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款失踪,16名同志牺牲,困扰毛主席十八年,罗瑞卿解开心结

朝鲜战争真相:中美俄朝韩五国教科书,划分若何形貌这场战争?

莎士比亚说过,一千个人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虽然哈姆雷特只有那一个,可是不同的人用不同的眼光去看待、用不同的角度去衡量,最终得到的结果就是不同的。 就拿我们很熟悉的朝鲜战争来说,同样的一件事情,它在历史上就是那么真真切切地发生过,事实不容

新中国确立刚刚确立的第一个月,国家中枢所在的中南海可谓是没有片晌清静,一条条政令和文件不停从这里收支,整个国家都是一片百废待兴的气象。

对于毛主席而言,他天天都需要批阅无数文件,只管有秘书处辅助他分管了很大一部门,但他依旧照样大事小事逐一过问,生怕有什么纰漏。

不外就在日理万机的间隙,毛主席却叫来了首任公安部长罗瑞卿。一见到他,主席就放下了手头的事情,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道:“罗宗子,这次急着叫你来,就是想要你帮我解开多年留下的心结呀!”

虽然不清晰主席的心结是什么,但罗瑞卿知道,能够困扰主席多年的事情,一定非同凡响。于是,他武断站了起来,对主席亮相:“主席只管付托,我罗宗子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主席见状,才将紧锁的眉头舒睁开来,随即点燃了一支香烟,最先向罗瑞卿论述起了困扰自己的心结。

原来,在1931年的时刻,中央曾丢失过一批巨额黄金,这批黄金原本是苏区批给上海暂且中央的经费,然而在护送的历程中,黄金却在上海松江一带离奇丢失,且一直查不到着落。

之后这件事便成为了毛主席的心病,他多次派出专案组观察此事,但由于上海一直处于国民党的统治之下,案情迟迟没能获得希望。

直到新中国确立,这件事已经困扰了主席整整十八年,其间滋味可想而知。而鉴于上海已经解放,以是主席这才迫在眉睫地叫来罗瑞卿,想让他一查事实。

论述完毕后,主席熄灭了手中的烟头,为领会释这件事情的重大,他还对罗瑞卿弥补了一句:“你一定要尽快帮我破案哦!”

对此,罗瑞卿自然不敢辜负主席的信托,他向主席敬了一个尺度的军礼,并高声说道:“主席,你就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义务!”

本期文章,笔者就将带人人领会这场“中共黄金大劫案”,回首这起案件艰辛的破获历程。

/wp-content/uploads/2021/3/NFjMJj.jpeg插图

中央苏区政府确立之前,中共历史上曾泛起过两个暂且中央,第一个是瞿秋白等人在“八七集会”后所确立的,于1928年完成历史使命后竣事事情。

至于第二个暂且中央,则降生于1931年9月,那时鉴于党组织事情的需要,周恩来、王明和博古等人在上海商讨了详细要议,报请共产国际后决议在上海确立一个暂且中央政治局,由博古、康生等人向导。

那时上海位于国民党统治重心,而且蒋介石制造的“白色恐怖”正值巅峰,革命事情很难开展。于是,上海地下党多伪装成上流社会人士,一来逃避国民党军队盘问,二来更容易获得有价值的情报。

我们知道,进入上流社会所需要消耗的经费是必不能能少的,因此上海党组织的花销异常伟大。但党组织在上海不能能举行筹款,更不能能公然开展募捐,以是上海党组织的经费泉源,只能依赖苏区拨款或者共产国际的援助。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海暂且中央投入事情不久后,“中共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顾顺章还被捕叛变,这直接给上海党组织造成了扑灭性的袭击。

那时许多地下党员都被捕入狱,而为了保全他们的性命,党组织只能实验打点关系,但这都需要巨额的经费支持。

在云云紧要的情形下,向共产国际求援显然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因此,上海暂且中央只能向苏区政府求助。虽然那时中央苏区的经济情形同样不容乐观,但为了全力支持上海暂且中央的事情,时任苏区政府主席的毛泽东照样竭尽全力发动气力筹集资金,以辅助上海方面渡过难关。

