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医院在北京设立780多年,看看这些太医有多牛

他是太平天国的王爷,后来资助过孙中山,一生都在反清

洪春魁生于1836年,15岁就加入了太平军,跟随族叔洪秀全参加了太平天国运动,立下了赫赫战功。洪秀全在天京定都之后,洪春魁被封为瑛王,号称“三千岁”。 可惜好景不长,1864年,曾国藩手下的清军攻入天京,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运动宣告失败。城破之后,清军

北京历史上的卫生机构——太医院,自金天会四年(1126年)始设,从十几小我私家生长到清代的百余人,最终消亡于民国元年(1912年)。太医院存在的780余年间,供职于其中的太医,撒播于后世的不乏其人。

祛邪以从正——金元医学四人人之首张从正

/wp-content/uploads/2021/1/ZBrMji.jpeg插图

张从正画像

中国金元时医学发生了许多派别,在学术上发生争鸣,最具代表性的有河间、易水、攻邪和丹溪四大学派。张从正即是攻邪学派的代表人物,将张从正的名字与他所建立的派别联系起来,更有“祛邪以从正”的意味。

有个小宝宝连日来啼哭不休,张从正接诊切脉后,让人用温水给小宝宝泡澡,直到身体发汗,澡泡好后宝宝也不哭了。原来是“心火甚而乘肺,肺不受其屈,故哭……汗出则肺热散矣。浴止而啼亦止。”让怙恃烦劳不堪的啼哭竟然泡一个澡发一身汗即可治愈,也是妙哉。

又有一僧,头痛不已。许多医生不能辩证下药。张从正接诊后,将他置于炭火上取暖和,使其出汗,并使催吐法同时并行。“火郁发之,发为汗之,令其疏散也”,头痛缓解显著。

这是张从正《儒门事亲》一书中纪录的医案,只管年代久远,读来也好像发生在我们的一样平常生涯中。他论病首重邪气,提出治病必先祛邪,“邪去而正安”。在治疗方面,厚实和生长了汗、吐、下三法,形成了以攻邪治病的怪异气概,为中国医学的病机理论和治疗方式作出了孝敬,同时也充实和生长了中医学理论体系。

/wp-content/uploads/2021/1/aAN773.jpeg插图(1)

《儒门事亲》书影

张从正生于1156年,卒于1228年,字子和,睢州考城县郜城乡(今河南省民权县王庄寨乡吴屯村)人。张从正因家乡为春秋时期戴国,而自号“戴人”。十余岁时,追随父亲学医,博览医书,深究医理,用功自励,弱冠成器。

二十余岁悬壶应诊,中年时代,即成一方名医。金宣宗兴定年间(1217 年—1222年),张从正接受谕诏,补太医,但因非其所愿,不久告退归里,讲研医理,著书传世。虽然供职太医院时间短暂,但这位太医的医学成就不能小觑,位居“金元四大名医”之首。

张从正一生著述甚多,除《儒门事亲》10种15卷之外,尚有《心镜别集》一卷、《张氏履历方》二卷、《张子和治病撮要》一卷、《秘传奇方》二卷传世,其余因年代久远,未能撒播下来。

功业更在岐黄外——元世祖钦点御医谏官许国祯

据传,有一日,元帝游园,见一肤白胜雪的美人在园中婀娜信步,忙召至驾前仔细端详,发现竟是久未碰面的张贵妃。这位张贵妃入宫时也深得元帝溺爱,但随时间流逝,容颜渐消,逐步就被萧条。此时的张贵妃肤若凝脂、唇红齿白、竹苞松茂,元帝大为赞叹,遂细问缘故,张贵妃娓娓道出其“美容”秘密。她以七味能美白肌肤珍奇中草药捣碎为末,配制成丸,于瓷器中磨汁涂面,有美白滋养、嫩面防皱之效。

元帝听后龙颜大悦,命后宫嫔妃今后均遵照此方养颜白肤。张贵妃再次喜获元帝溺爱,而那副验方则被收入《御药院方》撒播后世,命名“七白膏”。

旧时虽是宫廷御方民间不能得,但今日看来,皆是唾手可得美容之方。香白芷、白蔹、白术各10份,白芨5份,细辛、白附子、白茯苓各3份。将以上各药物研成细末后,用鸡蛋清调成如弹子巨细的小丸,阴干。每天晚上睡前用本品温水化开涂面,则有美白去皱之效。云云简单易行,是不是看得心动想亲手制作一份了?!

