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条和回信里的军民情

中华文明的至暗时刻!论古典中华帝国遭遇到的最大挑战

前段时间,大伊万和朋友讨论明清易代时期古代中国周边的地缘政治格局问题时,意外地引出了一个全新的话题:古代中国、或者说以古代中华帝国为核心、由中央农耕民族与周边游牧民族共同构建形成的华夏文明集丛,到底有没有遭遇过根本性的挑战与危机?或者说,古

泉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内有这样两件文物,真实地记录了人民军队从降生之日起,就获得人民群众拥护和支持的历史。

“今收到贵会慰劳革命将士捐钱壹万元正。此致。江西民众慰劳前敌革命将士委员会……”这是一张收条。

“昨日收存贵会转来之慰劳捐钱,已由本会黄道、罗石冰两常委划分送交十一军与二十军两政治[部]主任领收……”这是一封回信。

纪念馆玻璃展柜内,陈列着国家一级文物——两张泛黄的传统红色竖行“八行笺”,这是那时江西民众为起义军将士捐钱的见证。

南昌起义时,慰劳前敌革命将士委员会的负责人之一是朱大桢,他是那时国民党左派人士。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倒戈革命,让朱大桢认清了国民党的本质。中国共产党向导发动南昌起义取得胜利,让朱大桢看到了民族的希望。

1927年8月3日,朱大桢将召募到的一万银元送到了国民党江西省党部——这时的江西省党部是以共产党员为焦点的国共合作组织。中共江西省委负责人之一罗石冰接受了这笔捐钱,并当即为朱大桢开具了收条。“一万银元是什么观点?”讲解员向围在展柜旁的参观者们先容,“那时一个家庭一个月收入是3块银元,一万银元是一大笔钱,这都是群众自觉捐来的。”

8月4日,罗石冰又给朱大桢写了一封回信,见告他这笔捐钱的详细去向。

“收条和回信饱含着粘稠的军民友谊,民拥军、军爱民的鱼水情自人民军队降生的那天就最先传承。”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陈列保管科科长、副研究馆员刘小花说,“这两件文物也鲜明地体现出中国共产党人纪律严明、严谨仔细、正大光明、有始有终的工作作风。”

无声的文物,历史的注脚。

《 人民日报 》( 2021年01月21日 05 版)

元朝末年,财政支出为什么会膨胀到财政收入的400多倍?

文|郭晔旻 忽必烈在诏书里承认金银的地位,之所以要加上“不得不”三个字,是因为在法律上,元朝禁用铜钱、金银。比如至元十九年(1282)中书省颁发的《整治钞法条划》、至元二十四年(1287)尚书省颁行的《至元宝钞通行条划》里均有明文规定:禁止民间私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