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争霸2000年:为什么中国历史上,南方总是打不外北方?

2003年,一名俄罗斯人到中国大使馆面签,说:刘少奇是我爷爷

2003年4月,一名俄罗斯中年男人拿着护照走进了中国大使馆签证处,当签证官问这名俄罗斯人去中国的目的时,这个名叫阿廖沙的俄罗斯人的回答令签证官大吃一惊。 他说,刘少奇是他爷爷,他要去中国探亲。 刘少奇是我国党和国家领导人,是我国的开国元勋,已经于1

熟悉中国历史的同伙不难发现,历代统一中原的政权,险些所有来自于北方区域。只要统一战争打起来,往往是由北向南,南方的政权被北方干掉,少少有北方政权被南方祛除的。

从秦汉至明清两千多年的时间里,只有明太祖朱元璋的南方政权统一了天下。其余的几大王朝,所有起源于北方区域。历史上,南人只管也有过多次北伐,却总是负多胜少,无功而返。

为什么南方打不外北方?直觉上,人们习惯从军事层面找缘故原由。好比,南方河湖众多,以丘陵为主,以是难以驯养马匹。这就导致了南方区域一直缺乏壮大的骑兵军队。众所周知,骑兵在古代战争中占有举足轻重的职位。

反观中国北方,由于有大面积的平原和草场。这就给生长大规模的骑兵缔造了有利条件。这就很容易使人发生如下印象:南方以步兵为主的军队,在北方骑兵眼前不堪一击。

真的云云吗?事实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庞大。

/wp-content/uploads/2021/3/fAJryu.jpeg插图

1/6 骑兵的局限

一个基本的知识是,骑兵再彪悍,其战斗力也只能局限在平原上。骑兵的优势是灵活性兼袭击力,这令传统步兵无法企及。

可到了南方,骑兵的优势就被大大削弱了。尤其在古代,南方区域尚未获得充实开发,四处是湖泊,沼泽或森林,马匹的灵活性基本施展不出来。以是,骑兵的优势,只能注释北方军队在平原野战上的优异显示,不能作为北方在军事上耐久压制南方的基本条件。

另有一点经常被忽略,就是在古代战争中,骑兵的作用未必如我们想象的那么伟大。

/wp-content/uploads/2021/3/UF7fIn.jpeg插图(1)

早在战国时期,骑兵便获得了普遍使用。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故事人人都很熟悉,即便云云,骑兵在战国军队中的比例也不到10%。

究其缘故原由,是马镫尚未泛起。士兵没有马镫,就难以在马背上保持平衡,无法做出高强度的击杀动作,否则就很容易跌落马下。以是,早期的骑兵仅限于侦查和袭扰,无法举行大规模的野战。

中国约莫是从西晋时期最先使用马镫的,那是否意味着,骑兵的战斗力往后爆棚了呢?

事实并非云云,历朝历代,步兵对于骑兵都各有妙招。

战国时代,秦国的步兵方阵就让赵国的铁骑无可怎样。到了汉武帝的时刻,汉军发现晰一种大型弓弩,令匈奴骑兵有来无回。三国时期,蜀汉的诸葛连弩也曾令曹魏的虎豹骑心惊胆战。

/wp-content/uploads/2021/3/BZR3Ej.jpeg插图(2)

东晋时期,刘裕使用“却月阵”击败了北魏的骑兵。到了唐代,李嗣业的陌刀军以其“人马俱碎”的恐怖杀伤力,重挫了安禄山的骑兵。南宋时期,岳家军更是依附著名的砍马腿战术,大破金军的重骑“铁浮屠”。

明清以降,随着火炮的泛起,骑兵时代已靠近尾声。明末袁崇焕用西洋铸造的“红夷大炮”击败了努尔哈赤。康熙年间,火炮辅助清军平定了草原部落首领葛尔丹的叛乱。

由此可见,骑兵在历史上并非不能战胜。相反,由于步兵的可塑性更强,能够生长出比骑兵加倍天真的战术,一再在战场上牵制对手,甚至扭转战局,反败为胜。

无独占偶,美国军事历史学家维克托·汉森,在他的脱销书《杀戮与文化》中,也对步兵的价值做了重新评估。

/wp-content/uploads/2021/3/zm2uAv.jpeg插图(3)

