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之子陈延年 被叛徒出卖29岁牺牲

近代落后不能归咎于清朝 从这个时期便注定了

说起耻辱,清朝晚期是最有代表的时期。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中国从一个曾经的世界霸主,变为了任人宰割的肥羊。割地赔款、签订丧权辱国的条约,中国天朝上国变为了蛮夷眼中的“东亚病夫”,任人欺负和嘲笑。 也正因为此,许多人将近代的落后归咎于清朝。其

/wp-content/uploads/2021/1/jy2Eju.jpeg插图

1927年3月,陈延年受命脱离广州前往上海,途经武汉,加入了党的五大筹备事情。他回上海途中在南京得知发生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连夜赶到上海。面临大批革命者的遗体和血泊,陈延年与周恩来、赵世炎、罗亦农、李立三等联名发出《迅速出师诛讨蒋介石》电文。惋惜党中央由于种种庞大缘故原由,在北伐与东征问题上犹豫不决,未能接受电文的意见,丧失了拯救革命的时机。“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陈延年马上转入地下,着力于浙江、江苏和上海地下党组织的生长事情,向导广大干部和党员与蒋介石的反共屠杀政策举行了勇敢的斗争。4月22日陈延年送走罗亦农、李立三到武汉加入五大以后,接替罗亦农任江浙省委书记,并在五大被选为中央委员,后为政治局委员。正当他在腥风血雨中致力于革命力量的恢复与生长时,他自己却遭到不幸。

1927年6月26日上午9时许,上海四川路施高塔恒丰里104号住宅里,上海中共党组织主要向导同志正在举行隐秘集会,转达五大决议,打消江浙区委,划分组建浙江省委和江苏省委,陈延年任江苏省委书记。集会上王若飞转达了中央的有关任命等。这时,突然传来不幸的新闻,有人被捕,供出许多主要机关,需赶忙转移。正在谈话的王若飞,马上竣事了谈话,宣布散会,各自转移。下昼3时许,特务闯进省委机关举行搜查,留守机关的赵世炎夫人来不及把放在窗台上作为记号的花盆拿下。新任江苏省委书记陈延年和组织部长郭伯和一同来省委机关探视,见花盆仍放在窗台上,以为平安无事,便信步走上楼去。潜藏在内的特务冲了上来,立即抓住了留守的秘书韩步先。陈延年和郭伯和一见形势不妙,便举起木凳和特务格斗。由于众寡不敌,陈延年的头被打破,牙齿也被打落,鲜血淋漓。特务一拥而上按住他,随即将他押往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随后赵世炎、郭伯和也被捕。

陈延年被捕后身份并未露出,党内知道了他被捕的新闻,起劲组织营救。王若飞寄信给陈延年在法勤工俭学时的密友刘方岳,请求他全力援救陈延年。刘方岳与王若飞是同乡又是同砚,两人情绪深挚。那时刘在贵州名绅王从素开设于四马路(今福州路)的德胜棉花店当司理。他找到那时在公共租界和华人区域状师界声望很高的状师吴凯声。吴凯声是第一个能在会审公廨出庭辩护的中国籍状师,巡捕房、警察局、法院这些地方,走得进,出得来,说得上话,而且也适合在种种场所举行斡旋。而且吴凯声与陈延年也有一面之缘,出于对革命的同情和民族大义出发,吴凯声慨然允诺,一口赞成接手此案。

当天,吴凯声即出动自己状师事务所里全体人员到上海各巡捕房、警察局去探摸情形。他们中有人在闸北区警察局的预审档案里看到了一份质料,上面说:“一自称陈友生者,皮肤粗黑,身穿短衣,裤脚扎有草绳,很像是干粗活的人,彼云是房东家烧饭师傅,警察局抓错人了。”吴凯声因见过陈,据此并再综合了其它方面搜集来的质料, 确认了这个自称陈友生的即是陈延年,并断定其尚未露出身份。他马上将这新闻见告刘方岳。因其它查来的质料的案情纪录中录有陈延年被军警笼罩时拿起桌椅格斗,击伤两军警等情事。而据悉军警因陈“凶狠”,要给陈吃点苦头,以泄此恨,因此一时还放不了人。以是吴凯声又告诉了刘方岳这个情形,并说已向军警塞了点钱,估量过一些日子会放人,教其放心守候。

吴凯声知道这是件急案,急案当速办,若是时间拖长,露出马脚,立将危及陈延年生命。为此,他委托郑毓秀大状师直接去向闸北区警察局长疏通枢纽放人。郑毓秀与闸北区警察局长是广东同乡,这个局长对她十分钦佩,以是吴凯声以为她出头讲句话有份量,定可成事。

吴凯声一边从内部举行营救,一边在外界制造舆论。昔时, 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叫杨虎;国民党市党部秘书长叫陈群,上海一时成了“虎群天下”,笼罩着一片白色恐怖。然而,吴凯声无所畏惧,为了从侧面起到些推助作用,他在种种外交场所有意放出话去,说国民党要得民心,必须释放无辜被捕的人。

