靰鞡和靰鞡草,即将消逝的关东影象

耗时20年,650座人物,挪威这座人体雕像公园如今举世闻名

奥斯陆的西北部有一座公园,这里以各种人体雕像著称:维格兰雕塑公园。其实还没有来到奥斯陆的时候对这座公园一概不知,后面朋友私信我说一定要去这里走走,因为这里的每座雕塑都有不同的故事寓意,更重要的还是介绍了与人生活相关的内容。 维格兰雕塑公园是

/wp-content/uploads/2021/3/EJVjMf.jpeg插图

程英铁摄影

靰鞡和靰鞡草的台甫,是在山东念书时获知

靰鞡和靰鞡草,是关东山早年的两种伴生之物,更是一种关东风情的载体,一种关东文化的凝聚。这两种器械,是身居关东的山里人冰天雪地里永远不离不弃的好同伙,好同伴。

关东,山海关以东,就是现在的东北。明清时代起,关东即指山海关之东的满族人祖居的白山黑水。关东山,指以长白山为代表的整个东北的山地。

我获知“靰鞡”和“靰鞡草”的名字,是在山东老家念书的时刻。记得曲波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第十回中,就有“关东山,三桩宝,人参、貂皮、乌拉草(靰鞡草)”的民谣。虽然书中不知是哪个侦探英雄说的,但那时整个剿匪侦探小分队,就是谁人在林海雪原中祛除威虎山座山雕匪帮的解放军侦探小分队。那时他们都在演习着穿靰鞡。书中形貌他们的作战环境是牡丹江军区的林海雪原、冰天雪地。于是,我最先注重到了“靰鞡”和“靰鞡草”(乌拉草),认定了那是最保暖的踏雪之鞋。由于那时我在山东就把脚冻伤了,而且很严重。一遇冷就针扎似的疼痛难受。一遇热又痒得钻心,忍无可忍。

/wp-content/uploads/2021/3/YvM7Vr.jpeg插图(1)

林海雪原中解放军侦探员杨子荣打虎上山剧照

关于靰鞡和靰鞡草的问题,我曾经请教了一个村里的“关东客”——他因曾经闯关东而获此外号。

“关东客”说:靰鞡和靰鞡草,确实是关东人心目中的瑰宝。他说他那时闯进的关东的长白山中,那是一望无际的大山,一望无边的大林子。每到冬季,冰封雪盖,一片冰雪天地,通常里哈气成霜,吐出唾沫就成冰。三九天里,男子撒尿恨不得要用小棍敲,否则那尿出的尿就会立马冻成冰柱连在身上。你说那天冷得吓人不?无论你穿什么棉鞋,用不了一顿饭的功夫,就冻透了,冻得让你受不了,非得穿靰鞡不能。他瞪着大眼睛对我强调说:关东山里经常看到走路一瘸一拐的人,那都是没穿靰鞡的闯关东客在冬天被冻掉了脚指头。没有了脚指头,就剩下一对光秃秃的脚掌了,走路能稳当吗?更厉害的是从脚踝骨以下,整个脚都冻掉了,就剩了两条腿像两根干巴棍子。你说吓人不?他边说边摇晃着身子模拟着,听得我脊梁骨都冒凉气。

“关东客”比划着说,靰鞡,样子像小船,那是当地的满族人发现的。知道满族人不?他们世世代代生长在长白山里,每当下大雪后,都要穿上靰鞡鞋到深山密林中,在雪地里追着野兽的脚踪去狩猎,不光是打傻狍子和梅花鹿,这些家伙属羊的,性子绵软。他们满族人还喜欢打老虎、豹子、虎豹和猞猁。知道不?那是长白山中的猛兽呀,不只吃小的野兽,连牛马和人都敢吃!然则满族猎人不怕。有人专门打狼虫虎豹,而且专门在冰天雪地的时刻打——有时刻是跟踪狩猎,有时刻却是趴在雪窝子里打埋伏期待,一趴就是多半天。人最怕的就是冻脚,可是满族猎人穿着絮着靰鞡草的牛皮靰鞡,基本不怕。你说神不?

/wp-content/uploads/2021/3/v2MVb2.jpeg插图(2)

穿靰鞡的关东人(网上选图,若有侵权,通知即撤)

“关东客”说完,同样给我念了两段关东歌谣——“靰鞡鞋,是个宝,踏冰踩雪坏不了。”——是说牛皮靰鞡鞋坚实,耐穿。“靰鞡草,是个宝,三九严寒不冻脚。”——是说靰鞡草着实温和。

今后,我记着了关东的靰鞡和靰鞡草。

靰鞡和靰鞡草,原来是满族的瑰宝

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我也成了个少年闯关东者,一下子闯进了长白山大山沟中的猎户营屯。

冬季到来了。咆哮的寒风让整个山林林涛轰鸣。大雪铺天盖地,一夜之间,天下一片严寒的雪白。朔风如刀,刮鼻子刮脸。酷寒似铁,连手都不能裸露在外。况且我没有棉鞋呢!

