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一桩“盗文案”

原标题:北宋一桩“盗文案”,上篇说到范仲淹的贤德英明。其实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范仲淹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这里介绍一件当时很著名却常被后人忽视的“盗文案”。,范仲淹写过一篇《举丘良孙应制科状》,白纸黑字载于《范文正公集》卷十八。文中他称丘良孙其人“学术稽古,文辞贯道,求之多士,宜奉大对”,“大对”特指能“对答天子策问”,即进入“殿试”阶段,这个评价是相当高的。有了这篇当朝名人的“推荐信”,丘良孙中举当官是可想而知的事。其实,被范仲淹视为“文辞贯道”的那些好文章压根儿不是丘良孙写的,其真实作者正是当时正声名鹊起的文豪欧阳修!怎么回事呢?据《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记载,欧阳修(1007—1072)的同僚好友宋祁(998—1061),有一天对他说,某大官特别欣赏欧阳修的文章,想跟他求文。欧阳修不愿驳好友的面子,就将刚写好的十几篇文章交给了宋祁。过了段日子,欧阳修听说某大官对丘良孙的文章大加赞赏,找来一看,原来正是自己当初交给宋祁的那十几篇文章,但当时欧阳修只是笑笑,没好说什么(欧阳修的这些文章怎么会跑到丘良孙手中?宋祁在其中起的什么作用?实在是个谜,有待进一步侦破)。又过一段时间,欧阳修见到宋代朝廷的官方媒体——邸报上,竟然刊发了丘良孙因献文章被召试拜官的新闻。找来一看,丘良孙的文章本来是令狐挺所著《兵论》中的几篇,也就是说,丘良孙不但盗了欧阳修的文章,而且还盗了令狐挺的文章,而这些被盗用的文章,成为他被召试拜官的重要资本!,这种事都不能用“抄袭”来形容,简直是明目张胆的盗窃!欧阳修再也不能沉默了,庆历三年十一月,他写了篇《论举馆阁之职劄子》,堪称古代一篇实名举报信,文中点名指斥:“臣窃见近年风俗浇薄,士子奔竞者多,至有偷窃他人文字,干谒权贵以求荐举,如丘良孙者!”(见《欧阳文忠公集》卷一〇一)“某大官”“权贵”究竟指谁,没有明说,但联系范仲淹的那篇推荐信,可以确定“某大官”很可能就是范仲淹。尽管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但苏轼门人毕仲游在令狐挺去世后所作《司封员外郎令狐公墓志铭》中,将此事写入令狐挺的墓志铭中,也算给“丘良孙盗文案”盖棺论定了。《墓志铭》说:“因朝廷用兵西方,撰《韬略》《策论》五十篇以献,诏藏秘阁。而闾丘良孙者,冒取公所献书三篇上之,除为官。欧阳公修知其事,欲出秘阁本以正良孙之罪而不果。”(载《西台集》卷十二)将其间的来龙去脉交代得清清楚楚。从毕仲游此文看,准确地说,丘良孙应名“闾丘良孙”,闾丘为复姓。,这件事本不那么有趣,但将各种文献放在一起考察,就有些趣味了。应该说,宋人也是人,他们有功绩,但也会犯错误;有文豪,但也有文偷,甚至很可能混迹于政府机关,掌管着朝廷机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