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城:井冈山会师的策源地

原标题:汝城:井冈山会师的策源地,井冈山会师,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史上的重要历史事件,壮大了井冈山的革命武装力量,掀开了我军历史的光辉一页,对巩固扩大全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推动全国革命事业的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毛泽东、朱德是井冈山会师的主要谋划者;朱舜华最早向毛泽东介绍井冈山;张子清、毛泽覃、何长工是重要联络人。朱德与范石生在汝城合作、毛朱周部属在汝城整编,三支革命武装走在一起;张子清部巧遇朱德部;毛泽东派何长工寻找朱德部;朱德派毛泽覃赴井冈山与毛泽东联络;中共中央指示朱德与毛泽东加强联络。为井冈山会师埋下伏笔。,毛泽东率部到汝城,在田庄指头春药店、土桥黄家村,与中共汝城县委书记何日升等,密谋攻取汝城县城,消灭胡凤璋、何其朗两股地方武装,派何挺颖、张子清到桂东、汝城,何长工、袁文才赴资兴接应陈毅部,派毛泽覃率特务连去郴州接应朱德部。为朱德部转移上井冈山扫清障碍,并建立井冈山外围根据地,在资兴龙溪洞接应到萧克带领的宜章农军。汝城成为井冈山会师的策源地。,一、朱舜华最早向毛泽东介绍井冈山,1927年,汝城县第一位共产党员朱舜华(又名张琼,卢阳镇津江村人,1922年10月由刘少奇、杨开慧介绍入党)先后担任湘南区委组织部长、中共湘南特委组织部长,在衡阳北乡庙溪山一带领导农民开展武装斗争。1月15日至24日,毛泽东到衡山考察农民运动的发展情况。当时,朱舜华被毛泽东邀请开展调查。调查中,朱舜华向毛泽东汇报说:她的一个堂兄因参加革命,被国民党追捕,逃到炎陵边的井冈山(那时叫井江山、万洋山)躲起来。堂兄说那里山高林密,可作为藏身之地,是打游击的好地方,从此,毛泽东对井冈山留下了深刻印象。,2013年6月17日,田树德(解放军报社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揭秘:最初向毛泽东推荐上井冈山的人是谁?》这样记述,最初向毛泽东推荐井冈山的人,是衡山县妇女会干部张琼。据中共衡东县委党史办、中共南岳区委宣传部编撰的《云气纵横话衡岳》记载,毛泽东于1927年1月15日至24日上午在湖南衡山县考察。在此期间,他曾先后两次召开妇女座谈会,了解有关妇女方面的情况。第一次是于1月15日到衡山县白果镇后,在芳山公祠召开的。第二次是1月20日到衡山县城后,于23日在县妇训班召开的。,《毛泽东年谱》(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记载:毛泽东于1927年1月4日从长沙启程到湖南农村考察农民运动,先到湘潭湘乡县考察,1月15日至24日上午在衡山考察。24日下午离衡山回长沙,在长沙郊区考察。27日至2月3日到醴陵考察。2月4日回到长沙,在长沙县郊区了解农运情况。2月5日,毛泽东结束历时32天的湖南5县的考察。,有媒体说王兴亚在安源军事会议上向毛泽东推荐井冈山,那是在朱舜华向毛泽东推荐井冈山之后的又一次。王兴亚的推荐,可以说对毛泽东决心去井冈山建立革命根据地进一步起了促进作用。,要了解朱舜华向毛泽东介绍井冈山的历史真相,只有先找到朱本良馆长。2012年5月26-27日,笔者作为《红旗漫卷诸广山》文献电视片(5集)摄制组领队,在井冈山市茨坪江轩宾馆先后采访了到井冈山采风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郭军宁、井冈山干部学院教授黄仲芳、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原馆长朱本良。