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明末清初的文化嬗变

原标题:见证明末清初的文化嬗变,《钦天监》是作家西西最新推出的一部长篇小说。小说讲述的故事发生在明清易代之际;故事发生的地点是明清两代管理天文气象的机构钦天监——明代的南京和清代的北京;小说的主要人物是周若闳父子——周若闳子承父业,进入钦天监学习并作为终生的职业。小说的故事以周若闳夫妻二人的对话为线索,讲述钦天监的前世与今生,历史与渊源,以及与钦天监相关的各色人物。进而围绕钦天监这个特殊的场域,揭示出明清易代之际社会文化的暗流涌动——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碰撞,老派人物与新派人物的交锋,并由此开启了对时代嬗变的反思与观照。,无论在明代,还是清代,与令天下学子趋之若鹜的国子监相比,钦天监从来都不是一个热门的机构——这当然是与两者不同的职能分不开的。国子监又称“太学”或“国学”,乃是国家设立的最高学府和教育行政管理机构,是朝廷用来培养官员的地方;钦天监又称“司天监”,承担着观察天象、推算节气、颁布历法的职责。在官本位的社会中,国子监因务实而受人追捧,钦天监因务虚而遭人漠视,从中不难窥见世人的价值判断。,时当明末,大厦将倾,周若闳的父亲之所以选择钦天监作为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原本是为了苟全性命于乱世,却于无意间得到新文化的熏染,从而对历史的进化产生了全新的认识。周若闳也是同样,从牙牙学语之日起,他就迷恋上浩瀚的星空,时常跟随父亲去户外观星,成为同龄人中的“知星人”。久而久之,周若闳终于明白,天上的星就是地上的人,天上的世界如同人间的世界,天上与地下其实并无二致,他进入了钦天监,见证的依然是纷纭的人世。,然而,尽管皇家把钦天监当作诠释天意所归、反映时局世态的工具,用以宣示自身统治的正统性与合法性,但天象与天文毕竟隶属于自然科学,且并不以人类的意志为转移,天意与人意也就不可避免地会发生冲突。西西即以小说的方式掀开了这种冲突的一角:从求知欲极强的康熙皇帝,到宣扬“宁可使中夏无好历法,不可使中夏有西洋人”的杨光先;从客死异乡的西方传教士,到命不由己的帝王侍从……是履新,还是守旧;是打开国门,还是闭关锁国,小说中每一个人物的出场,都代表着一种截然不同的态度。西西以冷静的语气探寻历史的真相和文化的嬗变,用主人公的对话带动故事的进展——周若闳夫妻的对话既是心灵的独白,又是历史的旁白,在故事中穿插着历史文献、圣旨与奏折、明清笔记、传教士的日记和回忆录等原始资料,既增强了故事的真实性,又渲染出一个时代躁动与潜变的氛围。即便身处数百年后,我们也依然能够感受到,彼时的中国已经处于巨变的前夜了。,的确,一切都预示着新时代的来临,尽管时势仍然不断地发生着逆转,但新的思想,新的知识,新的观念,毕竟在慢慢渗入古老的社会肌体。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钦天监虽然只是一个皇家机构,却能够最早接触到外来文化,而作为钦天监的从业者,“周若闳们”也得以成为得风气之先的先知先觉者。他们已经意识到“世界那么大,有那么多人,有那么多国家,都在进步”,同时也认识到儒学只能让他们成为一个有道德的人,但推动国家进步的,绝不仅仅只有儒学,还有其他——坚持自己相信的东西,但不能用无知做武器。虽然受时代的局限,“周若闳们”还无法将他们的意识普及到普罗大众,但作为先行者,他们毕竟种下了一颗种子,一旦气候适宜,这颗种子终将发芽、开花,最终结出丰硕的果实。,在小说的结尾,西西这样写道:“我们抬头看天,天就是天了,天是没有国界的,没有国族,星斗满天,叫星宿,可不是叫星族。”这既是一种对历史和文化的豁达看法,同时也表达了西西本人的生命态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