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过39次的结尾

原标题:修改过39次的结尾,作家格特鲁德·斯坦因用“迷惘的一代”来形容海明威那一代美国作家,显然是准确的。读《永别了,武器》,很容易看到彼时海明威的困惑。在前线的每一天,年轻的他都被同一个问题所围绕:像他这样的“好小伙”为何要听命于政客,来到欧洲充当炮灰?这个问题是无解的。至少,海明威从来没有得到正面回答,一切都只是发生在他年轻大脑中的思维风暴。相反,他更愿意将自己的笔尖对准他的假想敌人,仿佛他正站在幽暗的战壕里,手中拿着一支威力十足的喷火器。,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一次硬汉的写作。而在硬汉的世界里,女性往往并不拥有话语权。或许是出于十九岁被年长女子抛弃的不堪回忆(这也是海明威的战争后遗症),女性并没有给他留下好印象。海明威对待笔下的女性,从来是像严冬一样冷酷,不是晾在一边,就是冠以恶名。但《永别了,武器》是个例外。这一次,海明威总算是手下留情,给凯瑟琳这位温柔、可爱的姑娘留下了一点脸面。,然而,离别终究还是来了。在通常的视角下,离别是艰难的,也是痛苦的。而在海明威这里,离别却是不动声色的。毕竟,硬汉的词典里容不下“伤心”“落寞”的字眼,他只能硬着心肠,去应对所有变故。因此,在永别爱人的时候,亨利没有掉下一滴眼泪。海明威以一个冷冰冰的句子结束全书——这个结尾,他修改了39遍。直到最后一遍,才隐隐显露出硬朗的气质。,“但是,我就是把她们(护士)都赶出去,关了门,熄了灯,也丝毫没用。那就像跟石像告别。过了一会儿,我走出去,离开了医院,在雨中走回旅馆。”此时,我们终于明白,在他冷静的叙述后面藏着怎样的潜台词。是的,硬汉的世界让女人走开。而随着凯瑟琳“退场”,这个世界就少了一个感伤青年,多了一个文学硬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