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年毛主席筹措的黄金失踪,十八年后,罗瑞卿受命侦破此案

毛主席:“我想了十天十夜,都想不通为什么印度要打我们”

(一) 1962年10月12日,尼赫鲁公开下令:要把中国军队从印军侵占的中国领土上"清除掉"。17、18两日,入侵印军在东段和西段边境上,向中国边防部队进行猛烈炮击,挑起了大规模的边界武装冲突。我军也高度戒备,对印度的入侵开展了有力的还击。 主要是印度这一

1949年11月,深秋的北京已经有些严寒,菊香书屋里,毛主席正在翻看着一摞文件,手上夹着的香烟,正徐徐地燃着。就在这个时刻,敲门声响起,随即响起了一道响亮的声音:“讲述主席,罗瑞卿报道!”

/wp-content/uploads/2021/3/jaee2m.jpeg插图

▲伟大首脑毛主席

此时的罗瑞卿已经是我们国家第1任公安部部长,他来做什么呢?罗瑞卿进屋后,毛主席并没有启齿语言,而是始终盯着手里的文件。过了好一会儿,主席才终于启齿说:“这次着急把你叫过来,是想让你帮我解开一个18年的谜。”

什么事情能困扰了主席整整18年呢?即是昔时的中共黄金大劫案,120两黄金莫名其妙地丢失了,这在毛主席的心里一直是一个谜团,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天就来聊聊昔时罗瑞卿破解的这桩奇案。我们先来领会一下这120两黄金事实是做什么用的?又从那里而来?

/wp-content/uploads/2021/3/eANbQb.jpeg插图(1)

▲罗瑞卿将军

1931年,中央特科高级向导人顾顺章叛变,此人被称为我党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他的叛变差点给我党地下情报带来了溺死之灾。虽然在周恩来总理的稳健处置下,已经将损失降到了最低,然则依然有无数的地下事情者被捕入狱。

在这样的环境下,上海党组织的处境越来越危急,于是他们多次向苏区发去求救信号,希望能够拨付一部门经费。那么这部门经费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第1点,从牢狱中营救伤员,也就是所谓的“买通关系捞人”。

第2点,救助伤员,在与敌特的战斗中,已经有多人受伤。

第3点就是上海地下组织正常的吃穿用度了。

/wp-content/uploads/2021/3/Vfy2Qb.jpeg插图(2)

▲叛徒顾顺章

这笔钱对于上海党组织来说,绝对是救命的钱。但苏区也没钱,十万红军的用度,是一个天文数字,而且苏区又被国民政府封锁围剿,经济是异常难题的。

但即便云云,苏区照样把所有能找到的黄金凑在了一起,然后请了一个金匠把它们熔成金条,每根金条是十两,一共是12根金条。那时苏区能够凑出这些器械来,绝对是举全区之力了。

然则金条做好之后,怎么从苏区也就是瑞金,运送到上海呢?这条路上的关卡异常多,一个不小心这些钱可能就会泛起危险,到时刻,在上海的党组织同志们怎么办?

若何把黄金平安地运送到上海,这个主要的义务最终交给了林伯渠,他是苏维埃中央政府国民经济部长。这个事情就需要林伯渠亲自认真,事实是120两黄金呀!不动心的人怕是很少,尤其在谁人战乱的年月,黄金绝对是最硬通的钱币了。

/wp-content/uploads/2021/3/ZBRJBf.jpeg插图(3)

▲民国金条

那么林伯渠是若何运送黄金的呢?坦率说以那时的手艺情形来看的话,林伯渠设计的方案绝对是万无一失的。

他先是找到了一个老工匠,用滚水频频煮一块硬木,然后又把这块硬木雕成了一个和象棋子差不多巨细的器械,这个器械有点像印章,然后林伯渠又亲自在上面写了一个“快”字。

“快”这个字一共是7笔,于是这个象棋一样的器械,又根据笔画分成了7块,这七块“信物”被划分邮寄给了7个地下交通员。除了信物之外,每个交通员还获得了一把钥匙和一把锁(不是配套的)。

/wp-content/uploads/2021/3/EFv6Fb.jpeg插图(4)

▲林伯渠

这个钥匙和锁是干什么用的呢?是不是很好奇?

那时这笔黄金的运输线路是从瑞金出发,到南平,再到福州,再到温州,金华,杭州,松江,最终到达目的地上海。

看下舆图的话,人人不难发现这条路是异常绕的,并不是一个直线距离,然则平安系数却异常大。而为了保证黄金平安,每一个都会都只派遣了一名地下交通员,知道的人越少,黄金自然就越平安。

先来说一个条件,介入运送的7个地下交通交通员,基本不知道他们运送的是什么,只知道运送了一个铜箱子。至于箱子里装的是什么,那就无从而知了。固然了,他们也不会拆开箱子一探讨竟,更不会探问内里是什么,由于这是纪律!

