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千名西路军将士是若何被党中央营救回延安的?

土木惊变,都城失守:从天子到囚徒的三十昼夜,灭顶之灾之后还有更大危机

文|周渝 与王振之死一样,明英宗在土木堡被俘的过程也是众说纷纭。《明史·英宗本纪》中只用了“帝北狩”三个字;《明英宗实录》中也只隐晦说“虏邀车驾北行”;《明史纪事本末》中交代得也较简略,为“上与亲兵乘马突围不得出,被拥以去”。但至少还提及了

文章摘自:甘肃社会科学

1936年10月下旬到1937年3月中旬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在甘肃河西走廊悲壮中完全失败。西路军两万一千八百人中战死者7000多人,被俘12000多人。被俘后惨遭杀戮者6000多人,回到家乡者3000多人,经由营救回到延安者4500多人,漂泊西北各地者1000多人。 仅余400多人的西路军指战员溃至新疆。

/wp-content/uploads/2021/1/a26Nn2.jpeg插图

重温红军西路军进疆路,感受那一段悲壮的英雄史诗

靠山:1935年10月19日 中央红军抵达陕北革命凭据地吴起镇,与陕北红十五军团胜利会师。1935年12月7日,中共中央在瓦窑堡(今延安市子长县县城)召开集会,毛泽东在会上提出举行东征。1936年2月18日至20日,红一方面军下达东征作战下令和弥补指示。20日20时,红一方面军兵分两路东征作战,至5月2日,毛泽东、彭德怀凭据新的形势下达西渡黄河的下令,历时70多天的东征遂告竣事。红军东征山西时,在山西的20多个县播下了抗日的种子,激起了山西和天下人民抗日救国热情,推动了天下的抗日救国运动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事情的开展,为日后“八路军”东渡黄河到华北主战场加入抗日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东征之后,凭据党中央的决议和西北区域国民党情形,中央又决议,红一、红十五军团和红81师等一万三千人举行西征,开拓新的抗日凭据地,接应红二、红六军团及红四方面军北上。1936年5月18日 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公布西征战争行动下令。下令决议以红一方面军的红一、红十五军团和红八十一师、骑兵团等组成西方野战军,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举行西征战争,向陕、甘、宁三省边界区域发动进攻。西征战争自5月19日最先至7月27日胜利竣事,历时两月余,经由两个阶段的作战,对坚持反共的宁夏军阀马鸿逵、马鸿宾部予以重大袭击,除杀伤大量敌军外,俘获其官兵二千余人,解放了环县、定边、盐池、豫旺四座县城,开拓了纵横二百公里的新凭据地,并与陕甘老凭据地连成一片。这次战争为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实现三大主力红军会师,生长西北的抗日新局面,缔造了有利条件。

1936年10月,红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会师,胜利竣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1936年10月下旬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组建的西路军和西进河西走廊作战,是为了执行中共中央提出的“买通国际门路”之目标(通过买通甘肃河西走廊联通新疆,借助苏联和新疆接壤的优势,红军与苏联取得直接联系并获得苏联军事援助)。周恩来是这一目标的最早提出者和实施者之一。西路军西进河西走廊之前,周恩来和毛泽东虽曾提出过疑问,但最终是赞成的,并有过许多电报指示。“买通国际门路”是形势所需,是有可能实现的准确目标。西路军的失败主要是由于“西安事变”后转变不定的事态和在河西确立凭据地的错误决议造成的。1936年12月12日的“西安事变”发作后周恩来赴西安谈判,再未介入过对西路军任何军事行动的决议和指挥,但在营救西路军的事情中,孝敬是最突出的。他的原则性与天真性,他的周密谋划和严谨仔细的组织事情,都堪为楷模。西安事变发作后,由于忙于解决西安事变,一直到1937年3月中旬红军西路军完全失败,周恩来同西路军再没有任何直接的电报联系。

