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末年,财政支出为什么会膨胀到财政收入的400多倍?

收条和回信里的军民情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内有这样两件文物,真实地记录了人民军队从诞生之日起,就得到人民群众拥护和支持的历史。 “今收到贵会慰劳革命将士捐款壹万元正。此致。江西民众慰劳前敌革命将士委员会……”这是一张收条。 “昨日收存贵会转来之

文|郭晔旻

忽必烈在诏书里认可金银的职位,之所以要加上“不得不”三个字,是因为在法律上,元朝禁用铜钱、金银。好比至元十九年(1282)中书省发表的《整治钞法条划》、至元二十四年(1287)尚书省颁行的《至元宝钞通行条划》里均有明文划定:克制民间私自生意金银;也克制民间使用铜钱。金银必须集中于政府,由政府生意金银。固然,元朝领土辽阔,关于白银的禁令也不见得随时随地都获得认真的贯彻。但从逻辑上说,朝廷既然禁绝金属钱币使用,难不成倒退到以物易物的时代?

实际情况恰恰相反。继宋、金之后,纸币在元朝的普及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之前宋代刊行的纸币不过是铜钱等的代用物(类似兑换券),而元代纸币在许多时间里是唯一的法定钱币。那时来到东方的外国人,莫不以惊异的眼光看待这一事实。赫赫有名的马可·波罗就专门提到元朝的纸币:“这种纸币大批制造后,便流行在大汗所属的河山各处……所有老百姓都毫不迟疑地认可了这种纸币,他们可以用它购置他们所需的商品……总之,用这种纸币可以买到任何物品。”他甚至把刊行纸币一事,看作大元天子的“点金术”。

/wp-content/uploads/2021/1/NJvYfq.jpeg插图

明“金花银”银锭

不幸的是,元朝过于“超前”的钱币政策却造成了灾难性的效果。纸钞的低廉成本和它“被划定”的相当数额白银的价值之间存在伟大利益空间,引发了统治者的贪欲:一方面,元政府将各地钞库的白银运往多数(今北京),使得“银钞可以互易兑换”成为一句空话;另一方面,由于历久战争和统治者的浪费,元朝的财政始终入不敷出,忽必烈时代的至元年间(1264—1294),财政收入尚且是支出的一半,到了末代天子元顺帝时期(1333—1368年在位),财政支出居然膨胀到财政收入的400多倍。换句话说,99% 以上的支出要靠刊行纸钞来填补!随之而来的自然是天文数字般的恶性通货膨胀,财政停业导致的民怨沸腾,亦是元末农民起义的一大诱因。

中华文明的至暗时刻!论古典中华帝国遭遇到的最大挑战

前段时间,大伊万和朋友讨论明清易代时期古代中国周边的地缘政治格局问题时,意外地引出了一个全新的话题:古代中国、或者说以古代中华帝国为核心、由中央农耕民族与周边游牧民族共同构建形成的华夏文明集丛,到底有没有遭遇过根本性的挑战与危机?或者说,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