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元帅在金门炮战中的重要作用

开国上将、中将和少将,他们仨资历最老

导读 1955年9月27日,中南海举行元帅授衔典礼,与他们同一批授衔的,还有10名大将、55名上将、175名中将和800余名少将。今天回顾那段特殊的历史,我们发现,这个名单的出炉,既非纯粹的论资排辈,也非简单的论功行赏,而是综合平衡的结果。当然,也有资历极老

1958年炎天最先的炮击金门的战事,已经已往50多年了。作为这场战事的组织指挥者,彭德怀元帅的历史作用历久以来被忽视了。1993年4月,当代中国出书社出书的《彭德怀传》中,有这样几处文字:“以贯彻庐山集会精神为主旨的军委扩大集会,于1959年8月18日在北京召开。”“集会对彭德怀揭发和批判的问题是极其普遍的:从平江起义的头脑念头到庐山上书的政治目的,从抗日战争战略目标的贯彻执行到1958年炮击金门时的组织指挥……无一不加以追查和批判。”在1958年炮击金门时的组织指挥方面,彭德怀到底有什么值得“追查和批判”?笔者通读全书,不禁发生疑问:那时主持中央军委一样平常事情的国防部长彭德怀,在这次炮战中到底发挥了什么作用?

/wp-content/uploads/2021/1/YNnqqu.jpeg插图

彭德怀元帅

提议炮击金门,毛泽东致信强调“政治挂帅”

早在1958年3月5日,国防部长彭德怀就提出炮击金门和马祖的问题。在给毛泽东的信中,彭德怀汇报说,“经由军委、空军和福州军区讨论”,拟定在七八月间调空军进入福建,并“准备在必要时轰炸金门、马祖”。3月8日,毛泽东批复赞成举行准备,“但最后执行进入,到那时再作决议”。

1958年7月14日,伊拉克发作革命,第二天美国就以“守护美国人生命安全”和维护黎巴嫩“领土完整和政治自力”为捏词,悍然出动水师陆战队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四周上岸,随后英国也侵入约旦。一时间,中东形势蓦地主要,成为天下矛盾的焦点。

7月15日,美国又宣布在远东的陆海空军进入戒备状态。中东事宜虽然引起台湾海峡事态进一步主要,但这一事宜事实分散了美国的注重力,降低了它对台湾海峡的反映能力。而蒋介石却想攻其不备,伺机扩大事态,在7月17日宣布国民党军处于稀奇戒备状态,同时加紧军事演习和空中侦探,摆出反扑大陆的姿态。

为了有用袭击蒋机窜扰,支援阿拉伯人民的反侵略斗争,牵制美国军力,中央军委、毛泽东下定了炮击金门的刻意。

7月17日,彭德怀向总顾问部、总政治部和总后勤部转达了毛泽东的指示:凭据中东事态,空军要尽快入闽,炮兵准备封锁金门及其海上航运,总顾问部要立刻拟订军队行动设计。当晚,毛泽东又召集军委及空军、水师领导人开会,指示说:为了支援阿拉伯人民的反侵略斗争,决议在金门、马祖地区主要袭击蒋介石,牵制美帝国主义;地面炮兵第一次打10万至20万发,以后天天打1000发,准备打两三个月;两个空智囊在炮击的同时或稍后转场到广东汕头、福建连城。会后,彭德怀连夜主持军委集会,作出详细部署:空军在27日转场,炮兵准备于25日炮击金门蒋军舰艇,封锁口岸,断其海上交通。

就在7月中旬,彭德怀还和总顾问长粟裕在北京主持召开作战集会,制定在金门、马祖一带实行军事行动的详细方案,主要研究了炮击金门及海、空军配合的问题。同时,凭据毛泽东的指示,组建了福州军区厦门前线指挥部,任命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叶飞为前线指挥部指挥。

彭德怀、粟裕拟订的准备于25日炮击金门蒋军舰艇的设计,上报毛泽东后却迟迟没有获得回复。“至26日破晓,参战的30个炮兵营已所有进入发射阵地,作好了射击准备。”彭德怀也有点纳闷:到底何时开炮?27日上午10时,毛泽东致信彭德怀和军委秘书长黄克诚,内容如下:

德怀、克诚同志:

