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往幸福的路上,“现代性”和“神圣性”是此消彼长的吗?

原标题:在通往幸福的路上,“现代性”和“神圣性”是此消彼长的吗?,十九世纪末叶,一句“上帝死了”的断言,曾经牵动了欧洲社会最敏感、最脆弱的那根神经,象征着欧洲文明乃至整个基督教文明的世俗化转型。如今一个多世纪虽然已经过去,尼采的这句话始终在耳边回响。,表面上,当今世界的宗教氛围似乎日渐浓厚。但北欧这边风景却很独特。在不断膨胀的神圣大海之上,漂浮着两艘历经风浪且怡然自得的救生艇,那就是象征世俗生活的丹麦和瑞典。大多数丹麦和瑞典人不受宗教之累,既令人谦卑,又鼓舞人心。在那里,犯罪率世界最低,清廉指数全球最高;在那里,城镇古色古香,风姿绰约,企业欣欣向荣,医疗免费,社会政策平等公正,唯独没有对上帝的虔诚,很少人思考神学问题或认为上帝在日常生活中至关重要。,长期研究世俗问题的朱克曼(Phil Zuckerman)在其《自足的世俗社会》中重提神圣宗教与世俗社会的论题,认为日常生活并不需要一个上帝作中心,没有上帝的社会不仅可能,而且完全能够做到温文尔雅,国民幸福。作者附带提及了英国和荷兰,认为其宗教信仰也明显偏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