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老农说自己曾是红军团长,却被人冷笑,司令亲自为他证实身份

彭德怀含冤去世后,浦安修过得如何?不以彭总夫人自居、单身到老

夜深院静,只有写字台上的那盏昏黄小灯,还陪伴着桌前这个两鬓斑白的六旬妇人。 十年前,囚室内的耄耋老人亦是小灯一盏伏在这沓稿纸前,写到动情处他也时常落泪,他所伤心的并非自己大半生横刀立马却落到如此凄凉晚景,而是念想到战友的悲、百姓的苦…… 她小

1971年的一个早上,济南军区司令部迎来一位不速之客,他走到军区哨兵的眼前启齿问到:“同志,杨司令在吗?”

门前的哨兵上下端详起眼前的人,蓬头垢面,穿得破破烂烂,脚上踩了一双破鞋,他着实难把眼前的人和杨得志司令联系起来。

来人见哨兵眼神中带着疑惑,接着启齿说到:“同志,我叫侯礼祥,是杨司令的老手下,找他有事。”

/wp-content/uploads/2021/3/R7faEj.jpeg插图

图|杨得志将军与老兵合影

听他这样讲,哨兵回应到:“你去转达室问。”侯礼祥走进了转达室,接着打探杨司令的着落。这也是他从湖北千里迢迢赶到济南的目的。

可是杨得志司令的行踪却不是那么容易能探问到的,当侯礼祥询问杨司令在哪时,转达室内里值班的武士站起来说:“杨司令的行动属于军事隐秘,你问这个做什么?”

侯礼祥自己就是武士身世,自然也知道司令员的行动是军事隐秘,然则此番他来找杨司令简直是迫不得已。

现在除了杨司令,生怕是没人能帮自己了“我知道这是军事隐秘,可是我有急事找他,长征的时刻,我是他的手下。”

知道他的身份之后,接待他的武士拿起电话打了起来,片晌之后武士放下电话,见告侯礼祥杨司令出去开会了,让他他日再来。

/wp-content/uploads/2021/3/ZZz2Un.jpeg插图(1)

图|哨兵战士

无奈之下,侯礼祥也只能暂时脱离。他这次来就是想请杨司令为自己证实身份,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太久了,多等几天也无妨。

事实上,侯礼祥不只是杨得志将军长征时的老手下,他还跟杨得志将军拜过把子,两人的关系好得像亲兄弟。

红军长征时期,侯礼祥一直由杨得志将军向导举行革命事情。在杨得志当红一方面军的一师一团团长的时刻,侯礼祥就是一营的营长。在杨得志当师长后,侯礼祥就是团长。

谁带的兵最像谁,杨得志将军立下过赫赫战功,侯礼祥作为他的手下,自然也不会差。

在长征时,侯礼祥一直是先头军队的下层向导,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过雪山草地都能瞥见他的身影。

/wp-content/uploads/2021/3/j6RJfe.jpeg插图(2)

图|红军在长征途中翻越雪山

长征途中,侯礼祥曾多次身负重伤,他的颈部被子弹打穿过,他的右腿大腿股也差点被子弹打断。

1937年和1938年,他还担任了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警备第一团的副团长职位。他还在红军抗日军政大学学习过一段时间。

可是在1939年,侯礼祥却消逝不见了,他成了牺牲的红军干部中的一员。

而在1961年,这个已经牺牲的人却又泛起了。一小我私人怎么会先“牺牲”又“复生”呢?这一切还要从侯礼祥的名字提及。

/wp-content/uploads/2021/3/i6nYNj.jpeg插图(3)

图|约莫1935年的大渡河泸定桥

侯礼祥于1912年生于江陵县侯家台,家境还不错,以是也念过几年的私塾,算是个有文化的人。

惋惜在他十二三岁的时刻,怙恃相继离世,书不能接着读了,还需要为自己的生计发愁。

于是在他十五岁的时刻,他从老家侯家台到了荆州,想在此地谋份生路。

事情没有侯礼祥想象的那样好找,在1928年5月,侯礼祥到了江西加入地方革命事情。

在一最先的时刻,接待侯礼祥的人询问名字,由于在自己老家,相识的人都叫他“礼祥”,他就直接这样告诉了接待人,人人就一直这样叫他。

侯礼祥却不知道身边的革命同志一直以为他叫“李祥”,虽然中途侯礼祥发现了人人都误以为自己的姓名是“李祥”。

/wp-content/uploads/2021/3/qaIv6b.jpeg插图(4)