/wp-content/uploads/2021/3/eYriam.jpeg插图(5)

▲交通员(剧照)

这7个交通员之间是若何交接黄金的呢?两个交通员在碰头时,先是要对接暗语,这种场景信托很人人都在影视作品中见过。然后第2步,讨论的两个交通员,需要拿出自己手中的“笔画信物”以及锁和钥匙。

上一级的地下交通员,手里的钥匙可以打开下一级地下交通员手里的锁。确认完成之后,上一级的交通员,再把下一级交通员手里的“笔画信物”收回来,然后交回到组织。

由此来看,这种交接事情是异常严密的,需要暗语还需要锁和钥匙,更需要由林伯渠亲手制造的笔画信物。云云严密的流程,会不会出纰漏呢?纰漏不会出,然则却出了意外,而且照样意外中的意外!

/wp-content/uploads/2021/3/Mn2Yvu.jpeg插图(6)

▲30年月上海滩

这一大笔黄金是从1931年11月6日从瑞金发出的,虽然制订的线路有点绕,然则满打满算一个月时间,是完全可以到达上海的。然而到了12月22日,已经由去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上海的党组织依然没有收到这笔黄金。

一直到了1932年元旦,黄金已经发出去靠近两个月的时间,上海方面依然没有收到黄金。苏区很快就意识到出大事了,最后一个交通员这边泛起了问题!

于是中央苏区紧要联系上海的地下组织去观察第7个交通员,惋惜已经查无此人了。在许多人的认知中,这笔钱应该被第7个隐秘交通员“黑”了,但真真相形又是若何呢?

昔时这个案件成了一桩谜案,一直困扰着毛主席。然则毛主席坚信,拿走黄金的绝对不是我们的隐秘交通员,这件事情应该泛起了某些“变故”,因此时隔18年时间之后,他才又找到了罗瑞卿要求他彻查此案。

/wp-content/uploads/2021/3/3eM36j.jpeg插图(7)

▲毛主席

固然除了这些缘故原由之外,毛主席之以是要求重启案件的缘故原由,另有另外几个。由于这笔黄金没有实时的运到上海,以是许多被捕的同志惨遭杀戮。

为了配合128淞沪抗战而举行的大歇工,也由于没有经费而流产。第3个缘故原由,三名伤病的地下事情同志,由于没有获获救治而殒命。除此之外,许多牺牲义士的家族也由于没能获得实时的救助而漂泊陌头。

一笔黄金的失踪,给上海的地下斗争带来了无法挽回的损失,这也成为了毛主席心里的一根刺。虽然主席要求重新观察,然则这个案子已经由去了18年。

上世纪30年月到50年月,中央履历了若干重大变化,人人可想而知,再想去观察案件,谈何容易?然则上面有要求,下面就要去做,于是罗瑞卿紧要派遣了蒋文曾前往上海观察昔时的那件奇案。

/wp-content/uploads/2021/3/IfQZZv.jpeg插图(8)

▲40年月的上海

当蒋文曾拿到中央转过来的案件卷宗时,还没有打开袋子,心里就咯噔一下。由于这个袋子异常轻,打开袋子之后,内里仅有一份两页纸的质料,试问这样的案件该怎么观察?

蒋文曾率领着其他成员,先是找到了昔时前面的5位地下交通员,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了第6个交通员的信息。于是观察组又赶往浙江,在这里他们找到了第6个交通员,名字叫刘志纯。

凭证刘志纯的回忆,他与第7个交通员碰头时,对方穿了一身黑衣服。两人对接了“暗语”,也对接了锁和钥匙,更是出示了笔画信物,没有问题后,刘志纯将黄金交给了第7个交通员。除此之外,刘志纯便不知道其他的线索了。案件观察到这里似乎走入了死胡同,但这绝对不是第1个死胡同。

/wp-content/uploads/2021/3/Jzye6b.jpeg插图(9)

▲老上海旅馆内景

线索已断,于是蒋文曾等人决议从昔时的宾馆住宿职员身上做文章。观察组最先一个接一个地查询昔时的旅馆。然则由于时间距离太久,许多旅馆都已经关门,人都找不到了。观察组忙活了良久,也没有查到一丁点有用的线索。

