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专列遇袭,公安厅长5天破案,抓到真凶后毛主席却替他讨情

120年后,八国联军再次兵临南海,我国不惧威胁从容应对

1900年,英国、美国、俄罗斯、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奥匈帝国等国组成了八国联军,在天津登陆侵入中国,当然,还有一些附庸英国的印度、澳大利亚等殖民地军队,他们最终攻破北京城,迫使清政府签署了《辛丑条约》。 历史证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在1

西方有一个谚语:“好奇心害死猫。”在1955年6月,浙江萧山有一个通俗农民,恰恰也是像猫一样好奇,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差点把自己的小命给交接了。

昔时6月18日晚,毛主席的专列在7时10分驶出杭州火车站,行驶至萧山县西门道口时,突然遭到袭击,第六节车厢的玻璃被击破了一个洞。

认真毛主席平安事情的浙江省公安厅厅长王芳,马上意识到有人袭击。

/wp-content/uploads/2021/3/nueIrm.jpeg插图

图|诸暨老火车站旧照

在到达诸暨县火车站后,王芳以最快的速率下车,打电话给公安厅副厅长吕剑光,见告专列遇袭的情形。

紧接着,吕剑光将此事通知萧山县公安局长潘振铎,令其尽快侦破案件、缉拿凶手。经由数日的起劲,公安部终于抓到凶手——曹家桥村农民曹文生。

但令人意外的是,毛主席在领会到事情的真相,并得知凶手的身份后,却为凶手讨情,示意教育一下就行,不要大动干戈,这是怎么回事呢?

/wp-content/uploads/2021/3/JniaMb.jpeg插图(1)

图|毛主席在专列上办公

从1949年“进京赶考”最先,及至1974年最后一次南下巡视。(1975年,毛主席在杭州停留两月后返回北京)在这长达26年的时间里,毛主席大部门时间都不在北京中南海,而是奔赴祖国各地实地视察,兼有几回出国接见。

毛主席的一生所有出京之旅中,坐火车的次数是最多的。因而,主席乘坐的列车也被称为“毛主席专列”。

据铁道部的纪录:在26年时间里,毛主席先后乘坐专列共计72次,在专列上生涯和事情的时间竟然到达了2148天之多,平均每年82天,总旅程到达了骇人的344.79万公里。(数据泉源于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

/wp-content/uploads/2021/3/bUfUji.jpeg插图(2)

图|1960年3月16日,毛主席在专列上,准备视察宁波市容

毛主席曾谈到“专列”的利益:“坐火车可以掌握自动权,想停就停,想走就走。想停就找个支线停下来,可下车看看,或找当地向导谈谈都行。

在某种意义上,专列已经成为了毛主席的“流动办公室”,毛主席也习惯了在专列上完成签阅文件、会见外宾、召开集会等一系列事情事务。人们也誉称专列为“流动的中南海”。

但与此同时,这也对毛主席的平安守护事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把专列看成流动的中南海,守护毛主席的平安高于一切”,这是全体专列事情职员切记的誓言,专列上的中央警卫团战士们,二十四小时保持着最高小心,力争把守护事情做到极致再极致。

/wp-content/uploads/2021/3/iQNfaq.jpeg插图(3)

图|毛主席与几位警卫团战士的合照

但即便云云,专列也不是万无一失的。

1949年毛主席首次接见苏联时,国民党特务头子毛人凤曾派出特工,想要对专列实行突击损坏。幸好我方巡逻队和公安军队机敏,将各种平安隐患逐一排查清洁,彻底打碎了其邪恶想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海内各地的匪患、敌特逐步肃清,治安环境获得了很大的改善,祖国真正进入了经济生长的和平时期。

毛主席一如既往地,乘坐着专列奔赴各地。只是与以前出行的目的有所差异,过往多是为举行谈判事宜,可此时却是为调研巡视,想要对各地的情形做到“眼见为实,胸有定见”。

/wp-content/uploads/2021/3/2mY7Rn.jpeg插图(4)

图|1961年,毛主席在杭州阅读《人民日报》

1955年6月,毛主席一起南下抵达浙江杭州,杭州诸多事宜处置完毕后,便准备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此外,毛主席这次的南方之行,在专列上除了他本人外,另有前苏联部长集会主席马林科夫。(马林科夫因与“列宁格勒案件”有牵连,于同年2月被排除职务,时任苏联电力部部长,以及名义上的部长集会副主席)

