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伯宇:国民党军务局里的红色高参

论持久战,学战略头脑

1938年5月,距离全面抗日战争打响10个月,陕北凤凰山下一孔普通窑洞,一个人坐在一把木椅子上,手里握着一只毛笔,埋头写作,面前摆着一张不大的桌子,桌上有一盏小油灯。 这个人,已经七天七夜没有出门,也几乎七天七夜没睡——白天工作非常紧张,只有到了深

段伯宇青少年时期即努力投身于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1938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4月打入国民党最焦点的军事机关“总统府军务局”。在中共中央上海局策反委员会向导下,他介入组织了震惊中外的国民党准备干部总队、伞兵三团等部起义,有力支持了渡江作战和宁沪杭区域的解放,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作出了特殊孝顺。

名誉加入中国共产党

1904年7月,段伯宇出生于河北省蠡县孟尝村。从10岁起,他在天津觉民学校学习,在那里渡过了6年念书时光,受到爱国主义的熏陶。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旧中国,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封建统治的漆黑腐朽,促使段伯宇头脑上努力追求提高。五四运动发作后,在周恩来向导下,他努力加入天津市学生游行,和2000余名学生一起,走上陌头宣传演讲,历数北洋政府卖国投降罪行。在运动中,段伯宇受到马克思主义的启蒙,对否决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斗争有了亲身的感受和明晰。

在河北大学就读时代,段伯宇熟悉了中共党员戴培元,在其指导下最先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大学结业后,他在太原开办了近3年诊所,接触提高人士,阅读了大量马克思主义著作。他在离诊所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新书店,宣传社会主义头脑,果然出售提高书籍,被山西军阀阎锡山通缉。1936年,他在保定开办提高书报社,宣传抗日救国主张。1937年9月,日寇占领保定,段伯宇率领数人赴太行山投奔八路军未果,在衣食无着、伶仃无援的情形下,加入了国民党第32军。

1938年6月,段伯宇捏词探亲请假转道西安赴延安,进入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并提收支党申请。8月初,段伯宇回到长沙32军集训地。该军中共地下党员王兴刚约他谈话,他汇报了去延安学习的经由,并再次提收支党请求。不久,王兴刚郑重通知段伯宇,组织已赞成吸收他入党,由他做先容人。2天后,由中共湖南省委聂洪钧同志领誓,在岳麓山腰小土地庙前,段伯宇入了党。段伯宇向聂洪钧汇报了多年寻找党组织的艰难曲折,经由整整14年才加入了组织。聂洪钧抚慰段伯宇,并强调了党的纪律,告诉他在国民党统治区事情要稀奇注重增强组织看法,时刻切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严守党的隐秘。段伯宇下定刻意,以党员的尺度严酷要求自己。

在周恩来教训下开展地下斗争

1938年底,因国民党整编32军干训团被驱逐,段伯宇想回华北加入抗战。1939年头,段伯宇辗转来到重庆,向八路军重庆做事处报到。组织上决议段伯宇留在重庆开展事情,果然职务是国民党战地党政委员会视察员,义务是调治国共纠纷,以利于团结抗战。段伯宇做了大量事情,为党组织网络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

不久,周恩来接见了段伯宇。周恩来勉励他做好国民党上层的统战事情,通过他们影响和推动蒋介石抗日。周恩来语重心长地嘱咐段伯宇,充实行使在国民党任职的有利条件,团结提高势力,争取中央势力,否决反动派。在国民党统治区事情,事情目的就是在最晦气的情形下,争取有利的可能,并全力转变为现实。周恩来的教训,使段伯宇深受教育和感动。

1939年底,国民党顽固派反共流动不停扩大,不停制造军事摩擦。段伯宇加入了战地党政委员会组织的视察团,赴山东、河北等地,考察国共摩擦情形。段伯宇亲眼眼见了国民党顽固派一手挑起的反共摩擦,搜集了不少确凿证据。段伯宇的所做所为引发了国民党顽固分子的强烈不满。战地党政委员会新任秘书长斥责他“吃国民党的饭,为共产党语言”,并下令将他关了禁闭。

打入国民党“总统府军务局”

为便于在国民党军队开展事情,段伯宇于1943年10月考入国民党陆军大学。学习时代,他普遍联系爱国提高同砚,为以后开展事情准备条件。1946年3月,蒋介石以校长名义到陆军大学主持结业仪式,并召见了段伯宇。段伯宇结业后,在弟弟段仲宇推荐下,被分配到“总统府军务局”第四科从事军事情报事情,很快在军务局站稳脚跟,先后任少将情报科长、高级照料。

有了这样的事情岗位,段伯宇面临的主要义务是为党事情。1946年5月,他得知周恩来率领的中共代表团进驻南京梅园新村,与国民政府举行谈判,便想方想法与代表团取得联系。但国民党特务机关加紧对中共代表举行监视和控制,代表团驻地周围充满形形色色的特务,“空气中充满特务的眼睛”,段伯宇始终无法靠近。

