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一位老农指着毛主席彩色肖像照惊呼:这是我的兵

为什么汉族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这么多汉人是从哪里来的

汉民族是中国人口最多的民族,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那么,为什么汉族会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呢?历史上是怎么形成的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对汉族有一个界定。一般来讲,我们所说的汉族,主要是指从汉朝发展而来的中原民族。虽然如此,实

1951年3月初,在湖南衡东县三樟乡,一位叫彭友胜的老农民去乡里赶集。相近中午,彭友胜口渴了,他去乡公所讨水喝。

刚进村公所,彭友胜就被一张悬挂在墙壁上的毛泽东彩色画像所吸引,他以为画像中的人很面熟,似乎在那里见过,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wp-content/uploads/2021/3/amuaum.jpeg插图

突然之间,他蓦然想起来了,激动地说:“这不就是我的润芝兄弟吗?我曾经手下的兵!”

他这一大呼大叫,把乡公所的事情职员惊动了,都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只见一老农在那兴奋地手舞足蹈,嘴里还念念有词:“润芝兄弟你还好吗?”看到乡公所的事情职员,他疑惑地问:“你们这怎么有我润芝兄弟的照片?还挂在这里!”

乡公所的事情职员告诉他,这位就是被乡亲们称谓为“大救星”的毛主席!

平时的时刻,彭友胜也经常跟村里人讨论毛主席,是毛主席率领人人翻身做主,然则谁也没有见过毛主席,自然也不知道毛主席长什么样子。

听事情职员一说,彭友胜马上楞了:润芝兄弟是毛主席?自己手下的兵成了主席?

事情职员听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农说他是“大救星”毛主席的向导,都以为不能思议。

这时,彭友胜也顾不得口渴了,最先向乡亲们有声有色地讲起40年前,毛主席在他手下投军时的情形:

01

彭友胜,清光绪十年(1884年)出生在湖南衡东三樟乡粟子港。粟子港西临湘江,这里山清水秀,但易旱易涝,贫瘠的农田经常三年两不收。从孩提时代起,彭友胜就上山砍柴放牛,下河打鱼划船,仅仅念过半年私塾。1899年,15岁的彭友胜便背井离乡,外出闯荡江湖,寻找生涯出路。

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漂泊长沙陌头的彭友胜加入了湖南新军,时年23岁。彭友胜是在第49标第2营后队投军,由于他为人忠实忠实,做事勤勉谦和,几年后被提升为副目(副班长)。

时间转到1911年,辛亥革命发作,清军疯狂反扑。湖北革命军派人赶到长沙,请求湖南新军尽快起义声援。正在长沙念书的毛泽东听说新军正在招募革命军后,决议投笔从戎,加入长沙起义的新军 。

/wp-content/uploads/2021/3/mym2A3.jpeg插图(1)

令人无奈的是,当意气风发的毛泽东来到了军营门口时,他获得的是一个令人无奈的通知:要从军需要有可靠的人担保。

此时在长沙举目无亲的毛泽东,哪来的人给他担保?除了与招兵的人争辩,他想不出其余设施。幸亏有一位名叫朱其升的老兵,听到了他们的争辩,就找到了自己的副目彭友胜。

彭友胜自己没什么文化,却格外敬重念书人,在他看来能放弃学业选择投军的年轻人,都是好样的。于是他当下就决媾和朱其升一起,做毛泽东的担保人。

/wp-content/uploads/2021/3/za2imy.jpeg插图(2)

青年毛泽东

进了班里,毛泽东没等人人“迎接”就举行自我先容:“我叫毛润芝,又名毛泽东,小名叫石三伢子,家住湘潭韶山冲。今日来投军,请列位弟兄多多通知。”

彭友胜拉着毛泽东的手,指着一张空床铺说:“正好我的上铺空着,以后你睡上铺,我睡下铺。”

刚进军营,毛泽东险些是身无分文,棉军衣和被褥也还没分到。那位叫朱其升的老兵,把自己的衣物分了他一半,他才气过冬。他们都以为这个年轻人是真的想为老国民接触的人,而不是冲着那几块钱的军饷来的。