图|长征途中的红军

不外人人都叫惯了,两个字叫起来也简朴,再加上自己的名字很少需要写出来,以是侯礼祥也没有十分在意这件事。

1929年年终,正值红军扩编,侯礼祥获得了一个忧伤的时机,他被地方干部派送到了红三军团五师十四团二营五连投军,之后又乐成成为了一名名誉的党员,随后踏上了长征的旅途。

在这个历程中,他挂号注册用的都是“李祥”这个名字。

1939年,侯礼祥由于身体缘故原由,很难再继续奔赴前线,经由他本人赞成和组织的放置,在后方继续事情。

纵然不能冲在最前线,然则侯礼祥为革命事业奋斗的理想却从未改变过。

/wp-content/uploads/2021/3/yyQ3a2.jpeg插图(5)

图|正在渡河的革命战士

之后侯礼祥到了武汉八路军做事处,那时担任向导事情的叶剑英将军接待了他,放置他在湖北省党的地下组织继续事情。

侯礼县本就是江陵县人,以是省组织就将他派到了江陵老家举行地下事情。

为了事情能够顺遂睁开,侯礼祥必须将曾经的荣耀所有埋藏起来,他将自己的军官证、残疾武士证等证件所有装在了一个皮箱之中,藏在了床下

侯礼祥回乡之后就经人先容娶了一位农家女为妻,为了养家生涯,他经由族长赞成,借用侯家祠堂开了一间牌铺。

有了这间牌铺,不仅能赚一些钱贴补家用,也能打探一些新闻。然则侯礼祥没有想到正是这间牌铺也给自己招来了一些祸根。

牌铺之中来人的人流亲热,有鸡鸣狗盗之辈就打起了侯礼祥的注重,在这些人看来,侯礼祥在外打拼了十几年,回老家之后又开了间牌铺,手里一定有钱。

/wp-content/uploads/2021/3/3u6FZz.jpeg插图(6)

图|长征队伍

于是,有几个贼便趁着夜色进入侯礼祥的家中,偷走了许多器械,其中就有他谁人装满荣耀的皮箱。

在自己的皮箱被盗之后,侯礼祥再也没心思继续做生意了,他把自己关在家中不吃不喝。

幸亏这时中央县委派了一个通讯员找到了侯礼祥

“书记放置你到监利县朱河镇洪湖,用国民党伪联保主任的身份,和伪监利县县党部取得联系,打入敌人的内部事情。从现在起你就用侯文彬这封名字,联络员和联络地址会另行通知。”

丢了皮箱的侯礼祥在接到义务之后又重新振作了起来。

1940年4月左右,侯礼祥在监利县没事情多久,敌人一二八师就攻陷了此地。

/wp-content/uploads/2021/3/ziInu2.jpeg插图(7)

图|国民党军队

由于伪县长和伪区长的叛变,我党地下组织遭到了严重的损坏,侯礼祥和其他地下事情的同志各自隐藏起来,自此,侯礼祥便和组织失去了联系。

侯礼祥做过许多实验和组织去的联系,然则都以失败了结。

他只有重新回到自己的老家,即便他家在农村,可是他幼年便外出闯荡,基本不会务农,只有到老家侯家台辅警的一个小街上开了一家小茶室维持生计。

新中国确立之后,侯礼祥回到了侯家台,此时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公然自己红军团长的身份,然则却由于证件所有被盗,以致于他拿不出器械为自己证实身份。

/wp-content/uploads/2021/3/ZR3yqe.jpeg插图(8)

图|正在翻越高山的红军战士

在农村的侯礼祥就这样以一个通俗农民的身份照顾耕牛,在闲暇之时,侯礼祥也会忍不住和身边的人讲起自己加入长征的往事。

可是人们却只当他是在讲笑话,听了之后大多人都冷笑他,没人信托自己眼前这个喂牛的老农是红军团长。

侯礼祥当过兵,性子直,向来是直来直往,瞥见什么以为纰谬的事都是直接就说出口,这样的行事作风冒犯了一些村里的干部。

之后侯礼祥就被列成了专政工具,自己一个红军居然被当成了内部专政工具,侯礼祥怎么能咽得下这口吻,他想起了自己的老首长杨得志。

/wp-content/uploads/2021/3/jia6Jz.jpeg插图(9)

