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仲勋和彭德怀在西北战场结下了生死之谊,晚年深情地回忆说:“我们的友谊深挚而难忘!”

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后,中共险些又开始“第二次长征”

文 | 关山远 来源瞭望智库(zhczyj)。 1937年1月13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进驻肤施。史载,当时欢迎的人群从北门一直排到数里外的大砭沟口,锣鼓、唢呐齐鸣,毛泽东衣着简朴,频频向欢迎的人群挥手致意,走进了肤施城。 “肤施”就是延安。 “西安事变”后,

/wp-content/uploads/2021/1/qERVzm.jpeg插图

◆关中分区地委书记习仲勋(右三)和战友们。

文/王永魁

习仲勋与彭德怀是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之后相识的。40多年后,习仲勋这样回忆与彭德怀最初互助时的情形:“为了牢固和生长陕甘革命根据地,党中央组织工农红军野战军举行西征。其时,我追随彭老总在戎马倥偬之中度过了好几个月,险些天天都向他讲述工作情形。他虽然长我十五岁,但完全用同等、亲热的态度看待我,外表严肃而心里热诚;在一样平常工作和战斗中,那种真挚的关切之情,使我深为所动。”

1947年3月,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陕甘宁边区。3月3日,陕甘宁集团军(张宗逊任司令员,习仲勋任政治委员)在甘肃东部的西华池与胡宗南军队恶战一场。这一仗,虽然给予敌人以扑灭性的袭击,共歼敌1500多名,击毙敌48旅旅长何奇,但由于战术指挥上的缺陷,以优于敌人四倍的军力与敌人作战,不仅未全歼该敌,而且导致我方也损失了1200多人,成为一次消耗战。3月5日,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的彭德怀在富县茶坊召开营以上的战斗总结会,一起总结此次战斗的经验教训。由于打成消耗战,习仲勋深感不安,以为会受到彭德怀严肃的指斥与叱责。可是彭德怀却亲热地对他说:“这是敌人大举进攻延安和陕甘宁边区的侦探战。毛主席、周副主席和我们人人一直在听你们的好消息。没打好,军队有伤亡,没关系。打了这一仗,把敌人的底摸一摸,这对以后作战大有利益。也算是实战演习嘛!”这一席话,对习仲勋等人的鼓舞很大。实在,彭德怀何尝不知道这次战争失误之所在呢?他在严肃而又宽厚地要求手下时,更是严于责己,甚至在历久蒙冤受屈之时,还在《彭德怀自述》中说:“西华池序战没有打好,伤亡一千二百人左右。”

面临敌人即将进攻延安的事态,中央军委决议,所有驻陕甘宁解放区的野战军队和地方武装,统归彭德怀和习仲勋指挥。同时,建立西北野战兵团(1947年7月改称西北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习仲勋任副政治委员。彭德怀、习仲勋临危受命,率军驰骋在陕甘宁宽大区域。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彭德怀和习仲勋密切配合,指挥西北野战兵团迅速取得了青化砭、羊马河、蟠龙镇三次战争的胜利,沉重袭击了国民党军,开端改变了西北战场的形势。

/wp-content/uploads/2021/1/E3iAVf.jpeg插图(1)

◆彭德怀(左一)、萧三、艾青、赵仲池、习仲勋(右一)。

彭德怀对习仲勋十分尊重,从不称谓他“副政委”,总是以“习书记”(习仲勋时任西北局书记)称之。彭德怀制订的作战设计,在交付讨论之前,总要先和习仲勋交换意见。彭德怀起草的下令、指示,在送电台发出之前,都要习仲勋再作推敲和修改。有时刻,作战设计弄好了,彭德怀午夜把习仲勋推醒问:“你看,另有什么破绽么?”收到中央主要文电,彭德怀看后立刻同习仲勋一起商议贯彻意见。彭德怀曾经对习仲勋说:“我们互助共事,你帮了大忙,你熟悉边区情形,使我集中精力思量作战方面的问题。”

为了准确无误地指挥作战,彭德怀和习仲勋常冒着炮火硝烟,亲临前线察看地形和敌情。有时刻,敌机狂炸,流弹横飞,情形十分危险,彭德怀和习仲勋互相关心,争先向前。当习仲勋劝彭德怀注意平安,甚至强行将他拉下阵地时,彭德怀总是说:“同志,不到前面去,光靠电话和舆图,谁也打不了胜仗。”可是,当习仲勋跳出工事要到前面去的时刻,彭德怀却诙谐地说:“让我去,你不要冒险,何须多支出牺牲呢?革命照样多留下一小我私家好嘛!”

/wp-content/uploads/2021/1/6zyy2a.jpeg插图(2)

◆1950年1月,西北军政委员会建立大会上各族代表向大会献旗,右二起:习仲勋、彭德怀、张治中。

1950年10月,彭德怀在西安告辞习仲勋等战友,率领志愿军,赴朝鲜作战。1951年,志愿军司令部驻扎在朝鲜仁川一个废弃的大铜矿里,洞内异常湿润。1951年2月,西北局宣传部介入筹备组织赴朝慰问团。出发前,习仲勋给彭德怀写了一封慰问致敬信,言辞恳切,要求彭德怀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务必保证平安、多多保重,同时以西北局名义赠送给彭德怀一条虎皮褥子。他要慰问团的同志带好信和褥子,到朝鲜后送给彭德怀。1951年5月,彭德怀收到了习仲勋的信和虎皮褥子,立即请慰问团的同志带回口信,对老战友习仲勋表示感谢。

习仲勋晚年多次撰文谈起与彭德怀的战斗友谊,他饱含深情地写道:“每想起他艰辛征战的一生,我心潮起伏,百感交集。”“在那漫长而困苦的年月里,我们配合闯过了无数艰难险阻,也配合分享过无数次胜利的欢欣。在陕北千山万水的行军途中,在长城内外的宿营地里,在战火纷飞的生死搏斗的战场上,我们的友谊加倍深挚而难忘。”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恶魔的遗产:从731到德特里克堡

2020年9月3日,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哈尔滨市举办了“侵华日军细菌战档案史料专题展”。其中涉及到的日军细菌战部队,包括北京一八五五细菌部队、新加坡九四二〇细菌部队,以及最为臭名昭著的哈尔滨731部队。 1949年12月25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