最终,在中华苏维埃共政府财政人民委员(相当于财政部长)林伯渠的落实下,苏区银行对这笔经费举行了“按额调拨”,而且各地送来了一批林林总总的细软。

/wp-content/uploads/2021/3/imqANb.jpeg插图(1)

由于这些细软未便携带,林老便请了金匠对其举行了处置,将其熔铸为了十两一根的金条,一共十二根。为了保险起见,这些金条还被装进了根据尺寸专门制作的白铜小盒中,盒口用锡焊封。

准备好这些后,若何将这批金条平安送往上海,就成为了下一步的事情重心。

要知道在那时的形势下,想要将金条平安从苏区送到上海是相当难题的,且不说国民党封锁区的阻碍和途中土匪疯狂,单是这一大笔财富,都很可能会使得护送的战士迷失心智,从而泛起携款潜逃的事情。

为领会决这个问题,林老可谓是绞尽脑汁,而在他的苦想和众人的提议下,最终获得了两个解决问题的设施。

第一个设施,就是制订了一条最为平安护送蹊径,从瑞金出发,途径南平、福州、温州、金华、杭州、松江,最后送到上海。虽然这条线路有些绕,但贵在平安,而且只要旅程顺遂,一个月左右照样可以抵达上海的。

至于第二个设施,即是凭证线路,将护送义务分成七个部门,每两个地方之间放置一个专门的护送职员。为了保证黄金的平安,林伯渠还专门做了七个凭证,用以代表七个部门,每个部门义务完成后将凭证传回苏区。

云云一来,只要七个凭证所有传回,那便意味着义务完成,反之只要凭证最后传回的凭证,就能清晰义务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利便解决。

这七个凭证上面都有一个特其余符号,这些符号都是笔画,而七个笔画连起来就是一个“快”字,而且每个凭证都是用特殊方式制成,很难造假。

为了进一步确保平安,装黄金的白铜小盒还被上了锁,而且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换一把锁具,需要下一个地址认真人的钥匙才气打开。在义务最先之前,凭证、锁具和钥匙都被送到了各个地址,而且没有人知道这个白铜小盒中到底是什么器械。

由此看来,护送黄金的设施堪称绝妙,令我们不得不信服先进们的智慧。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环环相扣的绝妙方式,最终却并没有乐成,由于那证实义务完成的最后一个凭证,始终没有传回苏区。

/wp-content/uploads/2021/3/IzeQVb.jpeg插图(2)

毛主席在得知这个新闻时,已经是义务最先一个多月后了,随着上海方面接连发了五封催询电报,苏区这才意识到义务很可能出了变故,赶快上报给了主席。

凭证传回的凭证,缺少的是印有“捺”的那一份,也就是“快”字的最后一笔。以是,可以确定问题出在松江到上海这最后一站。

毛主席异常震怒,事实这是苏区掏净家底才凑出来的经费,不仅是所有家当,更是上海暂且中央的救命钱。于是,他立即下令苏区政治守护局对此事举行观察,试图找回这笔巨资。

然而,苏区距离上海甚远,派人前往观察风险高得惊人,而且上海处于国民党统治重心,就算到了上海也无法从有用渠道睁开观察。于是,这个义务最终照样只能交给认真情报事情的上海特科举行,但却迟迟没有希望。

本案的要害在于最后一位联络人,可以说只要找到他,那么案子也就能水落石出了。但难就难在,最后一位联络人基本查不到任何踪迹,就似乎离奇消逝了一样平常。

在经由一番观察后,这起案件只能不了了之,以联络人叛变携款潜逃而了案。而由于这笔资金没有实时送到上海,上海方面发生了严重的结果:九名被捕同志惨遭杀戮;三名伤重的地下党员因无钱医治不幸身亡;四名烈属因未能获得组织实时的经济援助而亡命…