毛主席经常在专列内接待地方向导和外来国宾,主要是不拖延他考察地方的初衷,颇是一举三得。用毛主席的话来说,就是“他完全掌握着自动权。”

/wp-content/uploads/2021/3/i2AJj2.jpeg插图(5)

图|上世纪,正在行驶的火车

根据既定设计,专列将在晚上7时30星散开杭州火车站。可不知为何,在出发前夕,毛主席却要求,专列早20分钟,在7时10分出发。

这问题倒不是多大,专列有关认真人连忙放置了响应事宜,让人人做好专列提前出发的准备。

7时10分,毛主席专列从杭州火车站发动徐徐驶离,奔赴下一站。

天色逐步昏暗了下来,沿途平静平和,偶然可以依稀瞥见铁道两旁人家的灯火,这是一副颇为平静的人世暮景。

/wp-content/uploads/2021/3/RvQfIb.jpeg插图(6)

图|铁轨两旁的衡宇

可在毛主席会客车厢的旁边——专列第3节车厢中,却坐有一个方脸中年男人,正一脸严肃地关注着周疆域况。

这中年男人,正是此趟专列的警卫头头——王芳,时任浙江省公安厅厅长。

王芳在战争时期,曾担任过八路军山东纵队一旅守护科科长、鲁中军区敌工科科长、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守护部部长,是我党著名的敌工干部,有着厚实的守护履历。

毛主席巡视杭州40多次,由王芳直接认真警卫的就有38次,专列事情职员称他为“大警卫员”!(数据泉源于王芳所著的《王芳回忆录》)

/wp-content/uploads/2021/3/zArQFv.jpeg插图(7)

图|毛主席在杭州钱塘江视察,右为王芳

然而,当天色彻底暗下来后,一个大大的意外泛起了。

7时40分,专列行驶到萧山县西门道口时,车厢里突然传来“砰”的一声。王芳马上警醒起来,连忙指挥警卫职员赶至毛主席会客车厢,确认主席是否平安。

然后王芳下令警卫们继续保持十二分小心,并率领着他手下的几个公安,查找适才声响的泉源。

在排查到第六节车厢时,王芳发现在第六节车厢右侧的一扇玻璃窗户上,泛起有一个拇指巨细的洞口,像是被子弹击破的。

有人袭击专列!这是王芳身为一个敌工老干部的第一反映。然而除过这个玻璃破洞外,又并没有其他的痕迹,也没有发现敌人的更多行动。

/wp-content/uploads/2021/3/QNVjEz.jpeg插图(8)

图|被锐器击破的玻璃窗

随后的路途中,王芳和所有守护职员,一直保持着高度小心,只管再没有泛起任何状态,可他们照样后怕不已。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只要有个万一,那他们所有人就是新中国最大的罪人。

直到专列在平稳地抵达诸暨县火车站后,他们的心终于稍稍平稳了下来。

王芳下站后,立即跑到车站站长室,给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吕剑光去了电话,并把专列遇袭的情形作了见告,要其迅速组织气力在24小时内查清专列遇袭真相。

/wp-content/uploads/2021/3/jqquy2.jpeg插图(9)

图|上世纪,浙江省公安厅迎接内卫执勤军队进入厅机关

吕剑光知道事情紧要,马上给萧山县公安局局长潘振铎去了电话:

你们萧山惹下大乱子了,刚刚中央首长乘坐专列途径萧山,在西门道口遭遇袭击,专列车厢窗户玻璃被击碎!

潘振铎接通电话,刚刚听了几句,就直冒冷汗。“中央首长专列在萧山遇袭”,这几个字像一块伟大的石头,砸到了他的心里。

这是一件滔天大案啊!