朱本良非常清楚地对笔者等介绍,他上世纪80年代在井冈山党校任教师,去江西修水纪念馆查阅党史资料时发现,朱舜华于1927年1月在衡山接受毛泽东作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时,告诉毛泽东,朱舜华的堂哥因参加革命运动,被敌人追捕,逃到一座大山里避难,这大山就是井冈山,那里有绿林好汉。从此,毛泽东就对井冈山留下了深刻印象。,2018年4月26日,笔者参加井冈山博物馆主办的纪念井冈山会师90周年学术研讨会,又约见了88岁的朱本良馆长。在井冈山茨坪井冈山管理局党校招待所专门采访了朱本良,并与他合影,作了笔记。朱馆长精神矍铄,记忆非常好。他还是与6年前说的一样,看了笔者笔记后签名认可。,二、毛泽东派何长工寻找朱德部,南昌起义失利后,部分起义部队在朱德、陈毅率领下转战粤北湘南。为保存实力,朱德巧妙利用了在云南讲武堂同范石生的同学关系,将其所部改编为国民党军范部十六军一四0团,朱德化名为王楷。,1927年10月上旬,秋收起义部队抵达江西井冈山古城,由于起义部队已不足千人,力量太小,又闻知南昌起义失败,余部不知向何处去了。毛泽东思考再三,与张子清商量,决定派人去找湖南省委及衡阳特委报告情况,同时寻找南昌起义部队下落,以便建立联系,有事时彼此有个照应。两人一商议,觉得卫生队党代表何长工比较合适。毛泽东与张子清商议好以后,第二天部队转移到十都,由张子清亲自通知何长工,毛泽东找他谈话。,何长工,原名何坤,1900年出生于湖南华容县。1922年在法国加入少年共产党(后改为共青团),不久,转为中共党员。1923年冬回国,大革命失败后到武汉,被分配到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警卫团,1927年9月,参加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随后,跟随毛泽东上井冈山。三湾改编时,任团卫生队党代表。,《毛泽东年谱》记载:“1927年10月12日,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到酃县十都,派何长工去长沙、衡阳等地向中共湖南省委和湘南特委汇报秋收起义部队情况,打听南昌起义部队的下落。”,据何长工回忆:深夜的十都早已灯火全无,只在团部院子里还有地图。毛委员一看见我赶忙过来握手。我们互致问候,接着毛委员把我拉到井冈山区的地图旁说:“长工,你看,现在我们要在这里落地生根了,这仅仅是建立根据地的开始,今后斗争还长,必须要迅速壮大我们的力量,要和上级取得联系才行。我们前委决定让你出山去,联系湖南省委和衡阳特委,设法寻找南昌起义的部队,你看怎么样?”接着,子清把毛委员和他在路上的打算一五一十告诉了我。由于头一次接受这样的任务,我思想没有准备,说:“任务很重要,可我没有把握:第一,没有交通线,找省委、南昌起义部队像大海捞针,怕完成不了。再有,我长期戴军帽,摆弄枪支,头上的白印、手上的老茧易暴露。万一出事,给革命就会带来损失。”这时,张子清参谋长拍了拍我的肩头说:“我们派你去,本钱是大了点,但是,山外各个地方你的熟人多,同志多,关系多,多跑几个地方,多会会旧交,一定会联系上省委、特委,找到南昌起义部队的。至于头上的特征,那好办,你就干脆说是从毛泽东队伍中跑出来的逃兵。你被他们抓住,就这么说,只要能把敌人迷惑住就行。”毛委员半开玩笑地说:“长工,你可以自由活动,但要记住白皮红心哟。”毛委员的信任,党的委托,给了我极大的鼓舞和力量。我说:“请毛委员放心,我一定千方百计完成任务。”,何长工从十都出发,到长沙向湖南省委汇报了秋收起义部队情况。何长工到达长沙,架起了井冈山中共秋收起义前委与湖南省委联系的桥梁。,省委指示,衡阳特委(即湘南特委)由省委联系,建议何长工乘轮船绕道武汉、上海去广州寻找朱德,因当时粤汉铁路没有通车,只能步行。何长工12月上旬才到达广州,经多方打听,才知道朱德部队隐于粤北犁埔头。何长工12月20日乘火车到达韶关,然后步行去了犁埔头,四处打听,竟没有人知道朱德的部队在哪里。