中共中央“营救西路军余部及被俘和失散将士,共六千余人”。这固然首先归功于中共中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英明;同时,也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叶剑英及援西军、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的谋划组织营救密不能分。中共中央领导人中,营救最力、功勋最大者当首属周恩来。其功勋主要表现在如下十个方面:

(一)通过与国民党谈判珍爱和营救西路军。

西安事变后,周恩来与国民党政府谈判,多次提出西路军问题,要求“在河西走廊令马步芳、马步青部住手对红军西路军的进攻”;红军拟改编为四个军,徐向前是军长之一。周恩来之所以明确强调徐向前为红军改编后的军长之一,就是要将西路军作为改编后的一部。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为领会救西路军于危境,以保留革命有生力量。对此,国民党政府坚决不赞成。于是,善于天真处置又不失原则的周恩来,又于2月24日提出改编的最低方案:红军改编后,人数可让步为六七万,体例可改为四个师,徐向前为师长之一。这实际上是一个换汤不换药的方案。由于红军的人数的基本实力无改变,而且仍然把徐向前和西路军包罗在内。

整个2月份,周恩来同国民党方面的多次谈判中,都凭据中央指示,把住手进攻西路军问题作为一项主要内容。

3月4日,周恩来同国民党谈判代表张冲杀青协议,将包罗西路军在内的红军改编为抗日武装;同时,请张冲、顾祝同从速解决住手马步芳、马步青进攻西路军问题。3月8日,周恩来在代表国共谈判双方起草一月来谈判总结,送蒋介石最后决议时,执意将“在河西走廊令马步芳、马步青部住手对红军西路军的进攻”问题写了进去。

由于周恩来多次在谈判中向国民党上层人施加压力,1937年3月中旬以后,敌马步芳、马步青部对西路军的进攻,再无大的行动。这对保留西路军余部无疑是有利的。

(二)支持组织援西军。

当国民党谈判代表顾祝一致不能有效地阻止马步芳、马步青部对西路军的进攻时,周恩来在2月27日给中共中央书记处的电报中明确提出:“红军只有自己支援”西路军!

由此,中共中央终于于当日决议:以红军第4军、第28军、第32军和一个骑兵团组成援西军,刘伯承任司令员,张浩任政委,左权任参谋长,刘晓任政治部主任,对西路军举行援救。

这是中共中央特殊情形下,一种万不得已的选择。此时,西路军面临全军覆灭的危险,不停向党中央求助,请求速派兵援救。但我党与蒋介石的谈判,这时也进入要害阶段,国共合作协议即将杀青。一着不慎,就会给蒋介石以捏词,挑起内战,危及全民族的生计。但毛泽东又深知“西路军问题解决甚关主要”“如该军失败则影响甚大”。因此,中共中央对援救西路军的行动左右为难,早先总想全力通过谈判解决,后因效果不明显,才组织援西军。

虽然,由于西路军在3月中旬失败,援西军集结在镇原区域未再西进,然则,他们对接应和援救西路军流散和被俘将士,仍起了不能忽视的作用。徐向前、王树声、秦基伟、方强、李聚奎等几千名西路军将士,绝大多数都是在援西军的接应下回到延安的。其中某些接应和援救西路军被俘将士的重大行动,与周恩来的直接谋划有关。

(三)派人到凉州流动马步青,解救被围和被俘西路军将士。

1937年3月13日,西路军失败后,余部两千余人分路游击。为保留西路军余部,3月27日,张闻天、毛泽东、朱德、张国焘联名致电周恩来并彭德怀、任弼时,指示为解救西路军危局与马步芳、马步青“媾和”,中央愿以10万到20万之巨款,请“二马”住手对西路军余部之进攻;要求“以最快速率办妥此事”。周恩来立刻通过着名人士杜斌承打听到回族地下党员吴鸿宾的地址,又通过吴鸿宾找到当过马步青先生的马德涵老先生,以自己的名义请他去凉州流动马步青,并亲自设计放置马老先生的凉州之行。由于马德涵的劝说,加上马步青自己的处境和需要,关押在凉州区域的被俘西路军将士除少数女红军被分配给马步青的官兵当妻妾外,多数未遭杀戮。厥后还将少量被俘西路军将士送到兰州,或送还延安。