睡不着觉,想了一下。打金门住手若干天似较相宜。现在不打,看一看形势。彼方换防不打。等彼方无理进攻,再行反扑。中东解决,要有时日,我们是有时间的,何须急呢?暂时不打,总有打之一日。彼方如攻漳、汕、福州、杭州,那就最妙了。这个主意,你看若何?找几个同志议一议若何?政治挂帅,频频推敲,极为有益。一鼓作气,想得往往不周,我就往往云云,有时难免失算。你意若何?如彼来攻,等几天,思量明晰,再作攻击。以上种种,是不是算得运筹帷幄之中,制敌千里之外,我战则克,较有掌握呢?不打无掌握之仗这个原则,必须坚持。如你赞成,将此信电告叶飞,细致思量一下,以其意见见告。

彭德怀接信后,异常赞许毛泽东“政治挂帅,频频推敲,极为有益”、“不打无掌握之仗这个原则,必须坚持”的看法,当天就用电报把信的内容转达给了叶飞。叶飞厥后回忆:接到毛主席的这封信后,我频频体会,感觉到这次炮击金门差别往常,由于它与整个天下事态密切相关。如毛主席信中说的,要“政治挂帅”,不能单纯从军事上思量问题。从前线战备情形看,要完成这次关系重大的军事行动,固然也是准备充实一些更有掌握。于是我和张翼翔、刘培善同志商议,以为各项准备事情对照主要。因福建沿海遭台风袭击,连降暴雨,公路、铁路塌方严重,桥梁冲垮几十座,军队也过于疲劳,稀奇是空军、水师入闽行动尚未完成,推迟炮击时间确实更为有利,因此,很快便复电示意坚决遵照毛主席指示办。

接到叶飞和福州军区张翼翔、刘培善等人商议的意见后,彭德怀立刻上报毛泽东,这就加倍坚定了毛泽东关于“打金门住手若干天似较相宜”的态度。

调兵遣将,毛泽东放置彭、叶“朝夕相处”

叶飞意见中的“推迟炮击时间确实更为有利”,理由之一“稀奇是空军、水师入闽行动尚未完成”,引起了彭德怀的高度重视。为此,他进一步组织协调了空军、水师入闽问题。

在彭德怀的过问下,空军从7月中旬最先入闽,他还提议调志愿军空军司令员卖力指挥这次大规模的空军转场入闽行动。7月27日,即毛泽东致信彭德怀当天,空军首批转场军队准期进入汕头、连城机场,接着便逐步向沿海机场推进。至8月中旬,一线机场已进驻了6个歼击机团。经由几回空中较量,我军开端掌握了前线的制空权。7月尾,为统一入闽空军的指挥权,经彭德怀赞成,成立了福州军区空军司令部,由聂凤智担任司令员。东海舰队副司令员彭德清也被调到厦门前线指挥部,指挥水师舰艇军队及水师航空兵、海岸炮兵入闽。

与此同时,炮兵也调来了3个师和1个坦克团。这次调动都是晚上行动,重炮加上坦克,夜间经由福州开往前线,轰轰隆隆,连街道都震动了。飞机、军舰、大炮、坦克大肆入闽,老百姓兴致勃勃,纷纷议论说:“这次不但要解放金门,还要解放台湾呢!”至8月上旬,地面炮兵军队所有进入了阵地。阵地从角尾到厦门、大嶝、小嶝,再到泉州湾的围头,呈半圆形,大金门、小金门及其所有口岸、海面都在解放军数百门火炮的射程之内。

7月29日19时,总参作战部部长王尚荣向叶飞转达了毛主席和军委彭副主席的指示:“由你们凭据气象及目的情形自行掌握,袭击目的主要是海上换防的舰艇和陆上目的,包罗金门、马祖。”