当天何长工返回韶关,一身臭汗,去澡堂洗澡,无意间在澡堂听到两个国民党军官说悄悄话,说王楷就是朱德,是南昌起义的暴徒,要警惕他们。何长工一听,澡都没洗完,匆忙上路,连夜又赶到犁埠头,终于找到了朱德。他向朱德汇报了毛泽东的建议和井冈山根据地的情况。,朱德从此了解了井冈山现有武装、地形山势、道路交通、经济供应、领导人状况以及能否屯兵等情况,十分高兴,对何长工说:“我们跑来跑去就是要找个落脚的地方”,我们这两支部队将来要集中。朱德也通报了他们与张子清相会和已派毛泽覃上井冈山联系的情况。第二天,朱德给何长工一封介绍信和一部分路费,要他赶快回井冈山和毛泽东联系。何长工临别前,朱德对他说:我们这两支部队要经常联系,将来部队力量要集中。何长工经广东曲江、始兴、南雄和江西的赣州,到万安,正好遇上了游击到万安的工农革命军。,1928年1月上旬,何长工在遂川县城天主堂见到了毛泽东,并报告了向湖南省委汇报及与朱德部联系的情况,转告了朱德的意见和南昌起义部队的行动方向。,何长工冒着3次被抓被杀的危险,不辱使命,联系上了南昌起义余部,为朱毛会师井冈山奠定了基础。,三、毛朱周部属在汝城整编,为井冈山会师埋下伏笔,(一)张子清巧遇朱德部,就在何长工寻找朱德的漫长时间里,毛泽东部下第一团第三营的张子清部与朱德偶然相遇了。,1927年11月7日,朱德率领南昌起义余部到了湘粤赣三省交界的山区——江西崇义县西南的上堡。朱德命杨至诚率100余人驻文英,以防胡凤璋部袭击;毛泽覃率200余人驻古亭,居中联络,朱德、陈毅、王尔琢率纵队部及其主力在上堡休整,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11月9日,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三营因错走方向,滞留鹅形,与陈毅不期而遇。“我是陈毅!”“我是张子清!”“我是伍中豪!”在上犹鹅行的小屋里,三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接上头后,“张子清、伍中豪等人向陈毅介绍了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和开辟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情况。”陈毅方才确知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上了井冈山。第二天,张子清与伍中豪率第3营随陈毅经鹅形到达上堡,工农革命军与南昌起义军余部两支部队第一次在上堡小会面。,1927年10月22日,毛泽东率部到达江西遂川西部的大汾镇。部队抵达后,由于行军疲惫不堪,就在当地的国民小学驻了下来。部队刚刚驻下,遂川县地主武装、县靖卫团团总肖家璧就派人威胁,扬言不准工农革命军驻扎,如果不走,就要拔刀相见。,10月23日,工农革命军第三营大汾突围后,因走了错路,从遂川的左安,11月初转入到赣南的上犹县鹅形。部队在搜索前进的路途上,八连连长鄢辉发现山路上有两个形迹可疑的“商人”,便抓住带去见张子清。见面后,张子清认出是在武汉见过一面的陈毅,另一位是龚楷。,原来,10月底朱德、陈毅率南昌起义部队转战到信丰时,听赣南特委的同志说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队伍上了井冈山。朱德、陈毅就萌发了寻找毛泽东的念头。11月上旬,朱德陈毅到达赣南的上犹营前,听人说有一支部队在附近活动,前不久这支部队智取了桂东,估计十有八九是井冈山方面的秋收起义武装,于是陈毅带龚楷打扮成商人去四处寻找。双方在鹅形不期而遇,竟然是老相识张子清。原来陈毅在武汉军校任中共地下党委书记,张子清任武汉国民警卫团第三营副营长,工作上曾有过交接。