(四)巧计会见国民党青海省政府主席马麟,借机让吴鸿宾去西宁及河西领会情形,为营救事情打基础。

1937年4月,国民党青海省政府主席马麟从天方(麦加)朝圣归来,途经西安。周恩来得知这一情形后,为确立统战关系,以利于珍爱和营救押到青海的西路军被俘将士,巧计放置,在马德涵的住处亲自会见马麟和谭克敏等,真诚坦荡地谈论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希望他们为全民族的团结抗日做些好事,诸如珍爱和营救西路军被俘职员等。马麟示意,团结抗日有利益。

事后,吴鸿宾凭据周恩来的指示,请马麟为他开介绍信,以找事情为名,到西宁、河西去观察领会西路军被俘职员的情形。对此,谢觉哉在1937年8月2日的日志中作了纪录。

那时谢觉哉已任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党代表,营救西路军失散和被俘将士是办事处三大义务之一。由于周恩来派吴鸿宾事先作了较详细的观察,谢觉哉与贺耀祖和马步芳、马步青谈判时有根有据。由于国共合作的大形势,加之中共的压力及周恩来和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严谨仔细的事情,马步芳、马步青不得不陆续放回了西路军被俘将士刘瑞龙、魏传统、魏素青、徐洪才、惠子明、李孔明、马良俊、石建武、李保安、徐明山、曾广澜、蔡萍踪、祁骏山、李传珠、寇惠民、高本一、何兰阶、陈风详等,以及凉州“童子营”的部门被俘小红军,营救回了流散在甘州区域的两百多名西路军被俘将士。

(五)派张文彬、刘秉林到兰州、西宁、凉州领会和探望西路军被俘将士;写信给国民党护送班禅专使赵守钰,请他辅助。

1937年5月周恩来派张文彬到兰州和西宁区域流动,指示他想尽一切设施探望联络和营救西路军被俘和失散将士。张文彬到兰州后,找国民党甘肃省主席贺耀祖谈了三次,与警察局长马志超、97师副师长及周师长见了一面,终于争取到兰州东郊拱星墩“浸染总队”探望西路军被俘将士的机遇。“浸染总队”关押着西路军被俘将士1300多人,其中士兵队1200多人,军官队130多人,并建有中共地下党支部。张文彬代表党中央公然探望他们,隐秘指示他们接纳合法斗争,争取在党的营救下回延安。由于张文彬的指示,地下党支部改变了原来的暴乱设计,决议用押送途中逃跑的设施回延安,获得乐成。

凭据周恩来的放置,张文彬又和中共地下党员刘秉林一起到西宁流动。他们带着周恩来写给国民党高级将领赵守钰的亲笔信,请赵做马步芳和马步青的事情,珍爱和营救西路军被俘将士。赵守钰早年与马步青、马步芳的父亲马麒和叔叔马麟相熟,曾有恩于在他手下当过旅长的马步青。第一次大革命中与周恩来相识。1937年,作为国民党南京政府任命的护送班禅专使,赵守钰住在西宁。马步芳、马步青对他十分尊重,皆以“赵老伯”相等。因此,周恩来才写信请他协助。

赵守钰辅助张文彬和刘秉林在西宁流动了十来天,张、刘隐秘探望了“新剧团”的西路军女俘,隐秘约见了装成伙夫假名苟秀英的原西路军政治部组织部长张琴秋,指示他们接纳合法斗争,注重斗争计谋,实时阻止了西路军女俘们准备在演出时炸死马步芳的冒险设计,避免了无谓的牺牲。之后,张文彬、刘秉林又在赵守钰陪同下,到凉州做了马步青的事情。