就在众人有些死气沉沉的时刻,却迎来了柳暗花明的一刻。蒋文曾与一个老战友用饭,酒席上有人提供了一个线索,他说昔时保安团开了个内部招待所,你们也可以去那里去查查。

又有了新的线索之后,蒋文登连夜赶到了那时的保安团招待所,经由一周探查,他们找到了昔时的账本。虽然账本很破,然则纪录的信息却没有受到损坏,上面有着详细的住宿纪录。

账本纪录:1931年12月3日的晚上,有一个叫做梁壁纯的人在这里住过。梁壁纯是上海某药店的员工,来松江是为了购置药品。于是观察组马上把重点锁定在梁壁纯身上,经由观察,发现这小我私人是嘉定人,观察组又连夜赶往嘉定。

/wp-content/uploads/2021/3/aeauu2.jpeg插图(10)

▲老上海大药房

在走访了嘉定所有的药店以及与药店有关的行业之后,观察组找到了与梁壁纯有关的新闻,新闻显示梁壁纯还在上海浦东洋泾镇。于是观察组又杀回上海,之后终于在一家破旧的钟表店里找到了梁壁纯。

众人看到梁壁纯和他的钟表店之后,心里马上泄了气。梁壁纯的钟表店很破旧,他的生涯也很艰辛,一看就知道没有拿走昔时的那笔黄金,否则的话不至于混成这个样子。

观察组直言不讳地表达了来意之后,梁壁纯苦笑了一声,随后从自家灶台下面掏出来一个陶瓷的药罐,内里有一封信。当蒋文曾打开信件之后,18年的谜团终于被解开。

/wp-content/uploads/2021/3/rMV7bq.jpeg插图(11)

▲书信(网络配图)

18年前,梁壁纯从第6个交通员手里接过黄金,之后便在码头上打了一辆黄包车。然则在经由一个陡坡时,来了两个美意人来协助推车。梁壁纯也没有伤心,然则突然间一小我私人掏脱手帕捂住了他的口鼻,梁壁纯迅速失去了意识。

当他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家宾馆的床上,身边装着黄金的箱子,已经不翼而飞。梁壁纯的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坏事了,自己遇到掠夺的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梁壁纯让昔时的旅馆老板为他写了一封证实信,证实自己是在昏厥的状态下被人弄过来的。之后梁壁纯畏惧组织上追究责任,于是连夜带着妻子孩子跑路了。

/wp-content/uploads/2021/3/vy2yAj.jpeg插图(12)

▲老上海的黄包车

既然梁壁纯没有问题,那么这些黄金事实去哪了呢?昔时的几个小偷又该若何观察呢?案件再次进入一个死胡同,而且是死得不能再死的死胡同。然而就在蒋文曾等人准备了案的时刻,却获得了两个主要的新闻。

第1个新闻,梁壁纯被人迷晕之后送到宾馆,而宾馆内里的小伙计找到了。小伙计回忆说,那时送梁壁纯来宾馆的黄包车,车牌号为300169。

第2个好新闻是,在提篮桥牢狱里有一个姓白的罪犯,他对狱警说过这样的话:自己的表哥曾经拉过黄包车,在拉车时还抢了许多黄金。

/wp-content/uploads/2021/3/YNfMFv.jpeg插图(13)

▲上海提篮桥牢狱

这两个新闻对于观察组来说绝对是救命的,于是他们紧要前往提篮桥牢狱,提审了这个姓白的罪犯。姓白的罪犯示意:自己表哥拉的黄包车牌号为300196。和宾馆小伙计说的车牌号险些一样。确定新闻之后,观察组欣喜若狂,马上通过姓白的罪犯,找到了他的表哥吉家贵。

通过对吉家贵的审问,他对昔时的罪行招供不讳,而且供出了另外两个同伙。由于昔时的这些黄金,三小我私人中有两小我私人富了起来,当了大老板。另外一个叫庄客的人却走上了另外一条路。

虽然庄客有许多的钱,但他却是一个爱国人士。抗日战争发作之后,庄客加入了戴笠确立的抗日别动队,在与日本人战斗时不幸牺牲,已经被国民政府追以为义士。庄客曾经给了自己的母亲20两黄金,当侦查组找到庄客的母亲时,发现这些黄金原封未动。

/wp-content/uploads/2021/3/BnIFzq.jpeg插图(14)

▲抗日军队

自此,18年前的黄金大劫案终于乐成告破,所有相关的职员都获得了应有的责罚,而谁人提供线索的白姓罪犯也被释放出狱,算是对他的奖励了。而这桩奇案的破获,也解了毛主席心中的一个疑惑。

唐朝灭亡后,其皇室后代都去哪了,为何没像明朝贵族一样努力复国

唐朝和明朝,是中国历史上两个统一的朝代。两朝的疆域都非常广大,国祚也都接近三百年,在各方面都可以找到一些共同点。但在皇室后代复国方面,两朝有明显的差异。唐朝皇帝子嗣数量动辄十几,甚至几十,五代十国参照唐朝后代旗号“复国”的却是朱邪氏李存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