也正是由于云云严重的结果,毛主席才会将此事一直记在心上,并铭心镂骨了十八年。一方面,他想要查出此事的真相,以了却这件心事,另一方面,则是给义士烈属们一个交接,告慰英烈。

在罗瑞卿的亲自督办下,这起案件立刻就被重启观察,而由于黄金丢失于松江到上海这段蹊径,案子被分配给了上海公安局,以“特费失踪案”为名开展观察。

/wp-content/uploads/2021/3/Y3Yfm2.jpeg插图(3)

值得一提的是,那时上海公安局手中还接到了另外五起历史悬案,于是,上海市公安局专门抽调了一批精壮警员组成了一个“悬案调核办公室”,下辖的六个观察组划分认真一个悬案,其中“特费失踪案”由第三组认真。

第三组有蒋文增、徐立鼎、胥德深和邬泓四名侦查员,由蒋文增出任组长。在看过案宗后,四人基本无法从其中获得有用线索,这也让众人感应了想要破获此案的压力之大。

没设施,既然没有有用线索,那就重新最先,先从第一位认真运送白铜小盒的联络人最先查起。不外由于没有详细的联络人资料,专案组只能去北京找林伯渠先生,由于盒子是从他手中交付的。

在林老的回忆下,专案组得知第一位联络人姓秦,曾经担任过高自主的警卫员,而高自主正在沈阳病重住院。

获得这个新闻后,专案组赶快前往沈阳,不外并没有见到已经由于操劳太过而重病的高自主。只管云云,专案组照样到达了此行的目的,由于高自主在看过他们的信件后,作出了回答:警卫员小秦,名朴,现在在十三兵团任职。

十三兵团那时在广西,以是专案组又从沈阳飞往南宁,终于顺遂见到了这第一位联络人。那时秦朴已经成为了某师副师长,在得知了专案组的来源后,他异常配合,向专案组提供了讨论人的样貌特征,还提出他是一个庙祝(寺庙管香火的人)。

不外这些信息并不能给出有用结论,很难辅助专案组找到人。但有意思的是,就在专案组一筹莫展之际,上海“悬办”不知道从那里调取到了昔时中央保留下来的绝密档案,这份档案纪录着从瑞金到杭州的联络员的所有资料,不外唯独缺少最后一位。

凭着上级传回的资料,专案组总算顺遂找到了南平的联络人,然后一起顺藤摸瓜,将昔时的联络员逐一找到。最后一个是杭州的联络员,名叫刘志纯,时年四十六岁。

专案组成员们清晰,找到了杭州的联络员,距离找到最后一个失踪的联络员就近了,但其难度,也是无限放大了。

/wp-content/uploads/2021/3/yMfaU3.jpeg插图(4)

凭证刘志纯的回忆,他抵达松江是在12月3日上午,吃过早饭以后,他便入住了火车站前的“汉源栈房”,这里也是组织提前商议好的讨论地址。

根据上线付托,刘志纯需要在汉源栈房住三天,若是三天内还没有人来找他取器械的话,那么他就需原路返回,将器械藏好。

不外就在入住当晚,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男人就来向客栈老板探问“大天营造行”,而这正是刘志纯事情的地方。

刘志纯听罢,便前往与男人打招呼,两人对过记号后,刘志纯将其邀进房间详谈。在一再确认无误后,那男人拿出钥匙打开锁具,且出具了凭证,那正是“快”字的最后一笔。

交接完一切,男人便提着白铜小盒出了门,刘志纯也算完成了义务。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那男人带走白铜小盒不到五分钟,一行警员就打着旌旗前来盘问,幸好白盒已经顺遂转移。