潘振铎迅速组织起刑侦主干,制订出了一应观察方案:“萧山县公安局下属各单元,除留少数人看家外,其余所有加入行动,严查18日晚19时至20时,从西门道口至白鹿塘车站沿线墟落的所有可疑职员。

/wp-content/uploads/2021/3/U7JVbe.jpeg插图(10)

图|萧山县公安局干警旧照

随后,潘振铎与随后抵达萧山的吕剑山一道前往杭州,向浙江省委书记江华,以及正在杭州视察事情的国务院副总理谭震林汇报。

可两人抵达江华住处后,得知江华以及谭震林外出公干,归期尚不确定是何时。

幸而那时在江华家里还留有一个主要人物:陪同谭震林视察事情的公安部副部长许开国。这让两人马上心里大定。

许开国可是我国都会公安事情的奠基人,给他汇报更好,以许副部长的老练履历,一定会给案件侦破有异常大的辅助。

/wp-content/uploads/2021/3/BzEZre.jpeg插图(11)

图|许开国旧照

为何云云说呢?许开国,是新中国公安军队的主要奠基人之一,是情报事情、公安守护事情中的著名巨擘。

在红军时期,他曾先后担任三雄师团的守护局局长;在西安事情中,他追随周恩来奔赴西安,以上校秘书长的身份介入守护张学良将军。

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中,他担任中央守护部部长,在任时代屡破奇案,可谓一起从情报战争和守护战争中拼杀出来的。

/wp-content/uploads/2021/3/rIFFNf.jpeg插图(12)

图|我军战士英勇冲锋(剧照)

听取完吕、潘二人的汇报之后,许开国眉头牢牢地簇起,对二人繁重地说道:

这是滔天大案,必须全力侦破,萧山公安局责任重大,需全力以赴,省厅也要鼎力协助。这列专车不是一样平常的专车,车上坐的是中央最高向导人毛主席。

吕剑光实在早已知情,但他受到王芳的嘱咐,并没有把“中央首长”的身份告诉潘振铎,只是隐晦地告诉潘振铎,这辆专车非同小可,在海内并不多。

那时听完吕剑光的话,潘振铎也大致猜出了车上坐的不是一样平常的中央向导。然则详细有多纷歧般,他也没敢想。

/wp-content/uploads/2021/3/JFBZza.jpeg插图(13)

图|毛主席旧照

直到此时,潘振铎才从许开国口中得知真相——车上竟然坐的是毛主席!

这次在萧山县县内,遇袭的竟然是毛主席。幸好毛主席平安无事,要是泛起一点差池,那会是怎样的大祸事,他已经不敢深想了。

当下你们已经接纳了哪些措施?”许开国的问话,把潘振铎从失神中拉了回来,稍稍恢复镇静,他赶忙回道:

“在省公安厅的要求下,我们萧山公安局各股所(注:县公安局设置的一种治理层级),除过留有个体内勤看家,其余所有人都分头在行动。另获得萧山县委以及其下辖的西蜀区委的全力辅助,发动了县、区、乡许多干部,加入到了排查队伍。”

潘振铎擦了擦手心的汗,接着道:“排查局限为西门道口到白鹿塘车站的铁路沿线各村,通常在当日晚7时至8时有可疑行动的职员,所有扣压审查!”

/wp-content/uploads/2021/3/6Rb6f2.jpeg插图(14)

图|萧山公安局建局初期,刑事侦探员步行下乡勘查现场途中

许开国在听完潘振铎的汇报后,示意萧山县公安局的行动,照样异常实时和到位的。

紧接着,许开国指示潘、吕二人一有希望马上向他汇报,他向谭副总理汇报之后,会立即赶往萧山,现在二人立马赶回去指挥事情。

6月20日上午,许开国通过专用渠道,将情形尽数汇报给了谭震林副总理。随后,许开国从杭州赶到诸暨县火车站,来到毛主席那时乘坐的专列之上,查找事发现场的线索。

/wp-content/uploads/2021/3/QZZnau.jpeg插图(15)

图|诸暨县火车站旧照

许开国看完第六节车厢窗户玻璃上的破洞,依附多年的事情履历,判断出“这个破洞显然不是枪打出的子弹造成的”。

若是是近距离射击,另一侧的玻璃也会破碎,但现场并不是这样;若是是远距离射击,车厢内部会有子弹。但经由警卫职员的搜检,并没有发现。

且洞口破碎处不平均,周围另有显著的裂痕,更像是被其他尖锐物击中。有可能是铁道周围的某个村民,出于好奇往火车丢石子,由于以往也发生过类似的事。

/wp-content/uploads/2021/3/FvYrqy.jpeg插图(16)