图|一名年轻的八路军战士

1961年,一个有时的时机,侯礼祥在报纸上瞥见了自己的老首长杨得志,马上喜出望外,写了一封信给中央军委办,希望与杨得志将军取得联系。

原本以为自己的这个手下“李祥”已经牺牲了,名字都载入了牺牲将士的名单,杨得志将军却没想到能收到这样一封来自湖北省江陵县的信,而写信的人就是自己的这个手下,寄信的人叫侯礼祥。

在信中,他写明晰自己就是“李祥”,谁人昔日的红军团长。杨得志将军很快就给自己的这个老团长回信。

/wp-content/uploads/2021/3/u6nANn.jpeg插图(10)

图|红军战士

在接到杨得志将军的回信后,侯礼祥激动得大哭了一场。有了这封信,他再也不怕自己的身份到说不清晰了。

可是侯礼祥怎么也没想到,在当地村干部看了杨得志将军给自己的回信之后,居然以为信件是自己虚拟的,借用着“造假信件”照样“虚拟中央首长来信”,将侯礼祥酿成了公然专政工具。

没人信托一个其貌不扬的农民会是一个红军团长,更没有人信托这个农民还和大向导有关系。

侯礼祥的头上顶上了一顶反革命的帽子,日子很忧伤。在1971年,侯礼祥被送到公社林场接受劳动刷新,此时的他已是一位花甲老人。

/wp-content/uploads/2021/3/RzQ7ry.jpeg插图(11)

图|农村中的花甲老人

他在夜里躺在床上时常回忆起长征的日子,他不怕耐劳,然则他畏惧自己要是再不找时机证实清白,可能就永远都没时机了。

终于侯礼祥又在报纸上瞥见了杨得志将军的新闻,他将报纸反频频复看了好几遍,把报纸上的内容都记在了脑中,他要去找自己的老首长。

他所在的林场在湖北,而杨得志将军那时在山东济南,想要见到杨得志将军绝非易事。

侯礼祥先是从林场徒步一百多里路到了沙市,设计从沙市上船。

到了沙市之后,侯礼祥才以为自己饿得有些发昏,可是翻遍了全身上下才找到两毛钱。

/wp-content/uploads/2021/3/7ZzQrm.jpeg插图(12)

图|英雄老兵

手里捏着着两毛钱,他走进了一家面馆:“服务员同志,我想跟您商议个事,我没有票,想多出一毛钱,吃碗面,行吗?”

“那可不行,有票才气卖面给你,否则就是损坏政策了。”

“同志,我是走了一整夜都没吃器械,您能不能通融一下?”

面馆服务员看着眼前这个老人着实有些可怜,最后准许了他。吃完面之后,侯礼祥向面馆服务员到了一声谢,就朝着码头走去。

现在身上没有一分钱的侯礼祥看着马上要靠岸的船有些犯难,在一个美意人的辅助下,侯礼祥才随着混上了船。

/wp-content/uploads/2021/3/yIzQni.jpeg插图(13)

图|上个世纪的渡船

在下船之后,他需要从武汉再赶到济南,这又是一道难关,着实没有设施的侯礼祥只有扒火车,他一样平常选在晚上行动。

日间的时刻,他就寻着合适的时机下来讨饭吃,有时也在田里摘几根黄瓜果腹。

每次摘了别人的黄瓜之后,他都市用木棍在旁边写下一行说明:“老乡,欠美意思,我借你几根黄瓜,日后若是有时机我一定加倍璧还,侯礼祥。”

他心里是这样想的,不能由于自己摘了别人的黄瓜,引得乡里乡亲们相互嫌疑,让人家日子过得不安生。

就是这样的生涯,侯礼祥也没有叫过半点苦。经由漫长的旅途,他终于到了自己的目的地——济南军区司令部。也就发生了开篇的那一幕。

/wp-content/uploads/2021/3/VbeUB3.jpeg插图(14)

图|七十年月的火车

值班室的事情职员给侯礼祥放置了一个旅馆,在旅馆中渡过一夜之后,侯礼祥换了一套清洁的衣服准备和自己的老首长碰头。

为了平安起见,在见到杨得志将军之前,侯礼祥被要求写出自己在长征时刻的一些情形,稀奇是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的时刻的情形。