根据刘志纯的说法,如若那时那男人晚些前来,那盒器械指定不保,甚至连自己还要搭上性命。谈到这里,他还心有余悸。

在领会了详细情形后,专案组得出了一个线索,那就是刘志纯刚到松江,最后一位联络员就找上了门了,这说明那位联络员一直在松江,而且很可能也是住的客栈。

想到了这一点,专案组便立刻朝着这个思绪靠拢,启程前往松江观察。

到了松江后,专案组首先就向人探问汉源栈房,但在履历了多年的战火后,汉源栈房早就已经关门了。

不外虽然客栈不复存在,但专案组照样找到了原汉源栈房的老板林汉源以及账房先生褚国宝,然而两人并没有给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只是拿出了昔时栈房关门时留下的账本。后凭证账本纪录,专案组照样确认了刘志纯所言无误,这倒也映证了他所记没有太大差错。

铺开汉源栈房这条线索后,专案组又对松江在1931年开放的栈房举行了观察,最终得出共有五家。除了汉源栈房外,另有“清福阁旅馆”、“刑天华客栈”、“九峰客栈”以及专案组下榻的“大福祥旅馆”。

而在经由一番观察事后,除了已经倒闭且清扫的汉源栈房和刑天华客栈,剩下的三家客栈都没有任何线索,也被专案组逐一清扫。

在客栈这条线索断了以后,专案组又实验观察住民借住,可这个偏向观察起来漫无边际,虽然有此前松江的老警员协助,但局限着实太大,加之年月久远,最终也是“没有查到”。

/wp-content/uploads/2021/3/22I77f.jpeg插图(5)

由于案情迟迟没能有所突破,专案组的四名侦查员都异常泄气,见松江没有线索,于是组长蒋文增决议先回上海,对此另外三人也是颔首赞成。

不外就在这时,侦查员胥德深向蒋文增请假,说是松江军分区司令部这边有一个老乡,是司令部的顾问,约他去吃个便饭。蒋文增听后也没当回事,只赞成了胥德深的请假。

但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胥德深的这番应约,竟给整起案件带来了要害转机。

胥德深抵达司令部后,密友杜复明便让他给专案组打电话,让其一起过来吃顿饭。而在杜复明的盛意约请下,其余三人也只好应允,一同到了司令部用饭。

席间,杜复明向专案组问起了案子的事,对此蒋文增就将案情说了一遍,还提到了客栈线索中止一事。但有意思的是,这时认真掌勺的厨子老柏正好端了菜来,听到蒋文增的论述,他就顺嘴提了一句:“我倒是知道那年头松江这边另有个可以住宿的地方,不知道你们查过没有?”

老柏话刚说完,四个侦查员全都齐齐地望着他,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原来,昔时老柏在松江“富春楼”掌厨时,经常都和国民党军政那帮人打交道,稀奇是“松(江)金(山)青(浦)中央保安团”,时常都请老柏已往掌厨,以宴客应酬。

据老柏回忆,保安团内部设了一个招待所,专门用以应酬的武士栖身。在事务不忙碌时,招待所还会对外界开放,只不外需要营级以上军官作为担保人才可以入住。

获得了这条线索后,专案组马上又恢复了信心,他们立即谢别了杜顾问和老柏,启程前往由老柏提供的保安团招待所旧址,希望能够有所收获。

通过对多个部门的询问后,专案组顺遂找到了保安团的档案堆,而且幸运的是,1931年的所有入住职员信息都完好无损。

拿到档案后,专案组的重心放在了12月1日至5日的那几天要害期,稀奇是非武士住客。值得一提的是,那几天的非武士住客只有三个,其中有一对配偶是来松江探亲的,可以清扫,至于剩下的那一个,来自上海,名为梁壁纯,其担保人是保安团营长郭洪顺。

在拿到梁壁纯的资料时,专案组队员都有一个异常强烈的预感,那就是这小我私人,很可能就是最后一个联络员。

凭证担保人郭洪顺的纪录,梁壁纯是其族叔郭北昌所开的“祥德源国药号”的伙计,来松江的目的是采购中成药。

/wp-content/uploads/2021/3/iiueue.jpeg插图(6)

顺着这条线索,专案组随即前往了上海卫生局,希望探问到“祥德源国药号”的新闻。只不外,专案组获得的新闻却并不友好,由于老板郭北昌早就因病去世,药号也于1941年正式歇业。