汉森以为,从战术角度,步兵比骑兵更具优势,尤其在阵地战和攻坚战中。由于步兵由一群群能够自力思索的人组成,他们可以频频训练种种阵型和打法,只要纪律严正,指挥适合,完万能够抵御骑兵的冲锋。步兵战术的使用,外面看是军事实力的体现,现实反映的却是一个国家的组织能力与制度水平。

古罗马、古希腊的步兵方阵,甚至欧洲近代的持枪步兵,都是对传统步兵战术的继续和发扬。

以是,想领会南方为何难以战胜北方,就不能光从军事上寻找缘故原由。

2/6 从关中时代到华北时代

北方对南方的优势,首先确立在一个基本的事实上,即北方的经济与人口总量,耐久领先于南方。

中华文明起源于黄河流域,纵观中国历史,通常国祚恒久的王朝,其政治中央都位于北方区域。

若是我们按地理位置举行大略的划分,中国历史可分为两个时期,关中时期和华北时期。

“关中”即关中平原,在今天的陕西区域,以西安为中央。周秦汉唐,关中区域一直是中国政治经济的心脏地带。

/wp-content/uploads/2021/3/z6VZRb.jpeg插图(4)

早在西周时期,周王室就定都于此。周幽王之后,关中平原被犬戎占领,周王室东迁至今天的洛阳一带。日后,这条从关中到洛阳的两点一线,主宰了中国一千多年的历史走向。

为什么关中平原会成为文明的起源地?第一,这里天气相宜,土地肥沃,适合生长农业。第二,关中平原四周环山,易守难攻,在交通落伍的古代,这些就是自然的屏障。

正由于四周环山,来自东部的敌人就打不进来。战国时代,秦国依托这一地理优势,频频挫败六国的进攻。

关中平原另有一个优势,就是从这里可以直达四川盆地。古时刻,长江水道阴险异常,要想入川,通常只能从陕西的西南部进入,即今天的汉中区域。战国时期,唯一能进入四川盆地的,只有秦国。也正是依附对四川的掌控,秦国获得了一座伟大的粮仓,为日后统一中国打下了物质基础。

/wp-content/uploads/2021/3/vYveie.jpeg插图(5)

唐代安史之乱糟蹋了关中的经济,关中平原往后衰败。中国的政治中央朝东部转移,中华文明进入了“华北时代”。

与关中平原相比,华北区域最大的劣势是缺乏地理屏障。历史上,这里的经济开发比关中区域还要早,周以前的商朝就定都于此。北宋以后,中国的历朝历代都将首都设在华北平原。

相比于北方的繁荣富庶,中国的南方耐久被视为蛮荒之地。需要注重的是,汉朝以前,昔人所谓的“南方”,还不是指长江以南,而是淮河以南。尤其在秦汉时期,在北方文明中央的视角下,南方只能算“化外之地”。

那时的淮河流域沼泽密布,别说是车马,就连人想通过都很难。以是自古以来,人们就有“守江必守淮”的说法,即你要守住长江,首先得守住淮河。由于淮河为长江提供了一片缓冲带,一旦北人突破淮河防线,长江也就形同虚设。

/wp-content/uploads/2021/3/6fMvIb.jpeg插图(6)

正由于南方开发对照晚,加上有大江与水网的阻隔,南方人一直被轻视地称作“南蛮”。直到南北朝时期,为逃避战乱,得益于大量北人南渡,南方区域才最先欣欣向荣。然而,南方真正成为中国的经济中央,得等到南宋之后。北方的衰落,是一个漫长的历史历程。

我们都知道,战争外面是军事实力的较量,现实上拼的是人力,物力和财力,谁投入的越多,谁的胜算就越大。别看今天的南方比北方富足,但在历史的大部门时间里并非云云。

3/6 一盘散沙的政治基因

然而,经济并不是影响战争输赢的唯一要素,甚至还不是最要害的要素。

历史上,女真、西夏、蒙古等少数民族的经济都很落伍,却依旧能在军事上压制中原国家。在西方,罗马帝国也曾被贫穷野蛮的日耳曼人给灭掉。以是,除了经济以外,政治也是战争中一个不能忽略的变量。

南方区域的政权有一个特点,由于耐久地处文明的边缘,加之地广人稀,当权者很难对这里实行有用的直接统治。

/wp-content/uploads/2021/3/ammEzy.jpeg插图(7)