毛泽东来到军营仍像在学校一样习惯看报纸。那时士兵的军饷是七块大洋,毛泽东把两块用于伙食,其余的险些买了报纸,经常钱不够用。他阅读报纸时,总是全神贯注,旁若无人,不为周围的嘈杂声打扰。他看完报纸后,总要将报纸上的时势、趣事告诉人人,与士兵们一起分享、议论。

彭友胜为了让士兵们多领会些社会上发生的事情,经常请毛泽东为人人读报、讲时势。他还忠告其他士兵禁绝打扰毛泽东看报。毛泽东为此很是感动,很愿意和人人一起学习、讨论。

彭友胜与毛泽东相处一段时间后,觉察毛泽东不仅文化高,能说会道,而且很有个性,是一个特殊的人物。彭友胜越发地敬重、重视毛泽东,他尊毛泽东为先生,遇事总与毛泽东商议。

毛泽东对军事授课、野外练习悟性特强,体会要点快,动作做得准确。彭友胜常请他在班里为其他列兵做树模,当“教官”,毛泽东义无反顾,从不谢绝。

1967年炎天,毛泽东在接见外国友人回首往事时,曾津津乐道地谈及这段历史:“辛亥革命的时刻,我背过几天枪,什么立正、稍息、枪法还可以。”

彭友胜和全班士兵把毛泽东看成学者,请毛泽东代为写信、读信,讨教疑难问题。厥后,毛泽东回首这段历史时说:“我能写,有些书籍知识,他们佩服我博学。”毛泽东成了班里备受尊重、赞扬的“小秀才”

民国元年(1912)春的一天,毛泽东突然告诉彭友胜决议脱离军队。彭友胜听了感应异常惊诧,半天才缓过神来。

彭友胜以为,毛泽东在军队很得主座重视和士兵喜欢,投军又是他的志向,他在军队立功立业,一定能成大器,于是全力劝毛泽东留下。

毛泽东坦率地告诉彭友胜:清朝最后一个天子溥仪已经退位,中国现在是民国了。孙中山和袁世凯也杀青了妥协,革命已经由去,以是他决议回去继续念书。

彭友胜深知,毛泽东是个有理想、有理想之人,若是执意挽留,会延迟人家远大前途的。

第二天,全班战友凑钱办了酒席,其中有一碗毛泽最爱吃的红烧肉,为毛泽东饯行,毛泽东与战友们碰杯答谢。彭友胜把平时舍不得花的两块大洋塞给了毛泽东,千吩咐万嘱咐,“多多珍重”

/wp-content/uploads/2021/3/z2IJfa.jpeg插图(3)

5个月的新军生涯竣事了,毛泽东却很难遗忘这段投军的履历,1936年毛泽东在接受斯诺的采访时说:“在我谁人班里,有一个湖南矿工和一个湖北铁匠,他们对我辅助很大,我异常喜欢他们。”

这个“湖南矿工”就是副目彭友胜,而“湖北铁匠”就是老兵朱其升。

02

告辞了军营,毛泽东在波涛壮阔的社会大舞台上,演绎着一系列荣耀照人的角色:进湖南省立高等中学修业、入湖南图书馆自修、到湖南一师深造、投入否决袁世凯称帝斗争、组织新民学会、上北京大学当图书馆助理员、回湖南主编《湘江谈论》、赴上海出席了党的“一大”、南下广州主理第六期农民运动讲习所⋯⋯

/wp-content/uploads/2021/3/mYr63i.jpeg插图(4)

彭友胜则继续留下来投军。10多年后,他那支军队转战到广州,加入了国民革命军,他被任命为少尉排长。

北伐前夕,广州出书的一张报纸刊载了“毛君润芝来穗讲学”的新闻。

“毛润芝不就是曾经在我们班里当过列兵的毛泽东吗?他也到广州来了?10多年没有会晤了,见见他去!”