眼见线索又要断开,专案组很不情愿,索性死马看成活马医,到药号旧址去探问探问,兴许有所收获。

谁知在走访时,专案组听一个老人提及,梁先生带着上海口音,是那家中药店最有本事的伙计。有意思的是,当问起这位梁先生的着落时,老人却说梁先生突然失踪了,就连药店老板都不知道缘故。

这个线索对于专案组而言无疑是异常主要的,由于这个梁先生突然失踪的时间正幸亏黄金丢失以后,这也加倍确定了队员们的料想,梁壁纯一定和此案有关。

之后专案组抓紧了梁壁纯这条线索,发动多方气力,以“祥德源国药号”为中央最先了地毯式的查找。而在经由不懈起劲后,专案组终于在浦东洋泾镇找到了梁壁纯,此时的他正以“申继谷”这个名字从事着钟表修理的生计。

凭证专案组的审讯,梁壁纯果真就是认真运送白铜小盒的最后一个联络员,但与人们料想有所差其余是,梁壁纯失踪并不是由于携款潜逃,而是由于一次劫案,这也是中央经费丢失的直接缘故原由。

原来,梁壁纯承接过白铜小盒以后,在曹家渡一带遭到了劫匪的掠夺,那时他在黄包车上被人从后面迷晕,之后便被劫匪扔在了“曹家渡大旅社”。

/wp-content/uploads/2021/3/jeaIrq.jpeg插图(7)

等到他苏醒以后,才发现装“特货”的小盒子已经不见,这一下可让他慌了神。由于他深知此次义务的主要,稀奇是上级给他下达的“箱在人在,箱亡人亡”的指令,以是义务失败,那么他一定难逃一死,这也让他起了逃跑的心思。

在经由梁壁纯的全心谋划后,他决议制造一次失踪,以此来脱身。而且为了证实自己真的遭到了抢劫,他还“威胁”旅社的司理出具了一个书面证实,详细纪录了他被送到旅馆的经由,以证实他简直是遭到了抢劫。

在梁壁纯的指引下,专案组果真在其老家墙壁中找到了一个药罐,内里简直有旅社司理出具的证实。思量到种种证据指向,专案组照样清扫了梁壁纯携款潜逃的可能,随即将事情重心放在了寻找劫匪上。

只不外时隔多年,加之这起案件由于种种缘故原由并没有报案,对于劫匪的寻找可谓是海里捞针。专案组只能寄希望于旅社茶役和司理,指导他们能想起来关于送梁壁纯进客栈那些人的特征,但却无济于事。

可以说,案子能够希望到这里,已经是运气协助了,如若不是再交一次好运的话,那么破案的可能性险些为零。

但有意思的是,专案组的好运,还就真的来了。

/wp-content/uploads/2021/3/qyaMZb.jpeg插图(8)

在新中国确立后上海市第二看守所里,曾关押着这么一批囚犯,他们有的是旧社会的警员,由于给汪伪政府效力而被捕,有的则是经由筛选后留下来的罪犯。

那时有一个叫作曾丰的老警员,他曾是上海租界巡捕房的刑警,但开国后他没能提供自己没有为汪伪政府效力过的证据,以是也被暂时关押进了班房,守候着警员的观察效果。

那时我国的牢狱治理制度还不完善,囚犯们不用从事劳动刷新,以是人人基本上除了被提审和用饭的时间,都是靠着谈天消磨时光。

由于曾丰做过刑警,人人便都让他讲破案的事,对此他也是乐在其中,很快就和囚犯们打成了一片。

在聊到悬案时,曾丰还对曹家渡黄金大劫案随口一提,并说到想要破案异常难。但有意思的是,在讲过这件事几天后,有一个同班房的囚犯就拉着曾丰到了一个角落问道:“人民政府说“坦率从宽,将功折罪,立大功受奖”,若是有人揭发向您老那天说的谁人曹家渡黄金劫案,算是立功吗?”