图|被击破的玻璃窗,上面充满裂痕

对于武士而言,枪械是他们的“第二生命”。许开国干了近20年的守护事情,对各种枪械、子弹的型号了如指掌,对于子弹造成的损坏情形再清晰不外。

许开国以为,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于是很快便给出了最终结论:

“毛主席专列遇袭,这无疑是一起特大的政治事宜,浙江省公安厅从最坏的方面来着想,是对的。可作为公安职员,一切当以事实为依据。要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去看待任何案件。

从毛主席专列第六节车厢的破洞剖析,暗算毛主席和马林科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极大可能是西门道口周围的群众丟掷石子误中列车。

/wp-content/uploads/2021/3/Uv2iQv.jpeg插图(17)

图|一名行人正从铁轨上走过

对于许开国这一结论,亲历毛主席专列遇袭事情的“大警卫员”王芳,也十分赞许。

为了把该重大案件尽快观察清晰,同时也为了阻止萧山县公安局把事情搞大,导致下面的公安职员“病急乱投医”,牵涉进来一些无辜群众。许开国决议亲自赶往萧山。

吕剑光和潘振铎从杭州赶回萧山后,在24小时破案时限的伟大压力下,争分夺秒,立刻睁开了一系列动作。

依据浙江省公安厅厅长王芳提供的案发地址,潘振铎率领萧山县公安局50多名公安干警,沿着铁路排查各村,集中审查了60多名周围村民。

其中有40多名已经彻底清扫作案嫌疑,剩下的20多人正在核实失事当晚的行踪。

/wp-content/uploads/2021/3/q2Uvay.jpeg插图(18)

图|上世纪,铁路沿线的墟落景物

云云宽大的排查局限,再加上公安干警和政府职员的查人阵势,铁路沿线村子的人民群众也被搞得战战兢兢的。

而公安职员虽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却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也没有取得任何突破性的希望。

眼见24小时的破案限期将至,萧山县从上至下的所有干部都由于伟大的破案压力,而主要不安。

20日下昼,许开国乘坐单厢列车,从诸暨县出发,赶往萧山县。火车在行驶到案发地沿线路段时,时走时停不说,还动不动往回倒上一段,整整往返折腾了好几回。

/wp-content/uploads/2021/3/yMB732.jpeg插图(19)

图|上世纪,铁轨边张望的群众

生涯在铁路沿线村子的乡亲们,见过不少来往返回的火车,像这么开的火车,照样第一次见到。不少人都跑出来看热闹。

许开国前来的新闻,吕剑光和潘振铎早已知晓,专程在沿线守候,准备向其汇报情形并请罪。

但许开国并没有责令二人什么,而是让他们登上了火车,一起去往白鹿塘火车站,并通知了萧山县公安局其他几位股长级干部,让他们尽快赶至白鹿塘车站开会。

白鹿塘车站现场大会的与会职员:公安部副部长许开国,浙江省厅副厅长吕剑光,省厅数位处长、科长,铁路局并铁路公安处有关干部,萧山县公安局局长并几位股长。

/wp-content/uploads/2021/3/NRBVBf.jpeg插图(20)

图|上世纪,火车站老照片

吕剑光的来到,已经让众人有些喘不外气了;及至再看到国家公安部副部长许开国,众人更是以为似乎末日到了。

然而,许开国副部长并没有显示出众人事情效率的不满,而是亲热地问候了人人一句:“同志们,辛勤了!”

这句开场白,让众人拧紧的心头松了不少,可案子仍没有希望,心里的大石头依旧镇定。

潘振铎作为萧山县公安局局长,向许开国汇报了现在事情的开展情形,也做好了挨批被追责的准备。可许开国在听完所有汇报后,并没有责问任何一人。

/wp-content/uploads/2021/3/6nmQr2.jpeg插图(21)

图|上世纪警员照片

许开国道:“同志们,我提几条建议。第一,先作废24小时破案令。同志们不要有太大的头脑压力,案件性子可能并不是敌人搞损坏,人人可以将侦探的局限扩大。

第二,这起事宜可能是群众丢掷石子误中火车造成的。经由我的勘探,铁路穿村而过的曹家桥村可以重点侦查,由于专列遇袭事情最可能发生在这儿。

有了许开国的指示,没有了24小时的破案限期不说,另有了明确的破案偏向,这让所有人大大地松了一口吻。

/wp-content/uploads/2021/3/MbINJv.jpeg插图(22)

