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仙太子碑》 武则天唯一书法真迹

原标题:《升仙太子碑》 武则天唯一书法真迹,唐林/文,四川首批历史名人、生于唐代利州(今四川省广元市)的武则天(624年—705年),14岁出蜀,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正统女皇帝。作为一代女皇,武则天闻名遐迩,但大多数人却并不知道她也是书法家,更不知道她所书《升仙太子碑》还被列为“中国最美的100传世书法”,与《平复帖》《兰亭序》等齐肩并列。《升仙太子碑》写于公元699年,表面记述的是周灵王太子晋升仙故事,实则歌颂武周盛世。原碑今立于河南洛阳市东南约35公里偃师市府店镇缑山之巅。,六字飞白 女子书丹之首,《升仙太子碑》碑额“升仙太子之碑”飞白6字,碑文2123字,共计2129字,均为武则天书写。碑文上下款和碑阴的《游仙篇》杂言诗、题名等,出自唐代著名书法家薛稷、钟绍京等之手。历代书法爱好者都视《升仙太子之碑》为书法艺术珍品。《宣和画谱》称:“凛凛英断,脱去铅华脂粉气味。”,碑额乃一碑之名目,位于碑的上端,也叫碑首或碑头。“升仙太子之碑”碑额六字以飞白鸟形书体书写,每一字的起笔处都有一只仙鸟立于字体中,诡奇精妙,云飞纤巧,仪态不俗,堪称珍品。,飞白是一种特殊的书体,也叫“飞白书”“飞白体”,相传是三国时期书法家蔡邕受到工匠用刷子蘸着白粉刷字的启发而创立,笔画如枯笔书就,丝丝露白,所以叫“飞白”。初创时飞少白多,全用楷法,南齐萧子云变为飞多白少,又作小篆飞白,唐太宗、高宗行楷飞白,宋太宗、仁宗草书飞白,而清代飞白书各体皆备,飞白甚至还入了印。现代书法中干枯的笔触部分也被称为飞白。飞白不同于“枯笔书”,枯笔偶见露白,而飞白则丝丝夹白。,历代工飞白书者不多,但地位都非常高,如王羲之、王献之、隋炀帝、唐太宗、欧阳询、宋太祖、宋太宗等等,至清仍有书者。那么,为什么它能够千载流传呢?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帝王的喜好和提倡。《书史会要》称唐太宗“善飞白,笔力遒劲,尤为一时之绝。”宋高宗称:“(吾)一祖八宗皆喜翰墨,特书大书飞白、分隶加赐臣下多矣。”唐、宋帝王偏好于飞白书,主要原因是字大开张,宜于匾榜、碑额及少字赐臣御题,迎合了帝王之需。二是书法名家的楷模作用,如王羲之和王献之,《书断》云:“飞白书羲之献之并造其极”,惜“二王”飞白只字未得留传下来。尽管如此,飞白书由于其致命缺陷,如“乱头粗服非字也,胶须刷面非字”(清代书法家梁山舟语)等,加之当代书法家基本不再使用这种书体,如今飞白书已成为远逝的历史陈迹,少为人知。,碑额下的武则天所书碑文共2123字,为行书及草书体裁,其中有自创新字19个,风行一时,群臣章奏及天下书契莫不用之。碑文乃武则天效法太宗皇帝的《晋祠铭》(此铭现存山西太原晋祠,是目前唯一传世的唐太宗书法真迹碑刻),写来虽不及太宗的气氛柔和及笔画圆俊,但却是武则天的个人风格。评论家多认为《升仙太子碑》笔法书体从皇象章草中出,然不失雄放铮骨,似较唐太宗书更近于行书,被誉为女子书丹之首。,《升仙太子碑》飞白碑额与行草碑文,书体有别,呈奇瑰异。,行书“有丈夫胜气”,唐代诗人李峤(644年—713年)曾赞誉武则天的书法:“奇踪绝俗,美态入神。