,(二)朱范合作,使朱毛周三支革命武装走在一起,为了解决部队的供给问题,使部队能得到隐蔽休整的机会,并取得部队的供给,以便更好地发展,1927年11月19-21日,朱德由崇义上堡赴汝城,与范石生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进行谈判,建立反对蒋介石的统一战线。,与朱德、陈毅接上头后,三营通过朱德与滇军范石生在云南讲武堂的同学关系,假借滇军四十七师一四一团的番号,取得了在湘南活动的合法身份,在汝城、桂东作了短时期的补充休整。并为张子清营按一个团的数额配备了冬装、武器、弹药。据说他们团的弹药比朱德的团还配得多一些。,朱德部队暂用“十六军四十七师一四0团”番号。张子清、伍中豪率领的部队(即毛泽东等领导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第三营)暂用第一四一团番号;朱德,化名王楷(朱德字玉阶),担任第一四0团团长,名义上兼第四十七师副师长和十六军总参议(总参议是后来范石生任命的)。陈毅任一四0团政治指导员,王尔琢任团参谋长。张子清化名陈彬,任一四一团团长,何挺颖任一四一团政治指导员,副营长伍中豪化名武钟浩,任一四一团副团长兼参谋长。,11月底,根据中共中央军事部部长周恩来指示组建的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师余部,改编为何举成为团长的工农革命军第二师第一团,隐蔽在汝城瑶岭两水口,通过十六军地下党韦昌义联系,也改编为十六军特务营,何举成为营长。,至此,朱毛周三支部队就走在一起,特别是南昌起义余部从南昌起义后一直未予解决的军需给养问题得以解决,为部队休整取得了有利条件。,朱范合作后,为了加强党对第十六军第一四0团、一四一团和特务营这三支革命武装力量及第十六军原有共产党员工作的统一领导,朱德在汝城秘密组建了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的中共军委,陈毅任书记。将张子清、何举成两部纳入了中共十六军军委统一领导。,得到十六军军需补充的张子清三营,如虎添翼。1928年1月初,毛泽东决定攻打遂川。1月4日,伍中豪率领三营打前阵突袭大坑,一举端掉了遂川肖家壁靖卫团的老巢,顺利占领遂川县城。5月4日,朱毛胜利会师,张子清任第四军十一师师长兼三十一团团长,伍中豪任第四军十一师三十一团副团长兼三营营长。,四、朱德派毛泽覃赴井冈山与毛泽东联络,1927年11月上旬,朱德从张子清、伍中豪那里“闻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已经上井冈山,派毛泽覃前往联系。毛泽覃从湖南资兴经茶陵到江西省宁冈,会见毛泽东,详细地介绍朱德部的情况。”并转达朱德问候,毛泽东表示欢迎两支起义军联合起来,同时“毛泽东也派何长工前来寻找朱德。”,因张子清部暂时留在了桂东,为了不让毛泽东产生误会,11月上旬,朱德主动派毛泽东的三弟毛泽覃上井冈山与毛泽东联系。毛泽覃是毛泽东的小弟弟,1927年参加了著名的八一南昌起义,任叶挺部第二十五师宣传科科长。起义失败后,随朱德部转战赣南。毛泽覃接受任务后,化装成国民党第十六军副官,化名覃泽。因毛泽覃对湘东南情况不熟悉,中共湘南特委指派熟悉边界情况的酃县籍干部黎育教护送毛泽覃进山。黎育教护送毛泽覃顺利到达酃县苏区黄挪潭,找到时任中共酃县特别区委宣传委员周里。为了安全,周里又派了一名同志作向导,抄山路上到井冈山。说来也巧,在途中巧遇袁文才,袁见来者是毛委员的弟弟,又是朱德派来的联络官,他抽出一个班的兵力,将毛泽覃护送到宁冈茅坪。,毛泽东在宁冈茅坪见到了广州一别后再未见面的小弟弟,非常高兴,兄弟俩尽情长谈。毛泽覃汇报了朱德的情况后,毛泽东说:“不要慌,路是人走出来的,看看时局的变化再说吧。”因毛泽东已派了何长工下山,毛泽东没有让弟弟下山回复朱德,而是让弟弟留在井冈山,与二团党代表张明山到农村去做群众工作。,《毛泽东年谱》记载:“1927年11月,朱德、陈毅在赣南上犹地区派毛泽覃(化名覃泽)到井冈山与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联系。