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党史记忆·百年瞬间㉗|西南公路管理局在贵阳的反迫害斗争

原标题:贵阳党史记忆·百年瞬间㉗|西南公路管理局在贵阳的反迫害斗争,/wp-content/uploads/2021/04/6879498018465325988.jpeg插图,西南公路管理局是抗战期间迁入贵州的较大的运输机构,数百部车辆、两千多职工,在全国许多地区设有车站和保养场。国民党在该局设有特别党部调查室,下设员司组、职工组、社会组、稽查组、行动组。并利用帮会,发展组员及通讯员,监视职工的思想言行。在此情况下,西南公路管理局的一些职工们仍开展迫害与反迫害斗争。,西南公路管理局迁来贵阳后,曾在贵州龙里举办过几期车务人员培训班,一批读中学时参加过民先、筑光音乐会和读书会的青年学生徐绍敏、陆永忠、李裕慈等人考入了龙里驾训班。在驾训班里,陆永忠、徐绍敏与黄厚文、邱叔镒、晋凡琪、李裕慈等人相交甚厚,引为知己,他们常在一起唱歌,传阅《新华日报》和进步小说。驾训班的学员多数是沦陷区流亡来的青年,大家吃住在一起,日寇入侵,使他们亲人离散,一旦有人唱起《流亡三部曲》,便有若干人附和,一种祖国沉沦、要挽救民族危亡的神圣使命蕴藏在年轻人的心底。,驾驶班毕业后,黄厚文分到二桥保养场开车,徐绍敏分在贵阳车站,陆永忠、晋凡琪、李裕慈及10余人分去昆明汽车总站。,1940年,徐绍敏与黄厚文、陆永忠等利用行车之便,默默帮助地下党疏散转移。,1945年抗战胜利后,西南公路管理局接收一批美军车辆,陆永忠回二桥保养场开货车,行驶渝筑线,他与黄厚文、徐绍敏等旧友重聚,共同参加汽车司机要求改善待遇、取消铺保的斗争,迫使当局让步,将铺保改为联保。,后来,徐绍敏另谋财政厅会计的职业,也始终与陆永忠、黄厚文等保持友好关系,因地处偏僻,徐绍敏在筑东煤矿附近的家成了青年司机们的住宿和集会点,许多进步书籍就放在徐绍敏家里,他们经常在一起看书、议论时弊,讨论时局的发展、国家的安危,交流读进步书籍的感想。,徐绍敏、陆永忠、黄厚文等在工人中享有一定威望,因而也引起特务机关对他们的注意,认为他们大有“异党”之嫌,派特情人员伪装进步与之接近,搜集他们的言行,伺机镇压。黄厚文、徐绍敏、晋凡琪、邱叔镒、杨树峰和重庆的钟凌云等皆被特务机关列人监视名单。,1949年,陆永忠、徐绍敏与新青团员陈开秀,新联盟员杜蓉相识,并相互鼓励,成为好朋友,共同的理想和志向使他们团结在一一起。 一有机会,他们就在一起讨论时事,憧憬理想。陆永忠行车带回来的传单和歌篇总要送给她们。,贵阳解放前夕,川滇黔铁路公路调查处的特务与省党部调查处的特务合谋,镇压十运处这批青年司机。由王伯奇与曾映贤分头出动,王继勋作内线,先从省财政厅守捕徐绍敏,并追踪到徐绍敏家将徐逮捕。趁邱叔镒到材料库装货时将其绑架,密令十运处警务科扣押黄厚文。此时,陆永忠已行车去独山,特务机关密电独山县党部书记长周继光在独山车站将陆永忠逮捕。特务头子王伯奇亲自带特务去独山将陆永忠押回贵阳,又密电重庆督导处将钟凌云逮捕。十运处的这批进步工人被关押于贵阳中山公园秘密监狱。徐绍敏入狱后,被特务用撬杠折断了双腿,邱叔镒趁放风时从厕所越狱逃出,陆永忠、徐绍敏、黄厚文均在贵阳“双十一惨案”中罹难,钟凌云被害于重庆磁器口的大屠杀中。,进步青年们帮助地下党转移,团结在一起阅读进步书籍,他们在西南公路管理局中的迫害与反迫害斗争,历时十余年从未间断。,资料来源:(《中国共产党贵阳历史 第一卷》)中共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著 贵州人民出版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