正当段伯宇急切地寻找党组织时,他在值班时检查文件档案,有时见到一个尘封良久的木匣,打开一看,全是国民党中央通讯社网络的中共中央文件和毛泽东等中央向导同志的讲述、讲话,马上异常兴奋。这些文件是军务局为研究共产党对策而网络和保管的,段伯宇争取到了时机,经常学习研究,领会了党的基本目的和政策,为开展党的地下事情提供了依据和指南。

团结爱国将领武装反蒋

抗战胜利后,中国共产党为争取和平民主作出伟大起劲。但蒋介石团体违反天下人民的意愿,撕毁政协协议,发动周全内战。在此情形下,段伯宇努力团结国民党爱国将领,否决蒋介石的内战政策。段伯宇在陆军大学学习时代团结的一批有爱国头脑的提高同砚,先后分配到国民党军事政治机关事情。段伯宇经常以座谈、联谊、聚餐等形式向他们注释自己对时势的看法,揭破蒋介石倒戈孙中山三大政策、勾通美帝国主义、反共反人民的真相,以事实说明打内战不得人心。段伯宇的这些头脑事情,引起了一些同砚的深思和共识,他们对蒋介石倒行逆施的不满与日俱增。这为厥后组织武装反蒋奠基了头脑基础。

1948年9月,国民党军10万余人在济南战争中被扑灭,蒋介石以多数会为主的“重点防御”系统最先溃逃。1948年11月,正在军务局上班的段伯宇突然接到时任国民党国防部准备干部局代局长贾亦斌的电话,约他抵家中商谈。到会的主要是段伯宇陆军大学的同砚。人人争论不已,纷纷表达对蒋介石发动内战、国民党贪污腐蚀和四人人族垄断金融搜索民脂民膏的不满,以为国民党失去民心、败局已定,不能和其同归于尽,商议在南京发动暴乱。段伯宇听到同砚们的意见,既感应突然,又很喜悦。他经由审慎的思索,以为既不能泼冷水,也不能盲动。他向人人领会了能调动的军队情形,对人人讲了自己的意见。他示意:“第一,十分同情同砚们的义举,但我们能调动的军队无几,南京有重兵驻守,我们的行动无异以卵击石,如露出了自己,则异常晦气。第二,我们要反蒋,是革命行动,但绝不能盲动,应当有组织、有设计、有向导地搞。第三,我们要掌握武装,蓄积气力,待机行动。”段伯宇镇定理智的剖析,人人一致示意赞成。这次聚会后,段伯宇立刻行动,约弟弟段仲宇和陆军大学同砚宋光烈等划分谈话,转达情形,部署事情。宋光烈联系了国民党106军军长王修身、96军军长于兆龙。段仲宇联系了爱国将领齐国榰、王海峤等人。经由多方事情,到1948年冬,段伯宇联系和约定准备加入起义的国民党军队计有10万余人,漫衍在西起芜湖,经南京、常州、上海,东至嘉兴、杭州的广漠区域。

生长党的组织

在谋划和实行武装反蒋的历程中,段伯宇一直加紧寻找党组织,以获得党的指示和向导。1948年底,段伯宇借病脱离军务局,到上海集中全力做军运事情。段伯宇委派一位同志到河南解放区寻找党组织,又通过他在同济大学念书的表弟、中共党员温尚煜的辅助,联系上了中共中央上海局策反委员会书记张执一。段伯宇详细汇报了自己的履历和事情情形,张执一对段伯宇自力开展地下事情并取得精彩成就,给予了高度评价。

张执一以为,段伯宇发动和争取掌握军队的事情事关重大,需要专人联系。1949年元旦,他先容李正文和段伯宇联系。李正文异常认真卖力,险些天天到宝山路1号段伯宇住处,频频研究商议起义设计和行动步骤。段伯宇把准备加入起义的国民党军队高级将领贾亦斌、刘农畯、段仲宇、宋健人、王海峤等人划分先容给李正文,谈了他们的事情情形和军队的军力、驻地情形。段伯宇、李正文深深感应,增强党组织的向导是起义乐成的要害。为了增强与加入起义的国民党军队的联系,段伯宇建议派党的同志到军队。经中共中央上海局策反委员会赞成,选派张文藻到准备干部总队,周其昌到伞兵第三团,王声明到工兵第四团,陈景明到江苏保安总队,努力确立地下党支部,开展宣传和组织事情,起义准备事情进入更主要的运作阶段。

1949年2月,李正文向段伯宇转达了上海党组织关于恢复其组织关系的决议。党组织对段伯宇的一定与关切,使他倍加感动和振奋。他向党组织先容贾亦斌、刘农畯、宋健人、段仲宇入党并获批准。通过段伯宇等人的起劲,切实增强了党对起义行动的向导。