彭友胜特意理了发,洗了澡,换上一套新戎衣,七拐八问,终于找到了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

/wp-content/uploads/2021/3/j6niea.jpeg插图(5)

农民运动讲习所

毛泽东正全神贯注伏案备课,听门卫转达,昔时的“顶头上司”求见,连忙起身迎接。

“盖三兄”毛泽东亲热地用别名称谓彭友胜,“别来无恙。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真想死你了。”

彭友胜也很激动。他将这些年来南征北战、卷入军阀混战,厥后信仰三民主义,一五一十讲给毛泽东听。

毛泽东时而紧锁眉头,时而舒怀大笑。最后,他点燃一支香烟,慷慨激昂地说:“是呀,我们要在漆黑中试探出一条救国救民的蹊径来,真不容易啊!这条路,风风雨雨,坎崎岖坷,充满着危险,随时要准备流血牺牲。这条路,往后还很长很长,当务之急,就是要唤起千百万工农民众,打垮列强,打垮军阀,争取国民革命早日乐成!”

此时的毛泽东已是中央委员,在第一次国共互助中以小我私人名义加入国民党,并担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部长。他高屋建瓴,向彭友胜宣传革命原理。

/wp-content/uploads/2021/3/QVvaui.jpeg插图(6)

彭友胜一再颔首:“润芝,你博学多才,能说会道,我真信服你!”

“实在,尊贵者最愚蠢,猥贱者最伶俐。你肚子里的学问也不少,永远是我的师长。”说到这里,毛泽东恳切地提出,“盖三兄,我身边正需要人,你就别走了,留下来,我们一块干,往后再也不脱离了。”

彭友胜沉思片晌,面带愧色地说:“我是个大老粗,只知道立正、稍息,冲冲杀杀,干不了舞文弄墨、治国安邦的大事。留在你身边帮不了什么忙,不如继续投军扛枪好。”

天职憨厚的彭友胜说的是至心话,毛泽东自然不会强人所难。随后,他们俩把话题转到军事训练、士兵情绪、工人生涯、农民问题上,谈得十分投契,直至夜深人静。

彭友胜告辞毛泽东后,不久便加入北伐,投身到炮火连天的战场。他赴汤蹈火、南征北战,又一次立了大功,并被提升为副连长。然而,国民党军队溃烂漆黑,勾心斗角。当日军侵占东北三省,妄图鲸吞整其中国,中华民族处于生死生死的危急关头,蒋家王朝依然“消极抗日,起劲反共”,令彭友胜意气消沉。

/wp-content/uploads/2021/3/eqANRj.jpeg插图(7)

资料图:北伐战争

1940年,彭友胜偷偷地脱离了军营,千里迢迢逃回老家衡东县。彭友胜在衡东县吴集粮行当了多年客栈保管员,直至1947年左右才回乡务农。

03

当他得知了自己曾经的手下当了主席,他稀奇激动,他几回对老伴和女儿唠叨,等到秋收以后,要背上一袋新米,到北京去见毛主席。唠叨归唠叨,彭友胜与老伴商议后决议:暂时不去北京,先给毛泽东写一封信,投石探路。

3月14日,彭友胜特意买回了上好的纸笔和信封,请来了内陆“学历”最高的夏金声老先生代笔,给毛泽东修书一封。

信的内容包罗:广州划分后的小我私人简历;自家划为贫农,分田分地后翻身的喜悦;求之不得想见主席的迫切心情;最后还委婉地请求主席放置个事情,找份“吃皇粮”的差事干干。

只是,他未曾想到已过67岁的他早已跨越了退休岁数。

一个星期已往了,不见回信;10天、半个月、20天已往了,照样不见回信。彭友胜日间用饭不甜,晚上睡觉不香。

望着他那没精打采的样子,老伴数落他:“毛主席要管天下那么多的大事,哪有空闲搭理你一个泥脚杆子。六七十的人了,还异想天开‘吃皇粮’,这不是为难毛主席吗?”老伴的话说得彭友胜加倍六神无主。