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国就是典型的例子。楚国的面积一度是七国中最大的,其领土一直向北延伸至今天的河南南部。然而,云云重大的国家,对六国却险些不组成威胁。缘故原由很简朴,楚国的国家发动能力很弱,大部门区域并不由楚王直接统治,而是交给当地的部族。严酷意义上,楚国更像是一个部族同盟,权力由楚王与各部族首领分享。

效果就是,楚国徒有大片领土,却很难像秦国那样凝聚起壮大的军队,其资源涣散在贵族手中,不到万不得已,他们绝不会团结起来。整个战国时代,楚国无所作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土地被蚕食。

遗憾的是,南方政治一盘散沙的基因,一直延续到魏晋南北朝。

三国时代,孙吴政权征服江南后,也面临和楚国国君同样的问题:必须和内陆的世家大族分享政治权力。

/wp-content/uploads/2021/3/zQfumu.jpeg插图(8)

孙权影视形象

以是,孙吴的政治模式与蜀汉及曹魏都纷歧样,后两者是高度集权的,而前者则相对涣散。这也注释了为何曹操欲兴师南下时,东吴大臣们会整体建议孙权投降。他们心里很明了,谁做江东的主人都无所谓,只要贵族们的特权和待遇能保住就行。

到了东晋时期,中国的门阀政治达至巅峰,东晋的开国天子司马睿,就是依赖贵族的拥戴才继位的。东晋政治从最先就是个共享政权,这也注定了它不能能获得持久的稳固。

由于要应对来自北方的军事威胁,东晋朝野可以暂时地团结起来。然而,一旦想有更大的作为,好比北上收复失地,就会遭遇重重掣肘。

东晋历史上,祖逖桓温、刘裕先后举行过大规模的北伐,除了刘裕部门取得乐成以外(东晋也灭在他的手里),前两次均以失败了结。

/wp-content/uploads/2021/3/bi2IRb.jpeg插图(9)

祖逖与桓温的失败,除了军事因素以外,另有来自内部的制约。当权者忧郁一旦将领率军北上,就会拥兵自重,反过来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以是不敢对北伐提供足够的支持。贵族门阀的心态也和当权者一样,他们宁愿选择偏安一隅,也不愿让强者打破权力的平衡。

事实证实,这种忧郁并非多余。东晋消亡后,南朝政权的特点之一,就是所有由武士篡位发生,这就给政治生态埋下了伟大的不确定性。宋齐梁陈四朝,一个比一个夭折。它们配合诠释了“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残酷逻辑。

然而,正由于南方政权的这种不稳固性,导致其很难发动一场持久的远征。由于这需要集权与高效的政治体制,这恰恰是南方政权所缺乏的。

4/6 艰难的北伐

既然北伐云云艰难,南人是否一点时机都没有了呢?那也未必,东晋末年的刘裕北伐,以及明太祖朱元璋消亡元朝的战争,就让南方扬眉吐气了一把。

我们重点说说刘裕北伐。

刘裕这个名字,许多人对照生疏。他确立了宋朝,但请注重,此宋非彼宋,史书上一样平常把它称作“南朝宋”。

/wp-content/uploads/2021/3/JFNNVv.jpeg插图(10)

清人描绘的刘裕画像

要不是这个“南朝宋”过于夭折(只有59年),刘裕的职位,生怕能和秦皇汉武并列。惋惜,历史不会重演。

刘裕平民身世,篡位之前是东晋的将领。历史上,刘裕组织过两次北伐,针对的目的划分是南燕和后秦。

这两个北方政权,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就像两块石头压在东晋的肩膀上。就实力而言,东边的南燕更容易对于。

南燕的河山,在今天的山东一带。刘裕北伐时,南燕的国力虚弱不堪,对这位雄才简略的将领而言,这个对手只够塞塞牙缝。不外,收复山东,对刘裕下一步进攻后秦至关主要。

后秦占有了从关中平原到河南南部的部门区域,另有相当一部门与东晋接壤,对于东晋而言,后秦才是更恐怖的对手。但由于刘裕已经收复了山东,他的北伐军得以选择一条新的蹊径,即由东向西,从洛阳出发,直奔关中平原。

/wp-content/uploads/2021/3/muUZNv.jpeg插图(11)