作为一个履历厚实的老警员,曾丰马上明了这个囚犯的意图,他立即加以诱导,还为他打包票。为了让囚犯说真话,曾丰还刻意提醒不能说假话,否则会丢掉性命。

囚犯在听到曾丰的一定和提醒后,他随即将自己知道的情形恣意宣露。而正是由于他的线索,这才使得昔时的曹家渡黄金劫案真相明了。

原来,这名囚犯叫作冯安宝,从小身体就弱,但他有个表哥叫作吉家贵,很能打架,而且向来喜欢结交同伙。因此,冯安宝经常都跟表哥一起玩耍,这样他就不会受人欺压。

凭证冯安宝回忆,在他过十五岁生日的时刻,表哥曾带着两个结拜兄弟来为他祝贺,那两人划分叫作阿古和小克。生日事后,吉家贵就在冯家住下,而且还对冯家已经弃用的黄包车异常钟爱,经常带着冯安宝去找小克和阿古拉黄包车玩。

在不停的玩耍下,几小我私人已经将黄包车拉得有模有样了,稀奇是阿古,举止投足简直就犹如职业车夫一样平常。

不外在1931年12月事后,表哥就将黄包车换了回来,而且往后便很少再来冯家了。值得一提的是,表哥还了黄包车后不知还从那里搞来了一笔钱财,往后最先做起了生意,而且还做得红红火火。

/wp-content/uploads/2021/3/YjqIfa.jpeg插图(9)

对于表哥的突然起身,冯安宝异常新鲜,但他也只是当表哥交了好运。直到现在曾丰讲起曹家渡黄金劫案的事,他这才意识到表哥很可能和劫案有关,而且很可能就是用自家的黄包车做的案。

听到这些以后,曾丰以为这个线索很主要,于是就让冯安宝直接向看守所举报。而看守所在领会后,随即便向专案组做了转达,这让专案组大喜。

很快,专案组就团结当地警员对“吉家欢南货店”老板吉家贵举行了拘留,同时对其住所和店肆举行了搜查。果真,警员从吉家贵家中搜出了一个白铜盒,而经由刘志纯和梁壁纯识别后,这个盒子正是当初他们经手交割的谁人。

至此,中共失贼黄金总算是有了着落,吉家贵正是劫案的主谋。在经由审讯后,吉家贵终究照样对自己的罪行招供不讳,还供出了自己的从犯刘阿古和庄克。

鉴于人证物证具在,上海警方随即对吉家贵举行了正式逮捕,随即又对刘阿古举行了逮捕。不外在拘捕庄克时,才知道此人已经在抗战时阵亡,抗战胜利后还被国民政府追封为了义士。

之后在上海公安局的追查下,昔时的失贼黄金被尽数追回,除已经被用掉的黄金外,剩余黄金所有上缴。

在经由法院审理后,吉家贵、刘阿古以抢劫罪被判处了死刑,于1950年11月18日执行;至于梁壁纯,则以“历史反革命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只不外判刑后却又被释放了。

至此,这起让毛主席铭心镂骨了十八年的案子,终于被破获,而专案组的四名成员,也因此受到了极高的赞赏和声誉。

可以看出,这起横跨十九年的“中共黄金大劫案”乐成破获,展现出来的不仅仅是公安职员卓越的办案能力,同时也有中央的坚定意志。对于那些损坏革命流动的损坏分子,哪怕时距离得再久远,他们应有的责罚,也是虽迟但到,虽远必诛!

唐朝消亡后,其皇室后裔都去哪了,为何没像明朝贵族一样起劲复国

唐朝和明朝,是中国历史上两个统一的朝代。两朝的疆域都非常广大,国祚也都接近三百年,在各方面都可以找到一些共同点。但在皇室后代复国方面,两朝有明显的差异。唐朝皇帝子嗣数量动辄十几,甚至几十,五代十国参照唐朝后代旗号“复国”的却是朱邪氏李存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