约莫是清明节后第3天,乡邮递员栉风沐雨来到粟子港柴山冲,毛主席果真回信了!他捧着毛泽东的亲笔信,双手微微地哆嗦,两眼闪灼着泪花。

友胜先生:

三月十四日来信收到,甚为喜悦。你的信写得太虚心了,不要这样虚心,你被划为贫农因素,若是是由群众人人赞成了的,那是很好的。

事情的问题,若是你在乡下还委屈过得去,以待在乡下为好,或者暂时在乡下待住一时期也好,由于出外面怕难于找得相宜的事情位置。

若是确实十分难题,则可持此信到长沙找湖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程星龄先生,向他叨教有无可以助你之处。纷歧定能有用果,因程先生或其他同志都和你不相熟,不知道你的历史和最近的情形,连我也是云云,未便向他们提出确定的意见。

若是你自己愿意走动一下,可去试一试。去时,可将你在辛亥革命时在湖南军队中事情过并和我同事(你当副目,我当列兵)一点向他作讲述,再则将你的历史向他讲清晰。

此复,顺致敬意

毛泽东 ,三月卅一日

/wp-content/uploads/2021/3/iI3Yry.jpeg插图(8)

这封信写得既暖心又艺术,对彭友胜划分为贫农因素感应喜悦,至于彭友胜的事情问题,主席希望他能“待在乡下为好”,而且也示意自己未便向湖南方面直接推荐。

这是原则性问题,他不能随便徇私。

当初他的大舅子--杨开慧的哥哥杨开智向主席讨事情都没有放置,为此,主席还专门致电时任中共湖南省委副书记、长沙市军管会副主任的王首道,说:“杨开智等不要来京,在湘按其能力分配适当事情,任何无理要求不应允许。其老母若有难题,可给若干辅助。”

/wp-content/uploads/2021/3/VJVnQz.jpeg插图(9)

毛泽东致王首道的信

虽然毛主席没有明确准许给彭友胜放置事情,但对于其请求辅助也没有完全拒绝。

主席在信中提到了:若是确实难题,可以自己去找程星龄,自己去省里争取。甚至给对方出了主意,让他知道怎么跟程星龄说,才有可能乐成。

在信中,毛泽东刻意注释了他与彭友胜共事时的关系:“你当副目,我当列兵”这8个字他本可以不写的。

这是一个最高向导人,明确向一个老农民示意“我以前是你的一个兵”,这份心胸,几人能有?

以是,这封信是充满人情味而又暖心的,对于彭友胜来说,它是无比珍贵的。但他不知道,实在毛主席所作的还不止这些。

在给彭友胜回信后,他又致信程星龄:

“此人叫彭友胜,据我已往的印象是个忠实人,四十年的历史不清晰,辛亥革命那一年在湖南军队充副目,我在他那一班充列兵,厥后在广州见过一面。现来信叫苦,我已复信叫他待在乡下,不要出外;若是十分难题,又出于自愿,不怕无效果,则可持我的复信到长沙找你,向你叨教是否可以对他有辅助。”

“他来见时,请你加以考察,若是历史清白,则酌予辅助,或照辛亥革命职员例年给若干米,或一次给他一笔钱叫他回去;若有事情能力又有设施,则为先容一个事情而不用上二次设施。请酌定。”

毛泽东与彭友胜虽然是老相识,但近三十年未见,对突然的来信求助,毛泽东不能不有所小心。

虽然他划分为贫农,是群众认可的,但还他让湖南省政府副主席程星龄对其加以考察,看其是否历史清白,然后再酌定帮不帮他、怎样帮他。

04

收到毛主席的回信,彭友胜全家里像过年一样,陶醉在无比喜悦和幸福之中。彭友胜像昔时接受启蒙教育,背诵《三字经》一样,很快就将全信300多个字背得滚瓜烂熟。遇上有人探问此信的内容,他便一字不漏地背给人家听。

