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云心破解“鼓楼神话”

原标题:吴云心破解“鼓楼神话”,“天津解放后不久,便出了神话。神话出在鼓楼。天津的鼓楼,在天津城的中间。天津城墙在1900年‘闹义和团’的时候,被洋人拆掉了,只剩下了中间的鼓楼。这古老的建筑,留在天津便成了神话的大本营。解放以后,神话是这样说:当解放军要把最大口径的炮向天津市内施放时,便看见鼓楼上伸出一只大手来,掩住了天津。”,1949年4月25日,天津知识书店推出的期刊《生活文艺》创刊号上,刊载了一篇名为《漫谈福地》的随笔,其开篇便是上述文字。虽然此文作者“贾以”让人陌生,但从文章内容看,他应是一位熟稔旧天津者。此外,从文笔的老练程度看,他还应是一位在报馆多年从事编辑、记者且常写随笔、杂文之人。据此笔者判定,其应为天津老报人吴云心先生。因为除以上特征外,此文风格与署名亦颇似吴云老。吴云老一生曾使用笔名百余个,从目前所见统计看,其中虽未出现“贾以”,但其写随笔经常署名者,则有“甲乙”“甲乙木”。故此“贾以”,应为彼“甲乙”。日前我曾将此发现电传身居海外的吴云老女儿吴群女士,她看后立即回电说:“对,这是他的笔名。”,就在这篇随笔中,吴云老在提出“鼓楼神话”的同时,也对其进行了破解:“大手为什么要掩盖天津呢?这大概是符合了天津一般人的想法:天津是‘福地’!我们若追着这神话的来源,恐怕未必仅仅的要符合‘福地’这个条件,而另外是有阴谋的。”而此阴谋的制造者,便是“从前有些在天津享过福,而把天津看成是他们的福地的人!”那么这些人又是谁呢?且听下文:“自从1900年‘闹义和团’,天津城墙被洋兵拆毁以后,天津城南逐渐繁荣起来,那就是租界!帝国主义的小型殖民地!天津有了这样的小型殖民地,在天津便产生了一种寄生于这殖民地里的分子。这些分子,除了向他们的洋主子鞠躬之外,对天津人民永是腆着胸脯的。”于是,“天津卫成了这些帝国主义走狗的‘福地’”。而“有些可怜的天津人,他们被这些走狗闹着了,随声附和的喊起天津是‘福地’来。一直乱喊,喊到解放”。,然而即使进入了新时代,“趴着装死的走狗们,绝对不会死了再爬起的心。他们还会梦想天津是他们的福地”。于是他们便“恶毒的造出大手的神话,来迷惑天津人民。但是天津人民从此后不会再被他们闹昏了,因为这回解放军进了天津”。文章最后,吴云老写道:“至于那个神话大本营鼓楼呢,解放以后早已脱掉了那一层神话的外衣,赤裸裸的立在那里,成了一个有纪念性的建筑物!使我们不忘1900年到现在这一段帝国主义侵略天津的历史,和帝国主义走狗们剥削天津人民的罪状!”至此,吴云老破解了“鼓楼神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