夜晚,我只好猫在生产队饲养房的热炕头上,听瘆人的寒风夹着大雪,一阵阵扑打在窗户上的毛头窗纸上,噼里啪啦响,想象着外面该是零下二三十度了吧!也许到了“关东客”说的在外边撒尿都得用小棍敲的季节了。我想象着那些被冻掉了脚和脚趾的闯关东客的可怜样子,忧虑着明天没有棉鞋穿怎么敢出门。

不一会儿,生产队长踏着积雪嘎吱嘎吱地走进了饲养房,把一顶长毛狼皮帽子和一双橘黄色的新牛皮靰鞡、绑腿布带子、靰鞡靿子等物品,扔在我身边的炕上,然后狠狠地跺了跺粘在脚上的雪,对着窗外的牛棚偏向喊道:张老蔫儿,今晚教会这小子怎么穿靰鞡,明天他得随着爬犁帮进山住窝棚,拉木头呢!接着手指我,喷着满嘴酒气说:你小子好好学怎么穿靰鞡!否则,你的双脚就得留在山里喽!

/wp-content/uploads/2021/3/imiAre.jpeg插图(3)

穿靰鞡冬天打鱼的关东人(网上选题,若侵权通知即撤)

队长是满族人,性粗犷,好酒。没见过他脸上有过笑容貌,但对我极好。他付托完,又急遽走了,脚上穿的是一双打着绑腿的牛皮靰鞡。那嘎吱嘎吱地踏雪声,是靰鞡踩在雪地上特有的音乐。其余鞋没有这消息。

这是个解放前以狩猎为生的满族屯,清朝时隶属吉林打牲乌拉总管衙门打牲八旗,是个专门为大清皇家狩猎野兽的部落群体。外人都叫这个屯子为“猎户营”。屯里的人都姓“乌拉纳拉氏”,汉姓张,是原清朝打牲八旗人的后裔。饲养员张老蔫儿也是满族人。他也穿着牛皮靰鞡,踏着积雪嘎吱嘎吱地走进屋子,跺跺脚上的积雪,拿起炕上的新靰鞡告诉我:小子你记着,靰鞡,是满语发音。这是我们满族人祖祖辈辈冬季所穿的土皮鞋。每只靰鞡都是由人工“熟”好的整块的牛脊梁皮缝制而成。穿在脚上舒适着呢!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靰鞡的真容。鞋帮鞋底相连。鞋前边平均地缝出若干靰鞡褶儿,靰鞡褶上缝制上一块翘成鼻子形的皮子,组成靰鞡鞋的前脸儿。张老蔫儿说:就叫靰鞡脸儿。我频频看着,靰鞡鞋后边的牛皮鞋帮对接缝制在一起,组成靰鞡鞋的后跟。每只靰鞡的后跟上都缝制着一块小皮子,约有一寸宽两寸长。张老蔫儿手指小皮子说:记着,这叫靰鞡提升儿,把脚穿进絮草的靰鞡窠里,用手拽着这个提升儿一提溜,靰鞡鞋就穿到脚上啦!至于靰鞡鞋底后跟,则要把鞋后底的牛皮上翻,再从外面缝制到鞋后跟上,然后在鞋后底的双方钉上钉帽有核桃大的靰鞡钉,这是靰鞡鞋的基本框架,样子真像只小小牛皮船。靰鞡鞋帮上有特意从割开的一排小口中用牛皮条儿穿出的三五个靰鞡扣儿。张老蔫儿说:这叫靰鞡耳子,是穿到脚上绑靰鞡绳用的,以免鞋不跟脚。

/wp-content/uploads/2021/3/Bj6ZZ3.jpeg插图(4)

关东牛皮靰鞡(网上选图,侵权通知即撤)

张老蔫儿从饲养房外面的房檐下拿进来一捆胳膊粗的青灰色的靰鞡草,最先了树模表演。他右手挥舞着一根特制的扁方形的靰鞡草棒槌,左手把靰鞡草放在一块平沓沓地石板上,右手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捶着,左手则不断地翻弄着手中靰鞡草,一会儿功夫,那捆挺秀的靰鞡草竟然酿成一团柔软的麻絮,屋子里马上散发出一股靰鞡草特有的草香。

