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间的瘟疫

原标题:早年间的瘟疫,千百年来,瘟疫始终伴随着人类。古时候,或大或小的疫情在每个人的一生中总要遇到过一两场。,笔者曾在儿时听祖父讲过他小时候经历的一场瘟疫:那是在清光绪年间的某个夏季,在冀中平原的“四十八村”及周边邻县,爆发过一场来无影去无踪的瘟疫。人在发病时首先是发烧,祖父说他体弱的祖母染病后全身滚烫,如同炭火一般炽热,直至胡言乱语,挣扎不到两个时辰便撒手人寰。,早年间,人过世后,亲人首先要到土地庙烧纸、哭亲、报庙,据祖父讲,那一个来月土地庙的哭声几乎没有间断过。那些年老多病的人,扛不住夺命的瘟神疫鬼而相继死去。那时村中无药可医,亦无医可治,任由瘟神索去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祖父说,他的祖母尚未发丧,他的母亲、即我的曾祖母又开始发起烧来,全身炽热可燃,梦呓般的唤着“娘!娘!娘!”不多时便没了生息;继而,又一位长亲发烧,隔夜后,亦在悲痛中追随亲人而去。,祖父说,那场瘟疫的“毒源”是由蚊虫叮咬引起,全村人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竟然死了五分之一,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亲人过世。但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凡是紧邻土地庙的人家都无一人丧命,村中文化最深的一位私塾先生说过:“庙无宁日,燃香焚纸,终日烟气弥漫,故蚊虫喙软,无力叮咬,近庙者所幸不染恶疾。”思而明意,如此之说不无道理。,祖父说:“老天爷有情亦无情,有情的一面是旱降甘雨,五谷丰稔;而无情的一面即是收去了没有抗病能力的弱体,择优汰劣,留下强壮的人种,以此抵御下一次的瘟神再袭。”祖父的话虽然对逝者少了些许悲悯,但以拥抱大自然的胸怀来看待世界,这又何尝不是生命进化的真理呢?,我们祈愿留住每一个生命,但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毕竟太过渺小。瘟疫如同蝗灾、洪灾一样,从未绝迹过。面对疫情,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慌不恐,遵天道而行,以人道谋事,从根本上提高全民的身体素质,施用最佳的仁心妙术与瘟神争夺每一个至高无上的生命;保持乐观,敬畏自然,坚守信念,最终战胜疫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