许国祯不仅医术特殊,照样名直言进谏的御医,深得世祖忽必烈信托。一次,北撒王妃患眼疾,医生行针失误伤王妃一目。元世祖忽必烈异常生气,欲治医生死罪。许氏知道后从容进谏道:“罪固当死,然原其情,乃恐怖失次所致,即诛之,后谁敢复进?”

元世祖忽必烈大悟,遂宽赦了医生。一边照顾天子的康健,一边辅佐天子治理国是。历史上能够以御医身份介入朝政,深得天子信任的人屈指可数,而许国祯就是这样一位既给天子治病又帮天子治国的精彩御医,其功业更在岐黄外。许国祯逝世后,元朝政府给予其很高的评价,谥忠宪,并追封为蓟国公。

中国营养学专著第一人——元太医忽思慧

卷一“食物禁忌”:养生避忌、妊娠食忌、乳母食忌、饮酒避忌等;

卷二“质料、饮料和食疗”:养生避忌、妊娠食忌、乳母食忌、饮酒避忌和聚珍异馔等;

卷三“粮食、蔬菜、种种肉类和水果等”。

/wp-content/uploads/2021/1/qI3Yba.jpeg插图(2)

《饮膳正要》书影

看该书目录名应该是一本王府井书店脱销的民众养生书籍,实在也确实是一本养生书籍,不过是在六百多年前的元多数北京城编纂成的营养养生书籍——《饮膳正要》。

中国中医学自古以来就有“药食同源”理念,许多食物既是食物也是药物,食物和药物一样能够防治疾病,这就是常说的“食疗”。以是,不得不说到我国食疗史、医药生长史上很主要的这位营养学家——忽思慧。

忽思慧继续了前代食、养、医连系的悠久传统与食疗、养生的厚实履历,尤其重视与承袭了唐代著名医药学家孙思邈的有关学术理论和看法。他着重叙述了有病先以食养、不愈再取药疗,及“调养之道,莫若守中”的食疗理论,强调了食疗在医药学中的作用和职位。

忽思慧生卒年不详,元代蒙古族人(一说元代回回人),在宫廷中主要是以饮膳太医之职侍奉皇太后与皇后。

元朝天历三年(1330年),忽思慧主导完成《饮膳正要》之编纂。掀开中国饮食营养和药膳学的历史,一定要把《饮膳正要》摆上极其主要的职位。这既是一部珍贵的宫廷食谱,也是我国现存的第一部营养学专著。书中制订了具有营养学价值的食谱,突出强调饮食在保健延寿中的价值,主张人应该在平时注重营养调剂,只管少吃药。照样我国第一部饮食卫生专著,对生长和流传我国卫生保健知识,作出了很大的孝敬。

另外,忽思慧在《饮膳正要》中对于胎教提出自己的看法,被称为天下胎教第一人。“圣人多感生,妊娠故忌见丧服、破体、残疾、贫穷之人;宜见贤能、喜庆、优美之事。欲子多智,旁观鲤鱼、孔雀;欲子优美,旁观珍珠、美玉;欲子雄壮,旁观飞鹰、走犬”。此段说法,对后世研究胎教也是个参考。

(本文来源于《北京地方志》2020年第3期,作者就职于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地方志办,图片由作者提供)

玛雅人留下一神秘石像,面部酷似“二维码”,扫码后出现了什么

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曾涌现出很多灿烂而又美丽的文明,虽然大多数的文明随着时间的推移早已消散在历史的云烟中,但仍留给后人无尽的猜想,其中就有充满了神秘色彩的玛雅文明。众所周知,古代玛雅人曾经有过多个预言并在后世接连成真。这让很多人对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