张老蔫儿问:你小子看明了怎么捶靰鞡草了吗?这活儿是纰漏不得的。一粗心,就会把靰鞡草捶坏的。粗了扎脚,细了容易碎。粗细都不保暖。接着,张老蔫儿把白布做的靰鞡靿子平均地塞进靰鞡鞋窠里,再将捶成柔柔软软的靰鞡草平均地絮在靰鞡鞋窠里,一边絮草,一边嘱咐我:你小子记着,絮靰鞡三把草。一把絮前,一把絮后,一把絮当腰。不能厚,不能薄,磁实宽松才最好!然后让我一只只穿在脚上,替我树模性地用麻绳扎紧靰鞡耳子,再把靰鞡靿子严实地裹在我的脚踝上,最后教我用绑腿带子(腿绷)把裤脚和靰鞡靿子紧紧地缠裹到一起,把绑腿从脚踝一直打到我的膝盖以下,才算穿整齐。我穿着新靰鞡在地上往返走了几趟,嘿!从来没穿过这么舒适的鞋,宽松、柔软、润帖,感受酷毙了。

张老蔫儿不容置疑地要求我脱下靰鞡自己重新演习。他警告我:若是不会穿靰鞡,到了爬犁帮,必定会冻坏脚的。山里那嘎达(地方)可是比屯子里冷多了!于是在我频频演习中,他一边不厌其烦地指导我,一边为我讲起了有关靰鞡的利益。

从他的话中得知,满族人自古繁衍生息在白山黑水之间,以渔猎为生。冬季,险些整日跋涉在过膝深的林海雪原中,若是没有保暖的防冻鞋子,不仅要被冰雪冻伤脚,还可能被酷寒冻掉脚趾,甚至冻掉整个脚。以是靰鞡,是满族人世世代代在生产生涯的实践中缔造出来的瑰宝,是冬季进山的人须臾不能脱离的最好的防寒鞋子。穿上这种靰鞡鞋,你可以随便在冰天雪地中跋涉一整天,也不会有挤压和冻脚的感受,更不会磨坏脚和冻坏脚。它的最大利益是,不管你是否是汗脚,穿进去,柔软的靰鞡草从上到下紧紧地包裹着你的整个脚底脚背,脚趾脚跟和脚踝,一种温润和柔软的感受永远伴随着你。说完,他又从墙上摘下两条拴着麻绳的靰鞡嚼子,说:山里的爬犁道像镜面儿一样滑,穿靰鞡由于鞋后底有铁靰鞡钉最容易滑倒,戴上这靰鞡嚼子,就不会滑倒了。由于靰鞡嚼子下有尖齿。

/wp-content/uploads/2021/3/by2ame.jpeg插图(5)

完整的关东靰鞡鞋

我听得心里热乎乎的,急遽接过靰鞡嚼子,在他的指点下绑在靰鞡脚底,然后抓起炕上的皮帽子往头上一戴说:戴上这狗皮帽子,保证上上下下都不冷了。谁知张老蔫儿听后霹雳似的怒喝一声:放屁!哪来的狗皮帽子?你小子是有意找打吗?我大惊。这张老蔫儿不蔫呀,翻脸比翻书还快。张老蔫儿怒眼圆睁,盯着我说:小子,满族人把狗当同伙,从来不像你们汉族吃狗肉,更不用狗皮做帽子、袜子、褥子。你岂非不知道狗曾经救过清太祖努尔哈赤老汗王的命吗?这是初犯,念你不知。下次……哼!他抓起地上捶靰鞡草的棒槌,对我高高举起来。

靰鞡和靰鞡草,救助了一代代的闯关东者

走进林海雪原中的爬犁帮,我才知道,满族的靰鞡,同样拯救了一代代的闯关东者。

爬犁帮住在山中的大窝棚中,一个大煤油铁桶,被竖着从中锯做两半,扣成了大火炉。火炉里填满了大木柈子,把火炉烧得红彤彤的。

夜晚的爬犁帮喝完老烧刀子酒后,最先宽松下来。一个个最要紧的是脱掉缠裹在腿上一天的靰鞡。然后把靰鞡中的靰鞡草掏出来,抖搂开,把汗湿晾干。靰鞡草的最大特点是能够化解汗脚臭。以是,十几小我私家的爬犁窝棚,十几堆松松散散的靰鞡草,居然没有任何脚臭气。

/wp-content/uploads/2021/3/NvINbm.jpeg插图(6)