掩八体而擅规模,冠千龄而垂楷法……实可谓天下之妙迹,城中之奇观者焉” (《全唐文》卷243《为何舍人贺御书杂文表》)。这当然有过誉的成分,不过究其过往,此语也非胡言。总结起来,武后书法渊源来自两个方面。,首先是宫廷影响。唐代帝王大都喜爱书法,其时书法已经成为知识分子入仕的阶梯。唐太宗李世民(599年—649年)从政之余,酷爱王羲之书法,世间遍寻王之真迹,并锐意临摹。他的爱好推动了有唐一代“崇王”(王羲之、王献之)书法的热潮。武则天在他身旁多年,深受其影响。另外,武则天广揽能书才士,擢用激赏,并见贞观遗风,以致朝廷内外,雅好艺文,“固循遐久,浸以成见”。名书家如殷仲文、王知敬、欧阳通、钟绍京以及薛曜、薛稷兄弟无不侍从左右,或奉敕题额,或充使立石,时见恩宠。《宣和书谱》说她“喜作字”,其行书“有丈夫胜气”,曾受内侍省掖廷局宫教博士教以楷、篆、飞白。武则天书法主要渊源于宫廷之内。,其次是家庭承转。据研究,武则天的母亲杨氏出身于几代相传的士族之家,在前几朝均高位显爵。由于深知写一手好字的重要性(自从科举制度取代九品中正制以来,贡举士子、铨选官吏,书法都是重要科目)。杨氏从小喜欢习书,居住京城长安(今西安)时,更向以书法闻名的堂兄杨师道(后曾任唐宰相)学习书艺。杨师道是唐太宗贞观时期的文苑领袖之一,其草隶很受唐太宗喜欢。杨氏嫁给武则天的父亲武士彟,就是由杨师道之妻“桂阳公主(唐太宗的妹妹)为婚主”。那么,杨氏的书法如何呢?《全唐文》卷239《武三思》这样说,杨氏做姑娘时“曾于方寸,具写千言。总游雾于毫端,穷偃波于笔杪。芝英云气,入魏帐而分辉;龙爪鱼形,映张池而散彩。”“魏帐”指的是魏碑体,“张池”指的是东汉张芝的“今草”体。这段话大意是,杨氏特别擅长写小字,字虽小但形神皆具,她是以魏碑(魏帐)和今草(张池)为楷模,在分别临摹学习后,又将两者熔于一炉,形成亦楷亦草、楷草结合的独特风格。武则天《升仙太子碑》碑文以行草作为主要书体,显然受到母亲杨氏的重大影响。,开后世刻帖之先河,在武则天执政期间,王方庆是凤阁侍郎,其祖先王祖珣、王昙首等在南北朝时就是藏书家,家有藏书万卷,其中包括王羲之的40余幅书法,有的藏品非常稀有,甚至连宫内秘阁三馆均无收藏。一次,武则天专门问起此事。王方庆见武则天喜爱,只好称愿意献出历代先祖遗物,武则天知其贵重,似见王方庆勉强,乃不夺其志,而是别出心裁,命王方庆将收集的王羲之一族11代28人流传至唐代的书迹汇集编纂,以版刻之法,拓成一帖,这就是著名的《万岁通天帖》(今藏辽宁博物院)。待完成后,原迹又如数归还王方庆。在这之前,宫中保存“二王”法帖,均是用勾摹之法,费工耗时且数量极少,难以达到扩大影响的目的。武则天开书法史上之刻帖先河,在中国书法史上作出了突出贡献。,史载武则天的传世书迹,有江西上饶波阳荐福寺的《荐福寺题额》、福州北郊崇福寺的《崇福寺题额》以及宣和御府藏行书《夜宴诗》,不过,前两种仅见于《历代名画记》的“荐福寺天后飞白题额,崇福寺武后题额”的文献记载,今已不知所踪,后一种仅传见于《宝贤堂集古法帖》,但查不到此帖的相关史料。据此,《升仙太子碑》应是武则天存世的唯一书法真迹。,(作者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四川美术史》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