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看老总:从宝能出走的北汽“梦之队”,在蝶变照样在沦落?

赛小花:同学聚会嘲笑女孩单身狗,哪知总裁男友一来,全场傻眼了

赛小花的远大前程:同学聚会嘲笑女孩单身狗,哪知总裁男友一来,全场傻眼了

[资讯-牛车网]

宝能的天空上,没有留下李峰、陈思英、邬学斌、蔡建军的痕迹,但他们曾经飞过。

2019年2月,宝能团体总裁姚振华为观致汽车调换了一套日产班底,而因原宝能汽车常务副总裁李峰聚起的北汽系“梦之队”,由此最终支离破碎。

两年已往了,姚老板的汽车梦还在继续:建设产值千亿生产基地、打击高端新能源、公布5款新车……关于他究竟是造车照样圈地的讨论依旧尘嚣日上。昔日梦之队也纷纷找到新东家,那么,他们在蝶变照样在沦落?

/wp-content/uploads/2021/2/rMFNJb.jpeg插图

被宝能“延迟”的那一年

2017年12月,李峰从北汽去职后,一度盛传将加盟蔚来资源担任合伙人,然则,两个月后,另一家“造车新势力”宝能宣布李峰出任宝能汽车常务副总裁兼观致CEO。

彼时宝能正在举行汽车行业结构的“闪电战”:收购观致、投资建设新生产基地、加大研发投入力度,物质基础俱全后,人才招徕就成为关键步骤——李峰之后,昔日北汽麾下旧将蔡建军、邬学斌、陈思英等相继加盟,宝能由此组建了一支“梦之队”。

然则,进军造车的“房势力”总被质疑醉翁之意不在酒,李峰任职期间,“姚振华越过李峰,直接加入采购”、“责令研发团队限时一年完成研发到出车”等违反汽车行业纪律的流言蜚语频仍传出,北汽系团队摇摇欲坠——2018年12月,蔡建军去职;2019年4月,陈思英加入领克;2019年7月,李峰去职;2019年9月,邬学斌脱离宝能加盟奇瑞……这支以李峰为焦点的“北汽梦之队”由此解体。

/wp-content/uploads/2021/2/rmeaQr.jpeg插图(1)

李峰的All in One

从宝能脱离后,李峰选择“拯救”给他带来过无限荣光的韩系品牌,只不过,这次是东风悦达起亚。从4.9%到4.8%到3.8%,市场份额延续三年跳水的韩系车现在在中国市面上的现状似乎只能略微胜过法系车。

时间拨回十年前,令人称道的“现代速率”已逐步放缓,北京现代因此钻营从“质量驱动”到“品牌驱动”的转型,第八代索纳塔(以下简称“索八”)也由此在紧锣密鼓地举行上市预热。

厥后的故事我们也都知道了,索八大获全胜,上市5个月后月销破万,上市1年销量步入10万辆俱乐部,不仅辅助北京现代稳居2011-2013年中国车企销量前五阵营,还推动品牌在中高级车市场上有所突破。

/wp-content/uploads/2021/2/qyIVVb.jpeg插图(2)

(第八代索纳塔上市现场,图源自北京现代官网)

来到东风悦达起亚,李峰大刀阔斧地着手改造:清库存稳固经销商、调整产物结构、调整组织架构,然则,一如十年前北京现代面临的转型逆境,销量连年下跌的东风悦达起亚遭遇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品牌力下降,强势合资品牌和自主品牌的团结挤压……因此,东风悦达起亚的一位高管将李峰推进的改造称为“在生计中变化”,即不仅要在车市淘汰赛中活下来,还要进一步解决韩系车长期以来作为廉价车、上下两头受挤压的生计逆境。

以是,出走北汽、辗转之后再度接手韩系车营销事情的李峰照样选择了自己最熟悉的打法:集中气力打造一款车,凯酷之于东风悦达起亚正如昔时索八之于北京现代。

“奥运会火种是拿凹凸镜在太阳下点着的,这就是聚焦的气力,若是不聚焦,更难把气力发出来。”时任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的李峰在索八月销突破万辆,跻身主流中级车时云云总结道,因此,“在公司内部(从供应链到经销商所有的系统内)打造了一个‘索纳塔年’,把所有气力聚焦在这一款车上,不要发散。”

