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凤:毛主席追悼会上失声痛哭,主席曾把私人保险柜钥匙交给她

陈平暗中与张良较劲了一辈子,死前才发现,小聪明终究不敌大智慧

陈平和张良,都是刘邦手下最顶尖的谋士。张良是汉初三杰之一,刘邦称他: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而陈平,一生为刘邦六出奇计,最终扶保刘氏江山,成为一代名相。都说同行是冤家,那么陈平有没有暗中和张良较劲呢?我认为有。而且较劲了一辈子。但这两位

1974年的一天,时任毛主席贴身护士的孟锦云正准备提醒主席吃药,刚走到主席的卧室门口就闻声了内里的争吵声:“你给我滚!”

“滚就滚,谁不让我滚谁是小狗。”

孟锦云见主席发这么大火,急遽进去劝阻,正好碰上拊膺切齿的张玉凤从卧室里急冲出来。

/wp-content/uploads/2021/3/En6b2u.jpeg插图

张玉凤之以是敢和毛主席云云争吵,不仅仅由于她的性格刚强,脾性对照大,更由于她是毛主席晚年身边的唯一陪同,毛主席一直都把她看成家人看待

这次争吵事后,张玉凤使气回了老家,原本以为自己一定会被主席辞退,却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毛主席向她妥协,专门派车把她接回了中南海,继续担任毛主席的生涯秘书。

张玉凤早在1962年就成为了毛主席专列车厢上的服务职员,从1970年最先,作为毛主席的秘书在其身边事情,一直到1976年主席逝世。

毛主席一生虽顶天立地,但晚年的他却也只是一个再通俗不外的老人。1970年岁后,昔时和主席一同征战的老一辈共产党员相继去世,这让情绪细腻的毛主席晚年加倍伶仃,而那时始终陪在他身边的只有自己的生涯秘书张玉凤,可以说,张玉凤已经成了晚年毛主席的情绪依托。

/wp-content/uploads/2021/3/r2AFF3.jpeg插图(1)

1944年,张玉凤出生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那时抗日战争正举行到最要害的时刻,日本在欧洲战场节节败退,因此对中国睁开了更为凶猛的攻势。张玉凤出生时黑龙江省还在日本的支配中,国民整天心惊胆战,不知何时殒命就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张玉凤就出生在这样的时代靠山下,她的怙恃都只是最通俗的老国民,家庭条件自然不能能太好,因此张玉凤从小就稀奇懂事,经常帮着怙恃做一些家务。等到她稍大一些时还学会了做女红,就帮着有钱人家做一些衣服之类的来津贴家用。

1958年,14岁的张玉凤已经基本能够实现经济自力,她上学所破用度多数是自己劳动赚取来的,很少问家里要钱。那时恰逢牡丹江市新开的铁路局要招收列车乘务员,张玉凤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前往加入了面试,却没想到铁路局向导刚和她碰头没聊几句就约请了她。

/wp-content/uploads/2021/3/UVfiYb.jpeg插图(2)

厥后她问向导那时为何招自己,向导回覆:“那时我见你第一眼就感受你长相很秀气,没想到你一启齿竟然能说一口流利的通俗话,这点是最难能忧伤的。”

那时中国人,尤其是女性受教育水平普遍对照低,大多数人都带有浓重的乡音,这也是那时的乘务员普遍存在的问题。因此碰着张玉凤这样一个能说流利通俗话而且长相还不错的女生,作为列车乘务员来说自然是再合适不外。

张玉凤为自己找到了一份轻松且人为不低的事情感应庆幸,也因此无比珍惜这个时机。她不仅在事情中尽职尽责,力图把一切都做到最好,还经常会做一些职责之外的事情,这也让向导对她大加赞赏。

因此1962年在毛主席专列约请乘务员时,牡丹江市铁路局局长就把张玉凤推荐了已往,张玉凤因此来到了毛主席身边事情。

/wp-content/uploads/2021/3/naMvq2.jpeg插图(3)

这在旁人看来险些是一步登天,但张玉凤本人却以为无论是为谁服务,她的本职仍然只是一个列车乘务员,没有一点自满的心思。

来到毛主席身边的张玉凤感应了更大的压力,因此她也比往常加倍郑重仔细,所有的事情都被她完成的一丝不苟,毛主席也经常夸奖她事情认真。

事情上张玉凤可谓是一个事情狂人,但在事情之外她也只是一个年轻女生,随着年数的增进,张玉凤也逐渐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数