8月21日,为落实毛泽东“政治挂帅,频频推敲,极为有益”的指示,彭德怀指示叶飞赴北戴河向毛泽东劈面汇报,彭德怀、林彪那时也在场。当日下昼3时,叶飞在毛泽东住处把炮击金门的准备情形、炮兵的数目、部署和实行突然猛袭的打法,都逐一举行了汇报。那时,作战舆图没有挂在墙上,而是摊在地毯上。随着叶飞的指点,毛泽东、彭德怀、林彪的眼光也在不停移动。8月22日,经由深图远虑,毛泽东决议:“那好,照你们的设计打。”毛泽东交待叶飞就留在北戴河指挥,并要叶飞跟彭德怀住在一起,希望他们朝夕相处。毛泽东之所以这样放置,一是利便叶飞实时向彭德怀汇报,二来也利便彭德怀当机立断向叶飞迅速下达指示。这充实显示了毛泽东对彭德怀的信托。不外,叶、彭并没有住在一起。据叶飞回忆:“毛主席要我跟彭老总一起住,可把我弄主要了。我怎好和彭老总一起住呢?主席事实是什么意思,我不懂,也不好问。彭老总也没有派顾问来叫我住到他那里去。晚上我散步后回房间里,正在发愁,正好王尚荣同志来,他说:‘老兄,主席不是交待你住到彭老总那里吗?’我说:‘我哪好去住啊!’王尚荣知道我为难,就说:‘我替你想了个设施,把专线电话架到你的房间里。’这下就解决问题了!我们商定,前线直接同我通话,我再通过他转报毛主席,毛主席的指示也由他转告我。我问:‘彭老总那里怎么讲述呢?主席交待我同他住在一起的呀!’他说:‘你不要管了,此事由我办。’这位作战部长真会处置问题。”炮战过程中,王尚荣实时把叶飞的请求讲述给了毛泽东和彭德怀,毛泽东和彭德怀的指示也实时转达给了叶飞。然则,庐山集会之后,批判彭德怀者无中生有,竟说“彭德怀架子大,不听毛主席放置”。炮击金门一最先是在北戴河指挥的,是毛泽东、彭德怀直接在指挥,厦门前线则由张翼翔、刘培善取代叶飞指挥。

时刻关注炮战情形,一篇广播稿引起毛泽东指斥

8月22日,王尚荣与张翼翔通电话,凭据总顾问长粟裕的指示:明天17时30分炮击按设计实行。明天炮击的目的,首要义务是打掉蒋军雷达;第一次炮击,按海岸炮0.4个基数,其他炮为0.5个基数,共计发射炮弹预计2.5万发。当天22时40分,彭德怀频频思量总顾问部的讲述后,致电王尚荣:“准用炮弹数l万至1.5万发,也可少于1万发。不要划定死了。”

8月23日一大早,王尚荣在军委作战室与张翼翔通电话,见告张翼翔:

彭总指示如下:炮击金门按你们的设计举行。即:中央军委无新的指示时,今日17时30分举行炮击(不再另告)。如中央军委有新的指示再告你们。第一次炮击可打1万到1.5万发,也可少于1万发,由你们掌握。

8月23日薄暮,厦门前线军队近500门大炮一齐开火,不到一个小时就打了近2万发炮弹,整个金门岛马上淹没在硝烟之中。短短的七八分钟,蒋军所有的通信联络全被打断,雷达站全被摧毁,作战指挥中心和炮兵指挥所与各炮兵军队所有失去联络。

蒋军遭受袭击后,迅速组织还击,巨细金门、大担岛、二担岛上的蒋军火力相互支援,倒也颇具阵容。8月26日19时,彭德怀通过王尚荣向张翼翔转达指示:

一、想个设施把巨细金门、大担、二担岛以火力予以支解,使其不能相互支援;二、想法封锁金门飞机场,以炮火袭击敌运输机(舰)等;三、以我之炮舰袭击敌人的小型舰艇;四、前面思量一下是否使用探照灯;五、对马祖之敌,现我们对他们保持镇静状态,他们不打我们,我们也不打他们,他们打我们时,我们即狠狠地打他们,但我们要作好打的充实准备。

遵照彭德怀的指示,厦门前线军队乐成支解了蒋军炮火,金门陷入一片火海。

美国摸不清解放军大规模炮击金门的意图,于是立刻下令调兵遣将。美军昔时的行动对照迅速,不到10天,台湾海峡的美国海、空军气力便大大增强。另外,在中东地区的第六舰队的一些舰只也驶向台湾海峡。

炮击金门作为一种特殊的作战形式。根据毛泽东的最初预想,是要通过炮击来封锁金门,最终迫使蒋介石团体放弃金门,到达收复金门的目的。在8月23日召开的政治局常委会上,毛泽东言简意赅地说:我们的要求是美军从台湾退却,蒋军从金门、马祖退却,你不撤我就打。8月25日,毛泽东在另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上说:从这几天的反映看,美国人很怕我们不仅要上岸金门、马祖,而且准备解放台湾。实在,我们向金门打了几万发炮弹,是火力侦探。我们不说一定上岸金门,也不说不上岸。我们相机行事,慎之又慎,三思而行。……美国同国民党订了配合防御条约,防御局限是否包罗金门、马祖在内,没有明确划定。美国人是否把这两个负担也背上,还得考察。打炮的主要目的不是要侦探蒋军的防御,而是侦探美国人的刻意,磨练美国人的刻意。