为什么这条蹊径很主要?由于倘若没有占领山东,北伐军队就只能走传统的两条线路,他们划分是西部的四川—汉中线路,以及中部的武关—蓝田线路。

这两条路都需要翻山越岭,给后勤运输造成了极大的难题。这也是之前北伐一再失败的主要缘故原由,由于后勤补给跟不上,导致南方军队在前线不能打持久战。即便他们能打下城池,由于补给不足,最终照样得退却。

而从洛阳往关中平原的蹊径,除了潼关易守难攻之外,其余皆一马平川。这便大大降低了刘裕进攻的难度。

固然,这一切的条件,是攻占尚在后秦控制下的洛阳。幸运的是,刘裕的手下乐成打下了洛阳。占领河南,晋军也就得以开拓一条由淮河入黄河的新航道,物资运输就有了保障。虽然之后刘裕在攻打潼关时陷入苦战,但最终,他照样乐成打下了关中平原,这一中原文明的焦点区域。

刘裕北伐勾魂摄魄,也是明朝以前南方政权最乐成的的一次北伐。然而占领长安后不久,东晋发生内乱,刘裕不得不回到江南。关中区域立刻陷入杂乱,很快便落入了匈奴人赫连勃勃的手中。刘裕之后,南朝再也没能组织起像样的北伐。

/wp-content/uploads/2021/3/NJRNVj.jpeg插图(12)

至于厥后朱元璋的北伐,虽然是南方人唯逐一次统一天下的战争。但从军事的角度,精彩水平远不及刘裕的北伐。由于明军的对手蒙昔人,不再是昔时成吉思汗的草原铁骑,他们早已在奢靡中堕落,还陷入了严重的内斗,基本已不堪一击。

另有更主要的一点,朱元璋北伐连系了北方的农民起义。蒙昔人在对于朱元璋之前,早已被排山倒海的农民起义搞得晕头转向,朱元璋所面临的,是一个被打残了的敌人。

严酷意义上,朱元璋与刘裕的北伐,只能算南人北伐历史上两个乐成的个案,即便云云,他们想取获胜利,仍得在北方政权四分五裂,甚至支离破碎的条件下才气乐成。

5/6 宋朝为啥打不外游牧民族

我们已经从政治、经济和军事几个方面剖析了南方打不外北方的缘故原由。然而,另有一项最要害的因素没有讲到,那就是地理。

即便南方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逾越了北方,依旧无法保证能在战场上打赢对手。其中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宋朝。

从宋朝起,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变得空前壮大,成了之后数百年中原王朝的头号强敌。

虽然在此之前,中原区域也履历过蛮族入侵。但条件是中原王朝发生内乱,才给游牧民族以可趁之机。

/wp-content/uploads/2021/3/UBnuQv.jpeg插图(13)

可到了宋朝,情形大不相同,宋朝无论在政治制度,经济生长照样军事手艺上,均遥遥领先于游牧民族。然而,宋朝却耐久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这又是为什么呢?

许多人以为,是游牧民族的骑兵骁勇善战,宋军不是他们的对手。这虽然是缘故原由之一,但绝非要害因素。

我们以著名的襄阳之战为例,这场战事耗时七年,是蒙古征服中原民族最艰辛的一场战争。战争初期,南宋大获全胜,双方随即陷入艰辛的拉锯。襄阳之战是典型的都会攻坚战,襄阳位于中国南方,蒙古骑兵在这里基本没有用武之地。

襄阳之战能够打这么久,主要是由于襄阳城池坚硬,给养足够,有利于打持久战。这也是中原王朝对于游牧民族最有用的打法。若对手换做昔日的匈奴人或女真人,宋朝的胜算是很大的。

但这一回,蒙昔人差异以往,他们已经征服了泰半个亚洲,还把中国的华北,东北,甚至四川和云南也收入囊中。蒙昔人可以从以上的任何偏向召集资源,把襄阳城团团围住。

以是,襄阳之战的下场,从一最先就已注定。襄阳城与其说是被蒙昔人“打”下来的,不如说是被活活“围”死的。换句话说,即便蒙昔人反面宋人交手,仅仅依赖围困,就能让这座都会最终屈服。

/wp-content/uploads/2021/3/jmUbMf.jpeg插图(14)

有宋一代,中原军队之以是在和游牧民族的交手中屡尝败绩,虽然有制度缺陷,将领指挥水同等内在缘故原由。但另有更主要的一点:无论辽国、金国照样蒙古,他们都拥有广漠的北方区域,这就意味着,他们的战略纵深比宋朝要广。

