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遥望拉达克:骨肉相残的黄金时代!

关山遥望拉达克:骨肉相残的黄金时代!

大约在15世纪中期,拉达克国内爆发了一次内乱,拥有“征服者”名号的国王洛卓却丹

他的王座被两个弟弟,联合同宗军阀拉钦·巴根推翻。

当拉钦·巴根的军队开进列城后,洛卓却丹的名字从历史中消失。

屁股决定脑袋的情况再次发生,坐上了王座的拉钦·巴根,再也不愿起来。

两个智商欠费的前王弟,得到了之前拉钦·巴根承诺的“符合身份的待遇”——囚禁致死。

至此,拉达克王统发生了转移(王室不同支系),后续的国王均为巴根的后代。

这也是拉达克第一王朝(拉钦王朝)与第二王朝(南杰王朝)的分界点。

一、骨肉相残的黄金时代

如果您觉得,拉钦·巴根对同宗兄弟下手太狠。

那巴根小儿子扎西南杰,对亲哥哥的手段,就是没有最狠,只有更狠!

为了坐上金光闪闪的王位,弟弟将哥哥绑在木柱上,活生生的剜出了眼睛。

王兄拉旺南杰能活下来的唯一原因,不是因为惨叫声引起了弟弟的怜悯。

而是不期而至的神谕,让弟弟忌惮而收手。

据说,神都看不下去了,降下一条“篡夺者必将无后”的神谕。

这个唯一的活命机会,救了大王子。

此后,他被弟弟幽禁起来,给王室播种留后。

如果从拉达克国家的角度上说,扎西南杰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精力旺盛、手腕强硬、能力不凡,在他领导下,拉达克王朝进入了一段黄金年代。

尤其是在对抗周边穆斯林的战争中,扎西南杰指挥的拉达克军队,连续挫败了伊斯兰军队的东侵。

甚至,一度反其道而行之,攻陷了早就改信伊斯兰的巴尔蒂斯坦(巴控克什米尔)部分地区。

有能力打跑骁勇善战的穆斯林,阿里地区信佛教的同宗兄弟,自然更不在话下。

在扎西南杰的刀锋之下,北临日土(今阿里日土县),南到卓雪(玛旁雍措东部至雅鲁藏布江上游的大片领土,以及这片领土上的布让(普兰)和古格(扎达),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但即便扎西南杰武功赫赫,没娃的魔咒一直伴随着他。

即便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他努力耕耘,不断修建寺院,并大量供奉。

最终,行将老去的扎西南杰,不得不将王位传给侄子泽旺南杰(大王子拉旺南杰的儿子)。

关山遥望拉达克:骨肉相残的黄金时代!

二、努力生娃的好处

在扎西南杰人生的辉煌年代,沉浸于无边黑暗中的大王子,只有一件事情可做——努力生娃

他肯定知道了神谕的内容,多生几个以免意外,便成了人生的终极追求。

拉达克王位需要继承人选时,大王子已经有了三个备选答案——泽旺南杰南杰衮布甲央南杰

最终,不知通过什么遴选方式,泽旺南杰成了新一代的拉达克王。

关于这位继任拉达克王的身世,史书的记载出现了分歧。

《西藏通史》记载:其为扎西南杰的亲生儿子,南杰衮布甲央南杰也是他的亲兄弟[1]。

而《拉达克王统记》则认为,他们都是双目失明大王子的儿子[2]。

从心里同情的因素上说,我们当然希望无辜的大王子能够得到补偿,即便这种补偿来得晚了点。

但历史研究,从来讲究都的是证据,而不是人情,况且“好人不长命,祸害一千年”的案例也不少。

幸运的是,外国学者在对列城附近一座古寺庙遗址进行发掘时,意外发现了一处长期被人忽略的题记。

这段题记表明,该寺院曾为大王子,举行过一次规格级高的丧礼。

这次葬礼由时任国王泽旺南杰亲自主持,参加葬礼的还有大法臣噶噶曲杰和王后丹增杰姆

残存的葬礼文书上,将大王子称为“父王”,而国王泽旺南杰则冠以“伟大君主”的称号。[3]

这似乎表明篡位者(扎西南杰)已经故去,而双目失明的父亲不适合掌管国政,王位由长子继承,而大王子死后被追授了“国王”称号。

由此基本可以确定,泽旺南杰应该是大王子的儿子,毕竟毕竟爹这种人物,不是随便就认的。

黑暗中挣扎了二十年的大王子,最终战胜了时间,也战胜了亲弟弟。

相信他可以含笑九泉了,他拿回本了属于自己的东西,虽然他再也无法看到。

关山遥望拉达克:骨肉相残的黄金时代!