那里料获得,吴凯声的赤诚相助,周密筹谋,辛劳奔走和刘方岳的起劲,厥后因吴稚晖出卖而前功尽弃。

原来,在刘、吴全力谋划营救陈延年的同时,另外也有一条营救之线在隐秘地作同样的起劲。陈延年被捕后,与陈独秀世交的党内文化界人士上海亚东图书馆司理汪孟邹心急如焚。这时恰巧文学家胡适从东京来上海,亚东曾替胡出书过《胡适文存》一书,为此,胡一直想答谢汪。汪就借了这点关系,上门去乞求胡想法营救陈延年出狱,胡满口答应了。陈延年被捕后,国民党军警认不得他, 陈本人也未露身份,遗憾的是汪不知就里,恳托胡营救时,说出了陈延年这真名真姓,于是坏了大事。胡适想,蒋介石的红人吴稚晖是陈延年的老熟人,数年前曾辅助陈延年、陈乔年赴法留学,随即当夜写了封信给他请其相助。

吴稚晖见信,悄悄欢喜起来。昔时在法国,陈延年逐渐脱离吴稚晖的无政府主义影响,转向共产主义。对此,吴稚晖恨在心头,想不到,陈延年今天栽到自己的手里来了。

吴稚晖思忖再三,马上给上海国民党警备司令杨虎写信“祝贺”:“今日闻尊处捕捉陈独秀之子延年……不觉称快。”延年“发生额下,厥壮极陋……恃智肆恶,过于其父百倍”。

杨虎见信,喜出望外,他没有想到陈独秀的儿子、上海共产党的头号负责人陈延年已被抓获。蒋介石获悉逮捕陈延年的新闻后,致电国民党二十六军政治部,指示需“切实讯明为要”。

1927年7月4日,即陈延年被捕后的第九天晚上,敌人将他隐秘押赴龙华刑场,被刽子手乱刀砍死。陈延年牺牲后,蒋介石下令禁绝收尸。越日,《申报》刊登出了一封吴稚晖给杨虎的信,编者拟的问题是“铲除共党巨憝”,信里说:“今日闻尊处捕捉陈独秀之子延年,不觉称快,先生真天人,云云之巨憝落网,佩贺之至。” 汪孟邹见报,如五雷轰顶,瘫倒在椅子上。胡适见到报纸,也对吴稚晖深为不满。

吴凯声读到7月5日《申报》上刊登的吴稚晖给杨虎的信后,至为惊诧,知道事情不妙,马上约同郑毓秀驱车去闸北警察局,他想作最后的起劲,以异常手段,接纳紧急措施,借郑与该局局长的乡谊关系,行使其友谊,再许以巨金,马上带走“烧饭师傅”,然后让其一飞了之。不意,两人扑了个空,“烧饭师傅”已被先一步押解到上海警备司令部去了。

陈延年的父亲是那时赫赫有名的陈独秀。这样一个名人之家也如普通家庭一样,有着这样那样的矛盾和恩怨。在孩提时代,父亲并没有给陈延年留下若干愉快的影象。陈延年的生母高氏出生在一个封建权要家庭,没受过现代文化教育,头脑守旧。这与陈独秀截然不同,伉俪之间的不融洽可想而知。厥后,陈独秀与原配高氏分居,娶了小姨高君曼。高君曼与高氏是同父异母姐妹,曾在北京女子师范学校念书,是热爱文学的新派女子。陈延年从小就难得与终日在外奔忙的父亲见上一面,母亲还常常讲起她对陈独秀的种种不满。陈延年懂事之后,更是眼见了父亲遗弃母亲而与高君曼连系,对父亲忍不住心生怨恨。

当陈延年、陈乔年成人以后,作为父亲的陈独秀以民主、同等相待之,从不以“父父子子”那一套伦理纲常压制两个儿子的个性生长。在上海求学时,陈独秀不让他俩回家过平稳、依赖的生涯,要求两兄弟勤工俭学,学会自力、劳动、刻苦。在政治上,他们也自力做出选择。只管父亲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主要传播者,但对两兄弟吸引力最大的,却是从欧洲传入的无政府主义思潮。陈独秀更希望他们去苏联留学,但他们以为法国才是无政府主义的田园,便自主决议去法国勤工俭学。陈独秀看兄弟俩很坚决,也想让他们自己闯一闯,便没有阻拦。在他们兄弟加入共产党的新闻传回海内,陈独秀表面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对兄弟俩的转变极为欣慰。在党内,陈独秀把他们看成自力的小我私家,以同志、同伙相待。在陈延年、陈乔年给父亲陈独秀的信件中,也多以“独秀同志”相等,而他们也从不掩饰父亲的错误,在大的原则问题上,从不徇私情。

1926年,中山舰事宜发生后,陈独秀接受了蒋介石的“整理党务案”,效果导致了250多名共产党员被迫退出国民革命军和黄埔军校。对此,陈延年示意极为不满,曾严厉批评父亲是“书呆子”、“老糊涂”。 陈延年还和广东区委的同志说:“我和老头子虽是父子关系,但我是共产党员,我要坚决站在党的态度,否决向蒋介石妥协退让的政策。”

陈延年牺牲时,陈独秀悲痛不已,整日不发一言,亲近的人都避而远之,唯恐在他的眼前提及陈延年的名字。

炮打美骑兵第一师:云山的炮声为美军敲响丧钟

英烈简历 王冠军,河北定县(今定州市)人,1919年生,生前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兵第2师29团政治处主任。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入伍。1950年10月23日入朝参战,1951年4月17日遭敌机空袭光荣牺牲。 入葬情况 1953年1月20日,王冠军入葬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