毛泽覃在宁冈茨坪见到毛泽东,介绍了南昌起义军余部的情况以及朱、陈派他来联系的意向。毛泽东同意毛泽覃留井冈山工作,决定派专人到朱、陈部联系,欢迎两支起义军联合起来。与此同时,在桂东鹅形游击的工农革命军第三营同在茶陵的工农革命军第一营取得联系,不久,两营在茶陵会合。”,1928年新年刚过,在毛泽东、张子清的率领下,工农革命军占领了遂川城,毛泽覃也参加了这次战斗。毛泽东考虑到桥林乡在井冈山根据地的重要性,派毛泽覃在桥林乡建立起宁冈县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并亲自担任党支部书记。这个党支部,在土地革命和巩固乡村政权的斗争中,成为井冈山根据地的一面红旗。1928年初,毛泽覃任遂川县游击大队党代表。井冈山会师后,毛泽覃任红四军三十一团三营党代表。,五、中共中央指示朱德与毛泽东加强联络,1927年12月下旬,当朱德隐蔽于韶关犁铺头埋头练兵之时,中共中央连续给朱德发出两封信,指示朱德的行动方针。其中1927年12月21日,中共中央致信朱德,提出“桂东的北边茶陵、酃县以致江西莲花均有毛泽东同志所带领的农军驻扎,不知你们已和他们联系否?”“他们如果驻在这些地方,你们应确实联络,共同计划一个发动群众、以这些武力造成割据的暴动局面,建立工农兵代表会议——苏维埃政权。”中央来信指示了毛泽东的所在位置,并要求朱毛“共同计划发动群众以这些武力造成割据的暴动局面,建立工农兵代表会议——苏维埃政权”,指示朱德如果湘南无群众基础,则向江西毛泽东靠拢,不能呆板。,六、毛泽东率部到汝城接应朱德,1928年初,毛泽东与朱德双方仍是各自在探索中独立发展壮大,并未迈出会师的实质性步伐。但是中共湖南省委的一道“左倾”盲动的命令,客观上加速了会师的到来。,1928年1月初,朱德、陈毅率部趁李宗仁与唐生智战争湘南空虚之际进入湘南,与湘南特委配合发动了湘南起义,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反动势力,湘粤两省敌人迅速勾结起来,调集7个师的兵力直逼起义指挥部湖南郴州。,1928年3月,中共湖南省委以支援湘南暴动名义,调井冈山工农革命军去湘南。这时,由于“左倾”盲动主义思想在中央形成高潮,毛泽东被解除了中央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职务。随后,湖南省委派人(周鲁)去井冈山改造军中党委,毛泽东被撤了前委书记(周鲁传达时说成撤销毛泽东党籍)改任师长。毛泽东以大局为重,不计个人得失。他说:“军旅之事,未知学也。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我们这么多干部,大家都当参谋长,我这个师长就好当了。”,这次湖南省委让井冈山部队去湘南意图是继续扩大暴动,若执行命令,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危急时刻,毛泽东、朱德都保持了清醒的头脑,不唯上,不盲目,相互配合,从实际出发,灵活应变,拟定了战略转移的方针。,(一)毛泽东转战汝城,1928年3月28至4月4日,毛泽东率一师一团抵达桂东。为了抵制“左倾”盲动主义乱烧乱杀行动,毛泽东在桂东沙田墟老虎冲三十六担坵正式颁布《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命汝桂边区赤卫队改编为湘赣边区游击大队。,4月5日,毛泽东得知胡凤璋保安团、何其朗宣抚团绕道汝城向桂东迂回,欲切断湘南农军上井冈山的道路。于是毛泽东率部向汝城阻击敌人。,4月6日,毛泽东为策应朱德、陈毅的湘南起义军上井冈山,率一团从桂东沙田直奔汝城田庄。,4月6日拂晓,毛泽东亲率部队到桂东汝城交界的寒岭脑,兵分三路向汝城宣抚团进攻。当时大雾弥漫,毛泽东运用声东击西,以假乱真的游击战术迷惑敌军。宣抚团不明虚实,心惊胆怯,被工农革命军一举拿下。