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曾忠告黄克诚:作战时不许随着抡大刀

航空公司员工愤而起义,两岸争夺的71架飞机最终落入谁手?

陈纳德 在抗战中,陈纳德曾赢得“飞虎将军”的美名,但是在相当长时间里,他的名字在中国大陆不被提起。原因是陈纳德积极帮蒋介石打内战,在蒋介石败亡台湾时,陈纳德继续支持蒋。1949年“两航”起义后,为防止71架飞机落入中国共产党手中,陈纳德积极争取美

/wp-content/uploads/2021/1/ZFvyUr.jpeg插图

  黄克诚:视近而虑远,眼弱而谋强的智者

  他,自打投身北伐那天起,即是一位带眼镜的武士。由于双眼高度近视,眼镜随同他栉风沐雨,九死一生。

  他,又是一位善谋全局而谋一域,善瞻久远而虑当下的革命家、军事家和政治家。只管双眼力有未逮,但他坚定的革命信心和特殊的洞察力,使他总能对斗争形势远瞩高瞻,做出深谋远虑的判断和坚定不移的决议。

  他,就是我军开国十上将之一的黄克诚。对这位视近而虑远,眼弱而谋强的革命智者,陈毅曾深表赞许和钦信服地对新四军三师的干部们说过这样的话:“别看你们的黄师长戴着近视眼镜,可他的眼睛可看得远,是‘千里眼’!”

  彭德怀忠告黄克诚,“作战,你不许也随着抡大刀……”

  黄克诚可以饿肚子,可以赤脚板,但没有眼镜便寸步难行。只要攻克一座城镇,黄克诚就要到眼镜店配上两副眼镜,以备一旦眼镜被打碎,可随手掏出另一副戴上。眼镜对黄克诚来说,可是一件随身宝物。然而,眼镜也会让他迭吃苦头,甚至酿成杀身之祸。

  彭德怀曾关切地忠告他:“老黄!下次作战,你不许也随着抡大刀。戴着那么大一对眼镜片子,一看就是个官,容易遭枪子儿。”

  那是1930年5月的一天,彭德怀和滕代远指挥红五军攻打湖南修水县城,时为该军第五纵队第八大队政委的黄克诚,身先士卒地率队奋勇登上城头,舞起大刀与敌厮杀。战斗胜利后,彭德怀军长说:“打一仗熟悉一小我私家。修水战斗使我们领会了黄克诚。”同时也对这位“眼镜”指挥员的临阵安危表达出真挚的关切。

  第二次反“围剿”的一次战斗中,耀眼的阳光下,他的那副眼镜片一闪一闪,以致建宁城头守敌由镜片的反光而发现我军指挥所。就在敌人枪响的一刹那,眼疾手快的彭遨师长用力向后一拽黄克诚,两人一块儿滚向旁边的一处掩体。两人爬起来后,彭遨拍去身上的灰尘对黄克诚说道:“老黄呀!老黄!人家那几梭子子弹可是冲着你这副眼镜来的呀!”

  1934年11月初,因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而被迫长征的红军在突破第二道封锁线后,急忙向宜章偏向行进。此时,秋雨绵绵,门路泥泞,队伍中不时有人滑倒,泥浆全身。身为红三军团红四师政委的黄克诚不时停下来,招呼落伍的战士跟上。那时,同样也是一身泥水的他不敢戴眼镜,生怕因摔跤把眼镜弄坏。他把眼镜收好,让警卫员用小木棍拉着他走。这时,红十一团政委王平看到师政委这副样子便有意逗他。两人一起走时,王平装出要跨过沟的样子,跳一下,黄克诚也随着跳一下,连跳了几回,他才发现原来王平是在与他开顽笑。

  长征初期,一直勤于思索又坦诚敢言的黄克诚,由于自己所提出的关于“指挥作战应注重掌握时机,举行通盘思量,尽快打开新局势”的建议而引起上级向导的误解。上级以为他一直“右倾”,已不适合担任向导职务,于是将其调任军团司令部侦探科长。一个高度近视的人搞侦探,不只时而闹出笑话,而且还常遇险情。一次抵近侦探,他竟然因闯敌阵而险些丧命。不久,他被免去侦探科长一职,到军团教训营担任政委。

  可以说,从井冈山到遵义,再到懋功,最后到吴起,眼弱而志高的黄克诚,在那血路征尘中留下了不屈的坚贞和昂扬。

  说黄克诚有双“千里眼”的是陈毅。那是陈毅在1945年9月于山东临沂向正在向东北挺进的新四军第三师营以上干部作时势讲述时讲的。黄克诚事后却谦逊地说:“我那里有什么千里眼。我之所以有点考察力,主要得益于勤念书,勤思索,勤实践,借助党和人民给的另一副无形眼镜。”他还说:“有形眼镜只能解决考察事物的表象问题,无形眼镜才气解决考察事物的本质问题。”