据《毛泽东传(1949—1976)》载:“在介入指挥的军事领导层里,并不是都明晰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的作战意图。”诚如叶飞所言:“从前线我们这些人的情绪上说,固然都在盼着毛主席下下令上岸了。”从8月27日起,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用厦门前线指挥部的名义,延续播发一篇广播稿,敦促防守金门的国民党军官兵放下武器,其中提到“对金门的上岸进攻已经迫在眉睫”,引起外电的关注。这篇广播稿,彭德怀事前已闻,但没有提出异议。9月1日前后,毛泽东从外电报道中得知了这一情形,严厉指斥这是违反集中统一原则。那时彭德怀主持中央军委一样平常事情,因此自动负担了责任。毛泽东责成中央军委起草了《对台湾和沿海蒋占岛屿军事斗争的指示》,9月3日经他审阅修改后下发。这个指示指出:“解放台湾和沿海蒋占岛屿虽然属于我国内政问题,但实际上已酿成一种庞大严重的国际斗争,我们不要把这个斗争简单化,而要把它看做是包罗军事、政治、外交、经济、宣传上的错综庞大的斗争。”言下之意,一些领导同志“把这个斗争简单化”,以为是单纯的军事问题。

署名揭晓《告台湾同胞书》,“解释共产党中国既不怕接触,也有和平诚意”

8月31日至9月21日,由于金门炮战事实上进入“打打看看,看看打打”阶段,彭德怀受命到东北地区视察,解决军事工业生产、改善驻厂军代表事情、军队加入生产建设和军事技术学校办学目标等问题。不外,他通过作战部长王尚荣的汇报,时刻关注着金门的战况。

9月30日,美国国务卿约翰·杜勒斯在记者招待会上示意,若是在台湾地区“有了可靠的停火”,在金门、马祖保持大量军队就是“愚蠢的”、“不明智的”;美国“没有守护沿海岛屿的任何法律义务”。这时,美蒋在金门、马祖撤军问题上发生了分歧,美国贪图强制蒋介石接受“划峡而治”,以实现“一中一台”的图谋,因而拼命要求台湾海峡“停火”。

10月1日,彭德怀揭晓国庆九周年阅兵讲话,义正辞严地忠告美国:

中国人民是热爱和平的,然则,决不怕帝国主义的战争威胁。若是美国侵略者掉臂中国人民的忠告和全天下人民的否决,强把战争加在我们头上,那末,我国人民,必将团结在守护伟大祖国的神圣旌旗下,为反抗侵略而战,为维护祖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而战,为守护远东和天下的和平而战。

10月6日,由毛泽东撰写、以彭德怀名义揭晓的《告台湾同胞书》回荡在金、马上空:

台湾、澎湖、金门、马祖军民同胞们:

我们都是中国人。三十六计,和为上计。……台、澎、金、马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是另一个国家。……美国人总有一天肯定要甩掉你们的。……杜勒斯9月30日的谈话,眉目已见。站在你们的职位,能不寒心?归根结底,美帝国主义是我们的配合敌人。十三万金门军民,供应缺乏,啼饥号寒,难为久计。为了人道主义,我已下令福建前线,从10月6日起,暂以七天为期,住手炮击,你们可以充实地自由地运送供应品,但以没有美国人护航为条件。……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之间并无战争,无所谓停火。无火而谈停火,岂非笑话?台湾的朋友们,我们之间是有战火的,应当住手,并予熄灭。这就需要谈判。固然,再打三十年,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然则事实以早日和平解决较为妥善。何去何从,请你们酌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部长 彭德怀

厥后,美国国际问题专家曾经云云评价:“以能征善战、唯一和美国人交过手的彭德怀的名义揭晓《告台湾同胞书》,毛泽东是别有深意的:中国最能征战的元帅也希望和平解决台湾问题,解释共产党中国既不怕接触,也有和平诚意。”

