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稼营水营

原标题:宝稼营水营,乾隆于三十六年(1771)东巡,经天津去山东,船走运河。那年潞河春水浅,船体大,浮行难,兼用车舆。船行需停歇,沿途备行宫是选项。登岸过夜,舒适排场,但建行宫耗费大;另一选项,安设水营,可免筑屋建房的大笔开销。这一年的行程安排,宝稼营一站为水营。,选在宝稼营,地名挺讨巧。水营的布置,新任直隶总督杨廷璋不敢怠慢。停船处,岸边用苇席围起来,席上罩了黄布,又搭板房数间以备用。大约因为这些点缀,乾隆见了,大加斥责:“水营一向以苇席为墙。这次席外覆以黄布,取民间衣被之需,耗费无用,未能领会省方观民之意。设水营,在御舟上办事召对,本已适宜。此次增设板房,费而无当。并且,屡经传谕,一路安排切勿踵事增华……”,这番降旨申饬,可见“皇上圣明”,却难免故作姿态之嫌。频繁出巡而劳民伤财,只说行宫,建了一座又一座,板房数楹算个啥?那申饬,打一巴掌再哄哄——船到天津,便有赐诗体恤新总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