穿着靰鞡赶着爬犁运木料的长白山里人

这个爬犁帮中除了几个土著满族人,其余都是先后来到猎户营的闯关东者。当我提及靰鞡和靰鞡草时,通常关里老乡,没有一个不赞美靰鞡和靰鞡草对闯关东者的利益的。通过攀谈让我得知:老一代穷困潦倒、走投无路的关内人,背井离乡,扶老携幼,栉风沐雨地来到关东的山林间,挖个地窨子、搭个窝棚可以安居下来,然则大雪封山,冰天雪地,男子们若何进山砍柴?若何进山狩猎?若何把种出的粮食换来油盐酱醋和布匹棉花?关内传统的棉鞋基本无法抵御关东的严寒冰雪。多亏这些祖居关东的满族山里人,才教会了他们秋天若何收割靰鞡草,冬天若何穿靰鞡。这才让一代一代、一辈一辈的闯关东者平安地生计下来。以是,满族人,是闯关东者生涯的师傅,恩人。而满族的靰鞡,也是闯关东者的瑰宝。

靰鞡的满语发音用汉字记录下来后多以“乌拉”“兀剌”为多,由于仅仅是音译而已。但从“靰鞡”的造字形意来看,这是萨满文化和孔孟文化的混血儿。由于它已经酿成了左形右声的典型的形声汉字。左边的革字,标其形——牛皮。右边的“兀”和“拉”则划分标其满族的发音。看来,满汉民族的融合,也导致了满汉文化的融合。这靰鞡两字,即是明证。

至于靰鞡草,其名字因靰鞡而生,但民间一样平常写作乌拉草或兀剌草。

/wp-content/uploads/2021/3/QZnAJj.jpeg插图(7)

生长在东北草甸子中的靰鞡草(网上选图,若侵权,通知即撤)

有关资料先容,靰鞡草是莎草科薹草属植物,主要生长于中国东北长白山脉以及外兴安岭以南(包罗库页岛)的山林草甸子里。

然则,爬犁帮的伙计们告诉我,生长靰鞡草的草甸子又名塔头甸子,由于靰鞡草总是一簇一墩地生长,年复一年,腐烂的草茎下又生新草,根部越来越凸起,就如沼泽中一个个排列得密密实实的塔头,俗名便由此而来。

有履历的爬犁伙子告诉我,作为絮靰鞡的靰鞡草的最好收获时间,并非是秋后的枯草,由于这样的靰鞡草太硬,也太脆。最好用的靰鞡草的收获时间是秋分节气前后。这时,草叶青黄,成熟而柔韧,收割晾干后是靰鞡鞋最好的絮草,且晾晒干了之后的颜色呈灰绿色,隐约散发着青草的芬芳。

然则土著的猎户营的满族爬犁伙子却说,并不是所有大甸子里长的靰鞡草都好。最好的靰鞡草,是那些生长在大山沟或者背阴的甸沟子里的。由于它们接受的阳光少,反倒更柔软而有韧劲儿。这样的靰鞡草在秋分前后割下来晾干,穿在靰鞡里才最柔软、最温和,也最抗蹂躏。

靰鞡草,何以名列关东三宝?

/wp-content/uploads/2021/3/jQ3Ij2.jpeg插图(8)

穿着靰鞡的老关东人

在爬犁帮中,我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靰鞡草是真正的草,只能絮靰鞡,体例靰鞡坐垫,为什么能和人参鹿茸一起列为“关东三宝”呢?长白人参,那是百草之王,有死去活来、延年益寿的功效。鹿茸,自古就是名贵的药材。而靰鞡草,显然没有这么高的药用价值。若是是关东的灵芝草,无论是木灵芝照样石灵芝,还可以列进关东三宝序列。由于人们从《白蛇传》中就知道,灵芝是死去活来的仙草。白素贞由于去昆仑山盗仙草救昏死的许仙,差点丢了性命。另有人说,“关东山三件宝,人参、虎骨、鹿茸角”这也靠谱。唯独靰鞡草……