1966年22岁的张玉凤结识了与她同在铁道部事情的刘爱民,刘爱民身体高峻,浓眉大眼,很有男子汉气概,张玉凤第一次见到刘爱民时就对他颇有好感。

之后两人由于事情的关系需要时不时地联系,逐步地也就熟络了起来。

/wp-content/uploads/2021/3/YZ7Fze.jpeg插图(4)

张玉凤外表娴静,看上去很质朴,举止文雅,而且待人忠实,逐步接触下来刘爱民对张玉凤心生恋慕并吐露了自己的心意。

本就对刘爱民好感满满的张玉凤也大大方方地接受了刘爱民的爱意一年后,23岁的张玉凤和刘爱民一起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最先了她崭新的生涯。

张玉凤与刘爱民两人志同志合,无论是性格照样头脑都很能合得来。由于张玉凤是为毛主席事情,平时势情忙碌,每到毛主席南巡视察时经常就连着好几天不能回家,对此刘爱民则示意绝不介意。

他还经常嘱咐张玉凤:“你为毛主席事情一定要全力以赴,绝不能由于你延迟主席任何事情。”,张玉凤纵然娶亲了,多了家庭的肩负,也和往常一样看待事情一丝不苟,全力以赴。

1970年对张玉凤来说是特殊的一年,就是从这一年最先,她陪同着毛主席渡过了其生掷中最后的一段时光。

/wp-content/uploads/2021/3/Nvu2eu.jpeg插图(5)

1970年7月的一天,张玉凤和往常一样在认真地整理着车厢里的杂物,列车长突然让她到他办公室一趟。不明以是的张玉凤不得一直下了手头事情急遽赶到了列车长眼前,列车长对她说让她马上去一趟中南海,在那里会有人接她。

张玉凤还没来得及问清晰缘故原由就被列车长敦促着上路了,甚至连梳洗服装都没有做。

在去中南海的路上张玉凤一直精神紧绷:“要知道那里可是国家向导人们的住所啊,让我一个小小的列车乘务员去醒目什么呢。”

张玉凤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中南海的门口,果真如列车长所言,那里站着一个士兵在等她。

士兵带着她向里走去,一起上神色严肃也没向她注释什么,这让张玉凤加倍主要,只能紧随着领路的士兵向前走。

士兵最终把她带到了毛主席的卧室,周总理也在内里。那时毛主席因病卧床不起,周总理见张玉凤来了满脸笑容地迎上去,而且告诉了她一个让她震惊不已的新闻:“从今天起你就是毛主席的生涯秘书了,要好好卖力主席的生涯起居。”

/wp-content/uploads/2021/3/iMF3Ez.jpeg插图(6)

张玉凤就这样成为了毛主席的生涯秘书,还未最先事情时,张玉凤就已经明晰了压在她身上的重担:一定要让主席健康健康的,不能出任何差错,这就相当于把晚年主席的平安交给了她。

张玉凤在1962年第一次见到毛主席,那时主席照样红光满面,一脸祥和,现在毛主席却已经头发花白,经常卧床不起,主席的转变也让张玉凤心里感伤不已:“纵然是像毛主席这样的奇人也逃不外岁月的折磨。”

那时毛主席已经77岁高龄,身体状态很差,经常生病,而且毛主席生性顽强,总不愿听医生的话,纵然生病时也要坚持事情,甚至熬夜通宵,丝绝不注重自己的身体。

这让卖力毛主席生涯的张玉凤操碎了心,她不仅要嘱咐毛主席准时吃药,甚至还要整日陪在毛主席身边督促他纪律作息。

1971年头毛主席由于伤风引起支气管发炎,但由于他本人并不重视后病情恶化为大叶性肺炎,一直地咳嗽,连躺下睡觉都成了难事。毛主席得此大病,张玉凤在心里把责任所有归结为自己的失职,日夜陪在毛主席身边照顾他。

/wp-content/uploads/2021/3/aAJzEj.jpeg插图(7)

张玉凤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照顾护士训练,她对毛主席的照顾全都是根据自己的履历仔细认真地来举行的,在她的日夜悉心照顾下毛主席身体终于一点点好转,在毛主席出院那天张玉凤竟然喜极而泣,足以可见她对毛主席的专心

张玉凤的显示毛主席看在眼里,暖在心里,那时毛主席的身边除了张玉凤没有别人,在旦夕相处中毛主席从张玉凤身上找到了家人的感受。

张玉凤之以是获得毛主席的重视尚有一个主要的缘故原由就是她做事足够仔细

1975年,护士孟锦云也被派到毛主席身边照顾他,刚最先毛主席对他们两个是一视同仁,异常热情。但突然有一天,毛主席对孟锦云的态度急转,变得冷漠了许多,甚至对她不理不睬。孟锦云不明以是,几回都想要找主席问个明晰,但一看到主席冷漠的脸她就有点畏惧。