至于信的原件,他已用红绸布包得好好的,放进衣柜夹屉里,用一把将军锁锁住,容易不让别人看。

搞好了大田的犁耙事情,将水稻种子播进秧田,把下阶段的农活逐一直老伴和女儿交接清晰之后,彭友胜便急遽坐火车直奔省会长沙。

在湖南省人民政府大门口,彭友胜询问站岗的警卫员:“叨教小同志,程星龄副主席住在这里吗?我想见见他。”

卫兵没有把这个土里土气的乡下老头放在眼里,不热不冷地回覆:“程副主席公务忙,没有时间会客。”

“我有要紧的事找程副主席,是毛主席要我来找他的。不信,这是毛主席的亲笔信。”彭友胜战战兢兢地打开红绸布,拿出信给卫兵看。

卫兵认真看了看信件,又仔细审阅了老人一遍后,忙进值班室转达。

几分钟后,程星龄就带着秘书出来了。似乎老同伙久后重逢,两人一碰头就问寒问暖,亲热得不得了。最后,程星龄对秘书说:“彭先生是辛亥革命老人,同毛主席共事。进一趟省垣不容易,这几天你就多陪陪他。走,先把他送到招待所住下来。”

在省政府招待所,程星龄亲口嘱咐几个女服务员:“彭先生是毛主席的客人,你们要好好招待他,可纰漏不得哟!”听说是“毛主席的客人”,服务员哪敢怠慢?人人分头行动,很快就把彭友胜安放得熨熨贴贴。

/wp-content/uploads/2021/3/6VFZzm.jpeg插图(10)

程星龄

彭友胜住在长沙的日子里,程星龄从百忙之中几回抽闲到招待所探望他,陪他说语言,拉拉家常,并特意为他做了一套新衣服。程星龄还专门陪他看了一场发生在彭友胜家乡的湘剧《生死牌》。

转眼间,半个月时间已往了。彭友胜有些急了,便对程星龄说:“程副主席,10多天来,你们把我当上宾,天天让我吃鱼吃肉,又没事可干,着实欠美意思……”

自己不外就是来找份事情,又不是为了来混吃混喝的,这样白吃白喝怎么行?

他看着省里的事情职员整天忙忙碌碌的,又是整理各种文件、又是忙着重新振兴长沙的教育,而这些事自己完全不懂。以是他才自动提出,要回到老家种地去,不给政府添穷苦了。

程星龄抚慰了老人一番,提笔给省委统战部写了一封公文,大意是:

衡山县三樟乡粟子港(今属衡东县)有一位彭友胜先生,1911年曾和毛主席在湖南新军共过事,属于辛亥革命老人,现在岁数偏大,又没文化,不宜放置事情,请你们根据一样平常国家事情职员经济待遇,每月发一定尺度的生涯津贴。

彭友胜返回家乡后继续务农,但享受着国家机关事情职员的待遇:从1951年6月起,省委统战部按月寄来30元生涯费。

05

彭友胜在房前屋后,栽种着一大片茶树。他与老伴及女儿商议:毛主席待我们这样好,我们却没有什么礼物回报,他有品茗的嗜好,我们不如就地取材,每年精制几斤上等茶叶送给他。

往后,每年彭友胜用新白竹布将自制的优质谷前茶包好缝牢,用挂号邮往北京。年复一年,从未中止。

/wp-content/uploads/2021/3/jUjIVf.jpeg插图(11)

毛泽东每次收到谷前茶后,对茶叶的色、香、味、形赞不停口。他不只自己品尝,而且转赠一部门给其他中央首长。

他固然不会遗忘嘱托中共中央办公厅实时回信,告诉彭友胜:新茶已经收到,深表谢意!