或许由于索八的乐成过于深刻——B级车、肩负品牌重塑大任,李峰对凯酷的打造好像都在往十年前那场令业界震惊的胜仗上靠。

可喜的是,凯酷确实一炮打响了东风悦达起亚的门面,车圈有言道“得B级车者得天下”,在强敌环伺的B级车市场内,凯酷能够撕开一道口子,也算是突破。对于亟待重振品牌的东风悦达起亚而言,这一突破带来的惊喜或许胜于销量。

同样是在索八月销破万之后的那段采访中,李峰指出:做市场其实是在做现在和未来,而品牌却是消费者已往认知的总和。因此,消费者可以由于既往印象而对产物慢热,但厂家和经销商必须看到产物的未来、树立强有力的信心,并将其传递给消费者,让消费者热起来。

作为汽车营销界的宿将、悍将,李峰已经将对东风悦达起亚的信心转化为热量传递给消费者,接下来这些热量若何连续传导,让慢热的消费者彻底热起来,有待时间磨练。

有人在蝶变 有人寂静无声?

被宝能“延迟”了几年后,“老向导”李峰再掌韩系品牌,手艺派邬学斌兜兜转转重回奇瑞、意图做大做强雄狮智能。陈思英履新领克,而蔡建军辞去爱驰汽车执行副总裁后又搭上吉祥这条大船。

/wp-content/uploads/2021/2/BbI3qy.jpeg插图(3)

相比于“老向导”李峰还在为东风悦达起亚的生计和变化而战,陈思英治下的领克已经确定了自主品牌在高端化冲刺方面的相对优势,在各车型平均售价远高于10万元的情形下,2020年销量到达17.55万辆,同比增进约37%。而且,从牛车网去年末走访调查车企促销优惠的情形来看,领克除了部门已完成换代的老款车型外,其余车型终端优惠仅有四千左右。领克的崛起从一个侧面证明了陈思英的营销能力。

在“新势力”中几经折腾的蔡建军晚一步回流至传统车企,担任吉祥汽车团体海内销售公司副总经理。然则,自蔡建军去年双十一履新以来,其详细职能若何并未有太多曝光。直至春节前吉祥在营销板块的人事调整才披露的一定信息:蔡建军将与吉祥品牌销售公司副总经理范峻毅各自分管两个营销公司,共同为吉祥品牌销售卖力。

/wp-content/uploads/2021/2/maeABj.jpeg插图(4)

绚烂之后,蔡建军在兜兜转转中没有太多再次大展拳脚的机遇,也没能拿出像样的实绩。

DS之后,蔡建军加入北汽,2016年为北汽自主品牌带来35.59%,但短暂的乐成之后,北汽自主销量又遭遇了腰斩的逆境;2018年头调任中原出行,3月却宣布出任宝能汽车副总裁兼观致汽车执行副总裁;8个月后,脱离宝能,加盟爱驰;2020年的双十一,回归传统车企,任职吉祥汽车团体销售副总经理。

这位有着“军座”称呼的营销悍将成名之后似乎总在折腾、总在选择。现在搭上吉祥这艘大船,不知道是否能够停下多年漂流的脚步。

吉祥品牌虽然现在仍稳居自主品牌“一哥”位置,1月也依附15.93万辆的成就迎来“开门红”,但去年后半段的乏力增进以及长安、长城的强势打击,都给再度出发的蔡建军提出不小的挑战。时运不济照样能力使然?届时或将一见分晓。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期待”,无论李峰、蔡建军照样陈思英,北汽或宝能、绚烂或低谷,都已成为已往。退潮时才知道谁在裸泳。中国车市放缓,但广阔天地,大浪淘沙,依旧大有可为。

2021东方跨年:李雪琴《像我这样的人》

2021东方跨年:李雪琴《像我这样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