无奈之下她就让张玉凤代自己去问个明晰,原来是一次孟锦云来送药时把毛主席吓到了,毛主席平时总是自己一小我私人待在卧室里念书看报,而孟锦云生怕打扰到他,因此收支房间都蹑手蹑脚,只管不发出一点声音。但毛主席看书正看得专注,一个大活人突然无声无息地泛起在眼前,经常把他吓一跳。

/wp-content/uploads/2021/3/nYRZry.jpeg插图(8)

而在这一点上张玉凤的做法就更好,她每次收支主席房间时总会先在门上轻小扣一敲,确保主席知道自己来了,从这一点上也足以看到张玉凤的仔细。

在与张玉凤的旦夕相处中毛主席逐渐对这个卖力照顾自己的秘书至心实意,心里伶仃的毛主席把张玉凤视为自己晚年唯一的陪同,他们之间早已不再仅仅局限于主席和秘书的关系,更像是父亲和女儿。

晚年刚刚履历过天下动乱的毛主席面临纷繁冗杂的政治环境逐渐显得有些有心无力,始终陪同在他身边的张玉凤就成了他唯一信托的人,他甚至把自己私人保险柜的钥匙都交给了张玉凤保管。

毛主席的私人保险柜有多主要,自然不言而喻。毛主席把云云主要的器械交给张玉凤保管,足以证实毛主席对她的信托水平。

/wp-content/uploads/2021/3/vuyiIj.jpeg插图(9)

1976年对毛主席来说是最忧伤的一年,这一年里毛主席的一生挚友周恩来总理和革命先辈朱德元帅相继去世,老一辈共产党人只剩下了毛主席一人。

在伟大的心理肩负下毛主席的身体急剧恶化,卧床不起。在这样的日子里依旧只有张玉凤始终陪在毛主席身边从未离去,张玉凤的陪同也带给了悲痛万分的毛主席伟大的心理抚慰,让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光不至于痛苦的已往。

1976年9月9日,毛主席在北京病逝,在毛主席的追悼会上张玉凤失声痛哭,在她心里或许也早已把毛主席看成了自己父亲一样平常的人物。

送走了毛主席,张玉凤才算真正竣事了她长达六年的秘书生涯,转而逐渐地把自己的重心放在了家庭生涯上。

/wp-content/uploads/2021/3/3uQR3m.jpeg插图(10)

她先是被中央调到了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事情,但事情地址离家里着实太远,曾经忙于照顾毛主席的她已经很少顾家,这也让她对家庭和丈夫始终有一股淡淡的愧疚,现在事情终于轻松了一些,她心里更希望能够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好好的照顾家庭。因此她自动向上级提出想要重新回到铁道部事情,之后便一直在铁道部事情到退休

重新回到铁道部事情的张玉凤已经轻车熟路,而且中央为了稀奇通知她还特意给她分配了一份对照轻松的事情

没有了繁重的事情压力,张玉凤转而把自己大部门精神都投入抵家庭中去,在家里她险些包揽了一切的家务,看待自己的婆婆也全力以赴,婆媳关系罕有地融洽。

张玉凤嫁给刘爱民的多年间为他生下了两个女儿,在张玉凤刚刚竣事秘书事情时恰逢两个女儿都正处于上学时代。在毛主席的影响下张玉凤深知念书的主要性,因此便最先着重培育自己的两个女儿。

/wp-content/uploads/2021/3/7ZZreq.jpeg插图(11)

张玉凤在教训女儿时总会说:“毛主席曾经说……”,那时毛主席就是全中国人的信仰,因此张玉凤的女儿听到母亲说的都是毛主席曾经说过的话对她都言听计从。

在张玉凤全心地培育下她的两个女儿也都很精彩,大女儿在北京读完大学后留学美国,获得了博士学位,二女儿现在是北京一家医院妇产科医生。

晚年的张玉凤破费了大量的时间从毛主席生前珍藏的10万余册藏书中精挑细选出来了一百多册酿成了一套丛书,并于2007年正式出书

现在张玉凤已经77岁高龄,她不愿再在人前亮相,拒绝了一切采访,在北京过着镇静的生涯。

康熙初次与孙子乾隆见面时,惊讶到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是真的吗?

中国古代皇帝群体中,最为著名的祖孙当属康熙和乾隆。两人一人在位61年,另一人在位60年(乾隆虽然禅位嘉庆,但仍然大权在握),总共加起来就是121年,整个清朝也才296年。 两人不仅在皇位是超长待机,祖孙情感也堪称典范。史学界甚至有一种说法:“康熙是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