侯礼祥写下了自己的一段回忆,被人交到了杨得志将军的手上,杨得志将军从抽屉中拿出一封信来,两种信纸,统一种字迹,

“快去把人叫来,我要见他。”

/wp-content/uploads/2021/3/ANNJN3.jpeg插图(15)

图|杨得志司令员(中)

见到终于有人要来接自己去见老首长了,侯礼祥马上两行热泪挂在了脸上,长征那么苦,他没有落过泪,来找首长的路上那么苦,他也祛除过泪,可是这一刻,他再也忍不住了。

许久不见的两小我私人终于在军区中碰头了,杨得志将军先启齿问道:“你就是李祥同志吗?”
侯礼祥正直身子,敬了一个军礼,“您就是杨得志司令员吗?”

“我是杨得志!”

侯礼祥听后大步上前,一把拉住杨得志将军,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wp-content/uploads/2021/3/yQb26r.jpeg插图(16)

图|杨得志将军

杨得志将军拉着侯礼祥的手,招呼着他坐下,同时将自己眼角的泪水拭去。三十多年没碰头,曾经两个意气风发的武士现在已经变了容貌

侯礼祥想起来昔时的那些同志和向导,“首长,杨勇政委还好吗?”

“他很好,他现在是新疆军区的司令员了。”

杨得志也想起了一些往事:“李祥,侯礼祥,1962年的时刻,你怎么突然断了联系?”

“我被打成了反革命分子,不能和你们通讯。”

/wp-content/uploads/2021/3/MJNVFn.jpeg插图(17)

图|杨勇将军旧照

侯礼祥将自己的遭遇一股脑儿全讲了出来,杨得志将军听后感伤万分。

他们约莫谈了一个过小时后,杨得志将军另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置,直接问到:“李祥,你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

“首长,我没有其余想要的,唯一想要的就是摘掉我头上的反革命帽子,而且,我的证件都被偷了,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设施恢复我的红军待遇。”

/wp-content/uploads/2021/3/bAZnum.jpeg插图(18)

图| 抢渡大渡河(油画作品)

除了这两件事,其他的难题,侯礼祥以为自己都能战胜。

事着实长征途中,许多战友都牺牲了,牺牲的时刻大多战友都还很年轻,自己现在还好好地在世已经算是十分幸运了,以是侯礼祥想要的器械并不多。

杨得志将军直接准许了自己这位老伙计的要求“只要是我能帮的,我都帮你!”

在杨得志将军的放置之下,侯礼祥在济南玩了几天就想回家了,家里另有妻子孩子,他跑出来家人完全不知情,一定还为自己担惊受怕的,他得回去了。

/wp-content/uploads/2021/3/YFJnAr.jpeg插图(19)

图|杨得志将军(右一)和将士们讨论战况

来的时刻,他是两手空了,走的时刻却是大包小包。

包裹内里装了一套单衣,一套春秋装另有一套冬装,另外加上一件皮大衣。衣服有了,鞋子也不少,不知有一双单皮鞋,一双毛皮鞋,另有毛巾和喝水的水壶。

侯礼祥提着这些器械,真是什么话也讲不出来,他知道这全是老首长对自己的一片心意。

杨得志将军还给了自己一百块钱和二十斤的天下粮票。

/wp-content/uploads/2021/3/vAFRBf.jpeg插图(20)

图|杨得志将军旧照

可是等到1974年的时刻,侯礼祥的问题才真正获得解决。1973年12月,杨得志将军作为济南的司令员和武汉军区的司令员交流了位置。

1974年4月,杨得志将军到荆州视察事情,在事情竣事之后,杨得志将军想起来自己的谁人老团长,对着身边的荆州军分区司令员粟侠辉问到:“侯礼祥在哪?让他来见我?”

粟司令员并不知道侯礼祥是谁,赶忙派手下的人去找。粟司令员在知道侯礼祥是江陵县人之后,直接给江陵县打电话。

侯礼祥的家里来了一个通讯员:“侯礼祥,中央有位大向导要见你,县里要你赶忙去一下。”

/wp-content/uploads/2021/3/QFbuUf.jpeg插图(21)

图|通讯员

骑着从通讯员手里借来的自行车,侯礼祥就往县里赶,他猜到了要见自己的人应该是杨得志将军。

在荆州军分区招待所的小餐厅内里,杨得志将军等来了侯礼祥:“老战友,你还好吗?”