(六)珍爱西路军左支队。

1937年4月上旬和中旬,周恩来从西安回到延安加入政治局集会,当得知李先念、李卓然率领的西路军左支队即将走出祁连山,西进新疆时,便于4月13日和毛泽东一起,致电仍在西安谈判的叶剑英:指示他向顾祝同谈判,西路军左支队到敦煌后马家军不得为难,必须所有送至兰州转送陕北凭据地。4月15日上午,毛泽东、周恩来再次致电叶剑英,“要顾祝同发令,二马不得追击”西路军左支队。叶剑英于当日21时电复党中央,讲述说:“顾已电马家敦煌军队勿再攻击,被俘职员开赴兰州处置,如俘徐(向前)陈(昌浩)及干部不得践踏糟踏。”

(七)珍爱羁押凉州的西路军被俘将士,谋划平凉逃返。

1937年4月4日,周恩来在延安“得知西路军约六千人在甘肃凉州被俘的新闻后,致电顾祝同,要顾电令马步青将被俘职员所有送平凉转至红四方面军归队,不许加以践踏糟踏。随即和毛泽东派张文彬赴凉州开展营救事情”。

5月5日,周恩来在西安获悉,部门西路军被俘职员拟送河南,弥补国民党中央军卫立煌部,已在押送西安的途中,便和叶剑英致电红军总部的彭德怀、任弼时等:速派人到平凉观察并想法接回。彭德怀、任弼时通知驻镇原的援西军司令部派出侦探职员寻访。千余名西路军被俘将士终于在援西军侦探员的接应下,从平凉以东的四十里铺逃回援西军司令部。其中着名者有秦基伟、方强、卜盛光、徐太先、徐立清、刘玉亭、刘俊英、曾庆良、龚兴贵、黄子坤等。由上可知,这次逃跑的乐成,与周恩来的关注和谋划有着直接的关系。

(八)探望徐向前,一定和宣传徐向前。

西路军失败后,中共中央稀奇体贴徐向前和陈昌浩的运气。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曾多次致电国民党谈判代表顾祝同:如俘徐、陈,不得杀戮!

1937年4月30日,徐向前化妆潜返,回到甘肃镇原县的援西军司令部。5月16日,他同任弼时一起到了陕西云阳的红军总部。周恩来在西安闻讯后,特意于5月20日专程到云阳探望,让徐向前到西安治牙痛。那时,国共双方组织了一个考察团,负责人是红军参谋长叶剑英和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西安行营主任顾祝同。周恩来特意放置徐向前作为考察团的28个成员之一,以示对他的一定和重视。6月18日,周恩来和徐向前一起飞往延安。

(九)派人寻找营救陈昌浩。

凭据徐向前的汇报,周恩来得知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陈昌浩潜藏在张掖南山的一位湖北老乡家养病,想法找了提高民主人士高金城,请他到张掖营救。高是基督教徒,在张掖办福音堂医院多年,身份、职位和其他条件都很合适。周恩来对此很重视,特意于1937年6月28日致电叶剑英:赞成多用点款让高金城先生赴甘州找陈昌浩。高金城等虽然没有找到陈昌浩,却营救出二百多名西路军失散和被俘将士,并为此牺牲。陈昌浩经汉口辗转回到延安后,周恩来因去苏联治臂伤,又于1939年8月尾同陈昌浩及其子陈祖涛同机赴苏。

(十)营救张琴秋、陶万荣、吴仲廉。

张琴秋是西路军政治部组织部长,陶万荣、吴仲廉也都是西路军营级以上女干部,被俘后先是被关押在西宁。国民党特务发现后于1937年8月14日押到南京反省院。那时周恩来正在南京与国民党谈判,闻讯后,立刻于8月19日和叶剑英、童小鹏等赶到南京反省院,点名要出了张琴秋、陶万荣、吴仲廉。

故宫博物院首任院长卷入“盗宝”含恨而终,主席亲自过问恩师冤案

易培基,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长、故宫博物院首任院长 新中国成立后,吴瀛就向新成立的人民政府反映了故宫盗宝案的冤情,请新政权出面予以平冤。吴瀛在给毛泽东、董必武的上书中究竟说了些什么?其上书的过程是怎样的?毛、董在接到上书后又做了怎样的回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