这时,一位年数大的满族爬犁伙子在大窝棚中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说康熙二十一年早春,康熙天子到大乌拉虞(今吉林市乌拉街镇)的龙棚看打牲乌拉总管衙门的渔丁在松花江中捕捞鲟鳇鱼。那时,春寒料峭,松花江滨早晨另有冰碴。打鱼的当天夜晚,气温骤降。康熙天子和御林军以及吉林将军府派出的珍爱军队都驻扎在松花江畔。夜晚,严寒刺骨,冷漠如铁。黄幄御帐之中虽然生着炭火盆,但居然把穿着特制的蒙古毡靴的康熙的脚明白猫咬一样疼,基本无法入眠。康熙只好起身走出黄幄大帐,只见自己的御林军营帐中的官兵也冻得无法入眠,正在帐外围着烤火呢!唯有吉林将军巴海带来的吉林官兵一个个睡得鼾声大作,好像基本不怕冷。康熙以为新鲜,信步走向吉林将军府的官兵大帐,只见一个马夫正在捶打靰鞡草。康熙奇之问之。马夫说,皇上,吉林的官兵穿的絮着靰鞡草的靰鞡,日夜保暖,抗冻,以是才睡得香甜。康熙问,作甚靰鞡草?马夫扬扬手中的草说,就是我捶打的这种草。皇上若是不信,不妨穿上试试。于是,马夫为康熙天子絮好一双牛皮靰鞡鞋,而且帮他穿戴整齐。康熙走了几步试试,感受比自己的特制蒙古毡靴舒适多了,而且十分温和。于是走进黄幄大帐,再也舍不得脱掉,竟然穿着靰鞡酣然入睡了。第二天自然醒来,依然感受双脚温和和的。这才以为这靰鞡草着实神奇。看看自己的御林军,由于昨晚上挨冻没睡好,一个个萎靡不振。而吉林将军府的官兵却个个生龙活虎。康熙天子于是召集随行的文武大臣询问,关东三宝都有啥?大臣们有说“人参、貂皮、鹿茸角”的,有说“人参、虎骨、鹿茸角”的。康熙却摇头说道:我看关东三宝应该是“人参、鹿茸、靰鞡草”。于是把靰鞡草暖脚的体验说了一遍。天子金口玉牙,自然说啥是啥。于是这关东靰鞡草,就受了皇封,成了关东山三宝了。

/wp-content/uploads/2021/3/IN3Qrq.jpeg插图(9)

康熙东巡吉林市

爬犁伙子们听完这故事后纷纷谈话,以为天子御封虽然主要,然则康熙回到北京金銮殿是绝对不会再穿絮着靰鞡草的靰鞡鞋的。倒是咱关东的山里人,离不开这野生野长的靰鞡草。靰鞡草是老百姓的宝,穷人的宝,以是,咱关东的老百姓才把它列为关东三宝的!

靰鞡和靰鞡草,在关东山里也退出了影象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山里人家的仓房里,家家都吊挂着几双男子们冬天穿的牛皮靰鞡。家家秋后的房檐下,都吊挂着几大捆灰绿色的靰鞡草。八十年代后,纵然是长白山深山之中的冬天,也再见不到一个穿靰鞡的人,哪怕是老人。到了九十年代,唯有都会里的庄稼院饭馆的墙壁上,才吊挂着一双双的牛皮靰鞡和一串串的红辣椒、苞米穗子,作为关东山村风情的装饰。到了新世纪至今,靰鞡已经成为都会人眼中的骨董。

/wp-content/uploads/2021/3/YNf2qa.jpeg插图(10)

林海雪原中的现代关东村屯

最近几年,我到长白山中的村屯采风,曾经特意把“靰鞡”两字写给山里的青少年看,居然没有一小我私家熟悉,他们更不知靰鞡是何物。至于靰鞡草是什么样的草,险些我接触到的所有的山里孩子都摇头不知。看看他们冬季脚上所穿的鞋,除了棉皮鞋,就是林林总总的雪地靴、防冻靴、防寒靴、甚至极地靴。他们再也不用费事拔力地割靰鞡草、捶靰鞡草、仔细地絮靰鞡草、穿牛皮靰鞡了。纵然山里的林业工人,也不需要冬季在冰天雪地日间事情,夜晚露宿在大窝棚中。现在,除了林场有带空调的交通车,他们自己也拥有越野车、轿车、摩托车。原来山村中最具关东风情的茅草屋、大窝棚、木刻楞、地窨子,也只能到景物旅游区去作为逝去的文化符号寻找、鉴赏。至于山村中那些承载着关东风情的牛皮靰鞡、靰鞡草,另有烟笸箩、嘎啦哈、嘎达柜、石碾子、石磨、辘轳、木轱辘车……也都先后退出人们的视野,成为逐渐淡忘的历史。

靰鞡和靰鞡草,正成为即将消逝的关东影象。(此文原创首发)

/wp-content/uploads/2021/3/bMja63.jpeg插图(11)

程英铁摄影

速效救心丸,究竟应该怎么服?

作者:潘恒林 江西省九江市武宁县人民医院、药事网成员 速效救心丸主要成分为川芎、冰片,为棕黄色的滴丸,气凉,味微苦。功能主治:行气活血,祛瘀止痛,增加冠脉血流量,缓解心绞痛,用于气滞血瘀型冠心病,心绞痛。 用法用量:含服,一次4~6粒,一日3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