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市石窟寺文物资源摸清家底

原标题:我市石窟寺文物资源摸清家底,本报讯(记者刘桂芳)由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蓟州区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组建的调查队,日前完成天津市石窟寺(石刻)专项田野调查工作,顺利通过天津市文物局组织的专家现场验收,取得重要考古新发现。,国家文物局自2020年9月开始,组织开展了全国石窟寺专项调查工作。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于2020年11月组队,正式启动我市以蓟州为重点的石窟寺(石刻)专项调查工作。经过3个多月的野外艰苦工作,共复查1911年以前开凿的石窟寺和摩崖造像3处128个地点556尊石刻、摩崖造像,新发现3处21个地点37尊石刻、摩崖造像,基本摸清了天津市石窟寺(石刻)文物资源的家底,为后续保护管理和利用提供了基础依据。,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负责人介绍,此次复查和新发现以辽代石刻造像为主体,总量接近600尊,主要分布于蓟州区盘山东麓千像寺遗址和正法禅院遗址周边的孤石或崖壁上。造像均为线刻,个体大者2米多,小者仅60厘米左右,如此规模、数量的辽代线刻佛造像群在国内同时期同类型遗存中尚属仅见,在全国具有特殊性和唯一性。,此次调查在少量留存有榜题的线刻造像中,见有功德主与为何人敬造的记述。镌刻者多为弟子、信士或邑众。其表现形式、刊刻技法,表现出较为明显的民间造像的特点。特别是以千像寺遗址和以正法禅院遗址为中心分布的两处石刻造像群区域,均以山石为依托,以类似绘画白描的线刻手法,营造出数量庞大的佛造像群。两者在艺术造型、线条运用、凿刻技法等方面,体现出年代上的早晚接续关系,具有浓郁地方特色,呈现出明显本土化趋势。这也恰恰反映出辽金时期佛教信仰及其文化在天津北部地区得以长时期、稳定有序的传承和发展。,总体上看,天津北部地区的石窟寺类型以摩崖石刻造像为主体,兼见有零星石窟和石龛;时间上集中于辽代,金代和明代亦有少量分布;造像以佛教题材为主。复查和新发现的石窟寺(石刻)个体数量多、造像类型全、内容题材丰富、空间分布和年代相对集中,展现了辽代以来天津北部地区佛教石刻造像艺术风格的演变和传承,丰富了天津市石窟寺(石刻)的题材类型和文化内涵,无论对于辽代佛教考古还是中国佛教考古学研究,都具重要意义。,(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供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