《告台湾同胞书》引起了西方的关注。据人民日报1958年10月9日报道《西方舆论重视彭部长文告》:英国、法国和西德的报刊十分重视中国国防部长彭德怀元帅揭晓的告台湾同胞书。伦敦所有的报纸在6日都刊载了关于彭德怀部长这一文告的报道,许多报纸用通栏标题登在第一版。《泰晤士报》刊载了文告的全文。这家报纸的社论以为,彭德怀元帅的文告中关于美国人总有一天要甩掉台湾当局的提醒“在某些地方将击中要害”,他向台湾军民同胞发出的呼吁使金门的蒋军官兵“可能为之动心”。……西德和西柏林一些主要报纸7日对彭德怀部长的文告也十分注重。《天下报》和《波恩谈论》等报纸都揭晓了社论。

10月8日,苏联的《苏维埃俄罗斯报》揭晓谈论文章,高度评价说:“所有爱好和平的天下民众都以极大的注重和满足的心情,迎接中国国防部长彭德怀的告台湾同胞书,而且给中国的以和平方式消除内部争端的意图以极高的评价。”

10月10日,在社会主义学院学习的许多起义的原国民党军政人员在座谈《告台湾同胞书》时,一致示意热烈拥护,并联名写了《告台湾蒋军高级将领的信》。在信上署名的有卫立煌、郑洞国等,他们在信中情深意重地告诉身在台湾的袍泽们、老朋友们:和乎?战乎?这是你们的生死荣辱的问题。为了你们自己,为了你们子孙,为了台湾人民,希望你们能努力促成和平谈判。在大陆的亲友正等待你们!盼你们在爱国一家的招呼下,和祖国人民一道,把美帝国主义赶出台湾去。

 “我们是有自由权的,要打就打,要停就停”

《告台湾同胞书》揭晓后,台湾马上军心大乱,美国加紧谋划蒋军撤出金马、实现“划峡而治”的阴谋,蒋介石拒不撤出金、马。为扩大美蒋之间的矛盾,毛泽东决议一气呵成。10月13日上午,以彭德怀名义公布了毛泽东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下令》:

福建前线人民解放军同志们:

金门炮击,从今天起,再停两星期,借以考察敌方动态,并使金门军民同胞获得充实补给,包罗粮食和军事装备在内,以利他们恪守。兵不厌诈,这不是诈。这是为了对于美国人的。这是民族大义,必须把中美界线分得清清楚楚。我们这样做,就全局说来,无损于己,有益于人。有益于什么人呢?有益于台、澎、金、马一千万中国人,有益于全民族六亿五千万人,就是不利于美国人。……台湾的发言人说:停停打打,打打停停,不外是共产党的一条阴谋。停停打打,确是云云,但非阴谋。你们不要和谈,打是免不了的。在你们接纳现在这种顽固态度时代,我们是有自由权的,要打就打,要停就停。……台、澎、金、马整个地收复回来,完成祖国统一,这是我们六亿五千万人民的神圣义务。这是中国内政,外人无权过问,联合国也无权过问。……金门海域,美国人不得护航。若有护航,立刻开炮。切切此令!

国防部长

彭德怀

国防部的下令获得了国际舆论的好评。10月14日,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报》揭晓社论说:“迎接中国国防部长彭德怀下令对金门炮击再停两星期。”“这项措施显然是为了招呼台湾、金门和马祖的中国人民一起来阻止美国过问中国内政;此外,这也是为了实现中国人民一致的刻意,以便消灭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土地上(包罗台湾和相近的岛屿)的势力。”针对美国有人鼓噪彭德怀的下令是对美国“停火”建议的回应,“是一种态度软化的显示”,社论指出:“中国政府接纳现在的措施绝不是由于软弱。相反地,这是由于它充实信赖自己有气力来守护自己的权力和击退任何进攻。”

这时,金门炮战中,“我们是有自由权的,要打就打,要停就停”,自动权完全在中国大陆这边。于是1958年10月15日至11月8日,彭德怀受命视察西北地区军队和地方大跃进的情形,并通过总顾问部掌握战事情形。

然则,蒋介石认定大陆在搞“阴谋”,美国也不甘心受“金门海域,美国人不得护航”的“下令”约束。于是,从10月19日夜到20日晨,蒋军在金门海域引入美军护航达5个小时之久,毛泽东以为,“这是果然违反我们暂停炮击的条件。是可忍,孰不可忍?”与此同时,蒋介石还“坚持顽固态度,拒不接受和谈,加紧战争准备,高叫反扑大陆”。毛泽东决议恢复炮击。

10月22日下昼3时,在蒋介石约请杜勒斯接见台湾的前一天,身在西北的彭德怀公布国防部下令:“我军住手炮击金门下令,宣布无效。……必须恢复炮击,以示责罚。”

