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打美骑兵第一师:云山的炮声为美军敲响丧钟

国人绝望东渡日本,却成为日本国师,后代拜祭德川家族将亲自陪同

    作为未曾断流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在中国千年历史中,我们的祖先用经验、勇气与智慧打造了一个个强大的王朝,而在王朝与民族的融合中,更谱写出了极为绚丽的画卷。这也使得中国在近代以前,无论朝代如何变革,无论在经济文化还是综合国力方面,中国都稳居

英烈简历

王冠军,河北定县(今定州市)人,1919年生,生前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兵第2师29团政治处主任。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入伍。1950年10月23日入朝参战,1951年4月17日遭敌机空袭光荣牺牲。

入葬情形

1953年1月20日,王冠军入葬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墓地番号西区三排三号。

/wp-content/uploads/2021/1/BnyaQn.jpeg插图

王冠军

炮兵被斯大林誉为“战争之神”。

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那时条件下的现代局部战争,面临高度现代化的强敌,志愿军集中使用了大量的炮兵参战。装备显著处于劣势的志愿军炮兵,在与强敌较量中,以自己的勇敢和手艺,战胜了数目上占优势的敌人炮兵,有力地支援着志愿军步兵,给美国侵略军以痛击。

志愿军炮兵也付出了伟大的牺牲。炮2师29团政治处主任王冠军就是其中一位。他在前线开会后返回团部途中,乘吉普车遇空袭,车上5人所有牺牲。

两次入狱始终坚贞不屈

王冠军的履历颇具传奇色彩,他曾有过两次入狱的履历。

1938年2月,八路军第120师359旅挺进河北,在冀中建立了地方政权和抗日游击队,王冠军加入了游击队。因显示努力,1941年8月,他被选送到抗日军政大学二分校3团学习。1942年5月,侵华日军最先对冀中抗日凭据地执行“拉网式”扫荡,王冠军所在的抗大二分校3团全体教职学员受命转移,5月9日行至石德铁路时与日军遭遇,军队被冲散。60余名学员在营连干部的率领下,与敌人鏖战5小时,因众寡不敌,除王冠军1人被俘外,其余大部牺牲。

王冠军被俘后,被关押在南京浦口日军监狱中,经受了种种严刑拷打逼供,但他始终坚贞不屈,丝毫未泄露党的秘密。他还在狱中举行宣传激昂事情,向导建立了党支部。8月17日,他谋划600余人暴乱,乐成越狱。

1943年1月,王冠军在新四军第2师向导的游击队任指导员,在一次战斗中,他再次被俘。审讯时,他宁死不屈,门牙被打掉了两颗,后经地下党组织营救获得保释。

1944年11月,王冠军进淮南党校学习,1945年7月结业后,被任命为淮南区委副书记兼副区长,继续向导当地人民开展抗日斗争。

抗战胜利后,王冠军随军队挺进东北,先后任嫩江军区第1大队政委、嫩江军区第37团2营教导员、辽东军区司令部一科副科长。1948年11月,王冠军调任第四野战军炮兵第4团政治处副主任,加入平津战役。1949年3月,炮兵第4团改编为炮兵第2师29团,王冠军任政治处主任。

/wp-content/uploads/2021/1/i6zERn.jpeg插图(1)

志愿军向敌方阵地开炮。资料图片

云山的炮声为美军敲响丧钟

1950年10月23日,王冠军所在的炮29团受命入朝参战。

这是一次特殊的出征。每个人身上都不许带一点有关证实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器械,包罗香烟和带有中文字样的残缺纸片。逐日黄昏出发至破晓4时住手,天亮前隐藏完毕。志愿军炮兵悄悄埋伏在崇山峻岭中。

云山战斗中,志愿军炮兵投入了近一半的军力。1950年11月1日16时40分,五颜六色的信号弹腾空而起。志愿军炮兵最先炮火准备,炮弹如雨点般倾泻在敌军阵地上,凶猛的爆炸声震荡着云山山谷。他们把每门炮都打出了最大的发射速率,炮火从差别角度射向主要攻击点。有些前沿步兵观察所也自动讲述敌情,充当义务炮兵观察员,炮兵则凭据讲述不时调整角度、偏向。

美军第一次尝到了志愿军炮弹的厉害。敌炮兵阵地在我炮火压制下,几十分钟竟没有打出一发炮弹。炮29团配属志愿军第39军116师,在利洞一带围歼美骑兵第1师8团和南朝鲜军一部,缴获了大批物资,袭击了号称“王牌军”的美骑兵第1师的嚣张气焰。

出国首战告捷,极大地鼓舞了全团官兵的士气。

12月24日,炮29团2营和1营1连受命配属志愿军第40军118师,向据守在“三八线”四周的南朝鲜军第6师和美骑兵第1师一部提议攻击。30日破晓,29团2营1连冒着零下20摄氏度的严寒,在冰天雪地中修建阵地,遭到美军飞机空袭,部门火炮和车辆受损。为保证不误战斗,王冠军协助团长重新调整军力部署,迅速完成射击准备。31日18时战斗打响,378发炮弹带着全团官兵的满腔怒火倾泻到敌军的三处炮阵地上,炮29团掩护步兵胜利突破敌阵地。

砥平里战斗摧毁敌4个炮兵营

1951年2月13日,炮29团加入了砥平里战斗,这是朝鲜战场上的一次大血战。

2月14日,志愿军第40军和第66军包围了砥平里一带的美第2师和南朝鲜军第8师。当日21时,志愿军向被围之敌提议了凶猛进攻。指挥部一声令下,炮29团向敌占领的229高地举行了火力急袭,高地上马上成了一片火海。先头军队的步兵已经冲上了229高地,与敌人形成了胶着状态。两军在阵地前沿展开了拉锯战,双方的炮兵也展开了对射。在我军炮兵铺天盖地的袭击下,敌人的4个炮兵营所有被摧毁,形势显著对志愿军有利。

2月15日,美骑兵第1师第5团向砥平里开进,一路上坦克在前面打头阵,边开炮边向我军阵地冲来,延续突破了两道防线,与美第2师齐集。面临美军的两面夹击,我军不得不于当夜撤出战斗。

炮29团受命配属在横城以北上加云、下加云和456高地、481高地,阻击美陆军第1师。20日,指挥部下令炮29团支援步兵向555高地还击。王冠军亲率1营和2营4连开进,途中部门车辆触雷,连队泛起伤亡。为制止再次发生触雷,王冠军掉臂危险,亲自到前面查看情形,指导排雷,保证参战火炮定时进入阵地。

战斗中,王冠军还努力与步兵保持联系,密切配合步兵完成防御还击和阻击等作战义务。炮29团以准确的火力压制敌人,乐成掩护大军队灵活防御。

1951年4月17日,王冠军在前线开会后返回团部途中,突然遭到美军飞机空袭,不幸中弹牺牲。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 周贤忠/文 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供图

沈阳日报社新媒体中央(沈阳网)编辑 王沛霆

近代落伍不能归咎于清朝 从这个时期便注定了

说起耻辱,清朝晚期是最有代表的时期。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中国从一个曾经的世界霸主,变为了任人宰割的肥羊。割地赔款、签订丧权辱国的条约,中国天朝上国变为了蛮夷眼中的“东亚病夫”,任人欺负和嘲笑。 也正因为此,许多人将近代的落后归咎于清朝。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