介入组织军队起义,支持渡江作战息争放宁沪杭区域

为接应解放军渡江,段伯宇等在中共中央上海局向导下加紧筹备事情。上海局有关同志以为江浙皖大规模起义设计现在条件尚不成熟,纵然加上我党所掌握的其他所有准备起义的军队一起起义,也难以乐成。而在这时,接连发生的突发事宜,迫使贾亦斌向导的国防部准备干部总队和刘农畯向导的伞兵三团不得不提前起义。

中共中央上海局策反委员会对贾亦斌向导的准备干部总队起义稀奇重视。这支军队是国民党多年来苦心谋划的王牌。若是它在国统区的心脏区域起义,政治影响将无可估量。李正文、段伯宇、贾亦斌等人对准备干部总队的起义时机和方式等作了详细研究,取得了共识。贾亦斌在联络员张文藻的协助下,在官兵中举行爱国主义教育,揭破国民党统治团体的反动溃烂,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政策。1949年4月7日破晓,贾亦斌毅然决然地率领官兵,制服了否决起议的副大队长黎天铎和其他几个军官,以去莫干山行军演习的名义,把军队拉出去,嘉兴起义发作了。蒋介石恼羞成怒,痛斥蒋经国“无能”“用人失察”。他急调优势军力,设下重重笼罩和切断线,并悬赏5万银元缉拿贾亦斌。起义军队在贾亦斌等率领下,浴血奋战,终因气力悬殊,众寡不敌,军队被打散。起义虽然失败了,但这一“从蒋家的心窝里反出来”的正义行动,损坏了蒋介石确立新军的设计,极大瓦解了国民党军队士气。

以刘农畯为团长的国民党伞兵第三团,也是蒋介石十分重视的明日系军队。蒋介石在军事上不停失利,在准备逃往台湾的前夕,曾亲自召见刘农畯谈话,妄想调伞兵第三团去台湾。段伯宇约请李正文、刘农畯、段仲宇等配合商讨,决议将计就计,让刘农畯率领伞兵第三团打着奉蒋介石之命退却到台湾的幌子,一出海就改变航向,直奔我解放区连云港。中共中央上海局批准了伞兵三团的起义设计。为保证起义设计顺遂举行,段仲宇调拨了一艘排量3000吨的“中字102号”美式大型坦克上岸艇,交付刘农畯接受。1949年4月15日,伞兵团在连云港上岸,起义职员受到热烈迎接。中共中央很重视这支军队的起义,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来慰勉电报:“庆祝你们脱离国民党反动团体而加入人民解放军的英勇行为,希望你们起劲于政治上和手艺上的学习,为建设中国的新伞兵而奋斗。”

以王海峤为团长的国防部工兵第四团是国民党军中配备最优良的重型工兵团。蒋介石和国防部多次下令该团撤往广州。李正文、段伯宇、段仲宇和王海峤等经由研究,决议接纳以空间换时间的设施,示意遵守下令向广州退却,但现实上一再拖延调动。他们凭证那时国民党军事运输主要的形势,将工兵团3个营用逐次移防的设施散布在浙赣路千里铁蹊径上。这些粗笨的筑路机械装备和机车车辆在铁路上形成障碍物,千方百计造成铁路堵塞和交通瘫痪,使蒋军南调军队无法通过。国防部一再敦促,毫无效果,便通缉王海峤“贻误军机,定于严办”。王海峤完成义务后,偕同联络员王声明飞往香港后转赴解放区。

段伯宇介入组织的国民党军队起义及配合解放事情,为解放战争胜利孝顺了气力。新中国确立后,段伯宇在党的向导下,为社会主义建设继续专一事情,在外交、党建、对台事情和科学研究事业等方面,都作出了主要孝顺。

编后语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确立100周年,学习时报稀奇谋划了《隐藏战线英雄谱》系列文章,在有关部门和专家的鼎力支持下,至今已刊发31篇,每篇文章刊发后都引起很大关注,许多读者包罗英雄后人以种种方式表达对英雄的崇敬和想念,同时也提出一些意见和建议,还对学习时报的稀奇谋划举行了充实一定。系列文章作者普遍示意,在写作历程中,参考了许多资料,因体例所限未能逐一注明,特向原作者示意谢谢。这个系列文章的刊发虽然竣事了,但隐藏战线的英雄们的精神必将化为激励我们砥砺奋进的伟大动力。

“崖山之后无中华”是日本人的阴谋,“诺曼之后无英国”却是史实

前些年,曾经流行过这样一句话:“崖山之后无中华,明亡之后无华夏”。当时,有很多所谓的“公知”,把这句话奉为圭臬,时不时挂在嘴边上攻击别人。 然而,这句话实际上是当年日本人为了分裂中国、征服中国,而精心炮制出来的伪观点,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最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