,6日上午,一师一团乘胜进抵田庄墟,驻汝城地下党秘密联络点——黄梅江指头春药店等地。在汝城地方党组织何日升、何翊奎、钟碧楚、刘光明等支持配合下,利用墟日召开了5千人的群众大会。毛泽东登上戏台,用浓重的湘潭口音深入浅出地宣讲革命道理,号召广大农民群众起来暴动,开展土地革命。参加大会的农民在毛泽东讲话的鼓舞下,当场控诉了胡凤璋、何其朗的滔天罪行,要求毛泽东迅速派兵消灭胡凤璋、何其朗的反动武装。,4月7日,毛泽东率部向汝城县城进军,当晚驻扎在土桥黄家村黄元吉宅院,并在此召开群众大会,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派出战士到金山、迳口、刘家岭一带开展革命宣传,与当地群众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4月9日,部队撤出黄家村时,毛泽东带头遵守纪律,用一块青布把钱包好,悄悄放在黄素轩家壁柜上,以示感谢。当黄元吉发现时,工农革命军已经离去。,(二)秘密策划攻取汝城县城,4月7日,汝城县委书记何日升将毛泽东、何挺颖、张子清迎接到到土桥永安村何日升家县委驻地,立即秘密研究如何夺取汝城县城。,县委组织部长胡伟章与胡凤璋同族同村,最了解胡凤璋的老底。胡伟章向毛泽东介绍说:胡部兵力主要是保安团,大约1000人,分驻三处,一部守马桥上古寨,约200人;一部守县城约100人;一部派驻广东乐昌坪石镇约700人。宜章年关暴动以来,应许克祥命令,将驻汝城县城的大部力量派往乐昌坪石和宜章,攻打朱德部和宜章农军。现在前来阻击的至多100人枪。他们占据几个山头,是虚张声势。毛泽东连连点头,很有把握地做了部署:引蛇出洞。张子清任总指挥,先假烧县衙门,分三路攻打,各个击破。,傍晚时分,革命军一部打出军旗,乔装撤离县城,回到土桥黄家村。张子清命令一营埋伏在虎头寨,对付桂枝岭之敌;二营在濂溪书院后山待命,对付会云仙之敌;三营守候何家垅,对付曹家山之敌。三路各派数名汝城农军当向导;何日升带领汝城农军,用稻草柴火堆放在县政府附近,点燃后撤到平政桥衡永会馆作掩护。,果然,桂枝岭之敌发现县衙附近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接着曹家山、会云仙守敌纷纷集中往县衙冲。等待大部敌人靠近虎头寨脚时,革命军将敌人拦腰截断,两头猛打。激战四五小时,攻下了曹家山、桂枝岭、会云仙,占领了县城,拿下了县衙。击毙了胡部排长何得高、胡昭珍,重伤排长罗石富,一个连所剩不几。连长胡宗毅率余部溃逃马桥下湾上古寨,跌跌撞撞向胡凤璋告急。,革命军进城后,迅速打开县狱,救出一批被关押的革命同志和无辜群众。红旗高高飘扬在桂枝岭山头。见此情景,胡凤璋不敢轻举妄动。,毛泽东及师部驻扎在土桥黄家村黄元吉家大院后,立即派出部队到附近的金山、刘家岭、迳口一带搞宣传,打土豪,分粮食。到处书写革命标语,号召农民群众“暴动起来,建立苏维埃政权!”“暴动起来,消灭屠杀工农的何其朗、胡凤璋!”广大群众欢欣鼓舞,热烈欢迎革命军。,4月8日,由黄家村进攻县城,何其朗率部向廖家,经井坡墟、龙虎洞,退至界头麻坑一带,毛泽东部约五六百人,枪约二三百枝,与敌激战四五小时,消灭了何部有生力量。,4月9日,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一团又与胡凤璋援兵在县城附近激战。考虑一团已在汝城阻敌4日,为湘南起义部队向井冈山转移赢得了时间,毛泽东即命部队撤出战斗,返回田庄墟指头春药店秘密联络点,秘密研究下一步行动。,(三)建立井冈山外围根据地,4月10日,毛泽东在指头春药店指示田庄党支部书记何应春留下坚持斗争。然后带着何翊奎、钟碧楚、刘光明等离开田庄挺进南洞。毛泽东沿途仔细观察地形,连声称赞汝城山高林密,是天然战场,打游击的好地方,在这里要好好建立井冈山外围根据地。进入南洞淇江,革命军捕杀了几个罪大恶极的地主土豪后,率队向资兴东坪龙溪洞进发。