  “临事而惧,好谋而成”的他,总是胸装大局,深谋远虑

  “临事而惧,好谋而成”。毛泽东在中共七大集会上作关于《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的选举目标》的讲述时,曾就若何赏才识人而引用过孔夫子的这句名言。按张闻天注释:这里的“临事而惧”的“惧”字,不是指畏惧,而是指敬谨。作甚“敬谨”?就是只有心存敬畏,方能稳重考量、周全谋虑,由此才不至于泛起大的失误或纰漏,才可能做出相符客观现实的准确判断和深远盘算。黄克诚虽高度近视,并因此在枪林弹雨中大吃苦头,但作为高级指挥员以至厥后成为党和军队的向导者之一,却不失为“临事而惧,好谋而成”的将才。

  作为高级指挥员和军事家,在谋战气概上,他思虑缜密,以沉稳著称。除非军队命悬一线而须当夺路血战外,他都能凭据敌我态势而镇定思索,稳重周详地思量作战方案。历史上他8次对上级决议投否决票,5次否决打无把握之仗。曾被错误地冠以“老右倾”和“一向右倾”的他,第一顶“右倾”帽子即是在大革命失败返回家乡组织农民暴乱时期被戴上的。那时,针对湘南特委提出的“杀!杀!杀!杀尽豪绅反革命;烧!烧!烧!烧尽他们的巢穴”的口号,他力劝暴乱农民:“要知道我们举行暴乱的时机还不成熟,缺乏群众基础是要吃大亏的。另有,我们需要准备大量自制弹药,等组建起工农武装队伍后暴乱也不迟。”井冈山斗争中,他两次否决攻打中心城市的“立三门路”;两次因攻坚不克而力主撤围。红军长征攻占遵义后,他找来一大堆报纸,研究剖析了半年来的形势,遂向上建议:“老凭据地已被敌人糟蹋殆尽,主力红军又受到重大袭击,剩下来的军队已经不多了。当前应保留实力,只管制止与敌人打硬仗,为中国革命保留火种和主干。”有些向导不只不接受他的意见,反而嫌疑他对革命悲观失望,缺乏信心,因而让他随军反省。长征途中,只管因刚正直敢言而一再被以为“右倾”连遭降职和革职,但他从不计算小我私家得失,对革命事业充满必胜信心,对长征胜利满怀喜悦。

  1941年2月初,日军纠集一个自力混成旅团及多部伪军,共约1.7万人,在200架飞机、上百艘汽艇掩护下,向苏北我新四军军部所在地盐城睁开夏日大“扫荡”。强敌压境,重兵笼罩,出于保不住华中凭据地大本营不好向党中央和全国人民交待的思量,在军部召开的紧要集会上,大多数与会者情绪激昂,纷纷示意坚决用生命捍卫凭据地,打好盐城守护战。此时,作为新四军三师师长兼政委和中共苏北区委书记的黄克诚却语惊四座:“我不赞成军部的这个作战方案,不赞成‘守护盐城’这个口号。”他将自己的想法尽情宣露:“我以为在现在敌强我弱的情形下,我军不宜对日军搞正面阻击,‘守护盐城’的口号是不适宜的。我建议华中局与军部应尽快从盐城撤离,转移到阜宁农村,跳出敌人的笼罩圈。至于军队,则应执行涣散游击,待机还击。”

  黄克诚一口气说完后,又弥补道:“若是有部署当由军部决议,三师坚决执行!”集会最终决议,由黄克诚率三师与一师配合守护盐城。黄克诚立即示意:“我三师坚决执行军部下令!三师在,阵地在!然则,我保留小我私家意见。”厥后,随着战斗升级,新四军伤亡剧增,战况危急。黄克诚审时度势,再次建议应制止无谓损失,当机立断地撤离盐城。他将自己的意见电告党中央和毛泽东。毛泽东回电指示新四军军部说明情形。此时,日军攻势加倍凶猛,新四军已陷入危险田地。军部向导将此前的方案争执情形电告毛泽东后,最先思量黄克诚的建议。最后,军部电告华中局,军部及主力军队自动撤出盐城。到2月10日,军队平安撤出,战事竣事。

