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参政”与“瓦参政”

原标题:“石参政”与“瓦参政”,看过某些谈论宋人、宋史的文章书籍,有所谓“宋人无趣”之说。据他们说,宋代是一个“理学时代”,理学家个个道貌岸然,正襟危坐,谈论着治国大道或性理之道,存天理灭人欲,能有什么“趣”呢?相比于魏晋、唐代甚至明清时期而言,宋人似乎颇为“拘谨”。且不说这种动辄拿一个时代中的个别人概括整个时代的说法,多是以偏概全,根本上就不能成立;就是那些理学家们,是否真的像某些人说的一点趣味没有呢?喜欢做这类“某某时代”“某某学说”大学问的人,本身就无趣得很,至少可以证明,他们压根儿也没有好好看过宋人的书,人云亦云而已。翻翻宋代那些笔记杂史,可以看到无数有趣的宋人和有趣的故事,这组文章不妨摘录几则,以见宋人之趣。,曾经担任过宋仁宗朝副丞相的石中立(972—1049),颇为诙谐幽默。司马光《涑水记闻》卷三记录过他的一些言行,出自宋代最著名史学家之手,应当是可信的。却说他担任“员外郎”之时,曾与同列一起观看南御园所畜的狮子,有人告诉他们,这些狮子每天要用五斤肉来喂养。同行有人说:“我们这些官员还不如狮子啊,我们一天哪有五斤肉可吃啊!”石中立在一旁冷冷说道:“是啊,吾辈官职都是员外郎,怎么能和园中狮比呢?”众人大笑。原来,他是以“员外郎”谐音“园外狼”,表示对自己官职的不满。,后来,这位员外郎终于被提拔为参知政事——副丞相。有人好心劝他:“你已经是这么高级别的官员了,别再口无遮拦,应该改改你的性格啊。”是啊,官场上说话要小心谨慎为是。石中立便拿出皇帝给他的任命书,指着上面的文字说:“你看,皇帝的敕书上面都写着‘可本官参知政事,余如故’,我怎么能改呢?”敕书上的“余如故”三字显然是指石中立担任参知政事,其他的官职、待遇等照旧。但石中立偏偏要解读成性格也要照旧。,担任副丞相不久,有一次石中立骑马从马上摔了下来,随从大惊。他站起来后说了句:“幸亏是石参政,要是瓦参政的话,还不把我摔碎了呀!”一场坠马事故就这样被一句幽默话轻松化解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