当天,“十五时正,彭德怀部长恢复炮击的下令传到了前线各炮位,严阵以待的炮手们迅速作好了一切战斗准备。寂静了十四天的无数门大炮,抬头直指金门。十六时,责罚性的炮击最先了。大群大群的炮弹咆哮着直奔金门蒋军阵地而去。”

在我军恢复炮击的第二天,杜勒斯黯然来到台湾。那时,合众国际社以为,解放军恢复炮击是“直接打了杜勒斯一记耳光”。10月21日,印度尼西亚《东星报》也揭晓社论指出,美国又一次向金门“护航”,是对中国主权的挑战。彭德怀元帅下令恢复炮击金门来回覆这种挑战行动是很自然的。

“我们在处置经济建设中的问题时,总还没有像处置炮击金门、平定西藏叛乱等政治问题那样轻车熟路”

对蒋军恢复炮击,是为了“以打促谈”,在到达责罚目的后,毛泽东又撰写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再告台湾同胞书》,于10月25日以彭德怀的名义揭晓:

台湾、澎湖、金门、马祖军民同胞们:

……美国的政治掮客杜勒斯,爱管闲事,想从国共两党的历史纠纷这件事情中心插进一只手来,下令中国人做这样,做那样,损害中国人的利益,适合美国人的利益。就是说,第一步,伶仃台湾;第二步,托管台湾。如不遂意,最狠毒的手段,都可以拿出来。你们知道张作霖将军是怎样死去的么?东北有一个皇姑屯,他就是在那里被人治死的。……我已下令福建前线,逢双日不打金门的飞机场、料罗湾的码头、海滩和船只,使大金门、小金门、大担、二担巨细岛屿上的军民同胞都获得充实的供应,包罗粮食、蔬菜、食油、燃料和军事装备在内,以利你们历久恪守。若有不足,只要你们启齿,我们可以供应。……同胞们,不,我们希望你们加强团结,以便一致对外。打打停停,半打半停,不是阴谋,而是当前详细情形下的正常产物。不打飞机场、码头、海滩、船只,仍以不引进美国人护航为条件。若有护航,不在此例。……我们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屈服于美国人的压力,随人俯仰,损失主权,最后走到存身无地,被人丢到大海里去。我们这些话是美意,非恶意,未来你们会逐步明白的。

国防部长

彭德怀

毛泽东以彭德怀名义揭晓的这篇文稿,公然揭露了美国某些人可能通过把蒋介石酿成“张作霖第二”的形式,培植代理人上马,进而到达托管台湾的目的。同时,文告答应“……包罗粮食、蔬菜、食油、燃料和军事装备在内……若有不足,只要你们启齿,我们可以供应”。这让美国人直犯嘀咕:在台湾的美军不得不忧心忡忡,他们忧郁军阀身世的蒋介石为了牢固自己的职位,会与彭德怀元帅举行私下接触。让美国人忧郁、让蒋介石放心,这正是毛泽东追求的目的;执行“双日不打,单日打炮”,就是给蒋军以喘息的机遇,让炮战延续下去,使蒋军不能像美国期望的那样从金、马撤军。毛泽东厥后说过:“金门打炮,就是辅助蒋介石守住金门。”

炮击金门在打打停停的情形下很快举行了一年。1961年12月中旬,福州军队遵照中央军委的下令,自动住手炮击,只是在单日向金门打出宣传弹。此种军事斗争一直连续17年之久。1979年元旦,国防部长徐向前揭晓声明,下令福建前线军队完全住手对金门的炮击行动。

对于金门炮战的组织指挥,彭德怀是异常满足的。1959年7月14日,他致信毛泽东反映大跃进情形,其中就有这么一句:“我们在处置经济建设中的问题时,总还没有像处置炮击金门、平定西藏叛乱等政治问题那样轻车熟路。”这里指的“我们”,是以毛泽东为首、包罗彭德怀在内的中国党政军领导人,解释彭德怀在金门炮战中的作用不能忽视。

文章摘自:党史文苑,作者:夏明星 许大强。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转载,若有侵权请实时联系我们删除!

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大野战军的诞生始末

来源:红色文化研究会 中共中央是从1948年秋天才开始面对统一各根据地军事力量问题的。毛泽东在9月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讲:仗打到现在,出现了正规化的问题,编制要统一起来了。但当时毛估计还要5年时间才能打败国民党,因此,统一编制的问题还显得不十分急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