  从井冈山斗争到抗战初期,黄克诚多是担任军队政治首长。他具有顽强的党性,对党内泛起过的肃反扩大化做法,他不盲从、不苟同,坚持从大局出发维护革命队伍的团结统一。从1931年上半年最先,中央凭据地开展了大规模的肃反运动。已担任师政委的黄克诚对运动中杀人如麻的做法越来越疑惑不安。此时,肃反委员会又交给红三师一份所谓“AB团”分子的名单,要求按名单抓人,审查处置。黄克诚看到名单上的人大都是基层干部,平时显示好,作战勇敢,又都是农民身世。于是,他举行抵制,不赞成抓人。肃反委员会的人也很强硬,指着名单说:“已经有人供出了他们,必须抓起来审查!”黄克诚看到硬顶不行,便派警卫员悄悄告诉名单上的人暂时上山找个地方躲起来,平时派人偷偷给他们送饭,接触时就派人把他们叫下山,回连队带兵接触。这些干部也知道肃反委员会要抓他们,但并不逃跑,打起仗来反而加倍勇敢。此事被肃反委员会觉察,一次战斗刚刚竣事,有几小我私家还未来得及逃避,就被抓走了。黄克诚悲愤交加,高声质问道:“你看看他们,哪位不是身负重伤,他们那里像‘AB团’分子,你们为何杀人如麻?要抓就把我抓去好了!”肃反委员会据此嫌疑黄克诚有问题,但又找不到证据,便以“右倾机会主义”罪名,把他也抓走了。彭德怀得知后,出头干预说:“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可以批判斗争嘛,不应接纳捕、杀的设施。”肃反委员会只得将黄克诚释放,但打消了他的第三师政治委员职务,禁绝他再带兵了。

  毛泽东看完电报后,在房间内往返踱步,一面颔首,一面说道:“好!好!克诚同志的建议异常主要。”

  黄克诚虽双眼近视,但心里却有一架“望远镜”。他远见卓识,深谋远虑,总是从全局出发思量和处置问题,在政治上、军事上向党中央提出过不少主要建议。有些在主要历史关头的建议与党中央不约而同。

  抗战胜利后,国共举行和谈,黄克诚洞察到蒋介石的阴谋,那就是假和谈之名,行内战之实,贪图一举公然或暗地解决共产党,独霸全中国。为此,他时刻都在思索我党我军的大政目标。当得知苏联红军进军我国东北,一举祛除日本关东军后,他敏锐地意识到这是八路军进入东北的大好时机,遂建议华中局向中央发电报提出建议。在遭到饶漱石的否决和挖苦后,黄克诚以一个老党员、老战士的强烈使命感和责任感,毅然以自己名义起草了电报,并立即发出,时间是1945年9月14日。他在电报中向中央揭破蒋介石的和谈阴谋,并详细建议:东北既能派队伍进去,应只管多派,至少应有5万人,能去10万为最好。并派有威望的向导人去主持事情,迅速确立凭据地,支援关内斗争。以晋、绥、察等地为关内第一战略凭据地,应集中10万主力,举行祛除傅作义、阎锡山、胡宗南之决战,到达控制整个察、绥与西北部和太行山所有。以山东为关内第二战略凭据地,应集中5万主力,待敌人缴枪之后,在济、徐、胶、海铁路举行决战,到达控制整个山东。其他各地区,则成为二大战略凭据地之卫星,力图争取局部决战之胜利,若不可能时,即以游击战争历久周旋。为执行上述目标,他建议:山东应调3万人到5万人去东北,华中应调3万人到6万人去山东。在河南和平原主力的一部,应调山西。江南一师主力应调回江北,只以一部留在江南流动。一师为新四军之顽强军队,现在向敌作战毫无希望,估量未来被截断之后,会被迫打游击。以顽强主力去打游击,极为晦气,故应迅速北调。最后,他在电文中说明:我对各方面质料领会甚少,可能有片面之处。但我以为现在我党若没有联系一片的大战略凭据地,就不会有大的胜利;若没有大规模决战的胜利,就不会有联系一大片的大战略凭据地。故集中兵力举行决战,当为当前之急。如依赖谈判或国际过问,均带有极大危险性。是否有当,请思量指示。

  在延安,中央对黄克诚的建议十分重视,遂即专电转给正在重庆谈判的毛泽东,毛泽东看完电报后,在房间内往返踱步,一面颔首,一面说道:“好!好!克诚同志的建议异常主要。”

  9月19日,中共中央即向各中央局发出了《关于现在义务和向南防御、向北生长的战略目标和部署的指示》,其与随后的军队部署和控制东北的下令,都充实解释在中央的决议中已完全采取了黄克诚的建议。

