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与表演

原标题:戏剧与表演,诗人写剧,并不稀奇。徐志摩写过话剧《卞昆冈》,陈梦家写过豫剧《红日》,郭沫若写过电影剧本《郑成功》,等等,不一而足。能写,能导,能演,能评,而且布景、服装、化妆,一样不落,这种诗人恐怕才比较少见,闻一多恰是这么一位多面手。,入清华后,闻一多自编自演了新剧《革命军》,自饰“革命党人”,初露头角。随后,他在别的剧中扮演差役、律师、老母等角色,甚至还演过一只驴,戏路甚广。1916年秋,清华成立了全校性的“游艺社”(取《论语》“游于艺”之意,分戏剧与音乐两部),闻一多任副社长。1919年底,这个社改组为“新剧社”,编演了一系列反映五四运动新思潮的新戏,有的还向社会公演,一时颇有影响。,留美期间,闻一多奔走于剧务,忙得头昏脑乱,而又乐在其中。或与同好组织“中华戏剧改进社”,或与同学熊佛西合编独幕剧,其戏兴之高,一度超过了诗兴、画兴。他还单独用英文创作《杨贵妃》剧本,并且曾为上演这个戏设计舞台、监制布景和服装。,《杨贵妃》在纽约公演成功,使得哈佛的一些中国学生也见猎心喜,于是有排演《琵琶记》之举。顾一樵改编剧本,梁实秋翻译为英文,并饰演男主角蔡伯喈,女主角赵五娘则由在波士顿的谢文秋担任,冰心演的是宰相之女牛小姐。后来,谢文秋跟同学朱世明订婚,冰心便调侃梁实秋,说:“朱门一入深似海,从此秋郎是路人。”闻一多也作了一首旧体诗《实秋饰蔡中郎演琵琶记戏作柬之》,可见此剧也很成功。,《琵琶记》的成功,亦离不开闻一多的才艺。据顾一樵回忆,当时闻一多特地从纽约赶过去帮忙,包办了《琵琶记》的化妆、布景、服装等一应事宜。顾一樵穿的一件龙袍,便是闻一多用油画画出来的,在灯光的照耀下十分漂亮。舞台背景中的一个大屏风,上面绘有碧海、红日、白鹤,也出自闻一多的手笔。,归国之后,闻一多不但评论了熊佛西的剧本和梁实秋的戏剧理论,发表了论文《戏剧的歧途》,还创作了《〈九歌〉古歌舞剧悬解》,这既是一出诗剧、歌剧,也是一篇关于《九歌》的解读文字;闻一多曾热切期望能把它搬上舞台,请郭沫若把其中的《九歌》原句译成适合演唱的白话歌词,让广大人民都能欣赏和理解屈原这部不朽的名作,可惜最终未能如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