,4月11日,毛泽东在资兴龙溪洞指示何翊奎、钟碧楚、刘光明留汝城南洞、资兴东坪一带建立井冈山外围根据地,开展革命活动。,4月12日,毛泽东帮助组建了中共资汝边区支部,指派何翊奎任书记,钟碧楚管组织,刘光明负责宣传兼武装。并令组建资汝赤色游击队,赠步枪5支,子弹300发。支持东坪乡苏维埃政府主席胡九苟等坚持斗争。,当日,龚楷、萧克率宜章农军独立营也来到龙溪洞与毛泽东部会合。毛泽东命令宜章独立营与他的部队一起行动,继续掩护朱德、陈毅的湘南起义部队转移井冈山。,4月13日,毛泽东在龙溪洞与萧克率领的独立营研究如何撤出湘南。,在龙溪停留一、二天后,在毛泽东率领下,向井冈山前进。毛泽东离开龙溪洞后,钟碧楚等在汝城南洞西边山一带创建了井冈山外围根据地——西边山、龙溪根据地。南洞和西边山根据地从1928年毛泽东播下火种,坚持斗争到1949年,前后长达21年之久,为井冈山会师和壮大革命根据地打下了良好基础。,七、派何长工、毛泽覃分头迎接朱陈部,毛泽东得知湘南起义军正向湘赣边界转移的消息后,决定兵分两路去迎接朱德、陈毅部上山。即派何长工、袁文才、王佐赴资兴接应陈毅部,派毛泽覃带着一个特务连赶到郴州,同朱德领导的部队取得联系。毛泽东率一团向汝城方向进发,从郴州右翼阻击敌人,掩护湘南部队撤退,命何长工率二团向资兴进发,从郴州左翼阻击敌人,何长工得知何健部队直逼郴州,迅速派人通知了朱德,为朱德所部迅速转移赢得了宝贵时间。稍后,陈毅率湘南暴动部分部队到达资兴与何长工会合,一起向井冈山转移。,(一)派何长工、袁文才、王佐赴资兴接应陈毅,1928年3月底,何长工、袁文才奉毛泽东之命率部(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二团)南下资兴滁口,策应和迎接朱德、陈毅部队上山。从中村出发来资兴,4月1日,何长工部与当地党组织联合在滁口墟上召开大会。王佐在大会上发表了演说,宣传共产党主张,号召农民起来革命,会上成立了滁口苏维埃政府。何长工部还在滁口动员有志青年农民当兵。经组织介绍,资兴北乡青年曹李槐(曹里怀)与同学龙志坚一起牵了两匹从土豪家偷来的马,跑到滁口找到何长工,加入了井冈山第二团。第二团在资兴扩军数十人。,4月4日,何长工部攻打退驻黄草的范石生部队,双方激战两昼夜,歼敌1个营,敌军溃逃。何长工部乘胜追击。追至汝城文明司,突然正面出现敌军主力。敌主力随即朝何长工部压了过来。因敌强我弱,何长工部只好迅速撤退,急行军过清江、渡头,至旧县乐安村驻扎下来。敌军继续尾追,当晚占领了乐安村后的大牛岭山头。天一亮,范石生部队向驻扎在乐安村的何长工部发起攻击,双方稍战,何长工即率部撤往资兴县城。,4月5日,陈毅率工农革命军第一师机关和学兵营及湘南特委机关最后一批出郴县,同日到达半都,当晚宿石拱桥一带。4月8日,部队向资兴县城进发。此时,资兴县城已人山人海。同日集结在县城的湘南农军还有:黄克诚率领的永兴农军500多人;刘泰、邝庸率领的耒阳农军700多人以及蒙九龄、李才佳率领郴县农七师第三团,胡少海率领的宜章第三师共2000余人。此外,先期集结在县城的还有黄义藻、李奇中率领的资兴农军1600余人和何长工、袁文才率领的第二团。整个队伍近万人。部队在湘南特委和陈毅的指挥下,由何长工带领第二团开路,浩浩荡荡向东进发。,在离县城两里路远的老虎山下,敌我双方再次发生交战。农军又有200余人牺牲。敌军追至离城七八里路远的白竹塭时,何长工、袁文才率第二团返回支援,敌军于是停止追击,撤回县城。,摆脫敌人的追击后,部队继续向东前进。,湘南特委机关工作人员,虽然随陈毅撤出了郴县,开始向东转移,但新任湘南特委书记杨福涛、共青团湖南省委书记席克思等却从来没有上井冈山的打算。一路上,陈毅、何长工等耐心劝导,但他们始终强调“守土有责”,认为湘南特委和湘南农军不能放弃湘南这块阵地而上井冈山。,1928年4月9日,部队行军至离资兴县城60余里的彭公庙,召开了联席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朱陈部队、井冈山部队、湘南特委、各县县委的负责人陈毅、何长工、袁文才、王佐、杨福涛、席克思、黄义藻等。