  9月23日,黄克诚受命率新四军第三师主力3.5万人,开赴东北。行前,他下令军队带足武器,并置办了棉衣。那时中央指示其部在山东停留一段时间,但黄克诚以为抢占东北时间紧迫,遂致电中央:军队不应停留。中央回电赞成兼程北进。11月25日,该部抵锦州四周。那时,东北局势杂乱,黄克诚鉴于军队面临“七无”逆境,即无党(组织)、无群众(支持)、无政权、无精兵、无经费、无医药、无衣服鞋袜等,电谏中央,建议暂不作战,作短期休整,并以一部主力占领中小城市、确立墟落凭据地,作历久斗争之准备。11月27日,他又致电中央:“东北特工、土匪甚多,如不及早着手确立凭据地,我主力在东北亦很难应付。”两天后,中央回电,指示有关问题可与林彪协商。黄克诚又即电东北局,详陈确立东北凭据地的建议。在未得回音后,他又连电两封,仍无新闻,遂登门找到林彪,与之详谈。林彪赞成后,由黄克诚起草电报,经林彪过目,急发毛泽东。12月28日,毛泽东回电,这就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确立牢固的东北凭据地》指示,明确指出我军在东北的战略是“闪开大路、占领两厢”,发动群众,确立牢固的凭据地,蓄积气力,转入反扑。指示异常透彻地论述了确立东北凭据地的极端主要性:“必须使一切干部明了,国民党在东北一个时期内将强过我党,若是我们不从发动群众斗争、替群众解决问题、一切依赖群众这一点出发,并发动一切气力从事仔细的群众事情,在一年之内,特别是在最近几个月的紧要时机内,打下开端的可靠的基础,我们在东北就将陷入伶仃,不能确立牢固凭据地,不能战胜国民党的进攻,而有遭遇极大难题甚至失败的可能;反之,若是我们牢牢依赖群众,我们就将战胜一切难题,一步一步地到达自己的目的。”可以说,在确定东北大政目标的过程中,黄克诚作为忠诚的战士,以自己的雄才大略,尽到了一份心力。

  “现在有些人要丢掉毛泽东思想这面旌旗,或要批判毛泽东思想的主要部分,我以为这样做是危险的……”

  1955年,黄克诚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自力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6年,当选为第八届中央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并被任命为军委委员。1958年10月,兼任总参谋长。

  1959年7月,在庐山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集会上,彭德怀受到错误批判。黄克诚在集会中心被叫到庐山加入批彭,但他在会上却公然示意赞成彭德怀的看法。在这严重影响他政治运气的关头,有人提醒他只要与彭划清界线,就可以解脱,可他回覆:“雪上加霜也得有石头,可我一块石头也没有。我决不做诬陷别人的事。”效果,他与彭德怀、张闻天、周小舟一起被打成了“彭黄张周反党集团”,打消一切职务。“文革”中又遭残酷批斗,身体受到严重糟蹋。

  破坏“四人帮”后,黄克诚得以昭雪。1978年12月,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他被增补为中共中央委员,并当选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务书记,1982年又担任中纪委第二书记。此时的他,年届八旬,且双目已经失明,但仍大刀阔斧地抓拨乱反正事情。他强调纪检干部要秉公执纪,要敢于在太岁头上动土,从老虎口中拔牙,只要是做了危害党和人民利益的事,天王老子也不放过。而对那些受过错误处置的同志,他则以极大的同情心,清扫一切滋扰,为他们昭雪昭雪。但他对自己所受的委屈却从不计算,就连庐山集会后被降的两级人为也不要求恢复。他说,若干同志为革命牺牲了,我现在有吃有穿就行了。

  上世纪80年代初,针对那时党内和社会上少数人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肆意诋毁,黄克诚敏锐地意识到这个问题不能等闲视之。他以为,若何使党和干部正确对待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团结起来向前看,“这对我们党和国家来说,是一个根本问题”。经由深图远虑,他于1980年11月27日在中纪委召开的集会上,揭晓了《关于对毛主席评价和对毛泽东思想的态度问题》的长篇讲话。他以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态度,联系自己亲身经历的历史事实,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做出了科学评价。他说:“在毛主席晚年,我也吃了些苦头。但我以为,对于这样关系重大的问题,决不能感情用事,意气用事。”他指出:毛主席给我们留下了一些消极因素,这只是暂时起作用的器械,经由我们起劲是可以战胜的;然则,他留下的最名贵的财富即毛泽东思想,却历久指导我们的行动。“现在有些人要丢掉毛泽东思想这面旌旗,或要批判毛泽东思想的主要部分,我以为这样做是危险的,是要亏损的,是会碰得头破血流的!”他的讲话一竣事,全场马上爆发出连续长达几分钟的热烈掌声。这篇讲话在北京各大报刊揭晓后,立即在全党全军全国引起强烈反响。许多党员、干部读后热泪涌流,纷纷给报社和黄克诚本人写信,有的赞美他实事求是,敢讲真话;有的对他正大光明,不计小我私家恩怨,忠心为党为国家着想的高尚品质示意钦佩。

半条棉被与一袋干粮

来自:前线客户端 1934年11月,红军长征途经湖南汝城县沙洲瑶族村,三名女红军借宿于徐解秀老人家中,看到她家中没有一床完整的棉被,只有一块早已破烂不堪却舍不得丢的棉絮。女红军临别时,要把仅有的一床被子送给老人家,她坚决不要。最后,女红军剪下半条

相关文章