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全国邮报》文章:加拿大应正视原住民历史真相

原标题:加拿大《全国邮报》文章:加拿大应正视原住民历史真相,参考消息网4月3日报道加拿大《全国邮报》网站3月26日刊载题为《在原住民历史上,我们不能无视令人不舒服的真相》的文章,作者系独立新闻工作者、公共历史学家泰勒·诺克斯,文章称,作为一个国家,加拿大应拿出勇气,坦然揭露历史上的黑暗。全文摘编如下:,康拉德·布莱克(加拿大出生的英国知名出版人、作家——本网注)最近的专栏文章证明,最新的学术看法与普通加拿大人对原住民历史的认知之间,存在某种鸿沟。与其痛斥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最终报告偏离了陈旧的19世纪历史叙述,我们更应该意识到,该委员会是加拿大政府向原住民询问、而非讲述他们历史的一个重要努力。,严重低估原住民,布莱克对于原住民历史的理解,与其说是修正主义的,倒不如说是一种倒退。,首先,他声称关于接触时期加拿大原住民人口的“最精确估计”是20万人。而这实际上是最低估计,而且是1928年的统计。1987年的最新估计是多达200万人。普遍公认的观点是,美洲的原住民人口遭到了最早的欧洲探险者所带来的旧世界疾病的毁灭。欧洲探险者在美洲引起了使原住民人口大幅减少的疾病大流行。,其次,布莱克声称原住民所拥有的是石器时代文明。但通常情况下,文明被用来指石器时代以后出现的东西。,布莱克断言原住民缺乏农业、纺织品、复杂工具和永久性建筑物,但这与加拿大博物馆中保存的大量考古证据相矛盾。此外,这些考古证据是与早期探险者的笔记相符合并得到了后者的证实。雅克·卡蒂埃曾描述他在1534年和1535年的航行中遇到的两个原住民村落——斯塔达科纳和霍赫埃拉加,它们都筑了防御工事,有永久性建筑(长屋),居民是定居的务农者。,在魁北克省南部,关于文明——如农业和造林术——的考古证据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000年。在苏必利尔湖周围的考古遗址中,已经发现了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000年的土著人铜制器物,如刀、枪尖、箭头和手镯。在美国或加拿大拥有他们的宪法和联邦很久以前,易洛魁人早就有了自己的宪法和联邦。,认知本末倒置,布莱克的论点大部分基于这样一个观念,即欧洲经济——尤其是它们对海狸毛皮的贪婪欲望——才导致了这个国家的出现。且不说这个国家当时就已经生活着相互之间经常贸易往来的原住民部落,毛皮交易一开始就是因为这些久负盛名的经济关系才成为可能。,接触时期的原住民部落拥有经过数千年来发展起来的广泛贸易网络。在公元前数千年,古印第安的文化曾参与了一直延伸至墨西哥湾的贸易网络。到接触时期,原住民社会有了市场经济的某些面貌,并发展了与之相伴的复杂的政治、经济和外交关系。此外,正如著名历史学家布鲁斯·特里格利用有关休伦人的大量证据所证明的,在与欧洲接触之前的数百年里,这些文明就处于进化和变迁的状态中。,换句话说,倘若真像布莱克所声称的,接触时期的原住民处在石器时代进化水平上,那么他们就不会带着自己希望交易的商品去见法国探险家卡蒂埃,也不会邀请他到村落参观或吃饭。霍赫埃拉加村的居民既不害怕也没有攻击性。他们是文明的。,原住民社会和文化与欧洲的社会和文化有所不同,但在进化上与后者相比并无任何欠缺。他们拥有复杂的社会和宇宙学、经济和政治关系、制作工具和艺术的能力。他们讲的语言是欧洲人能够学会和理解的。,罪在文明优越论,欧洲人既不是发现美洲文明的人,也不是把文明带给美洲的人。,这里的关键问题是,有太多的加拿大人一直坚持认为,某些文化和社会优于其他文化和社会,因此有权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他们认为低劣的任何人。这些信念曾导致了全球性的帝国、跨大西洋奴隶贸易以及美洲、非洲和亚洲大部分地区原住民文明的大量毁灭,更不用说人类历史上大多数最血腥的战争了。,说得更直接一些,这些伪科学思想就是造成土著儿童寄宿学校以及自殖民时代以来针对原住民的种族灭绝运动的根源。,笔者并不是宣扬孩子要为父母的罪孽承担责任。加拿大在解决我们长期遗留下来的原罪方面,以集体方式采取了一些极其稳妥的步骤,但是我们的社会十分欠缺自信和勇气,我们中的许多人似乎认为,对我们历史的任何批判性评估等于是人身攻击或亵渎。,我们不应逃避集体责任和脱离现实,乐于身处虚幻的历史清白的境界,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更应拿出勇气,坦然揭露我们历史上的黑暗。,//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1/04/ab31e8a24ab045f6abad4587a55bd0ce.jpeg插图,描写霍赫埃拉加村的原住民邀请法国探险家卡蒂埃到村落中参观的画作。(加拿大《全国邮报》网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