餐厅里的人都将眼光放在了侯礼祥身上,杨得志将军拉着侯礼祥的手说到:“我给人人先容一下,这是我的老战友,长征的时刻,我负了伤,多亏了他把我背了下前线。”

侯礼祥被杨得志将军拉着坐在了自己身旁,亲热地接着问到:“老战友,你在长征时伤好完了吗?”

“还会发,尤其是天气有个转变就疼得厉害,可是又有什么设施呢,我没钱去看啊!”

/wp-content/uploads/2021/3/yQnaqu.jpeg插图(22)

图|开国上将杨得志

经他这么一说,杨得志将军才知道自己这个老团长的红军待遇居然还没有落实下来,连忙问到这是怎么回事。

侯礼祥注释到是县里的人不给自己办,过了一会儿有人站了出来为江陵县的向导注释道:

“这事实在不能完全怪江陵县的向导,县里的向导没有接到任何上级关于落实侯老待遇的指示,江陵县下面的下层机关也没向县里递交过侯老被打成反革命或者是要求昭雪的文件资料。人家光听一小我私人的口头申请怎么好立案呢?这不相符程序嘛。”

众人听后,也以为确实是这个原理。杨得志将军听后说:“你们想要上面的指示,侯礼祥同志在长征时当过红军团长,还救过我的命,我可以为他作证!”

/wp-content/uploads/2021/3/ZbyAbq.jpeg插图(23)

图|杨得志将军和红军老兵

有了杨得志将军的证实,侯礼祥的问题也就获得了人人的关注。侯礼祥获得了国家二等甲级残疾武士的待遇,每个月有定额津贴之外,看病吃药的钱所有可以报销。

江陵县很快就确立了专案组观察此事,最先收到的证实质料就是杨得志将军亲自写的,他陆续为侯礼祥提供了三份证实质料,其中有一份是在给县专案组寄去《观察函》的空缺处直截了当得写下来一句话:

侯礼祥同志负伤是事实,我可以作证。

杨得志

一九七四年六月十三日

/wp-content/uploads/2021/3/BBrem2.jpeg插图(24)

图|红一军团指战员的合影

在另外的两份证实质料中,杨得志将军将自己担任中国工农一团团长时,侯礼祥担任过班长、排长、连长、营长的情形直接详细写明晰。

而且在第三份质料中提出,凭证杨得志将军和杨勇将军的配合回忆,那时在杨得志将军调离红一团到红二师任师长一职时,侯礼祥简直当过红十三团的团长。

杨勇将军也为侯礼祥提供了证实的质料。

/wp-content/uploads/2021/3/eu6jei.jpeg插图(25)

图|杨勇将军

这些外调证实质料再加上经多番观察走访,侯礼祥的老红军身份终于获得人们的认可,他的事迹在十里八乡传开,有许多记者来采访他,他也很乐于给年轻人讲述长征的故事。

事情到这里,按理来说侯礼祥应该没什么遗憾了,由于他想恢复自己身份并不是为了名利,只是想让人人知道自己没有对不起党和人民。

可是他心里照样有一件事情放不下,那就是自己的党籍问题。

遗憾的是,由于侯礼祥在回家之后十来年间和党组织脱离了联系,凭证划定不能恢复党籍。就这样,在1991年,老红军侯礼祥带着一个遗憾离世了。

/wp-content/uploads/2021/3/bIJZJj.jpeg插图(26)

图|一位八路军战士和一名国民合影

红军侯礼祥在党的率领下,走完长征这段绚烂的旅程,他是众多红军战士中的一个缩影。

先进们战胜了凡人难以想象的难题,依附着顽强的意志力和对伟大理想的追求,越过一道道山,走了两万余里,最终完成这一人类史上的伟大征途。

这些先进在艰辛卓绝的革命斗争中为我们留下了伟大的长征精神。红军长征虽然已经成为历史,然则长征精神永存于世。让我们向老红军侯礼祥致敬,向所有的红军战士致敬!

【完】

明朝首位被煮成肉汤的王爷,体重达150公斤,肉汤至今都很出名

都说我国的文化源远流长,数千年屹立不倒,其中仁义礼智信更是作为我国的传统美德被国际赞誉不绝。殊不知,我国的这些千年文化中,也包含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比如刑罚,说到最严厉的刑罚,相信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满清十大酷刑,但其实早有商汤时期就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