际并不讲求真正的和谐贯通。范仲淹与富弼的交情,正是和而不同的君子之交。,蒋光宇(摘自微信公众号“辽宁青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