战略纵深,简朴地讲就是给你盘旋余地的空间。它使你进可攻,退可守,还能作为后方的补给基地。这一点被游牧民族施展地淋漓尽致。

北方多平原,有利于骑兵快速移动,以是,游牧民族可随便选择战术打法,要么用攻坚战步步蚕食,要么用闪电战进攻首都。打赢了乘胜追击,打输了就退回塞北,消逝于茫茫草原中。

这也是宋朝始终拿北方民族无可怎样的主要缘故原由,由于后者有更大的盘旋余地,相比之下,宋朝的流动局限被局限在黄河以南,当被敌人给击溃的时刻,宋军没有更多的退路。

倘若我们把局限略微缩小,把眼光重新聚焦到南北政权的僵持上,同样的原理依然确立。

6/6 地理才是决议耐久输赢的基本因素

决议战争输赢的因素有许多,空间无疑是其中最主要的一个。

为什么俄罗斯能先后战胜拿破仑与希特勒?由于俄罗斯面积太大了,再壮大的敌人到了这片土地上,也终将被它的广漠给吞噬。

中国的北方相比南方,也有类似的优势。北方以平原为主,有利于开展大规模的迂回作战。而且,在北方以北,另有更为广漠的平原、高原和草场,即便北方的统治者暂时被击败,还可以退守到这些区域,而南方的征服者则无力继续北上。

/wp-content/uploads/2021/3/vA7VJn.jpeg插图(15)

除此之外,北方还享有其他的地理优势,好比对四川的占有。只管四川在地理上属于南方,但在水路交通不蓬勃的古代,进入四川多数只能从北方的陕西进入。以是从军事上,往往是北方政权更容易取得四川,将四川纳入后勤基地,最终完成对南方的进攻。

况且,北方区域另有许多易守难攻的高地,好比山西、豫西和黄土高原。这些区域由于阵势高,为统治者提供了自然的珍爱,在面临军事压力时,他们可以暂时退守到高地上,然后伺机反扑,给南方的征服者以致命一击。

反观南方区域,条件则拮据地多。南方政治的中央,一直在华中到江南一带,再往南就是岭南区域。那里经济落伍,背靠大海,山林密布,人烟希罕,无法作为先进文明的大后方。

/wp-content/uploads/2021/3/EzQVzi.jpeg插图(16)

以是,北方政权欲征服南方,只需要打下江南就够了。正由于云云,南方政权才会把防线北移至淮河一线。江南被攻克,南方政权基本就没戏了,纵然退守到更南面,也无法组织起有用的还击,南明政权就是典型的例子。

归根结底,是地理环境所提供的战略纵深,让北方的军事战略变得加倍富有弹性。由此可见,空间对战争输赢,起着何等要害的作用。

即便到了20世纪的热武器时代,地理环境依旧主导了战争的逻辑。

抗战时代,国共军民就依附中国广漠面积的战略纵深,让日军陷入了战争泥潭。日军虽然横扫华北平原,却无法攻入山西和陕北这些北方高地,尔后者恰恰是游击战最活跃的区域。

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对国军的作战线路,与传统北方征服南方的线路高度一致,从东北到华北,再到淮河一线。区别在于,解放军获得了东北这个主要的工业基地,作为战争的大后方。

/wp-content/uploads/2021/3/nMneyi.jpeg插图(17)

东北之于解放军,犹如四川之于昔时的秦军,两者均依托伟大的战略纵深,为打天下奠基了坚实的基础。即便解放军在武器装备,军力总数上不及国军,北方的经济也不如南方蓬勃,解放军依旧能打赢这场大战。

以是,战争所比拼的,除了勇气、资源和运气,另有一样亘古稳固的器械,那就是空间。空间为战争提供了势能,人被空间赋能,也被空间所制约。得“势”者得天下,这才是历史战争给我们最有益的教育。

1955年一农民朝毛主席专列丢石头,被抓后,如何处置的?

1955年6月18日晚上7:10分,一辆火车从浙江杭州火车站出发。夜色下的一切,都显得非常平静,火车的行进也非常顺利。 但是当火车来到萧山县西门道口时,却传来了“砰”的一声,车窗玻璃上立马出现了一个洞。当时负责火车安全的工作人员,神经迅速紧绷起来。 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