20世纪60年月初,湖南的文艺事情者响应毛泽东的招呼,纷纷深入群众体验生涯。

著名作家叶蔚林到衡山一带采风时,听到彭友胜精制谷前茶献给毛泽东的故事,马上有了激情灵感,赶写了一首《挑担茶叶上北京》的歌词,请作曲家谱好曲。

/wp-content/uploads/2021/3/ZjYnQz.jpeg插图(12)

这首歌具有浓郁的衡山民歌风味和强烈的乡土气息,百听不厌,响彻神州大地。

1983年,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汇编,人民出书社出书的《毛泽东书信选集》,收录了毛泽东致彭友胜回信全文,使一位世纪伟人的名字与一位通俗国民的名字牢牢地连在一起。

06

说到彭友胜,不能不再提一下毛泽东在新军是的另外一名战友朱其升,朱其升的情形和彭友胜的情形类似。

1952年,年过花甲的朱其升到汉口陌头补伞,熟悉了一位孟先生,就请他协助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

/wp-content/uploads/2021/3/ZRb2Q3.jpeg插图(13)

没想到不久后朱其升就收到了一封回信,竟是毛主席的亲笔信:

其升兄:来信收到,甚为喜悦。寄上人民币二百万元(旧币),聊佐小贸资源。彭友胜尚在人世,曾有信来,知注附告。顺祝,兴吉。

毛泽东,一九五二年八月卅日。

/wp-content/uploads/2021/3/umuAby.jpeg插图(14)

当读到“其升兄”三字时,朱其升马上热泪盈眶,感动万分。

1952年10月,朱其升登上了进京的火车。

毛泽东一见到朱其升,无限感伤地说:“我们碰头太晚了。去年春天,彭友胜曾写信来,我也给他回了信。你为什么不早些写信给我,接到信后应早些来嘛!我何等想见见旧时的老同伙啊!”

两人谈到了昔时在新军的日子,也谈了同班战友的现状与脱离后的情形。

为了招待朱其升,毛泽东除了通例的三菜一汤,还让厨房专程做了一道“硬菜”,就是毛主席最爱吃的红烧肉,1912年毛泽东脱离新军的时刻,人人就凑钱吃了一顿好的,人人都知道毛泽东爱吃红烧肉,还特意点了这道菜。

朱其升在北京住了近一个月,临行要回家时,毛泽东又从稿费中拿出500万元人民币(旧币)送给朱其升,作为他的盘费与回家的生涯津贴。

回到武汉后,朱其升把毛主席给他的500万元人民币(旧币)做资源,将汉口硚口周围补伞的、修鞋的、补锅的、箍木桶的手工艺人召集到一起,确立了“和平油布雨伞厂”,朱其升当了司理。

/wp-content/uploads/2021/3/JV7JZb.jpeg插图(15)

朱其升经常跟工人们说:“毛主席招呼我们组织起来,我们再不能像已往那样无组织,散散漫漫。我们一定要把工厂办妥,再去北京向他老人家讲述!”

1954年夏末,朱其升带着“和平油布雨伞厂”的照片,再次到北京去探望毛主席。毛主席再次见了这位战友之后很喜悦,听说朱其升用他资助的钱开了工厂,十分喜悦说:“很好,这个工厂不错,有点社会主义的气势。”

在北京待了一段时间后,朱其升向毛泽东告辞要回到武汉,临行之际,毛泽东嘱咐他有空可以多来北京走走,或者给他写信。

毛泽东也动情地说:“我是不会遗忘你们的。有难题,有要求,可随时告诉我,我想设施给你们解决。”

只是惋惜,脱离北京后,朱其升再也没有和毛主席见过面,1956年炎天,朱其升在汉口病逝了。

毛主席和彭友胜、朱其升之间的故事,确实值得后人铭刻,这不仅仅是由于彭友胜、朱其升辅助过毛主席,正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毛主席知恩图报的尊贵品质,永远值得后人学习。

印度白人:英国“阴谋”背后,与印度人种族融合的“结晶”

在大家的印象中,印度人普遍肤色比较暗,其实仔细观察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印度人中有很多白种人,而且这些白种人一般社会地位比较高。 很多人好奇,为什么印度会有白人,这些印度的白人是从哪里来的? 一、征服者雅利安人 印度白人的来历,要先从印度的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