陈毅、何长工先后在会上分析了湘南当时的形势,介绍了井冈山根据地的情况,说明向井冈山转移是完全正确的,劝说湘南特委一道上井冈山,或者暂避井冈山,等通往衡阳的秘密交通线建设好以后,再分批回衡阳。其他各县县委的负责人也发表了类似的意见,认为目前敌强我弱,应避敌锋芒,上井冈山。,但杨福涛、席克思等不为所动,并坚持认为:即使湘南农军不跟他们走,他们也要到衡阳去,继续领导湘南人民开展革命斗争。而何长工、陈毅等人则认为:此时回衡阳,是十分危险的。何长工道:“你们这个样子去衡阳,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四十几号人,各种口音都有,带着武器,还挑着油印机,商队不像商队,军队不像军队,沿途都是敌占区,你们如何过得去?”陈毅也尖锐地指出:“你们执意回衡阳,是盲动加盲动,无异于把肉往老虎嘴里送!”,杨福涛是工人出身,革命性强个性也很强,他回答说道:“我们是湘南特委,不是井冈山特委。我们坚决不上大小五井!”,席克思是省委特派员,说话自然有份量:“共产党员是应该不避艰险的,湘南特委如躲到大小五井去,是贪生怕死的可耻行为!”他的话就是圣旨,大家都不好说什么了。,……,散会后,何长工见无法说服湘南特委,遂找到陈毅,要武装押解湘南特委上井冈山,但陈毅不同意,说道:“都是革命同志,随他们去吧!”,当天午饭后,杨福涛、席克思等收拾了一下行李,带着特委机关走了。陈毅、何长工等在送行的路上,又一再劝说,但杨福涛等去意甚坚,陈毅、何长工等只好无可奈何地让他们离去。,4月10日,陈毅、何长工等率部开往酃县。,(二)派毛泽覃率特务连去郴州接应朱德,毛泽东派三弟毛泽覃率特务连去郴州接应朱德、陈毅部。但当毛泽覃披荆斩棘到达时,因国民党何健部队出动,朱德已率部转上耒阳骜山庙,毛泽覃急行军追赶。在工农革命军的接应下,朱德率部于4月20日经安仁、茶陵到达酃县沔渡,随后开赴砻市。,正如《毛泽东年谱》所载:“1928年4月5日,在沙田召开桂东县各地农民武装负责人会议,决定成立县赤卫大队,并当场拨给十几支枪和一批弹药。4月上旬,得知敌军胡凤璋部由汝城北进资兴,企图侧击撤退中的湘南农军,命令工农革命军第二团立即赴(资兴)滁口,迎击胡凤璋部;率工农革命军第一团离开沙田,向汝城进发,以牵制胡凤璋部。六日,率第一团途经桂东、汝城两县交界的寒岭界指挥部队打垮反动地主武装何其朗部。八日,指挥第一团袭击汝城县城,迫使胡凤璋部不得不放弃侧击湘南农军的企图,仓促回援汝城。4月中旬,率工农革命军第一团由汝城一带退到资兴,在龙溪洞地区接到由萧克带领的宜章农军独立营五百多人,随后率领两部向酃县前进。当部队到达酃县水口时,又与胡少海率领的湘南农军第三师会合。途中,毛泽东率第一团赶到酃县县城,阻击湘军一部对朱德部队的追击。”,1928年4月28日,在井冈山地区宁冈县砻市的龙江书院,毛泽东与朱德第一次会面。5月4日,两军正式会师,全部军队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从此,两人开始了并肩作战的伟大历程,中国革命揭开了新的篇章。,综上,汝城是朱德与毛泽东井冈山会师的策源地。,作者:徐宝来,湖南省郴州市汝城县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中共郴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特聘研究员;何艳霞,湘南学院高级政工师,来源:红网,作者:徐宝来 何艳霞,编辑:杨雁霞,本文为湖南频道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本文链接:https://hn.rednet.cn/content/2021/04/21/9219186.htm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