图|上世纪萧山县农民住房照片

随后,萧山县公安职员主要对曹家桥村睁开鼎力侦探,找到了许多有用的线索。通过对这些线索不停地剖析和汇总后,最终将目的锁定在了曹家桥村贫农曹文生的身上。

萧山县公安局局长潘振铎,亲自带人来到曹文生的家,将其带到公安局举行审讯。

曹文生眼见自己进下场子,深知自己捅了大篓子,恐遭遇意外。他自己一条烂命倒无妨,可他放心不下的是妻子和两个孩子。

/wp-content/uploads/2021/3/2MNZ3y.jpeg插图(23)

图|上世纪农村小孩照片

曹文生早先完全是抗拒状态,由于忧郁自己坐大牢甚至吃枪子,家里的媳妇孩子没人管。他全程都把头低着,不说一句话。

潘振铎做了一个多小时的头脑事情后,曹文生才将满心惊慌收了起来,逐步地静下心,交接了案情——

原来在18日晚,曹文生和另外几个村民坐在火车道旁闲谈,见一列挺漂亮的火车从不远处驶来,曹文生随手把手中的一块小石子,扔了已往,正好击中了火车的玻璃。

曹文生并示意那时离他最近的同村村民曹培兴,应该有看到他往火车扔石头。

/wp-content/uploads/2021/3/7n2eiu.jpeg插图(24)

图|上世纪农村,几个男子正在拉家常

做完了曹文生的笔录后,侦探股股长杜永毅决议再找曹培兴验证一下。然而,曹培兴一见公安干警,却自动认可,是他往火车上扔的石头。

这让杜永毅很纳闷,之前查了那么久都没有线索,现在竟然有两人跑出来认罪?

到底谁说的是真话?

那时,杜永毅已经在现场为曹培兴做了笔录,他假设两人都说的是真话,将情形举行综合剖析。但在剖析对比后,杜永毅开端判断:曹培兴是在说假话,显著就是在为曹文生顶包。

/wp-content/uploads/2021/3/vUVfYz.jpeg插图(25)

图|上世纪,某派出所民警正在与群众攀谈

于是,杜永毅直接向曹培兴讲清了顶罪的利害关系,吓得曹培兴赶快说了真话:

原来曹文生被萧山县公安职员带走后,他的妻子就跑来向曹培兴求助,说曹培兴是党员,又做过乡长,若是他替曹文生顶罪,不会被处罚得太严重。若是曹文生被抓去坐牢,她和孩子也活不下去了。

见曹文生的妻子哭哭啼啼,曹培兴心一软,也就糊里糊涂地准许了。现在,他可以一定地说,击中火车的石子,确实是曹文生扔的。

到6月23日,这次毛主席专列遇袭案件已所有弄清。

/wp-content/uploads/2021/3/naIzUn.jpeg插图(26)

图|萧山县人民政府旧照

杜永毅回到萧山县公安局,向潘振铎做完汇报,尔后上报给省公安厅、党中央。

毛主席得知事情的原委后,却示意曹文生只是一个贫农,教育一下就好,替他讨情。

于是综合了中央的处置意见,萧山县人民法院在1955年7月16日,判处曹文生有期徒刑三年,脱期执行。(注:脱期执行,即被处罚的刑罚暂不执行,给予一定的磨练期,凭证犯罪人在磨练期内的显示,来决议是否继续执行原刑罚)

/wp-content/uploads/2021/3/VNnmAz.jpeg插图(27)

图|萧山县人民法院、审查院大门

因此,曹文生在看守所里被关押了23天后,毫发无损地回到了家里。

他走进家门时,妻子和两个孩子惊讶到了极致,片刻后才反映过来,一家人激动地抱在了一起,皆是泣如雨下。

就这样,这场牵涉无数的毛主席专列遇袭案,被证实为不外是“阴差阳错”的虚惊一场,最终就此落幕。

-完-

1973年周总理为何在国务院聚会上恼羞成怒:这真是周门不幸?

1971年10月25日的联合国大会上,新中国以绝对优势重返联合国。以此为契机,新中国的外交工作也展开了新篇章。1973年,在一片高歌猛进的氛围中,驻希腊大使周伯萍却闹出一个大大的乌龙事件,险些造成严重后果。 一向重视外交工作的周总理对此震怒,并在国务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