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惊变,首都失守:从天子到囚徒的三十昼夜,灭顶之灾之后另有更大危急

故宫博物院首任院长卷入“盗宝”含恨而终,主席亲自过问恩师冤案

易培基,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长、故宫博物院首任院长 新中国成立后,吴瀛就向新成立的人民政府反映了故宫盗宝案的冤情,请新政权出面予以平冤。吴瀛在给毛泽东、董必武的上书中究竟说了些什么?其上书的过程是怎样的?毛、董在接到上书后又做了怎样的回应

文|周渝

王振之死一样,明英宗在土木堡被俘的历程也是众说纷纭。《明史·英宗本纪》中只用了“帝北狩”三个字;《明英宗实录》中也只隐晦说“虏邀车驾北行”;《明史纪事本末》中交接得也较简略,为“上与亲兵乘马突围不得出,被拥以去”。但至少还提及了那时英宗身边另有亲兵护卫。

详细被俘细节正史皆未提及,只有当事人条记中纪录了详细历程。较为戏剧性的有杨铭撰写的《正统临戎录》一书(原书不载撰者,《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据《明史·艺文志》考定为杨铭撰)。杨铭,原名哈铭,正统朝锦衣卫指挥使,与英宗配合履历被俘岁月。杨铭纪录说,土木堡兵败当天,英宗突围不成,只得下马“蟠膝面向南坐”,此时有瓦剌军前来要剥英宗衣甲,英宗不从,那蒙古兵说:“这小我私家不是轻易的人,消息不像个小人儿。”遂将其俘虏。另一位亲历者、同样陪同英宗磨难的锦衣卫袁彬也在《北征事迹》中纪录,土木之变时,三军大乱,英宗被俘之时镇定自若,在雷家站高岗之上盘腿而坐。但问题来了,作为九五之尊,岂非在惊变发生之时,英宗身边就没有人护驾?这不太相符常理。尤其是气定神闲地坐于高岗之上,与蒙古人谈笑风生,被俘犹如旅游,着实有些过于浪漫了。再看看蒙古方面的纪录,以蒙文写成的《蒙古黄金史纲》对土木堡英宗被俘一段有如下形貌:汉军大溃,除三百人未曾脱离阵地以外,余者皆遭屠戮。生擒一人,问道:“你们何以不动?”那人回覆:“我等系大明天子的臣子,岂可弃君逃跑?”当追问“哪个是你的天子”时,那人把遮蔽地下的天子指了出来。于是从坑中拽出天子。

/wp-content/uploads/2021/1/fAZfEb.jpeg插图

这段文字有两则要害信息,首先明英宗并非孤身一人,他身边有300左右的亲兵,纵然在三军崩盘,阵脚大乱之际,那300亲兵始终护驾,未曾脱离阵地,最后绝大多数战死,只有一人被生擒。第二则信息则是明英宗被俘的历程,与哈铭、袁彬纪录的盘膝而坐,淡定被俘完全差别,英宗天子是被指认后,蒙古兵强行将他从藏身的地洞中拖出来的。

不外,蒙古方面史料的纪录也不太可信,例如厥后纪录的,这些蒙古兵拖出英宗天子后,用乱刀砍他,竟然伤不了英宗分毫,反倒是他们手中的刀一段段脱落。厥后,他们又把英宗捆绑起来扔水里想淹死他,想不到他竟然自己又浮了起来,蒙古兵见此人无法侵犯,只好把他抓走献给首领。这段情节就太夸张了,明英宗不仅犹如“焚黄表,生香烟,请来各洞众仙人”的神拳大师兄那样,神功护体刀枪不入,还自带救生衣体质,捆绑住都能从水里浮起来,简直是从历史剧秒变神话剧,就算他是天子,也不能这么天马行空地瞎吹吧?也许史官们也以为这些纪录太过清奇,故而正史中皆不予收录,只以简朴的“帝北狩”“虏邀车驾北行”短短几个字来叙述英宗被俘事宜。

土木堡之变是大明建国以来遭逢的亘古未有之惨败,明英宗成为明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亲征历程中兵败被俘的天子。这一事宜甚至被后世史家视为明帝国首次中衰之标志,而酿成这一惊天巨变的第一责任人无疑是明英宗。土木之变的远因更为庞大,它涉及帝国体制方方面面。固然,现在陷入杂乱的朝廷还没有时间总结教训,亲征军惨败,天子被俘,京营损失殆尽,明帝国的首都北京已危在旦夕!

“镇守”北京,宋哲元在永定门外创办医院和军工厂,29军扩张到10余万人

在近现代历史上,古老的永定门,承载了太多的历史。它见证了中国人民为抵抗日本侵略者所作的种种努力。国民革命军29军的军长宋哲元,在这里有过荣光,有过艰难,也有过屈辱。 宋哲元(1885-1940),曾为冯玉祥“五虎将”之一。早在1917年7月11日,冯玉祥率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