三、北征叶尔羌的计划

泽旺南杰不但继承了王位,也继承了上代国王的雄心壮志。

他在任期间的一系列强硬行动,使其成为拉达克历史上,最好战和强势的国王。

阿里三围范围内,所有被他目光凝视的土地,最终都被他握在手中。这些土地上的领主和贵族,都“心甘情愿”的来到列城居住,活跃在他们土地上的,是拉达克派驻的管理者和税务官。

甚至,凛冽的伊斯兰旋风,都在拉达克的刀锋上碰得头破血流。

数次,痛打“北方霍尔人”的成绩,让他可以用敌人的尸体堆筑“京观”,来炫耀其武功霸气。

不知道,是不是“北方霍尔人”的骚扰所触怒,他甚至开始计划一次,大规模的反攻行动。

这时候,霍尔人的首领是叶尔羌汗王

这个屡次被我们提及的名字,几乎每次出现都是在吊打拉达克人。

泽旺南杰似乎并不畏惧,估计他并不清楚,叶尔羌汗国背后,是一个囊括喀什噶尔、莎车、吐鲁番,哈密,东部直达嘉峪关的庞然大物。

以拉达克的实力挑战叶尔羌汗国,无异于蚍蜉撼树。

好在拉达克大相本巴德是位老年持重之臣,多年的贸易来往,让他隐隐感觉到,叶尔羌汗国不好对付。

但此时的泽旺南杰已经飘了,想劝他收回钦命,不是件容易的事。

关山遥望拉达克:骨肉相残的黄金时代!

四、老狐狸的曲线救国

拉达克大相本巴德,不好直接忤逆国王的计划,决定用迂回之策,他找来了拉达克的商界领袖。

这位商界领袖,听说了国王的计划,差点没昏了过去。

多年行商的生涯,让他的脚步遍及叶尔羌汗国,深知霍尔人的战争潜力,“人家没来打你是不愿意搭理你,你还真以为自己,能挑战泰森?!”

眼见着自己的国家,要把脑袋伸进绞索。

他一把抓住大相的袖子说:“您可千万要说服国王呀,这,这和寻死没区别呀!”

大相长叹一声,说到:“国王的性格,你还不知道?难呐!”

商人闻言,也沉默了片刻,但他马上又急促的说:“不行,要不我们逃吧?”

大相白了他一眼,说:“逃?你能逃,你的家族,你的商业组织,也都能逃?”

商人这回真的没辙了,他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地上乱转,嘴里还嘟囔着,“这可怎么办好?”

不过,能成为一个成功商人,脑袋里显然不会没有,那种叫智商的东西。

短暂失神后,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他上前一步,抓住了大相的手,阴笑着说:“你个老东西又耍我,你这么笃定,心中早就有了定计。说吧,这需要什么代价?”

大相无奈的摇摇头,和聪明人合作就这点不好,很难享受智商压制的快感。

他甩开了商人的手,对他说:“国王的计划,我们不好屡次劝服。不过,你们倒是可以去试试。”

商人咬了咬牙说:“这次我也豁出去了。”

大相悠悠的跟了一句:“不要说叶尔羌的强大。”

商人一怔,马上明白了大相的意思,挤出两个字:“明白。”

关山遥望拉达克:骨肉相残的黄金时代!

五、商业价值的力量

第二天,商业领袖带着大量的礼物,来王宫求见国王。

他见到泽旺南杰后,首先歌颂了国家的强大和军队,在行商过程中的帮助,表示身为一个拉达克商人,感到无比的幸福。

恰到好处的马屁,让泽旺南杰很受用。看着他的表情,商人觉得火候差不多了。

他对国王说:“南边的国家都很老实,可惜就是北地的叶尔羌汗国不太友好,每次和他们交易都要提心吊胆。”

听到这番话,泽旺南杰脸色阴沉了下来,说道:“叶尔羌,我早晚要把他们拿下。”

商人马上接上话头,说到:“您的意志当然无往不利,不过叶尔羌地域广大,和我们接壤的地区大多都是荒原大漠,每次和他们交易商队都要走上好几个月。万一要是战事延绵不绝,恐怕会影响商队的贸易。”

听到商人的话,泽旺南杰陷入了沉思。

关山遥望拉达克:骨肉相残的黄金时代!

对拉达克王国来说,物产实在是谈不上丰饶。

国家经济极度依赖商旅的贸易流量,北方盛产的羊毛和盐、中原的茶叶,是拉达克最重要的贸易货品。

如果真的和叶尔羌发生战争,货物运输肯定会受到影响。

周边不少国家,早就眼红拉达克的中间商地位,争着想要取而代之,这些都是身为国王的泽旺南杰需要权衡的问题[4]。

最终,在大臣和商人的劝服下,泽旺南杰放弃了这个灾难性的计划,转而在阿里地区再次加强了管控力度。

叶尔羌的霍尔人没有历经战火,阿里诸国的百姓可倒了霉。

拉达克的征税官几乎变成了所有人的噩梦,每次看到他们的身影,阿里的庶民都像是见到了末日的阴霾。

阿里的属民,甚至开始怀念起已故国王扎西南杰

虽然,扎西南杰也征税,但和泽旺南杰的压榨相比,扎西南杰的盘剥温柔的,就像是初春的落雪。

刺骨的压榨必然引起激烈的反弹。

泽旺南杰生前,有能力凭借着强硬的手腕,弹压所有的反抗。

但当他去世后,继任者无力控制局面,几乎在一瞬间,动乱便从四面八方汇集成了燎原的烈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